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62章 赌约即刻生效

第162章 赌约即刻生效

  这一幕与电影院门前席采薇设的圈套何其相似,上次只有棒球金刚董昌河一个,现在则是七八人。

  宋保军心道果然如此,来得好快。一把绝不留情的将郭郁烟推过旁边,正面对上团长,微微一笑:“请问尊姓大名?知不知道茶州大学是谁开的码头?”

  开码头其实是茶州地方的黑话,意思是占下的地盘。

  团长头一抬,极为骚包的向后轻甩额前刘海:“我管是谁的码头,反正就不准你在这里猖狂。看你刚才那样子,是不是在非礼郭主播啊?”

  他穿着内增高的高筒皮靴,站着比宋保军要高上半个脑袋,加上人本身长相俊逸非凡,顿时一股又拽又**的气息扑面而来。

  宋保军知道这时最不管用的就是害怕,说:“呵呵,原来你是来英雄救美的,打算怎么处置我?打一顿还是直接踢出门外?”

  “你能这样想最好了,那么我给五秒钟时间马上从老子眼前消失。”

  团长耍足了威风,向郭郁烟换上一副潇洒到爆的笑脸:“对不起郭主播,刚才我就注意到这小子不怀好意,看起来不像是个好人,没惊吓到你吧?我发现有一家淮扬菜馆,口味细腻精美,不如我们去吃个宵夜,为你压惊?”

  郭郁烟被宋保军不讲情面的一推,又受到他的冷落,只觉委屈无比,听到团长这么一说,一时神使鬼差应道:“呃……好的。”

  忍不住扭脸看看宋保军,隐含了一些得意和骄傲,心道:“你连人家的采访都不愿接受,你看别人对我多好。”

  宋保军对她的反应视而不见,一眼瞥见藏在人群之内叫嚷的机械工程学院篮球队员九号,心头恍然,说:“篮球队的,上次被打得还不够吗?这次还想有几个人被送进医院?”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团长立即停止泡妞,一把揪住宋保军的衣领喝道:“信不信老子把你打得连你妈都不认得?”

  宋保军任由他手上动作,径自摸出香烟叼在嘴里点燃:“我烂命一条,被打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没把我打死,你和你家里人晚上走夜路都要小心。”

  团长名叫苏林恒,象京人氏,听说是个大家族的子弟。象京大学内部也设有机械工程学院,但这人觉得象京大学离家太近,一心只想脱离家庭约束,便到茶州来念书,倒也如鱼得水,同院学生从未有人拂过他的面子。

  眼下一听对方的无赖对答,苏林恒登时就恼了,说:“我还真不信,打不死你!”

  “喂,喂!你们都干嘛呢!干嘛呢!”五六个戴红袖章的学生会成员挤了过来。

  这边动静闹得过大,在场所有人无不关注。能参加文艺晚会彩排的人大多是优秀学生,学生会早早布置人手维持纪律,就怕发生什么意外。眼见这里吵闹,马上有人过来察看。

  苏林恒轻轻松开揪住宋保军衣领的手,淡淡笑道:“没事,我教训一个不礼貌的小瘪三而已,口头警告了他几句,大家不要紧张。”

  为首的学生会干部看了看争端中的两人,说:“苏林恒,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里是我们负责的场所,不希望闹出什么事端。如果你们当真有什么矛盾,可以私下解决。”

  苏林恒耸耸肩笑道:“罗部长这什么话呢?你看我们是不良学生的样子吗?”

  那个先前塞给宋保军香烟的学生会成员杂在人群里,用浓重的晋山口音说:“刚才我看见你抓人家的衣领,你就是打算仗势欺人!”

  苏林恒冷冷盯了那人一眼:“同学,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和宋保军同学是在争辩,善意的争辩懂吗?”

  “争辩什么?”罗部长追问一句。

  苏林恒笑道:“宋保军,你是不是在晚会有节目?”

  “是又怎么样?”

  “那我们来打赌!”苏林恒大声说:“我率领的钢铁天团的机械舞节目和你的节目对赌,谁的节目在最后评分阶段名次落后就算输,敢不敢赌?”

  宋保军嘿嘿笑了:“赌什么?”

  苏林恒看着众人,一字一顿的说:“输的人要向赢的人叩头认错,此外以后每次路上碰见,都要向对方鞠躬弯腰,恭恭敬敬叫一声大哥好。敢不敢?”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已是双目圆瞪,声色俱厉。

  宋保军道:“这条件是你提的,我原则上同意了。希望能再加一条,赌十万块,你又敢不敢?”

  “呵呵,呵呵!”苏林恒仰天大笑,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道:“怎么不敢?到时候你赔不出这笔钱怎么说?”

  “赌约即刻生效,谁七天之内拿不出钱的,就自动退学。”宋保军的语气斩钉截铁。

  “哗!”周围观众好一阵嚷嚷,没想到本来简简单单的一场争执,最终发展到立誓打赌的地步。矛盾冲突中更显得富有戏剧性,其中牵涉到意气之争、美女之争、才艺之争、钱财之争,正是大家最喜欢看到的戏码。

  学生会罗部长见他们不是要打架,悄悄松了一口气,说:“既然不是聚众斗殴,那我也管你们不着。不过你们的打赌协议不具备法律效力,如果最终一方不认可打赌结果的话,不能强迫对方接受。”

  他也怕最后闹出什么强迫别人退学的丑闻,毕竟下跪叩头还是小事,十万块就相当于一个普通家庭的年收入了。

  “没事没事,罗部长,这次给我个面子,下次我承你的情,如何?”

  学生会干部犹豫几秒钟答应了:“那好,你们打赌可以,千万别违反校纪校规,更不准动手打人。”

  “好说好说。”苏林恒轻轻拍打罗部长的后背,低声道:“彩排结束后去水月山庄吃饭,叫大家一起,我请客。”

  水月山庄是大学城内鼎鼎有名的淮扬菜馆,消费高昂,动辄一两千元起步,三四千元不管饱,五六千元才叫好,一向只为有钱人服务,普通学生可消受不起。那罗部长一听,顿时有些激动,笑道:“好说,好说。”

  苏林恒今天还真非踩宋保军不可。不是为了私人恩怨,更非宋保军耍流氓。郭郁烟刚才那眼神他太熟悉了,以前很多女孩子都用那种眼神看过自己,充满仰慕、倾倒的眼神。

  若要能成功把郭郁烟弄到手,就必须将这块绊脚石踢开。从精神到躯体的各个方面进行打压,直至踩成一滩烂****,让郭郁烟彻底明白,这种小赤佬根本不值得仰慕!

  宋保军由着他们低声交谈,说:“明天晚上,大礼堂两千名观众和学校领导、演艺界明星都是见证,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赖账。”

  罗部长吃人嘴软,马上指住他说:“同学,麻烦你把烟灭了,此地严禁吸烟。”

  “你叫什么名字?”宋保军静静的看着对方,烟头依旧叼在嘴上。

  罗部长亮了亮胸口的铭牌:“我是学生会纪检部副部长罗益明,你有什么不满的,尽可以到纪检部来投诉我。”

  “我是中文系非著名宅男宋保军,希望你不要后悔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

  “呵呵,我秉公劝解你和苏林恒同学之间的纷争,按照学校纪律办事,怎么会后悔呢?”罗部长当然不会害怕一个流氓学生的威胁。

  苏林恒见大局已定,说:“郭主播,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看这情况不太适合彩排了。”

  “哦,这个……”郭郁烟看看宋保军又看看他,委实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宋保军却对她视而不见。

  柳细月拿着节目单突然冲了过来,道:“你们这么多人围在一起想干嘛?”

  罗益明见是同为学生会领导层的柳细月发问,而且隐约知晓她来头极大,不敢怠慢,解释道:“柳部长,是这样的,这位同学和机械工程学院的苏林恒同学打赌,我就过来看看,防止发生意外情况。”

  “打赌?”柳细月最喜欢凑热闹,当下又惊又喜的说:“宋保军,你和那家伙打什么赌?”

  “赌我弹的钢琴好还是他的机械舞好。输的人要叩头认罪,还要输十万块。”

  “啊?十万块!”柳细月没想到两人玩得这么大,当即横眉倒竖,叫道:“你们几个是不是联合起来整我们班同学?”

  “哪有,是他们双方自愿的,我劝说不过,也不好拂大家的兴头你说是吧?”

  柳细月对宋保军的琴技极有信心,转念又说:“好得很,赌就赌!宋保军你要是输了那笔钱我帮你给,不过你剩下三年大学生涯要给老娘做牛做马,干不干?”

  “呵呵,多谢柳大班长抬爱。”

  苏林恒转脸过去和郭郁烟说话,没有理会他们。

  柳细月表面粗枝大叶,其实内心敏感,一看到靓丽出众的郭郁烟,马上察觉有什么内幕。伸手揽住宋保军的胳膊道:“我们走,等着明天看好戏,不要理这帮蠢人。”

  郭郁烟同时也在时时刻刻关注宋保军,发现他和柳细月如此亲密,心中不忿,说:“苏同学,要不我们去吃东西吧。”

  两伙人就这么各自走开,再也不望彼此一眼。

  宋保军对晚会节目彩排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拿他没辙。他是涂芬最着紧的宝贝弟子,涂芬又是此次晚会的总导演,一声不吭抬头便走,谁好上去说一句半句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47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