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17章 野路子音乐爱好者

第117章 野路子音乐爱好者

  屈景森与之握手,轻轻一碰马上拿开,万分矜持的说:“哦,那是很不错啊,想来宋同学一定受过名家指点了。”

  宋保军被他这个动作搞得很不爽快,于是立即变为一脸的嫌恶,拿手在衣襟上用力拭擦,仿佛沾染了什么肮脏的东西,还用力甩了甩,好像要把晦气甩掉。嘴上不阴不阳应道:“不知道是不是名师,至少把我这个高徒教出来了。不知小屈钢琴学了几年,导师又是哪位?”

  屈景森险些气得鼻子歪过一边,总算知道要保持花样美男的风度,道:“学了四五年左右,不过钢琴对于本人只是业余。至于导师是谁,抱歉,不方便说。”

  “也对,你这种野路子的业余音乐爱好者能遇到什么好老师?”宋保军大模大样的道:“既然来了就好好听课吧,想必能让你水平提升三五个层次。”

  “你说我是野路子?”屈景森眼神有些不对劲了。

  柳细月不满的道:“涂老师马上要到,还在这里争什么争。屈景森,你不是号称外语学院最有风度的男人,和我们班同学计较什么?”

  看得出屈景森相当在乎柳细月的观感,闻言忙说:“是了,和一个刚认识的人有什么好争。”

  从去年开始,花样美男追求柳细月超过一个多学期,已不是什么秘密,只有游戏宅男宋保军不知道而已。

  屈景森不光外表出色,家世同样可观,家族企业源光公司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业务,产品远销海内外,每年创造的利润十分吓人,据说还有政府的背景。

  源光公司财力雄厚,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建立,经历三十余年发展历程,与非洲、拉美等国存在广泛合作关系,近年来更积极开拓欧洲市场,已与德、法、意等欧盟主要国家达成重要协议,是江海省重要的明星企业。

  在这样的背景下,屈景森本人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到上大学之前已换过近十位家庭教师。所学内容从音乐、、美术、国学到金融管理、数学、社会学、心理学均有涉猎,可谓样样精通样样稀松。

  小学时参加奥数比赛曾进过四年级组全国前十。中学时参加全市中学生文艺汇演拿过乐器演奏组钢琴表演第一。高中时一幅《窗边的少女》油画荣获全国青少年美术大奖赛银奖。

  从小便被光环照耀,无数溢美之词加诸其身。大凡见过的人都会夸上一两句:“这小子如此不凡,将来一定是个天才。”之类的话语——虽然未必是真心。再加上本身俊俏,外形突出,很受别人喜欢,在长期的追捧和赞美之下,屈景森渐渐养成了高人一等的心理。

  到了大学因为丰厚的家世,屈景森仍旧保持了这种优越感,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去何方都是众目睽睽的所向。老师喜欢他,同学爱戴他,异性仰慕他,简直有一种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感觉。

  刚进入茶州大学第一个学期,收到的情书堆满了整个储物箱,足足四百多封。还有人在教学楼外拉横幅挂标语向他示爱,其中包括十余位男同学。直到在学生会第一次遇见了中文系的柳细月。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大学那么多漂亮女生,他独独喜欢柳细月一个。

  柳细月并不是普通女孩,对这位娘娘腔的花样美男根本没半点兴趣,不成想她越冷漠矜持,屈景森也就越喜欢她,于是展开猛烈的追求。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觉得有致命吸引力。

  可惜屈景森总是被别人追,追别人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钱是舍得花的,奈何没有好方法。一天一束红玫瑰或许可以秒杀其他普通女孩,但对柳细月来说太过庸俗。而且关键的是屈景森不会讨好女生,只一味的展示自己的优越条件,柳细月能喜欢他就叫怪了。

  日子久了,两人没能成为男女朋友,屈景森渐渐有些焦躁。这也就罢了,柳细月冷冷清清,性格古怪,似乎对什么人都是那么一副样子。屈景森倒还能找到心理平衡。

  可是今天,他第一次看到柳细月对另外的男生流露出别样眼神。眼神七分冷漠中竟藏有三分喜悦,这可极其罕见。

  屈景森第一次体会到了酸溜溜的醋意,滋味真不好。

  等到那个男生吹嘘自己七、八、九岁时分别怎么牛逼,听着都像是假的,屈景森再也忍耐不住,淡淡点出自己钢琴演奏十级的事实,接下来就惹到了宋保军。

  “没什么好争?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当然和音乐大师没什么好争了。”

  “你说谁是南郭先生?”屈景森又蹭地站起,眉目隐含两分煞气。

  宋保军道:“谁搭腔我就说谁。钢琴十级算得了什么?在音乐学院哪个学生没达到十级水平?”

  屈景森道:“那你自称十二级水平,敢不敢拿出来亮亮相?”

  柳细月见两人说话火药味越来越浓,哼道:“你们两人,一个是中文系的,一个是学外语的,却在这里争谁的钢琴弹得厉害,有本事等下找机会上台比一比好了,叫真正音乐专业的高材生评一评。”

  宋保军心中暗骂不已:“柳细月,你这搅屎棍能消停一时半会么?明知道老子人生二十二年没碰过钢琴,让我上台表演还不如去寻死好了。”

  他正待找个借口推脱,屈景森已经马上应道:“比就比,只要细细喜欢,我会为你献上一首我最拿手的《月光曲》。让大家看看谁是真正练过。”

  “这个嘛……”宋保军挠了挠头。

  屈景森看出了对方的心虚,很快叫道:“怎么样?不敢?”

  柳细月也是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场面越热闹越好,笑道:“是呀,宋保军,难道你怕了?”

  “哼,我就知道他在吹牛,话说得天花乱坠,有本事真刀实剑比一场,谁不敢的谁就是孬种、懦夫、牛皮王!”屈景森受到柳细月鼓励,越发得瑟。

  —

  第2更,微信公众号zhangjunbao1981,请关注。

  求推荐票。

  本周推荐票(qd)突破2万票,9.26号将爆更6章。

  本周推荐票(qd)突破3万票,9.26号将爆更8章。

  本周推荐票(qd)突破4万票,9.26号将爆更10章。

  本周推荐票(qd)突破5万票,9.26号将爆更15章。

  ……

  另外感谢大家9.18号的打赏,今天加更1章,将有3更。

  ~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083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