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31章 帮我教训一个人

第131章 帮我教训一个人

  屈景森脸红了,说:“对不起宋保军同学,能不能不叫我花美男?”

  “好吧靓仔森,钱带来了吗?”

  屈景森看看四周,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道:“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事和你商量。”

  宋保军一边用干毛巾擦头一边应道:“有什么事在这里说,没别的外人。”

  宅男今天剃了个头,极短的发茬不到一厘米长,根根竖立,露出光洁宽广的额头和棱角。缺少发型的衬托,陡然换了一副气质,凌厉的眼神完全释放出来,很是阴郁狂野,看在人身上格外肆无忌惮,就像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大佬。

  屈景森有些被眼神刺到了,忙说:“这个嘛……你上次说自己是校园弱者代言人,到底是开玩笑还是真的?”

  “老子吐一口唾沫一颗钉,话都放出来还能有假?”

  屈景森又看他鸡仔似的身躯,迟疑着说:“好像你自己也是弱者吧?”

  谭庆凯猛地起身:“你小子来挑事的不成?怀疑军哥的实力,实话告你了,军哥一个打你十个不成问题。”

  “我就事论事而已。”

  正说话间,林梦仙风风火火闯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帮忙提饭盒的饭馆服务员。先叫一声军哥,再叫小凯,然后让服务员把装有好几个菜肴的饭盒摆在桌子上。

  “林梦仙,你怎么会在这里?”屈景森很奇怪。他家和林梦仙家都是茶州生意场上的,平素有些业务来往,以前见过面。

  “啊!花美男!”林梦仙捂着嘴满脸惊喜。

  屈景森觉得快要呆不下去了。幸好林梦仙神经粗大,也没理会对方的异样,径自说道:“军哥和我老公小凯都在这里,我不来还能去哪?”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谭庆凯同学是恋人。”屈景森对所有人都很礼貌。

  带来的菜肴炒藕片、香菇炒鳝段、青椒烩腰花、红烧蹄筋等等几个简单小菜,还有堆得满满的白米饭和四瓶啤酒。

  林梦仙给同来的服务员点了几张钞票,用手掂起一块鳝段放进嘴里嚼,说:“军哥、小凯,我同学约我逛香樟街,就几个闺蜜大家都在等着,不陪你们吃饭了啊!”

  “好的,路上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宋保军挥挥手,林梦仙又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屈景森惊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问道:“刚才那个是林梦仙?”

  “你不认识吗,怎么还问?”谭庆凯开始对娘娘腔感到不耐烦。

  屈景森忙道:“我是说,你们让林梦仙送饭来,她就送饭来,你们让她走,她就走?”

  谭庆凯冷静的点点头:“如果是我还不敢说,有军哥在,仙仙肯定会来。”

  在印象中,林梦仙个性比较叛逆,对父亲也敢当众顶嘴吵架,现在因为一个男人的一句话就忙前跑后的送饭,屈景森只觉不可思议。

  宋保军穿好衣服坐在桌前,谭庆凯也结束了网络游戏。

  “屈景森同学,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对不起,我真的不饿。”花美男强撑着干瘪的肚皮,站在边上:“我就实说了吧,你真的会打架?”

  宋保军微微点头,夹起一筷藕片,扒了一大口饭。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教训一个人?放心,我会付钱。”

  等了一下,宋保军没有回答,花美男只得继续往下说:“你要多少,开个价吧。”

  宋保军眼睛盯着前方的菜肴:“是什么促使你产生了出钱要我帮忙打架的念头?”

  花美男想了想,说:“我一直相信茶州大学是个遵纪守法的地方,但是我今天受到了非人的对待。因为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两个蛮横的、混蛋般的男生冲进寝室冲我大嚷大叫!我、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我并不是好惹的。”

  “大嚷大叫?仅仅只是冲你大嚷大叫?”宋保军嚼着牛排说:“我不相信你的事情有这么简单。”

  谭庆凯嚷道:“老实交代吧小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挨打就挨打嘛,脸上五指痕还没褪呢!不把事情缘由说个清楚明白,我们军哥怎么出手帮你?”

  花美男狠狠瞪了他一眼,连忙从提包拿出一面小镜子对着照了半天,不禁大皱眉头,一丝怒意更甚,犹豫了几分钟说:“不瞒你们,确实是被打了几巴掌。”

  “那就是了!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屈景森心想这人胡言乱语,跟他没什么好交流的,继续说道:“隔壁班有个女的,平时老是来找我说话,我觉得不搭理人家显得不够礼貌,偶尔也会和她聊上几句不痛不痒的内容,她还给我发了几百条信息我都没回,不成想这就叫她的男朋友给误会了。前不久她男朋友和一个男生冲进我的宿舍,很是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还、还动手打人。”

  纵然心头恨意十足,花美男的用词仍然非常谨慎,绝不恶言相向。

  宋保军基本搞清了对方的来意,说:“你这么斯文讲理的人也觉得那话不好听,想必一定特别难受。”

  “问题是我根本没和他女朋友做过什么,被人这么欺负不值。”屈景森突然有些激动,说:“他们不就欺负我没朋友帮忙吗?你帮帮我,说实话,我需要付出多少你才会满意?”

  宋保军让谭庆凯给他倒了一杯啤酒,说:“你误会了,我从来不为钱打架,那和校霸有什么区别?我只想为有的朋友在这个社会找到一点公道而已。”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屈景森面有难色。

  “军哥让你喝你就喝!”谭庆凯嚷道。

  屈景森只得苦着脸抿了一小口,说:“味道有、有点像……”

  “像潲水是不是?”

  屈景森轻轻点头。

  (ps:微信公众号zhangjunbao1981,欢迎关注)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02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