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53章 得罪我的下场

第153章 得罪我的下场

  徐岩勇满脸惊恐,头脸胸腹尽是瘀伤,鼻腔嘴角全是血迹,还有一滩白沫。

  宋保军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的点起一支河水,鼻孔缓缓喷出两道白烟,说:“得罪我的小弟,就是这个下场。”

  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有些毛骨悚然。

  环顾四周,被他目光扫到的汽车机械班学生均不由自主垂下眼帘,不敢与之对视。

  ……

  除了徐岩勇送去医院,其余所有涉案人员全部被带到学校保卫部问话。

  难兄难弟分别向领导做了请示汇报。领导要求认真调查事件经过,但是又交代这属于学校学生的普通纠纷,不能向警方报案。一旦牵涉到刑事责任,对学校名声是很大的影响。

  初步了解情况,所有学生放还,让他们第二天主动前往学校教导部接受处理,或是开除或是处分,就看怎么说了。

  保卫部不是派出所,不能拘留过夜的。

  混乱中翁家昆不知挨谁尖利的指甲挠出四道鲜红的指痕,回到家老婆以为他和哪个女人纠缠不清,搓衣板跪了两个小时才解释清楚。

  宋保军叼着烟头在谭庆凯等狗腿子簇拥下回到611宿舍的时候,整个班级的男生都赶回来挤在走廊边上,等着向军哥问好。还有几个二班的学生也等在外面,包括体育委员荣川麟。

  只有球队的几个人在宿舍里一起抽烟聊天,其余的不相干人员不敢擅自入内。

  宋保军取钱让谭庆凯去买酒买菜,谭庆凯走到门口随便点了吴以奎的名字:“小同学,替哥哥去外面湘湘馆买几个好菜几瓶好酒回来,怎么样?”

  换做往常,吴以奎只怕一口浓痰吐他脸上,可是这当儿,乖乖接过钱就走。

  人的名,树的影,宅男的威风算是打出来了。

  宋保军看见大伙儿在门外探头探脑,叫道:“在外头站岗吗?都给老子进来。”

  众人便嘻嘻笑着进门,说道:“哈哈!军哥,这个嘛,哈哈!”

  一班十一名男生,二班的四个男生,总共十五人满满当当挤在611宿舍。宋保军坐在正中间的板凳上四处散发香烟,大家都朝他笑。

  龙涯仍是板着脸呆在边上,不过气色已经比前几天好看多了。

  “关于今天的事情,给大家说一说。外语学院德语系的屈景森是我的小老弟,也是我们宅男兄弟会的成员。他前几天因为一桩琐事挨了那个徐岩勇一顿好打,我琢磨着,我们的人不能白白受别人欺负。”

  说到这里,宋保军故意停了几秒钟,才继续说道:“所以徐岩勇受到了他应得的惩罚。”

  郭俊惊道:“屈景森?那个花样美男吗?我老婆手机存满了他的照片。”

  “说清楚,你老婆是谁?”谭庆凯逼问。

  “除了吴家丽还能是谁?我、我未来老婆呢!”

  龙涯静静吸了一口烟,道:“今天这事搞得很大,听说顾老师已经通知学校领导,保不准我们会受到严肃处理。”

  “出了事由我顶着。领导问你们什么,就全往我身上推。”宋保军的老大气派摆得很足。事到如今也不怕,大不了跟涂芬去中海读音乐学院。最不济还可以给表哥打电话。

  谭庆凯说:“那怎么行,理所当然由我们五人平均分担。”他就怕军哥万一遭到开除,自己重新被打回**丝原形,该找谁哭去?

  吴以奎和饭馆服务员送来菜肴和酒,宋保军招呼同学聚餐,美美吃了一顿。

  最后接到屈景森来电,话筒里只传来一句十分轻微的“谢谢”便挂了线。

  “这什么态度?下个月加收你一千块会员费!”

  第二天上午九点。

  宋保军、谭庆凯、龙涯、邓彦林、马国栋五个人再加上汽车机械班四名篮球队队员,以及两名被无辜连累的体育老师和当值裁判,通通呆在教导部的会议室说明情况。

  开始以为只是寻常学生打架,直到徐岩勇被送进医院之后才发现这其实是大事。

  伤员是怎么伤的,还是从头说起吧。轻微脑震荡、视网膜脱落、鼻梁骨断裂、耳膜穿孔、牙齿脱落四枚,断了两根肋骨,脾脏破裂,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经医生鉴定属于轻伤,这就牵涉到了刑事责任。徐岩勇的父母连夜乘车从湖东省赶来,要求学校捉拿凶手,严惩不贷!

  本来极其简单的打架事件,领导不得不重视起来。通通召集所有当事人员,逐一交代事情经过,不得有所错漏。否则等待你的将是学校的开除和警方的刑事拘留!

  一进入教导部会议室,翁家昆立即带领四名篮球队队员控诉宋保军的罪行。

  今天的审查工作,由主任严从龙亲自主持。纵然对宋保军有好感,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好表露出来。

  另有六人陪同,一个是大学分管师生纪律的副校长,一个是保卫部主任。还有机械工程学院的院长王刚材、中文系系主任何建民、汽车机械系一班的班主任胡宁、古文一班的班主任杨开明。

  七个人组成的审判团在会议室主席台分别坐下,目光炯炯望向下方。

  学生都是站着的,一字排开,耷拉着脑袋,仿佛待罪的羔羊。顾剑锋和翁家昆各有一张椅子坐在中间。

  “翁老师,你先来说说当时是什么情况?”严从龙向秃顶体育老师点点头。

  翁家昆朝主席台上的众位领导微微鞠躬,掏出一份讲演稿,用不甚标准的茶州口音普通话当先大声念了起来。

  “亲爱的各位领导,你们好!昨天下午我带同汽车机械系八名篮球队队员前往篮球馆训练,顾剑锋等同志不管尊卑礼仪,私自霸占球场,闹得四邻鸡犬不宁,到处乌烟瘴气!本人身为体育组优秀教师,带领球队勇夺篮球联赛季军的先进分子,热爱和平的楷模人士,本人对顾剑锋同志的霸道行径极度不满,向他们提出批评!”

  顾剑锋叫道:“你、你满口胡柴!颠倒是非!”

  “顾剑锋,先让翁家昆把话说完。”严从龙严厉的说。

  翁家昆继续抑扬顿挫的念道:“不料顾剑锋同志态度恶劣,指使中文系古文一班学生出来向我球队挑血……血?不对,小李,这字怎么念?哦,衅,对,挑衅!……这位同学正是中文系古文专业二年级一班的学生宋保军。我知道,这是顾剑锋同志精心筹划的一场阴谋,他嫉妒本人在去年篮球联赛中获取优越成绩,因此怀恨在心,故意报复。”

  (ps:求月票!为第2个盟主加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47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