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82章 融合猥琐人格

第182章 融合猥琐人格

  只见吴秋芳脸色蜡黄,双目紧闭,眼眶深陷,颧骨高耸。睡梦中用力咬紧牙关,以致下颔的肌肉坟起。

  盖着床单的腹部高高鼓起,宋保军知道那并非消化不良,而是腹积水。一般来说癌症晚期的病人只要出现腹积水,情况就很危险了。

  吴秋芳没有反应,大家也不敢惊扰她休息,只好坐在旁边等着。过了一会儿,一个微弱的声音说:“姐,姐夫,你们来了。”

  吴桂芳连忙跳起来:“秋芳,你醒了?我们刚刚从茶州赶回来,你没事吧?医生怎么说?肚子还疼不疼?我给你拿了你最爱吃的蜜饯,不要慌啊,过几天病好了出院我接你回茶州,咱们姐妹住一块,天天有聊不完的家常。”

  吴秋芳挣扎想坐起身子,吴桂芳连忙把她按住:“你别动,这样躺着就行。”

  吴秋芳眼珠转动,看向宋保军:“这是小军吧,十几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她气息不足,隔了好一阵子才继续往下说:“听说你考上茶州大学,小姨也没给你封个红包。来,让小姨看看。”

  她今年只有三十四五岁,本来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岁的人。

  宋保军强撑着笑脸走到病床边上叫了声:“小姨。”

  “这孩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害羞。”吴秋芳艰难的挤出笑容,枯瘦的手掌从床单下钻出,轻轻握住宋保军的手。

  手指冰凉,青筋暴凸,没一点肉。宋保军涌起一丝奇异的血脉相连的感觉。

  吴桂芳见妹妹似乎情绪不错,就想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插嘴道:“别人家的小孩初中高中就谈恋爱了,他倒好,大学一年多了也没交过女朋友,见到女生就脸红说不出话,我看哪,以后肯定三十岁才能勉强娶上老婆。”

  这话从亲生老娘口中说出,果然挺有杀伤力的,宋保军挠挠头:“妈,你怎么揭我伤疤?”装出憨态可掬的样子,也有故意逗乐小姨的意思,令气氛活泼一些,不至于太过沉重。

  吴秋芳笑道:“姐,我看小军长得挺俊的,以后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

  “他呀,我看是不用想了。”吴桂芳撇撇嘴。

  吴秋芳又笑:“怎么会呢?到时候小军结婚,一定要选在茶州最大的酒店,打扮得帅气迷人……”突然神色黯然下去:“我怕是看不到了。”

  宋保军忙说:“小姨,看你说的,我还想到时候请你帮我带小孩呢,你也别工作了,我养着你到老。我妈吃什么你吃什么,我妈用什么你用什么。我保管生一大胖小子给你抱抱,让他叫你姨婆,天天烦着你。”

  宋世贤暗想这臭小子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小姨脸上果然多了几分容光,显然在向往日后儿孙满堂的美好生活。

  “可惜,我、我、我……”她右手上下抓着胸口满脸痛苦,指甲深深嵌入床单,左手紧紧握住床头护栏。

  不锈钢镶嵌的护栏杆子竟然向内弯曲的弧度,似乎是这段时间抓握而成。一个人处在巨大的痛苦之中,所产生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

  吴桂芳忙道:“秀芳,你怎么?小军,快去喊医生!”

  “不、不用叫!”吴秀芳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脸色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显得扭曲恐怖:“床头有去痛片,吃几颗就好了。”

  宋保军七手八脚取出去痛片,和着温开水喂小姨服下。

  在癌症晚期,止痛效果很一般的去痛片并不能减缓病人的痛苦,大多需要吗啡类药物、针剂进行镇痛。只是小姨家庭拮据,用不起一粒一百二十元的高级镇痛药,而且按照她的病痛,每天起码必须服用四粒以上。

  她的情况只能选择便宜的去痛片。

  宋保军看到小姨在痛苦中颤抖,嘴巴哼哼有声,整个人像是飘荡在深渊的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他此前从未想到一个人的痛苦会是这样剧烈,比起来自己遭同学扇耳光的小事简直等于挠痒痒。

  吴桂芳只能像是无头苍蝇一般焦急的看着,发现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忙。

  吴秀芳左手用力拉紧护栏,那根不锈钢杆子与护栏接榫处发生咔咔咔的声音,手腕筋肉高高绷起,不锈钢杆子越来越弯,突然啪的一下被拉脱了。

  吴桂芳不禁啊了一声。

  中空的不锈钢杆子起码能承受两三百斤重量,就算一个久经训练的壮汉也不一定拗得弯。现在吴秀芳瘦瘦弱弱,看起来只剩五六十斤的残躯一把拉开杆子,眼见这病痛委实叫人受折磨到了极点。

  这情况感染了宋保军,心头蔓延起巨大的悲伤。

  他感受到小姨的命运,一下子迷茫、伤感、难过、无奈、后悔种种负面情绪淹没了自己。

  脑海里的光芒越来越亮,哲学人格的影子在虚数空间中升腾起来,说道:“幽能(元气)急速上升,即将达到顶点,我感到我暂时获得了完全形态的人格,我想必须阻止这股情绪,否则它会摧毁空间。”

  “干什么?”猥琐人格叫道。

  “我必须与主体完全融合。”

  宋世贤和吴桂芳只见儿子皮肤鼓荡,鸡皮疙瘩一颗接一颗冒起,气质越来越冷漠,神色越来越平静,所有的颓丧之气一扫而空,仿佛突然之间换了个人。

  他的鼻子呼出像刀锋一般锐利的气息。

  他的嘴巴发出像远古深渊似的呻吟声。

  他的眼神射出睿智与力量并存的光芒。

  从他整个人的身躯往外喷发一种像是海啸席卷陆地的无俦能量。

  一整张不锈钢制造的病床也在他的手臂倚靠之下微微摇晃。

  桌子上的水杯得得得地震动,水花上下溅落。

  过了足足三十秒钟,这股巨大的能量才慢慢平息下来。

  “嘶……”宋保军深深吸了一口气,周围空气犹如凝固的实质,瞬间被抽成真空,然后他再慢慢张嘴把气吐出。

  宋世贤与吴桂芳互相惊慌的对望一眼,都道自己悲伤之下产生幻觉,一时手脚如同被无形的绳索紧缚,不能动弹半分。

  受到哲学人格完全控制的宋保军把手掌放在小姨的额头上,低声念道:“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览,能无疵乎?爱民治国,能无为乎?……”

  声音带有奇怪的韵律,忽高忽低,有长有短,一个个字眼从喉咙迸射而出,震荡着吴秀芳的耳膜与神经。

  突然这个时候,伏在床头的小女孩惊醒了,一眼看到母亲在痛苦中难以自持,而一个陌生的男人正用手触摸母亲的额头。

  小女孩一下急了,猛的站起,叫道:“不准碰我妈妈!”紧紧抱住宋保军的手臂,张开秀气的樱桃小嘴就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下去。清澈如水的眼睛睫毛轻轻颤抖,瞪住对方一眨也不眨,充满愤怒与凶狠。

  宋保军眉头紧皱,浑若未觉,稳住身子,继续念道:“天门开阖,能为雌乎?明白四达,能无为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说也奇怪,听了这段奇怪的话,吴秀芳竟然感到痛苦慢慢消失了,那些几乎撕裂她神经的疼痛正在远去,暖洋洋的能量自心脏流淌,传达至四肢百骸。

  一股平静的情绪蔓延,她的眉头舒展开了,说不出什么感觉,但是能让自己就这样安详的死去也好啊!

  宋保军念的话是《道德经》第十章,换成白话文意思是:保持神魂与体魄的和谐统一,能不崩解离散吗?圆融气质以致柔顺随和,能像婴儿一样吗?清理幽深而明澈的自体,能没有任何瑕疵吗?爱民治国,能不执着于名顺应自然吗?在展身作为,功成身退的循环中,能像雌母一样吗?明于道而发光形近于一切领域,都能无须向显学成见借光吗?……

  这缓解痛苦的效果并非玄幻,而是真正的科学。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声音能治疗疾病已经学科,虽然很边缘,但成熟完整。听觉是人类的五感之一,声音对人体有非同寻常的刺激作用。

  远的不说,频率低于二十赫兹的次声波会强烈干扰人的神经系统正常功能,严重的可致人死亡。这当然是比较极端的案例。

  特定的声音能影响大脑递质,如乙.酰胆碱和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从而改善大脑皮层功能。某种程度的声音还能直接作用于下丘脑和边缘系统,对人体进行双向调节。

  受到完全形态哲学人格主宰的宋保军吐出的声音经过最科学化的整理规范,带有奇特玄妙的频率,刺激吴秀芳的听觉中枢,对疼痛进行交互抑制,同时还提高了小姨的垂体脑啡呔浓度,从而达到瞬间镇痛的效果。

  是以吴秀芳马上平静下来。

  在生命进入弥留之际,小姨能感到外甥的善意,轻声说:“若若别闹,哥哥在给妈妈治病,你看妈妈现在不疼了。”

  “啊?”小女孩连忙松开嘴巴,漂亮的大眼睛一时惊讶、后悔。被咬过的手腕上两排整齐的牙印宛然,皮开肉绽,渗出鲜血。刚才狠狠来的那一下,几乎用去小女孩全身力气。

  _

  求起点月票,求起点月票,求起点月票。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72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