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63章 陈华遥的三重宇宙

第163章 陈华遥的三重宇宙

  出了后台小门,只见树丛下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自己心爱的山地自行车上掏掏摸摸,顿觉不妙,一个箭步上前叫道:“小子!干什么?”

  那人吃了一惊,手里的螺丝刀掉到草坪上。

  车子的锁头已被撬开一半,锁眼爆开,几根弹簧露在外面。

  宋保军哪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当下一脚直直踹中那人小腹,冷笑道:“偷车偷到老子头上来了,也不长长眼睛!”

  那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螺丝刀、起子、小刀、钉扣、钢丝等等诸多作案工具通通散落,显然是个惯犯。

  跟在后面的柳细月拿着电话说:“要不我让学生会的人来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

  “不用,扭送到派出所哪还能打得这么尽兴?”宋保军又是一脚踢在那人脸上,没想到那人不经打,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真是晦气,我们走。”宋保军试了试车锁,发现已经不能再用了,推着车子往宣德广场走去。

  柳细月叫道:“喂,我们去吃宵夜吧?”

  宋保军头也不回:“跟你这疯婆子有什么好吃的,没的坏了兴致。”

  柳细月顿足道:“神经病,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心请你吃宵夜还没一句好话。”

  宣德广场的跳蚤市场夜市摊正是兴旺,人流密集,到处是讨价还价的声音。

  有的摊子搭上铁皮顶棚,已经成为固定摊点,有的推着一辆三轮车四处流动贩卖货物,更多是在地面摊开几张就此摆卖。据说有头脑灵活的学生单是在新生入学的九月十月单月收入就能达到三五万元,引得工商局直接介入。而学校又不愿把这么大一块蛋糕让给工商局,两个单位来回扯皮,争了好几年也没得出个结论。

  宋保军一路推着车子慢慢闲逛,蹲在一个书摊前翻看。那摊主似乎是个小说迷,言情小说、网络小说、畅销书,已经被翻得很旧,有些内页还被撕去。还有时兴的外语学习资料、工商管理书籍,则显得比较崭新,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一些。

  宋保军先拿起一本《大明春》,只见封皮不知被谁用油性笔写着几个大字:“太监的书,不要看!”不由苦笑着放下。他一时没事可做,继续翻找其他感兴趣的书。

  书挺多的,但是没几本中文典籍,找了一会儿便觉有些意兴阑珊。突然发现角落躺着一本《论分裂型人格的成因和治疗》,伸手拿起来翻了翻。书本残旧,大约三百页左右,一九八八年出版,真是积年古董了。扉页写着:“廖学兵,购于中海朱雀街三知书店,1995年7月29日。”

  文中大多是专业性术语,比较难以理解,宋保军便放在自己面前,准备买下,拿回去留作日后慢慢研究。

  下面还压着一本《三重宇宙》,标题甚是晦涩,其实也是有关心理学的论著。分别对人类社会产生的精神、哲学、和躯体三种形态进行了论述。这本书比先前一本还要残破得多,大约四百多页,2002年出版。书皮泛黄,好像被翻过不知多少次了,书眉和内页写满密密麻麻的心得体会。

  字迹潦草,狂放凌厉,充满一种书法的韵律美感,宋保军一看之下便觉得欢喜。

  “精神的核心是信仰,是对某种事物的心灵寄托。完整的心灵必须构筑精神体系,当对某种事物信之不疑的时候,力量就会产生。”

  “哲学是思想对精神进行科学性的指引,以保证精神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躯壳是灵魂的容器,世上有无数种办法令躯壳变得更强大,但我认为……”后面的几行字却被浓墨涂掉了。

  宋保军翻书有个习惯,就是喜欢从后面往前翻,心想书的主人倒是废话连篇,写这虚无缥缈的玩意。

  “老板,这都是你写的?”

  那摊主一直坐在边上玩手机,听到问话抬头一看,说:“那哪能呢!这些书都是我四处收来卖的,这本书也不记得从哪里收来的了,品相不好,丢在书堆里好几年了都没人问价。你今天要是在我摊上买够十块钱的书,这本书就算添头送你了,怎么样?”

  宋保军翻着翻着,翻到了书的扉页,只见上面用钢笔字写着:“陈华遥,购于象京香樟路新华书店,二〇〇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原来这书的原主人名叫陈华遥,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递给摊主十元钱,两本书一起揣进兜里,继续去其他摊子瞎逛。

  找到一个杂货摊上买锁,一把外表金属铮亮的摩托车大锁叫价六十元,宋保军心想这锁头比自行车还贵了。谈了几分钟勉强把价钱压倒三十元,正要成交,那摊主递过来的时候锁头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顿时分作两半。

  宋保军连话也不愿多说,扭头便走。

  隔壁一个贩卖日用工具的老板叫住他:“同学,要买车锁是吗?我这有锁,完全保证质量,五十年内有损坏,你尽可以来找我退换,我不但不要钱还倒贴你十倍的钱。”

  “哟呵,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宋保军停住脚步。

  “我是说真的,你来试试就知道了,我从不骗人。”一脸忠厚的老板反身从后面的木箱里用力拖出一件乌沉沉的东西。

  宋保军不禁瞪眼道:“老板,你唬我?”

  只见老板拖出一大串比小孩手臂还粗的铁链堆在地上,得意洋洋的说:“我这铁链,连十六轮重卡都能锁死,起码十吨的承重量,要弄在你自行车上的话,保管小偷不敢再看第二眼,就尽管放心吧。”

  宋保军提了提铁链,入手甚是沉重,约莫四米长度,三四十斤重量,不由苦笑起来:“我车子本身才十几二十斤,你给我搞个四十斤的铁链?”

  “所以安全啊!”老板拍着胸脯肌肉砰砰山响:“放心,用了我的锁,绝对没人再偷你的车。只要五十块,你就可以把这份沉甸甸的安全感带走。”

  “我相信这份安全感确实很沉。”宋保军哭笑不得。

  老板走过来看看他的车子,一副很有研究的样子,说:“同学,没发觉你的车缺少一件东西吗?”

  “缺少什么?”

  “后架!”老板摸着下巴摇着脑袋:“没有后架是山地自行车最大的败笔。试想想,当你邀请一位漂亮的女同学坐在你的自行车后座上,迎着清爽的秋风,那不挺浪漫么?我这还有一副后架,可以帮你装上去,只需再加三十元,你就可以把这份沁人心脾的浪漫带走。”

  “同学,你学文艺的还是学营销的?”宋保军被老板说服了,索性不再砍价,递给老板八十元,等他拿出一副后架,用螺丝刀装好。再将铁链缠在车头,摇摇晃晃的走了。

  回宿舍洗澡,刚买的书随意扔进书柜里,准备以后有空再慢慢去看。

  书柜里有三四十本中文类书籍,都是大一刚入学时兴致勃勃买的。日后沉迷网络,对这些书再也不多看一眼。

  ……

  因为周六要举办十月晚会,宋保军周五晚上回了一趟家,周六中午又急匆匆返校。

  本来家这么近,完全不用麻烦,给老头子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关键周五是妹妹宋静桐的生日。

  作为老哥,怎么可能不回去亲口说一声生日快乐再送上她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呢?

  宋保军完全想不出妹妹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会喜欢什么,只能在记忆中搜寻。

  记得她小学四年级时曾经说过想要一只毛茸茸的,可以抱着睡觉的玩具狗熊。五年级时说想要《平民公主》的全套漫画。六年级时说想要一辆自行车。可是这些都已经太久远了,谁还知道她现在喜不喜欢?而且也不好问,问了就没有那种送礼物的惊喜感觉。

  宋保军又想起初中一年级时她很喜欢去溜冰,还屡次向母亲提出想买一双旱冰鞋,可惜最后母亲没有答应,小丫头还失落了好几天。

  对,就是这个。

  宋保军顾不上搭讪一个老用大腿磨蹭自己的大嫂,半路出了地铁,钻进市中心的隆裕商场,在六楼运动专区果然找到摆卖旱冰鞋的地方。

  “小弟,你看这牌子,路威易登,国际大牌子……”老板娘非常热情,一看到他眼睛在某件商品停留的时间超过三秒钟,马上凑了过来。

  宋保军说:“我知道路易威登,还没听说过路威易登,专做运动品牌的?”

  老板娘丝毫没有尴尬的反应,说:“你当然没听过了,路易威登旗下子品牌嘛!你看这款式,申雪赵宏博奥运花样溜冰夺冠时穿的就是这款式。”

  宋保军用手拨了拨旱冰鞋的轮子:“我记得申雪赵宏博夺冠时穿的是冰刀。”

  老板娘只当没听见,笑道:“今天是国庆过后的第三个黄金周末,我们店里搞促销活动呢,这款路威易登黄金豪华限量申雪赵宏博签名专售版溜冰鞋只要九百九十八,便宜大处理,跳楼大甩卖,要的赶紧拿去,只剩最后一天。”

  “五十。”宋保军说。

  老板娘皱眉道:“小弟弟,你不是真心想来买东西的吧?”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陈华遥为以前的作品《极品学生》的男主角,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47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