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79章 两肋插刀的大姐夫

第179章 两肋插刀的大姐夫

  大家果然吃惊,听在众人耳中,只道大姐什么内幕都对他说了。

  当下有人叫:“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宋保军只当没听见,自顾自说道:“我知道各位对大姐很尊敬,当她家人一般爱护……”

  众人纷纷道:“那是自然,大姐是我的心头明月。”也有人说:“这不废话么,大姐是我至死不渝的女神。”

  宋保军目光投注在嘴巴紧闭的断牙安身上:“你不说话,莫非你妄图对大姐不敬?”

  断牙安暗骂这小子多事,总算脑筋急转弯,来了一句:“我、我……大姐是要放在心上的,哪像你们天天挂在嘴边?”

  宋保军哼了一声:“我只记得大家都在向大姐表忠心的时候,只有你一脸不屑,到底什么态度,大家应该很明白了!”

  断牙安的智商只能拐一个弯,连续两个就觉得理屈词穷,顿时恼羞成怒,从背后抽出一柄透心寒的西瓜刀指着对方说:“你他妈胡说八道,老子剁了你!”

  众人急忙把他拦住,金发男人说:“阿安,算了算了,我们还是来听听小白脸说正事吧。”

  宋保军也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伙彪型壮汉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当真彪悍到了极点。幸好他装腔作势的天赋无时不刻都在作怪,面不改色的说:“大姐为了公司的事务殚思竭虑,你们反在这里争吵,到底是什么道理?”

  断牙安终于被人夺走西瓜刀,气呼呼的道:“说!”

  “众所周知,我是茶州大学经济学与金融管理学双料博士,对你们公司的管理有很大的发言权。”宋保军毫不犹豫给自己戴了一顶大帽子:“公司的问题很多,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制度的混乱。就在刚才,大姐请我喝酒,你们猜喝的什么酒?”

  “谁懂你?不用再在这里炫耀你和大姐的交往过程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一瓶实际价值只有几十块的假酒。这瓶假酒是谁送给大姐的?”

  “我哪知道?不要再卖关子了。”

  “这是一个叫刀疤六的男人的姘头送的,送来的时候骗大姐说是价值八百欧元,兑换过来等于八千华元的葡萄名酒,呵呵,这说明了什么问题?有人内外勾结,骗取大姐的信任。我来问问你们,如果那瓶假酒不是假酒,里面掺有毒药呢?”

  所有的人沉默了。

  宋保军声音猛然大了起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大姐会因为你们而丧命!到底是谁负责大姐的安全?是谁?站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金发男子迟疑着说:“喂,小白脸,我们拦住车子是让你交代问题的,不是叫你来训我们的。”

  大家情绪又有些躁动,宋保军一看不对劲,马上指着那人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有人送酒给大姐,你不进行严格检查?就算刀疤六勾结的不是你,你也有玩忽职守的责任!”

  “我……”

  宋保军索性上前用手指不停的戳金发男子的胸口,嘴上振振有词:“是不是天天把精神放在泡妞、喝酒、吃喝玩乐上面?光拿钱不办事,大姐苦苦支撑一家大公司,养你有什么用?”

  金发男子被戳得不住后退,偏生给他的言语镇住了不敢动手,只急得满头是汗。

  宋保军一边戳一边气势汹汹的说道:“拿着钱白吃白喝,你他妈还真有一套啊!这次要不是我及时发现公司漏洞,你就惹下了天大的麻烦,拿命去赔都不够!还敢拦住车子叫我交代问题?我看有问题的是你!”

  其他人连忙劝道:“大姐夫,算了,李斯特也不是有意的。那次刀疤六和人送酒过来,是大姐亲手收下的,我们都没留意。”

  宋保军深知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便掏出大姐送的那盒黄象楼1975四处散发,连金发男子也递了一支,沉痛的说道:“同志们,形势严峻哪!去年亏损的几千万如果不及时补上,到时候发不出薪水,恐怕大家人心就散了!”

  众人已经不敢当他是只会扶老太太的文艺青年,都接过香烟默默的点上。

  座山雕道:“大姐夫,你看怎么办?”

  “我和大姐讨论了许久,仍然没有形成结论。不过大家放心,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给你们开出的薪水将比现在高出百分之五十。大家买得起车,住得起别墅,娶得了媳妇,包得了二奶。”宋保军急于脱身,哪管真假,先吹了再说。

  “是么?连个具体措施都没有就说涨薪水?”大伙也不是傻子,听了这番空洞无物的话个个心生疑虑。

  “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想法,不过嘛,措施暂时保密。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回答得上来,我就公开我和大姐的措施。如果没人回答得了,大家不如先让我回去好好休息。”

  名叫李斯特的金发男子挺着胸膛道:“你问!我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毕业的,没什么回答不了。”

  “就是就是,快问,时间不早了,要是让大姐发现我们在巷口堵你,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很简单。”宋保军看看众人,慢悠悠的说:“如果说上帝是万能的,他能制造出一块他自己搬不动的石头吗?”

  “这个……”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把目光投向李斯特。

  过了一会儿,李斯特十分肯定的说:“圣光在上,上帝能!”

  宋保军微笑道:“那么他制造出来的石头连他自己也搬不动,不是说他万能吗?怎么连块石头都搬不动?”

  “这……他不能?”

  宋保军又问:“不是说他万能吗?怎么连块石头都造不出?”

  李斯特苦苦思索,一时陷入巨大的迷惑中,额头开始流下涔涔冷汗。

  断牙安呸了一口:“连个问题都答不上,还什么曼彻斯特大学?我看你在越南念的书吧!”

  其实这个“上帝制造自己搬不动的石头”的命题是个著名悖论,表面上自圆其说,在逻辑上却可以推导出互相矛盾的结论。对于悖论,学术界向来没有公论,谁都能得出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也会轻易被别人推翻。

  这种问题连逻辑学博士也很难回答,实在太为难几个粗汉了。

  宋保军摇摇头笑着坐回车子,李斯特喊道:“等等!单是你出题目不公平,我们也出个题目,你回答得出来才算数!”

  “说吧,我时间有限。”

  “我问你啊,先有鸡还有先有蛋?”说完李斯特得意的看看大家,自觉终于成为关键先生。

  众人也觉得这个问题充满难度和深度,一个个叫道:“快回答,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这还用问?当然是先有鸡了。”宋保军一脸的呆板麻木:“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来问我?”

  李斯特简直爽快到爆,怪笑着叫道:“你说先有鸡?那鸡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从**钻出来不成?”

  鸡和蛋的问题也是个悖论。先有鸡?鸡不是从蛋孵出来的吗!先有蛋?蛋不是由鸡生下来的吗!如此循环反复,包管叫你想得头昏脑胀。

  没想到宋保军淡淡的说:“从生物学角度来说,鸡属于鸟类,由恐龙进化而来。恐龙又是由某种远古爬行动物进化而来。而陆地上的动物大多由远古的鱼类进化而来。然后绝大多数生物都是从三叶虫进化而来。在产生‘卵生’这一动物生态行为之前,动物已经存在。也就是说,鸡属于动物,动物先产生,然后进化出了生蛋的功能。结论是:在会下蛋之前,鸡的祖先早已存在。所以当然是先有鸡了。”

  “这……”众人再次大眼瞪小眼,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李斯特垂头丧气道:“算了,我认输,以后你就是大姐夫。”

  “呵呵,希望大家好好努力,千万不要辜负大姐对你们的一片期望。”宋保军啪地关上车门。

  依稀有人叫道:“李斯特,你认怂我可没认,反正我始终反对他和大姐的关系!”

  开车把宋保军送到茶州大学中文系宿舍楼下,一路没说过话的田默山终于忍不住问道:“宋先生,上帝到底能不能制造出他自己搬不动的石头?”

  “保密。”

  ……

  第二天上午,正在课堂上赏析《金瓶梅》的时候,宋保军意外接到母亲吴桂芳的来电。

  母亲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一般都在上课,通常不会打电话过来,除非是要紧事。而且他基本每个周末都会回家,母子俩也没必要太频繁的电话交流。

  他心头涌上一丝不安,伏下身子用左手拢住话筒,压低声音说:“妈,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

  “阿军啊,正在上课吗?有个急事电话里不方便说,你要是行的话跟老师请个假,先回家,我事跟你讲。”吴桂芳的声音透出一股莫名的情绪。

  “妈,到底什么事啊?”

  “算了算了,你还是先请假回家吧。那这样吧,电话费贵,我挂了。”

  于是宋保军怀着焦灼的心理向科任老师和班主任请了假,急匆匆返回宿舍收拾两件换洗衣服,顺便把学校刚奖的一万元现金也带身上。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今日第二更!

  各位读者,因为同时在某影视公司等几家公司参与一些工作,还有电视剧剧本在手头创作中,每日写作字数有限,一日两更是极限,还请体谅。如果觉得慢了,选择看别的书我没意见,但是请不要唧唧歪歪。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68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