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68章 我要为你生小孩

第168章 我要为你生小孩

  而造成这个情况的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学校根本不采用任何手段!凶手甚至只在第二天去教导部逛了逛就施施然回来,还放话说谁今后敢动屈景森一根毫毛,就是这个后果!

  这些天外语学院男同学的眼神大有不同,冷嘲热讽和杯葛行为通通消失,相反大量害怕的目光伴随出现。走在路上还会有以前丢他东西的男生向他问好,这滋味怎生了得!

  屈景森对宅男的崇拜之情又多了一层,他交代的事情纵使不喜欢,也捏鼻子去干了。

  受到花美男的强力干扰,观众席大面积骚动。

  跳得好好的钢铁天团成员一时深深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拉屎没擦屁股,连续出现错误,走错位置、转错方向、跳错步子,八个人在台上东一头西一头,你跳你的我跳我的,根本配合不起来,犹如无头苍蝇四处乱窜。

  按照排练在这里是应该原地抬腿抖动的,可是有人慢了两拍,有人记成了抖手,场面乱七八糟。

  本来起跳三次之后是应该全体直接躺倒,完成一个机械性的动作,可是有人连续跳了四次,在周围躺倒的成员中显得特别突兀。

  整体状态大失水准,无法完成舞蹈,没等背景音乐《乌鸦城堡》的最后一段音符播完,还有一段连续颤抖的舞蹈没跳,大家心有默契似的,纷纷鞠躬致意,提前结束演出,哭哭啼啼的下台。

  苏林恒不知是怎么走回幕后的,两腿抖个不停,不光生气,而且还有些委屈。是啊,明明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偏偏得不到想要结果。有个成员索性抹起眼泪来了。

  苏林恒心里很不好受,狗头军师便轻拍他的后心道:“恒哥没事的,我们已经尽力了,不是我们的错。”

  苏林恒正要答话,面前突然站了一个人,用无比夸张的语气拖长声调叫道:“表演得真好啊!特别是你们的配合,太贴切了,简直如同心有灵犀一般,你往左转我往右转,你上跳我前趴,太有趣了!太幽默了!呃?你们演的不是小品吗?我觉得你比郭德纲还有天分啊,我看晚会应该给你们颁发最佳搞笑奖。”

  苏林恒气得七窍生烟,冷冷的道:“滚开,宋保军,我拿不到好名次但你也别想赢!”

  “是吗?我觉得赢不赢都无所谓。”宋保军耸耸肩:“关键是你的表演令人耳目一新,治愈了我多年的面部肌肉僵化症。你们可能没注意先前有个同学被拖去抢救了,是被你们的生动表演活生生笑瘫的。”

  “快点滚!我怕我会忍不住动手!”狗头军师撸起袖子喝道。

  看着宋保军远去的背影,苏林恒咬着牙问:“刚才那个醉汉怎么回事?是哪个班的?我一定要整死他。”

  直到学生会干部去喝问屈景森,那卖弄风骚的家伙才意犹未尽坐下,回了一句:“我跟同学打个招呼怎么着?难道打招呼也不行吗?”

  兀自有花痴女生尖叫:“花美男,我要为你生小孩!”

  评分团在台下默默打分,并不会当场公布,只在结束后统计起来作为评奖的标准。谁也不知道这段糟糕的机械舞分数有多低。

  幕布重新拉开,周围光线暗淡,聚光灯打在舞台的正中间,多了一架黑色典雅的三角钢琴。

  主持人颜洛寒走上台前,看一眼报幕单笑道:“很精彩的机械舞,为我们带来了难得的视觉享受。有人说生和死是宇宙永恒不变的话题,是人类永远追求的哲学,那么请欣赏中文系古文二年级一班宋保军同学的钢琴独奏《安魂曲》。”

  听到这个曲目,众人错愕万分,准备鼓掌的双手未免迟疑,在台下交头接耳起来。

  《安魂曲》是基督教悼念死者仪式中的合唱套曲。在音乐意义上的安魂曲是指莫扎特作于一七九一年的k626号曲目,也是他最后的作品。

  全套《安魂曲》共分为八个部分,分别是“进堂咏”、“垂怜经”、“继抒咏”、“奉献经”、“圣哉经”、“赞美经”、“羔羊经”、“领主咏”。

  根据不同的指挥家,《安魂曲》可长可短,长的七十多分钟,最短的只有四十四分钟。

  在一堂欢乐奔放的晚会演奏《安魂曲》,适合吗?一套需要整个乐团配合完成的曲目,一台钢琴能弹得出吗?一个多小时的长度,难道整个晚会看你个人表演吗?

  对于得意门生选择的这首乐曲,涂芬心中疑问很大。一部集合了交响乐、咏叹调多种形式的作品改编成单纯的钢琴演奏,其中难度有多大,她不是不知道。她屡次打算当面询问宋保军这孩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可最终什么都没问。

  为了这次盛大的晚会,主办方搞出很多噱头。前些天新加坡一位天生失聪的聋哑人李家耀获得茶州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治疗,在助听器的帮助下恢复了听觉。

  一个在生命中从来没有感知过声音的人,重新获得听觉功能,聆听世间亿万不同声音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主办方邀请他参加了这次晚会。

  一时间观众反应各自不同。

  工商管理学院的座位本来安排在后面,富家公子刘佩龙凭借关系换到了前头第四排的座位,离舞台特别近。邀同袁霜一起坐在前排。两个人曾在湘湘馆发生激烈争吵,总算刘佩龙懂得放低身段,又去求袁霜和好,打算利用这次欣赏晚会的机会修复彼此关系。

  前面几个节目大体不错,中规中矩,一台晚会似模似样。袁霜有些慵懒的坐着,突然听到主持人念出宋保军的名字,不禁便有些惊讶。

  “霜霜,怎么了?”刘佩龙连忙向女神关切的询问。

  “没事。”袁霜忙拿出手机假意玩弄,掩饰内心情绪。

  刘佩龙心知肚明,摇头道:“在场有许多行家,天赋出色的人才早就选进音乐学院了。剩下其他专业的学生玩玩乐器,只能算是业余爱好,凑凑趣罢了。”

  “那可不一定。”袁霜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不由自主为宋保军辩解起来。虽然她本来就知道宋保军肯定不是那块料。

  刘佩龙只是摇头,不愿与女神争论,但那眼神中的不屑之意任瞎子也看得出来了。

  另一个称得上熟人的是美女姐姐云青霓。

  云大姐今天来欣赏晚会纯粹出于无聊,她坐在第二排的左边,由茶州某大领导相陪,显然身份不大一般。经过几个无趣的节目,云大姐打算提前离席,现在又重新坐下,脸上多了十分浓厚的兴趣。

  宋保军穿着柳细月买的“梦之熊”服装走上台前,聚光灯立即投射在他的身上,黑白分明,平淡沉静。

  第一眼看上去好像是准备会议发言的村支书。

  观众席西区第十五排的机械工程学院男生等待已久,马上怒骂:“哪里来的农民在这里装神弄鬼!”

  “农你全家!信不信老子搞死你?”观众席中间的宅男兄弟会不甘示弱,跟着对骂。

  “有种放马过来啊!谁怕谁?”

  “小心老子把你打成徐岩勇那个鸟样!”

  节目还未开始便引起老大骚动,幸好学生会成员及时跟进,拦住情绪激动的双方人马。

  宋保军装模作样拍拍话筒,道:“感谢你们稀稀拉拉的掌声。”然后坐进钢琴前的小凳子上,手指轻抬,顿了顿,就那么静静坐了十多秒钟。

  这一刻宋保军完全堕入虚幻空间。

  ……

  眼前有光芒闪动,明明暗暗,主要是黑白灰三色,没有色彩的光,非常单调,甚至比色盲还不如,色盲至少能分辨五六种颜色。仿佛一个人看了二十多年的彩电,突然变成黑白电视机,那种不适感格外强烈。

  宋保军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问题:“喂,虚幻空间不是只能听见声音的一团混沌吗?我怎么能看见有光了?有光了哎,虽然真的很烂……”

  一团影子出现在宋保军面前:“是的,我们之前只是利用思想进行交流,那样简单快捷,所以在这空间内你没有任何触觉。近来幽能增幅较大,我们申报领导同意,决定对虚幻空间进行系统升级,让大家有光的触觉。”

  “你这是浪费资源!”宋保军笑道:“不过感觉真的好多了。我怎么看不清楚你们,像影子似的。”

  那团影子边缘模糊,没有实体,忽明忽暗,阴影变幻,正是哲学人格的声音:“对,就像做梦一样,你在梦中感觉过程非常真切,可是你永远也记不住梦中人的面孔。如果你足够强大的话,这一切才会慢慢变得真实。或许不久的将来五感会相继产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然后这里会形成新的世界,地面、天空、云彩、原野、河流、森林、湖泊、庄园、牛羊、鸟雀……”

  若不是没感觉自己的脚在什么地方,宋保军几乎就跳了起来:“我靠,也太玄乎了吧!”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55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