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80章 牵线搭桥的热心众

第180章 牵线搭桥的热心众

  出了校门,发现有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在等着自己。

  是昨晚见过的座山雕,另外还有三个年轻人不认识。座山雕穿得很是别致,仍然一件紧身西装,里面没穿衬衣,倒是在脖子上套了一条花领带,显得文雅多了。

  三个年轻人跟着站在座山雕后面,似乎是他的跟班。

  这三人形象可叫人不敢恭维,破破烂烂的牛仔裤,高帮大头皮靴,身上脏兮兮的仿冒版空军制式皮夹克,左臂还有空军的徽章,雄鹰、国旗以及铭文:“中华空军所至之处,既是中华之领空”。头顶狂野的莫西干发型,耳朵穿满耳钉,还有个家伙套了鼻孔,当真不伦不类。

  座山雕看见宋保军忙伸手迎上前道:“大姐夫!这么早出门买菜吗?”

  宋保军已经猜到了大姐夫的含义,只好上前与他握手说:“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哦,原来大姐夫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没关系。我叫盛法敬,大家都叫我座山雕。”

  宋保军握着座山雕的手一阵摇晃,先把马屁送上:“宋朝诗人盛次仲有诗云‘看来天地不知夜,飞入园林总是春’。料想盛哥也是名门之后啊。”

  有个跟班抢前一步,大声道:“那当然,我们大哥族里的名人多着呢,就像那个什么……抗美援朝英雄罗盛教,小学课本还有他的光荣事迹呢!”

  座山雕不由分说就是一个大嘴巴过去:“去你妈的,人家罗盛教姓罗,不姓盛!没文化的东西,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在经济学双料博士面前班门弄斧,诚心丢我的丑吗?你们几个兔崽子还不过来叫姐夫?”

  那小子捂着嘴不敢吭声,三人一齐朝宋保军鞠躬:“大姐夫好!”

  宋保军感觉这滋味暴爽无比,竟然没有出声否认自己的假大姐夫身份,说:“不好意思,你们几个在这里闲逛,我还有事要赶回家一趟,不如我们改天再叙?”

  “哦?大姐夫急着回家?我还有事找你说话呢!”座山雕看到他手上的旅行包,爽朗的拉开车门:“大姐夫住哪?我送你一程可好?”

  那挨了一巴掌的小子急于表现,连忙钻到驾驶室,座山雕又把他拖出来,道:“你们不行,我亲自开车送送大姐夫。”

  宋保军心想挤公交车换乘地铁,到家得差不多两个小时,时间磨得太久。既然这人有心,不如坐他的车更便捷一些,便上了副驾驶室。几个小崽子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后面。

  “这车挺好的嘛,我看起码得上百万。”

  “七十五万,大切诺基低配。不贵。”座山雕得意洋洋,突然想起他昨晚指出公司巨额亏损,又添上一句:“不过我这是贷款按揭买的,每个月都得赔钱。要一下子掏七十五万,还真掏不出。”

  座山雕一边发动汽车,一边给宋保军敬了烟。

  “你们是专门来找我的?”

  “对啊,知道您是住在茶大的,可不知道具体方位,也不懂问谁,就在门口候着随便转悠转悠,没想到您还真出来了。田默山那小子说话含含糊糊,听也听不清楚。”

  “如果我一直没出来怎么办?”

  “等到中午不见人的话就随便吃顿饭回家,呵呵,反正日子还不是这样过的?”

  “呵呵!”宋保军不得不应付着假笑两声。

  “昨晚我们连夜找刀疤六核实情况,他的姘头确实给大姐送了一瓶酒,想让公司帮忙给他姘头的一个远方表弟迁户口到茶州。户口大姐已经托关系迁了,可那酒是假酒,而且是刀疤六亲自买的。”

  宋保军吸着烟目注前方,窗外树木行人飞快向后倒退:“哦,那你们怎么做?”

  座山雕道:“这事大姐让田默山去办了,说是要剁下那姘头的手,我觉得还得问问大姐夫的意思。”

  “刀疤六平时为人怎么样?”

  座山雕打开北斗导航系统,打着方向盘拐了个弯,说:“还成吧,马马虎虎,就是做人太小心眼了,斤斤计较,从来不肯吃亏,人又抠门。愿意同他做朋友的没几个。”

  宋保军道:“既然没朋友就好办了,换句话说,就算当场宰了他也没个帮他说话的对不对?”

  “理论上是这样。”座山雕点点头。

  宋保军伸出窗外掸了掸烟灰,好像在说一件穿衣吃饭之类微不足道的小事:“那就先拿刀疤六和他姘头开刀立威,先把规矩竖起来。单是假酒罪名不能服众,随便给刀疤六安个罪证,说他勾结外人图谋不轨,给大姐送的酒掺有药。两个人,男左女右,男的剁左手女的剁右手,再逐出茶州,让他没个说理的地方。”

  座山雕忍不住通过后视镜斜了宋保军一眼,说:“大姐要是有你一成的功力,恐怕公司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田地。”

  “公司到底什么情况?”宋保军问。

  座山雕道:“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公司以前是天叔当龙头坐庄话事,把公司经营得兴旺发达,人人有钱分有饭吃,大家都很服气。后来嘛,被人出卖天叔就挂了,剩下公司五大长老各行其是,互相打来打去,搞得公司差不多破产倒闭。后来大家觉得不行,还是找个谁都认可的话事人算了,于是天叔的女儿就被推上了龙头宝座,反正不管老小大家都叫她一声大姐。”

  宋保军表示明白,怪不得云青霓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座山雕、田默山这帮三十多岁的男人都管她叫大姐呢。

  传统规矩亦是如此,谁的地位高,谁的辈分就大,比如桃园三兄弟。据元代学者胡琦考证,关羽生于汉延熹二年,即公元159年。而刘备生于公元161年。关羽比刘备还年长两岁,但刘备是汉室宗亲,地位尊崇,刘皇叔嘛!所以结拜时便把刘玄德认为大哥。

  座山雕续道:“天叔对大家有恩,像那个田默山以前当过兵,转业回家没饭吃,天叔给他吃饭才活到现在。因为大姐是天叔的女儿,我们大家对她都很敬重,几个长老还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又那么漂亮,爱慕她的单身汉不知多少。可惜大姐毕竟是个女人家,优柔寡断,做事经常拿不了主意。她不拿主意不要紧,下面可有得打了,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于是公司乱成一团糟。”

  宋保军说:“原来这样。”

  座山雕道:“大姐是龙头,敢追她的人没几个,谁都不想给自己惹下麻烦你说是不是?就前几年贸易洽谈会给碰上市长家的公子,秦公子一见大姐顿时惊为天人,可劲的追求,天天送来玫瑰,有天晚上下大雨还故意在门口站了三个小时。可大姐对秦公子偏偏不感冒。反正我就没见大姐对哪个男的好过。”

  “那你们大姐是不是有另外的心上人?”

  座山雕摇摇头说:“没有,绝对没有。田默山对我们说了,大姐挺喜欢你的,特意去听你弹钢琴,和你喝咖啡一聊就是一个下午,去看你的晚会,还请回家来聊天,这种待遇以前大家闻所未闻。是以昨晚我们就吵开了,断牙安他们认为你配不上大姐,我觉得嘛你还成,反正不能阻止大姐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对不对?”

  宋保军顿时一个头变得比两个大,这哪跟哪啊!自己和云青霓只见过三次面,明明聊的不是那么回事。偏偏这伙人想象力过度丰富,先替自己自作主张给牵线搭桥起来了。

  座山雕又说:“既然你是经济学双料博士,说话办事也很有水平,配大姐不算太差,勉强及格。反正我认为当大姐夫的人不能太帅,容易招蜂引蝶。”

  宋保军心道你直接说我长相低级就是了,用不着拐弯抹角。而且双料博士其实是自称,只要被你们一查就会露馅。

  苦笑道:“我和大姐只是聊得来,她不一定喜欢我。”

  “聊得来就对了,和大姐聊得来的没几个,你是最年轻的最有才华的,正好合适。对了,你八字多少?我改天找个神棍问问,和大姐的八字配配看合不合。”

  宋保军见连八字都问了,这可不好收拾,急忙换了个话题说:“对了,你们是什么公司,我一直没搞清楚。”

  “哦,白桦树公司,搞进出口贸易的。以后你当了大姐夫,和大姐登记领证,具体内容我自然跟你详细分解。”

  “好吧。”宋保军擦了擦额头冷汗,发现这帮人说话遮遮掩掩,想必不是什么好公司。

  于是留了个心眼,没到家隔着两个路口就叫停车,不敢让他们发现自己的真实住址。

  座山雕找到临时停车位,伸头看看周围,招呼一声:“姐夫就住这里?小崽子们还不赶紧帮姐夫抬行李?”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宋保军婉拒座山雕的热情:“多谢盛哥相送,有时间再一起出来喝个酒。”

  “对了,上帝能不能造出他举不起来的石头?”

  “哈哈,那要看上帝的心情了。”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70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