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77章 心灵大师宋先生

第177章 心灵大师宋先生

  宋保军道:“生命的痛苦因人而异,有的是生活上的压力,有的是疾病,糟糕的环境,父母亲朋加诸自己身上的期盼,又或者是一个注定不会有结果的故事,莫名其妙的惆怅,难以挽回的爱情,阴阳永隔的亲人,突如其来的灾难,这些都能给你带来痛苦。”

  这次云青霓听明白了,连忙点点头。

  宋保军靠在椅子背上,让姿势更舒适一些,说:“这些痛苦的一部分你无法避免,但也有一部分可以解决。解决难题会让人的心理获得最大限度的愉悦。比如你在高速路憋了四个小时的尿,膀胱胀得不可开交,眼看就要尿裤子里了,突然找到服务站淋漓畅快的拉上一泡,舒服得双腿都会颤抖,那种体验自然不言而喻。”

  见云青霓脸色不豫,不得不继续说道:“或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更高雅的说法,一个你挚爱的人患上重病,你惶恐失措,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你全心全意照顾他,想尽办法治疗他,最终病愈,挽救了他的生命,你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那时你会不会觉得特别满足?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云青霓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宋先生真是心灵大师,听你这么说,已经觉得好受多了。我想我会认真去面对公司管理上的难题。”

  她突然站起身走到窗子边上,啪的一下拉开窗帘。

  窗子挤着七八个脸上全部挂满“八卦”表情的粗壮男人,人人脸挨着脸,紧紧贴住窗户乃至扭曲变形。脸色紧张而又关注,神色兴奋莫名充满期待,好像正在窃听天下最大的秘密。其中包括一直很显得冷漠的田默山以及脑子空洞的断牙安。

  后面还有几个家伙用力跳跃,想让视线不受到阻隔。

  “你们在干什么?”云青霓推开窗户冷冷喝道。

  众人一个个尴尬无比,面露颓唐不安之色。

  良久,断牙安站出来耷拉着脑袋说:“大姐,我们听说您和一个男的共进烛光晚餐,还谈到什么挚爱的人……我们怕您遭遇不测,所以守在这里保证安全。”

  “闭嘴!”云青霓脸蛋又红又白,指着庭院的围墙大声道:“去围墙外边绕屋子罚跑十圈!不要问我为什么!”

  “大姐,我们都是为了你好,怕你不小心被男人给骗了……”

  云青霓大怒:“还不住嘴?我做什么事用得着你教?”

  断牙安垂着头,讪讪往门外跑去。

  云青霓又看看其他人:“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找死不成?这个月的任务都完成了?大头明,那批货今晚要出手的,你还不去跟着,要是出了什么闪失,你全家老小拿命来填?”

  众人一哄而散,茫茫夜色中兀自听到有人说:“我就说吧,你看打扰大姐和男人约会,她发多大脾气?”

  另有一个人说:“那男的就是我们未来的大姐夫?看样子不怎么样嘛!像个白面书生,文文弱弱的,风吹就倒。哎,你们说若是大姐和我约会那该多好。”

  还有个人说:“死去吧你!大姐就是打一辈子女光棍也轮不着你!”

  “那你们说大姐夫那人怎么样啊?喂,山哥,人你接来的,发表一下看法呗!说不定以后我们还得靠大姐夫吃饭呢。”

  云青霓脸色越发精彩,气呼呼关上窗户,硬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说:“宋先生,你别介意,公司这几个家伙都乡下来的,说话没个分寸,成天胡言乱语。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恕我直言,云大姐不懂得管理公司,所以觉得困难,日子久了便产生逃避的消极想法。”宋保军伸手摸摸口袋,发现烟盒空了。

  云青霓察觉到他这一举动,冲门外等候吩咐的女佣说:“拿一盒最好的香烟过来。”

  “你的问题显而易见,全摆在了台面。公司的构架主要是成员和经济。有好的经济条件,单是一两个人也能把公司经营得兴旺发达。但是没有经济的话,只能靠全体成员拼搏奋斗。”

  云青霓听大师终于开始指导关键性问题,很是高兴,忙问:“然后呢?啊,能不能等等,我找个笔记本记下来。”

  女佣送来的是一盒“黄象楼1975”,云青霓又让她去拿纸笔。

  宋保军感觉可以在美女姐姐这里骗骗钱什么的,脑筋转得很快,见云青霓拿着笔记本认真写下了自己先前说的话,又道:“利益与制度是保证员工工作的两个基本点。利益凝聚人心,使之奋发向上,制度规范行为,不让行动出现偏差。我不知道你们公司的利益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贵公司的制度一定存在极大的缺陷。”

  云青霓好一阵奋笔疾书,抬头问道:“什么缺陷?这制度都是我父亲留下来的。”

  “刚才我来的时候留意到两个问题。第一,员工缺乏纪律约束,办事不成章法。你是公司最高负责人,应该享有下属的尊重,对吧。”

  “他们确实对我很尊重啊!”云青霓不由自主的分辨。

  “可是我没看到。刚来的时候就有人大声讥笑,说我长得不帅,大姐不应该请这样的客人。”

  “他、他们或许只是开开玩笑……”云青霓未免底气不足。

  宋保军振振有词道:“这说明了什么?连公司领导的客人他们也要过问,是不是以后你每次找人谈话都得经过下属的批准?引申出来,你和别的公司开展谈判、业务合作、贸易销售都得他们同意?你作为公司领导,还有没有威信?你的命令如何才能准确执行下去?没有执行力的公司,如何能在竞争激烈的当今社会良好生存?公司生存不下去,员工又离心离德,越发对你的行为指手画脚,长此以往,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你们的公司离破产倒闭也就不远了。”

  云青霓终于严肃起来:“我会好好考虑的。”

  “第二,我们谈话的时候,居然有人在外面偷听!这简直不可想象。我们仅仅只是聊家常也就罢了,如果谈的是机密要事呢?你怎么能保证那么多人不泄密?如何才能让你的合作对象相信你?以后还有人敢和你合作吗?”

  他的话如此不留情面,云青霓脸色很是难堪,却还偏偏觉得特别有道理。

  “第三,员工表面尊重你,也许内心只把你当做吉祥物而已。就拿那瓶假葡萄酒来说吧,我完全可以肯定,给你送酒的人不是刀疤六的姨妈的同学的侄女,而是他的姘头。他们熟知你的弱点,想用区区几十元价值的东西骗取你的信任,将你的感情玩弄于股掌之上。”

  “我什么弱点?”云青霓不禁问道。

  “你向往欧美式的小资情调,这本来不算什么,不过个人爱好不应该让所有下属全都知道。也许有一天这些爱好就能成为你的致命弱点。”

  “那我应该怎么做?”

  “那当然是彻查此事,处罚严厉一点,以儆效尤,杀鸡给猴看。犯罪成分提高了,以后他们若想再蒙骗你,或许得掂量掂量后果。”

  “我知道了。”云青霓重新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语气十分严厉的说:“小山,你给我查查刀疤六和他的女人,就是上次他带来的,自称是他姨妈的同学的侄女那个女人,左脸有颗带毛黑痣的那个,嗯!剁了那个女人的双手带回来!”

  “剁手?!”宋保军听了这话,只觉背心凉飕飕的。这到底是什么公司?

  云青霓一掠额前发丝,显得格外不好意思:“我吓吓他们的。”

  “还有个问题,这是你的私人住宅吗?为什么有员工呆在这里?”

  “前些时间公司得罪了某人,大家怕我不安全,自发组织起来在外面保护我,没有我的许可他们不能踏入房子里。宋先生请继续吧。”

  “呃、这个嘛……我第一次接触,还没对你们公司有多大了解,只能说这么多了。”

  宋保军点起香烟,迟疑片刻,说:“还是给你几个建议吧。第一,制定严格纪律,规范员工行为准则。第二,恩威并施,树立威信,提高命令的执行力度。第三,私人感情不要和公司挂钩。做好了这些,下一个阶段我再来看看。”

  云青霓很满意,合上笔记本道:“前几天听了宋先生演奏的《安魂曲》,我很惊讶,宋先生真是茶州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吗?”出场时主持人报幕说了他的专业和班级。

  宋保军只怕自己的大学生身份被美女大姐小看,淡淡道:“我一直对我国博大精深的语言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在中文系进修一段时间。”

  这话说得云山雾罩的,云青霓也不便再问,笑道:“二楼有琴房,可以请宋先生为我弹一曲吗?”

  宋保军连忙摇头:“很遗憾我不能,前天表演时肌肉被拉伤了,不过我们可以另外选一个时间。”就算肌肉没被拉伤,他也不敢答应。那天晚上的表演导致所有情绪和幽能被文艺人格全部抽空,至今还没恢复。要他在现在这个状态下演奏,简直等于献丑。

  云青霓笑道:“那我弹给宋先生听总可以吧?希望宋先生多多指点小女子的琴艺。”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浏览器的兄弟姐妹,我是买断的,按千字算钱,所以你们好好看书吧,不要骂我就好,其他就很无聊。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63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