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36章 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第136章 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被宋保军搅了一下局面,女孩们的怨气似乎更重,开始集体围攻麦轩琳。也没怎么样,就是大家都在休息室坐着,麦轩琳一个人孤零零站着,众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你说你是不是蠢得要死啊!竟敢找个这么挫的男朋友来解救你,看见他那个样儿,上面一件旧外套,下面一条旧西装,穿的跟乡镇干部差不多,我都要笑死了好吗?”

  “哎,麻雀妹,想哭就哭出来吧,没人会理你的。”

  说了半天,为首的女孩看看手机说:“还有半小时就该我们上场了吧,大家做好准备,谁的妆没化好的赶紧补啊,别给领导留下坏印象。麻雀妹,要你根据我们跳舞的节奏弹,反正不可以突出自己,记住了么?”

  麦轩琳正待答应,突然有个人没敲门闯了进来。

  “啊,秦老师好。”女孩们连忙通通站起身招呼。

  来人是个身材很瘦的中年妇女,打扮入时,仿佛电视剧里演的贵妇人。“哦,你们都在啊,正好我有个紧急通知。一会儿的钢琴伴舞取消了,大家辛苦了,等中午一起去饭堂吃个饭,学校安排了宴席。”

  “什么?取消?”女孩们面面相觑,纷纷不能置信。

  “是的,这是院长交代的,听说上级领导不太喜欢乱七八糟的舞蹈。”秦老师又说:“让麦轩琳一个人演奏钢琴就够了。”

  为首的女孩叫了起来:“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为了今天的表演,我们‘月之渺’舞蹈团整个周末都没回家休息,练了整整两天。秦老师,为什么啊?”

  秦老师十分为难:“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来传达领导通知的。不过你们放心,下次还会有机会的。”

  “下次?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女孩子看起来委屈极了:“下次怎么还会有这么多媒体?”

  秦老师自然有老师的样子,严肃的道:“这是领导的决定我无权干涉。只要你们勤学苦练,以后总会有出头的一天。那个,小麦啊,等下你一个人上台,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一定要用心演出,争取为领导贡献精彩的节目。”

  “是,我会的。”麦轩琳赶紧点头。

  “怎么会这样啊。”女孩们互相对视,难掩失望之色,一个个垂头丧气犹如落汤之鸡、丧家之犬。

  秦老师离开之后,宋保军重新出现在门口:“很简单,因为我觉得你们不适合,所以你们就不能上台。”

  “你……你到底是谁?”女孩们再也说不出话来,通通用极其复杂的目光瞪着他。有的怒视,有的冷漠,更多的则是哀求。

  “我不是谁,反正能取消你们的表演资格……”宋保军稍微顿了一顿,声音陡然非常严厉:“也能取消你们的读书资格!”

  眼神不善的四周打量,紧紧盯住六个女孩。看这做派,看这架势,不是能影响到院方决策的富二代就是跟场面挂钩的官二代,女孩们被吓得花容失色,不敢做声。

  再次招手让麦轩琳过来,这次已经没人出声阻止。

  麦轩琳乖乖站在他身边,擦了擦眼角,勉强挤出一丝讨好的微笑,说:“师兄。”

  宋保军看着众人说:“我师妹麦轩琳,我很喜欢她,不希望她在学校受委屈,你们明白么?”

  为首的女孩紧咬下唇不答话,另一个女孩抢着应了声:“知、知道了!”

  宋保军又道:“作为一名艺术从业人员,不光要讲艺术功底,还要有道德。看看你们刚才的样子,道德在哪里?为了在媒体前表现自己,竟然欺压其他同学,把艺术放什么地方了?钢琴伴舞,顾名思义,钢琴是核心,舞蹈只是陪伴,妄图颠倒主次,太监坐上王座,你们有那个水平吗?”

  女孩们默不作声。

  “这次取消舞蹈项目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警告,以后尽量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努力提高自己,机会还是有很多的。但是!”宋保军来了个转折:“如果我师妹还受到类似对待的话,你们的艺术生涯也许到此为止了!”

  “你、你误会了,刚才我们和小麦开玩笑的……”

  “那就好,都出去吧,别留在这里碍眼。”宋保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女孩们蜂拥而出。

  麦轩琳再也忍耐不住,眼泪一颗接一颗从脸颊滑落,再滴到地上,溅起小小的尘埃。

  宋保军拉过一张椅子坐进去,点起河水烟说道:“好了,别哭了,等下还有演出,你情绪这么激动,能完成表演吗?”

  麦轩琳果然不敢再哭,慢慢收住眼泪,一抽一搭的站在边上,眼里蕴着迷蒙氤氲的泪水,特别漂亮。

  宋保军突然发现她的眼睛好像小时候的妹妹。那时的妹妹受了委屈总会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只要多看一眼心脏就会瞬间融化。

  一时间忍不住柔声说道:“人生在不断的磨难中成长、成熟然后逝去,没有经历过痛苦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你必须明白,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存在,就是为了享受它,或是面对它,人生没有逃避。”

  只有相当阅历程度的中年人才能体会宋保军说话的深意,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根本无法理解,不过并不妨碍麦轩琳感受到他的善意,慌忙点了点头,说:“师兄,我记住了,我会面对的。”

  两人仅仅在上周五下午见过一面,说话没超过三句,因为同是涂芬的弟子而产生联系。外人看起来只见过一面的人不过就是陌生人罢了,然而演艺圈讲究师徒辈分,这样的联系也许会持续很久。

  宋保军说:“等下演奏什么曲目,做好准备了么?”

  “《勃兰登堡协奏曲》第三章、《费加罗的婚礼》选段,还有肖邦的《升c小调圆舞曲》。”

  “都是欢快的曲子啊,你现在的情绪能行吗?”

  “我、我会尽快调节好的。”麦轩琳怯生生的说:“师、师兄,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ps:被钉子扎了脚底满鞋子血的来医院打破伤风针用手机更新!

  大家不来点推荐和打赏安慰吗,大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09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