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54章 柳细月个疯婆子

第154章 柳细月个疯婆子

  “在比赛过程中,宋保军同学行为卑鄙无耻,屡次使用小动作折磨我队成员徐岩勇,致使徐岩勇无法控制情绪。最后宋保军同学索性直接抓住徐岩勇开始殴打,其手段之残忍,动作之肮脏,简直无法形容,……竹难书。”最后一个成语罄竹难书的罄字又不会念了,只好含糊略过,好在审判团都是饱学之士,倒也明白他的意思。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请几位领导明察是非。”

  翁家昆收起讲演稿,得意洋洋瞅着顾剑锋,仿佛书写历史的胜利者。

  中文系主任何建民看也不看宋保军,说道:“严主任,不用再问,我看就这样吧,开除宋保军,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中文系古文一班其他学生留校察看,免除顾剑锋老师的职务。”

  两人虽同是主任,但严从龙的职位比何建民要高上一级半,职权也远远重要得多,闻言淡淡的说:“何主任,要不我这位子由你来坐?”

  “啊?哈哈,哈哈!”何建民便讪讪的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听到这等学生恶行,一时心情激愤,有些口不择言了,还请严主任不要放在心上。”

  严从龙抿了一口自带茶杯的深绿色浓茶,向眉头不展的副校长道:“老文,你看怎么样?”

  一副苦瓜脸的副校长说:“就算是当真的法庭,也还允许被告方陈词辩论,我们这里只是调查情况,怎么就不让顾剑锋同志说话了?难道他是阶级敌人吗?”

  严从龙暗赞这老头通情达理,示意顾剑锋向审判团说明情况。

  顾剑锋刚要挺身而出,宋保军道:“各位领导,还是由我这个当事人来解释吧。”

  “好,就由你来说。”

  宋保军说:“我承认是我打了徐岩勇,但是不得已而为之。徐岩勇在球场上用极其下流的语言猥亵侮辱我班女同学柳细月,造成柳细月同学精神严重受损、不能自已,本人义愤填膺……”

  “等、等等……”七名审判团成员一齐大惊:“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本人义愤填膺哪。”

  “不对,前面一句。”

  “徐岩勇猥亵我班女生柳细月。”

  严从龙和副校长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慌:“徐岩勇猥亵柳细月?”

  “是啊,我有证人的,徐岩勇的声音非常大,在场观众差不多一百人都听得见。”

  严从龙急急问道:“那柳细月同学没事吧?她现在怎么样了?”

  宋保军正色道:“柳细月平白遭受徐岩勇侮辱,深感悲愤欲绝,痛不欲生,已经快要活不下去了。她哪里想得到徐岩勇表面是个人,其实却是个恶魔?”

  严从龙和副校长对看一眼,又说:“我看还是报警吧?”

  “报警?”

  严从龙拍了拍桌子:“嗯,不管怎么样,徐岩勇侮辱女生,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必须绳之以法,以儆效尤。”

  翁家昆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本来是要控诉宋保军罪行的,现在怎么变成报警逮捕徐岩勇了?忙高声叫道:“严主任,严主任!这不开玩笑吗?真凶明明近在眼前!快把宋保军抓起来,他是个人渣,恶霸学生!”

  严从龙冷冷的说:“翁家昆,歹徒徐岩勇侮辱柳细月,你身为同伴,恐怕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啊?”翁家昆错愕万分。

  何建民深深垂头,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

  严从龙等人商量片刻,说道:“经本人与文校长严密而详细的调查取证,得出结果如下:我校体育老师翁家昆平时好吃懒做,不善于团结同事,不尊敬领导,不爱护学生,不严格要求自己,受到当事责任人徐岩勇的引诱堕落,参与侮辱中文系学生柳某某一案构成事实。几位领导一致决定,暂时停止翁家昆一切校内职务,移交司法机关接受调查。”

  “啊?怎么会这样?我好吃懒做也算是犯罪了?”翁家昆高叫起来:“这简直是莫须有!我不服!”

  “这是学校领导的决定,希望你能接受,如果最后司法机关调查你是清白的,也还可以回来继续上课。”严从龙脸色非常冷漠。

  “好,现在大家都回去吧,希望在场所有人严守秘密,不要四处乱传谣言。翁家昆,如果你希望日后还能返校上课的,也请保持冷静,法律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不会错杀无辜,也不会放过真正的凶手。”

  宋保军等人面面相觑,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还没怎么开始解释就已经结束了。

  对了,一定是柳细月。

  柳细月这个疯婆子身上一定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绝对有个连学校也惹不起的大靠山。

  后面事情怎么发展,宋保军没仔细研究。他和几个同学当天下午恢复正常上课。保卫部部长甚至提出给宋保军评选见义勇为学生奖,最后严从龙表示此事不宜张扬,暂且不提。

  ……

  “什么意思?我儿子在学校身心遭受严重创伤,凶手在哪里?怎么还不抓起来枪毙?你们就是这样办学校的?我要告你们,我要告你们倾家荡产,永世不能超生!你叫什么名字?姓严是吧?在学校当的什么官?”

  徐岩勇的父母在博爱医院里大吵大闹,刚刚赶到的严从龙被口水喷了一头一脸。

  徐岩勇已经动过手术用过药了,麻药效果还没过,正躺在床上睡觉。双方则在医院提供的会客室谈话,以免惊扰病患。

  “请两位稍安勿躁,本人是专程向你们讲述事情经过的。”严从龙任职教导部主任几年来面对过上千名家长,总算还能保持镇静,掏出手帕抹了抹脸,再用力拧干。

  “事情经过就是我儿子被打成重伤,你们学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喂,别激动,我在这里先提出我的一点点不成敬意的小小要求,第一,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营养费等等共计六十万元华币,少一个子儿也不行。否则老子告上法庭,你们所有人吃不了兜着走。”

  严从龙又抹了抹脸。

  {求月票,为第3个盟主加更}

  ~~

  从今天起提速更新,每天3章,共6000字。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47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