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69章 神赐的演奏天才

第169章 神赐的演奏天才

  哲学人格说道:“那得依据你的能力,或许很快,或许永远也不会实现。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宇宙,注意,这个小宇宙并非圣斗士星矢里的小宇宙,而是道家‘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体系。按照天人合一的思想指引,我们可以打开真实世界与幻想世界的接口。”

  宋保军难以理解,赶紧换了个话题说:“这个可否稍候再作讨论,时间紧迫,我进来之前还坐在三千五百名观众的大礼堂舞台前,大家都在看着我。”

  “是的,我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另一团影子浮现在宋保军眼前,是文艺人格的声音:“人类的价值通常来自于别人的认可。”

  等候多时的猥琐人格忍不住说道:“废话,如果不被别人认可,只有自己觉得好的价值,那就变成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争辩了。这个话题哲学可以和你谈论三天三夜。”

  “少说几句,赶紧融合吧,我等不及了。”

  “这一次注意点情绪,我们的幽能不够你一次半次挥霍的。”哲学人格提醒道。

  “没有感情怎能演奏出灵魂深处的曲目?”

  ……

  所有光暗湮灭,宋保军重新返回现实世界。

  指尖轻触琴键,极快的节奏随之响起。涂芬发现在这位学生面前,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过贫乏。

  他把总长一个小时以上的乐曲进行加速改编。原曲中老式单簧管和巴松管吹奏的低沉而缓慢的和谐乐,在这里变成了琴键声,速度整整加快六倍以上。

  纵使速度如此之快,一片宁静、严肃的情绪仍然清晰无比的传达了出来,把人们通通带入庄严肃穆的礼堂。而原曲中唱诗班多次重叠的合唱,也都变成钢琴的旋律,在黑白琴键中上下起伏。

  他一时用白键模拟多种管弦的伴奏,一时用黑键仿出唱诗班的人声合唱,彼此交织缠绕,却又清晰分明。熟知《安魂曲》的人一定听得出哪里是伴奏,哪里是和声。

  同时还要把速度加快这么多倍,双手十指如同飞梭一般穿插往来,上下翻动,快得肉眼看不清手指的动作。

  前奏的“进堂咏”马上被宋保军带过去了,然后进入第一乐章慈悲经。反复的旋律如同阶梯式的力度变化,双赋格曲形式重复渐变,在同一个调子上,音乐由弱渐强,激昂、高亢,满怀热情,若有所思,充满希望。

  十根手指平均每秒钟要触键二十次,其中有轻有重,有急有缓,复杂到了极点。

  呈现在大礼堂三千五百名观众之前的仿佛一个庞大的交响乐团。

  一开篇便是如此惊艳,观众们愣了愣,紧接着掌声如雷鸣般爆响。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普通同学只会觉得非常好听,哪会想到蕴含其中的诸多讲究。只有乐器演奏专业的相关人士才一副活着看见上帝的神色。

  先不提敏锐的乐感和精准的触觉,单是那份手速便足以让最高玩的电竞选手为之汗颜。普通人若是像他那样开场来上十秒钟,不用做别的,肌肉先得被拉伤。

  一句话不用思索直接从涂芬脑子里冒出来:“他的双手一定是神赐的!”

  这个穿黑西裤白衬衫单调无比的家伙聚精会神注目于黑白琴键之上,气质竟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酷起来像金城武,暖起来像汤姆克鲁斯,朝气蓬勃犹如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年轻的时候,沉静迷人仿佛贝克汉姆。

  好几个中文系时常见惯宋保军呆板形象的女生涌起奇异的感觉,聚光灯下的宅男迷人透顶,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本来拼命缩肩塌背以免挡住身后同学视线的叶净淳这时不禁坐直身子,目光炯炯望着台上。

  躲在幕后聆听的郭郁烟早已忘乎所以,任由胯间液体淋漓而下。在这异样的情绪中,她再次攀登了天堂的巅峰。

  正当宋保军准备将乐曲引入第二乐章之际,啪啪啪啪!几声轻响,大礼堂的所有照明用具通通熄灭,舞台的聚光灯、走廊的照明灯、厕所门口的指示灯、天花板的大吊灯,一个不留。

  除了几个正心不在焉玩弄手机的学生之外,礼堂内部一片黑暗,几乎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地。

  四角的音响也全部静音,盘旋在众人头顶的摄影灯停止移动,幸好没有当场掉下来。

  顷刻之后左右两边应急通道的应急灯微微亮起,

  观众们第一个反应是又有人恶作剧了,第二个反应才是停电,不觉哗然。

  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下停电,到底几个意思?晚会还要不要继续了?

  然而琴声一直在响着,没有经过音响的传输,在台上显得更为清晰,带来宁静、安详、欢乐的力量。在那声音发源之地,仿佛有一道光在照耀。

  经过几秒钟慌乱的观众们立即安静下来。

  在这黑暗的处境里,在一部追思逝者的乐曲里,他的音乐一直没有痛苦,没有一丝伤感,而只有纯净的欢乐,只有那种在天国的光芒照耀着。

  几个准备打电话查问或是起身前去查看的学生会成员不约而同停住手中动作,这个场合之下没有人愿意离开。大家都不愿错过那极致的听觉享受。

  在第二乐章中,宋保军用极快的音速演绎出平静内敛的风格,那种极快而显得极慢的强烈对比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就像一台急速转动的风扇,由于眼球来不及捕捉画面,而导致视网膜出现残留图像,扇叶显得很慢。

  八十八个琴键有如水晶般纯净的声音,凝聚着生命激情的神圣鸣响,如熠熠生辉永不熄灭的火焰,如晴朗天空飘过的白云。

  平静的情绪很快化作强烈,四步重奏、四步合唱都在琴键上得到完美体现,此起彼伏,波澜壮阔。

  就像原曲中唱的一样:“天主的号角响彻云霄,传播美妙绝伦的声音,遍及所有土地坟墓,墓穴中死去的众生,都将走向天主的台前,答复主的审讯。死亡和万象众生都要惊慌失措。”

  “天啊……”音乐学院的周院长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巨网紧紧缚住身体,整个人完全挣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动弹。

  现场导播的电视台工作人员本来的职责是要在任何情况下保证节目的录制,可是在那滔滔洪水的巨声中,他的灵魂像是一叶孤舟起伏颠簸,根本忘了其余动作,没能用备用电源接续拍摄工作。何况现场光线过暗,就算想拍也拍不了。

  唯独缺少二一一六年年度十月晚会宋保军钢琴独奏的电视画面,这也成为学校电视台成立十五年以来最大的遗憾。

  留守电视台导播室一位副主任看到监视屏一片漆黑,不得不临时切换广告。通过电视收看节目的观众远远没有现场观众感受到的心灵震撼,见状只是低声骂上几句“广告中插播晚会是不道德的行为”。

  那位重获听觉的新加坡天生失聪者后来在回忆录如此写道。

  “刚一开始,我就陶醉在优美的旋律中了,随后我很快意识到: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华丽的声音,就像一个生活在2d世界的人突然来到3d世界,瞬间感觉从头到脚的激动。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当它到来时,你感觉不到任何痛苦。感觉有点像初吻,有点不真实,但也十分令人激动。这首曲子极高的完成度和优美程度让我完全崩溃,我尝试隐藏我的眼泪,但是应急灯微弱的光芒下,我看到其他一起听的人也都在流泪。”

  被宋保军压缩成短短十分钟的《安魂曲》很快在幽冥与阴暗的情绪中结束。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之时,偌大的礼堂只有静静的呼吸。

  接着掌声如雷贯耳,根据事后清洁工打扫现场发现,大礼堂内窗不止四块玻璃被巨大的掌声震碎。李家耀及时关掉助听器才没让自己在获得听觉后又再度失去。

  皇影公司著名经纪人顾强的下巴几乎掉在地上,拿出电话就一阵大吼:“我不管茶州大学的宋保军是谁!总之一定要把他搞到手!”

  黑暗中的观众们纷纷起立鼓掌,虽然他们谁也看不清台上,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对表演者表示敬意。

  席采薇知道柳细月临时找了宋保军出节目,对此她本根不抱什么成功的希望。不过为了修复双方的关系,她还是买了一大束鲜花,打算在宋保军表演的时候上台献花,营造几分“节目大受欢迎”的声势,关键时刻献上一记香吻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现在她完全忘了此行目的,木然的跟着大众站起鼓掌,连鲜花什么时候丢在地上被践踏成泥都没发觉。

  叶净淳也在激动的拍手,当听到身边依稀有几个女同学在喊“宋保军我爱你”,情不自禁喊了几声“宋保军我也爱你”,喊完脸蛋如同火烧,火辣辣的一片。

  事后的《香椿树》杂志著名文艺评论员在“椿芽”专栏中兴奋的写道:“这是一次从生至死、从开始至结束的圆满旅程。在这过程中我听到天使的鸣唱与圣堂的钟声,只有短短十分钟,但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我不用思考也没有迷茫,这一刻我的身心完全属于这位伟大的演奏家。”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

  微信公众号zhangjunbao1981,欢迎关注。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56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