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01章 李小龙转世

第101章 李小龙转世

  “四千块就想去海上仙山订包厢,你他妈哪个山沟子出来的鸟货?海上仙山那场子身上没带三五万别想进门。”龙涯骂了几句,说:“今晚叫全班男的去东校区‘水光酒吧’,那里马子多,还好骗,啤酒管够,包你们个个喝到吐为止。若是和美女约了炮,我可不包开房的费用。”

  几个男生都笑得非常猥琐。龙涯口中的“全班男生”,想来是将宋保军和谭庆凯排除在外的。

  “哐!”的一声巨响,门口猛然冲开狠狠撞在墙上,再反荡回来,嗡嗡的震动摇曳,险些散架。

  巨大的响动突如其来,宿舍内部的龙涯等人纷纷朝门口看去。

  只见宋保军光着膀子站在门口,瘦嶙嶙的排骨一根根凸将而出。双手插兜,乱糟糟的头发,脑袋不自觉的往右边角度倾斜,目光一一往里面的人扫射,脸上写着“惹是生非”四个大字。谭庆凯跟在后面半米左右距离,仍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龙涯、邓彦林、周翔、郭俊、马国栋一共五个人在里面。

  “去水光酒吧泡妞,不知有没有我的份?”隔着对面的窗户,宋保军有半张面孔藏在阴影之内,另外暴露在阳光下的半边脸显得愈发冰冷。

  龙涯骤然大怒,叫道:“傻男军,你他妈敢踢老子的门,是不是找死啊?”

  “我找死又怎么样?”宋保军径自走到龙涯面前,微微扬起下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欠条在哪里?还有骗谭庆凯的钱,另外再加上五千块精神损失费,通通拿出来,我今天就不打你。”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继而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幽默的笑话。

  “哟呵,打我?你今天受刺激了?吃了几瓶壮阳药才敢说出这样的话?”龙涯本来坐在宿舍中央的椅子上和大伙儿聊天,感到宋保军有些“居高临下”,便想起身同他对视。

  刚站起到一半,腰还没直起来,宋保军一脚直踹在他小肚子上,说:“我今天就是吃了壮阳药才来捅你菊花的。”

  龙涯根本想不到宋保军敢动手,更想不到对方说打就打,事前没半点征兆,一下连同椅子一起摔开,脚下绊住椅子腿,狠狠坐了个屁墩。

  宋保军的思维已经完全接受暴戾人格主宰,体内肾上腺素瞬间飙升十倍,心率由平时每分钟跳动七十二次(入校时体检结果)增加至每分钟一百八十次,动作快得没有思索的余地。

  一脚踹中,马上跟着又是一脚过去踢在龙涯脸上。

  宋保军仍是穿着谭庆凯借的那双硬底金属尖头皮鞋,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龙涯嘴唇从中破裂,仰后便倒,后脑撞中坚硬的水泥地板,脑袋嗡嗡嗡直响,只觉有一股金属的味道在鼻腔荡漾。

  而这个时候,其余几个人脸上还留着嘲讽的笑容没来得及散去,谭庆凯则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表情刚刚跨入613宿舍,见了这一幕,嘴巴立即张成o型。

  宋保军凭借暴戾人格丰富得可以写教科书的街头打烂架经验判断出龙涯还没有失去反抗能力,紧接着跃起半个身位,半空中突出一脚,借着全身自上而下的力道跺中龙涯的小腹。

  宋保军原本体重一百一十五斤,这些天吃得多胖得也快,差不多一百二十斤。从空中跳起约莫半米,按照物理重力加速度的原则,一百八十斤左右的力量集中右脚的脚后跟,再跺中龙涯。

  “哇唔!……”龙涯半边身子弓起,刚吃过饱饭的胃部根本无法承受,仰天喷出一股足有半米多高的糊状食物残渣。

  宋保军一个周星驰式的侧身,极其潇洒的避开呕吐物攻击。那摊秽物以抛物线全洒在龙涯半边身子和地上。

  在龙涯倒地的瞬间,邓彦林已经有些反应过来,正打算动手,见状又以比起身快十倍的速度缩了回去。

  可是他这么一躲不要紧,宋保军反手提起椅子就砸了过去。老式的四十厘米高四方矮椅,樟木材质,七八斤重的份量非常趁手。就像《食神》里薛家燕说的:“好凳子!奥妙之处是可以藏于民居,随手可得,还可以坐着它隐藏杀机,就算被警察抓也告不了你,真不愧为七种武器之首!”

  眼下宋保军手里的七种武器之首哗啦抡在邓彦林脸上,差点将他的小脸蛋儿拍成麻花,兀自意犹未尽,提起又来了一记。

  邓彦林蹬蹬蹬后退,整个人摔进电脑桌里面,撞翻主机箱,桌面上的烟灰缸、笔记本、光盘、烟盒、打火机、水杯、手机通通洒落。仓促间伸手一抹,脸上全是血。

  剩下的周翔、郭俊、马国栋根本不敢动手,全都傻愣愣站着,嘴巴箕张的弧度足足可以塞进十枚茶叶蛋,脸上惊慌错乱的表情诠释着这样一种信息:我的天啊,李小龙转世了?

  撒得满地的呕吐物令室内腥臭扑鼻,略微胆小的马国栋脑子飞快,假装掩住鼻子,急步退到接近卫生间的位置,离宋保军远远的,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龙涯呻吟着爬起,宋保军左手抓住他的头发狠狠拽起半边身子,一巴掌直甩过去,打在脸上啪的一声极其清脆响亮:“小兔崽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还当老子开玩笑呢。”

  龙涯紧抿嘴唇,一拳直挥过去。虽然挨了三次重击,终究体质比宋保军好得多,又是心中憋着一股恶气,拳头含恨而发,来势非常劲猛。

  宋保军急切中侧身避让,抓住他头发的手就势往前一带。正所谓四两拨千斤之力,自己不花什么力气,龙涯反而扑通摔了个标准的狗啃屎姿势,一时间七荤八素,片刻不能动弹。

  “你真有种!”宋保军抓住龙涯的脑袋扳起来,又是一记猛烈的耳光:“没想到文科生还有像你这么能顶的。”

  龙涯被打得浑浑噩噩,嘴巴一张,吐出一颗断掉的牙齿。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062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