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72章 二女争夫的戏码

第172章 二女争夫的戏码

  杨开明喜滋滋的打断他说:“昨晚的晚会,你被七个评委一致评为特级节目。知不知道特级节目的含义?以往十多届晚会最好的节目也不过是叫做第一名,你这个特级绝无仅有,学校奖了一万块,你看……”

  宋保军忙说:“都是杨老师领导有方,费心指导,在整个班集体的团结协作下才能获此殊荣,我个人微不足道。这笔奖金我看就充作班费,请全班同学包括几个领导吃一顿大餐,您看怎么样?”

  杨开明心想这学生当真有几分做官的潜质,笑道:“那哪成呢?台上都是你一个人出力,为班级争了光。我们全班理当掏钱给你办一席庆功宴才是。”

  两人在电话里头争来争去,最后杨开明用班主任的身份定了调子:“好了,不用争了,就这个周末,全班出去聚餐,费用由班费出了,反正这个学期班费还没用几毛钱。”

  “班主任抬爱,小弟不胜感激。”宋保军谦逊了几句。

  “哪里哪里,我们还得感谢你呢。既然生病了就安心休养啊,我批你两天的假够不够?”

  “班主任果然深明大义。”

  “呵呵,你小子,那我挂了啊。”说起来,杨开明真正要感谢的人应该是他。代表班级获得晚会最高荣誉,可以为班级增加评分,期末教职员工评先进的时候才是关键。

  刚刚挂掉电话,两个女生一前一后闯进医务室。分别是柳细月和叶净淳。

  听谭庆凯说宋保军病了,两个女生都很着急,一起跑过来探望。

  柳细月一进门口推开碍手碍脚的医生,马上发飙:“宋保军你能啊!拿个特级节目奖就不把老娘放在眼里了?打你几百个电话不接,到底什么意思?枉费我一番好意,本来约了同学想为你庆祝的,搞得老娘脸都丢尽了。”

  宋保军立即软绵绵的如同死狗一般:“没看见哥哥病入膏肓了么,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想气死我不成?”

  “真的病得很严重?”柳细月顿时停住叫嚷,伸出纤长细嫩的手指试试他的额头,触手冰凉:“没发烧啊,你脸怎么这么脏?身上全是汗味,你昨晚不洗澡?”

  宋保军不耐烦道:“我都说了病得很严重,昨晚回到宿舍倒头就睡,没来得及洗澡。”

  柳细月对他“恶劣”的态度不以为意,想了想,管医生要了一盆暖水和一条干净的毛巾。将毛巾拧干,笑道:“乖,叫声姐姐就给你擦脸。”

  宋保军抿着嘴不肯说话,柳细月不屑道:“姐姐这么大还没服饰过别人,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说着拿起毛巾往他脸上捂去。

  叶净淳跨进医务室,手里拎着满满一个塑料袋的早餐,正好看见柳细月极其细心的拿毛巾替宋保军拭擦脸上污渍,那专注的程度犹如爱护丈夫的小妻子。而那该死的宋保军,居然也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咳咳!”小叶子大力咳嗽个不停。

  柳细月好像被撞破了奸情一般,脸蛋红艳艳的,慌慌忙忙跳起,接着醒悟,瞪起眼珠问:“喂,女壮汉,你来医务室干什么?”情绪转换极快,前一秒钟还是温柔可人的小女生,下一秒钟马上化作《猪头格格》里的容嬷嬷。

  叶净淳这次却没被当场气跑,哼了一声:“同学生病我来看望也不成么?要你管。”

  柳细月立即反唇相讥:“你不说我还道你患了梅毒淋病之类什么见不得人的疾病,特地来此求医问药。”

  “柳大班长男朋友那么多,患上这样的疾病也不奇怪。至于我,又高又壮,熊腰虎背的,从来没男生看得上,当真患病了也只能是被柳大班长传染的。”叶净淳同样不肯示弱,狠狠刺了柳细月一句,轻轻放下塑料袋,说:“宋保军,你病还好么?我给你带了早餐。”

  “哈哈,还是小叶子最了解我的心意。”宋保军伸手去翻塑料袋,里面传来葱油饼、鸡蛋饼和奶茶的香味。

  柳细月马上把毛巾拍在宋保军脸上:“不准吃她的东西!”

  不让宅男吃东西,简直比要他老命还难受,嘿嘿笑道:“哪有你这样当班长的,从来都不团结同学。这鸡蛋饼嘛,烤得真香,我猜一定是从樟树街王记烤饼摊买的。”

  柳细月再次将矛头对准叶净淳:“我偏就不团结同学怎么了?女壮汉,你这么巴巴的赶来给宋保军送早餐,到底安的什么好心?”

  叶净淳咬着下唇道:“那你给宋保军擦脸,又打的什么鬼主意?”

  柳细月的脸蛋再次通红,有些羞恼的嚷道:“宋保军是我安排参加晚会的,他既然因此生病,我就该对此负责,你懂什么!”

  医生见状只好苦笑拦在中间:“两位同学,这里是医务室,病人需要休息。”

  “闭嘴!”两个女生异口同声朝医生喝道。

  医生踉跄而退。

  柳细月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送早餐是为了讨好男人。也不照照镜子,瞧你那模样,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别说一份早餐,就算满汉全席全部抬来,也不会有男人多看你一眼。”

  其实叶净淳除了长得太高之外,身材甚是标准,甚至有些偏瘦,大长腿华丽到了极点,完全堪比超模身材。但女生吵架就抓住她没男人追这一点不放。

  叶净淳撇嘴道:“那你又好很多了?性格疯疯癫癫的,男的也不会看得上你这样的精神病。”

  “哟,比以前嘴尖牙利多了嘛。姑奶奶不教训教训你,你还不知风往哪边吹了!”

  宋保军见两个野蛮女生似乎有动手的迹象,连忙捂着心口道:“哎哟……疼、疼死我了。”

  两个女生慌忙停手,一齐扑到宋保军旁边,七嘴八舌的问:“怎么了?你没事吧?医生,医生快来看看啊。”

  被骂退到医务室前厅的医生只当做没听见,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喝茶看报纸。

  宋保军闭住眼睛,柳细月赶紧给他掐住人口,叶净淳又帮他按摩胸口。

  忙活了好一会儿,宋保军假意悠悠醒转,虚弱的说:“你们再这样吵来吵去没完没了的,我老命都要被你们吵掉一大半了。”

  “对对,是我忘了,病人应该好好休息。”柳细月又朝叶净淳瞪起眼睛:“都怪你!故意骚扰病人,宋保军要是被气死了,你功劳起码占八成,我最多占一成!”

  “还有一成哪去了?”

  “庸医也占一成!”

  宋保军见连段正淳对付“二女争夫”的办法也毫不奏效,只得苦笑摇头,抓起葱油饼就往嘴里塞。

  争了半天,最后宋保军索性假装睡觉,怎么叫也叫不醒。两个女的看不是个事,一路骂骂咧咧走了。

  终于没了一千鸭子的滋扰,宋保军默默吊完点滴,返回宿舍重新睡回笼觉。

  一直休息到中午起床,听到大家聊起昨晚机械工程学院几个男生因玩闹,集体摔下二楼的“奇闻异事”,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没闹到学校领导层就好,省得大家都不好收拾。

  吃过午饭,竟然有好几个昨晚的现场观众,都是同一栋宿舍楼的同学,嚷嚷着要来观瞻钢琴王子的日常生活。幸好宋保军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不用理会他们。

  谭庆凯礼貌的将大家送出门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你们知道么,演奏一部神级作品会死多少细胞?莫扎特三十五岁就挂了,我们军哥仅仅只是大病一场这还算轻的。你们要真有心……呃,对了,有烟么?看望军哥怎么能不带香烟?下次记得带一条好烟过来,我教你们几手弹钢琴的秘方,包教包会,绝对能让女孩子对你着迷。”

  “还有这等好事?”几个粉丝被谭庆凯半哄半骗的弄走了。

  ……

  磨到周一早上,机械工程学院汽车机械专业班级的一群男生正在教室吵闹,十多个人围在角落义愤填膺,都在怒骂周六晚上故意干扰机械舞表演的那名醉汉。大家都说如果那家伙破坏气氛,恒哥的机械舞不一定会输给宋保军的安魂曲。

  那天晚会落幕后进行颁奖典礼,纵使崔筱君给出九点八分的超高分数,架不住别的评委评低分。最后排出名次,仅仅倒数第二,只比一个拼命逗乐但观众总是不笑的相声强。

  苏林恒处理完狗头军师的破事,又把注意力放在破坏自己表演的醉汉身上。

  那醉汉是物理系一个考了两年没考上研究生的学生,因为在晚会上“寻衅滋事”,被教导部记以大过处分,还要张贴三千字的检讨书在教学楼的招贴栏供其他学生观阅。

  尽管如此,苏公子仍然不能解气。

  “他毁了我们的表演,一个大过处分就算完?我一定叫他生不如死,后悔投错了人胎。”苏林恒咬着牙向跟班们表态。

  有人出主意:“今晚骗他去厕所,就在里边痛打一顿?”

  苏林恒点头:“只有痛苦才能让人产生深刻不可磨灭的记忆。”

  那人说:“等十点钟以后把他带去情人林后面的公厕,那里晚上都没人,打起来不怕别人发现。”

  “那你说找个借口骗他出来好?”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59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