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84章 教训下败类

第184章 教训下败类

  韩若依瞪大眼睛:“哥哥这么厉害!”

  几个大人都笑了起来。

  下午将近六点的时候,韩维武晃晃悠悠的赶到了。

  这个男人生得一副好皮囊,一米八五,肩宽腰细,身高腿长,俊面玉貌,鼻梁挺直,脸庞端正,眼波深邃如同一汪潭水甚是勾人,怪不得把吴秀芳迷得神魂颠倒,至死不忘。

  剪了个年轻人流行的厚刘海发型,条纹polo衫,牛仔裤、帆布鞋,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出头。

  他和吴秀芳谈恋爱那年月流行的是刘德华、金城武,当时两人合影总是类似发型。斗转星移岁月匆匆,十多年后韩星泛滥,韩维武不忘与时俱进,满身都是韩版打扮。对相貌外形如此讲究,怪不得能俘获富婆的芳心。

  一把推门而入,手里晃着奥迪车的钥匙,眼睛朝里头众人溜了溜,叫道:“谁是谭律师?”

  吴秀芳啊了一声,声音充满惊喜、欢愉与深深的眷恋。

  其余几人脸色不甚自然,韩若依更是把脸别过一边,显然不愿见到寡情薄意的父亲。

  宋保军起身说道:“韩先生,是这样的……”

  “啊,呵呵,是你,谭律师,我听得出你的声音。”韩维武看也不看病床上的前妻,兴冲冲地朝宋保军伸出双手。

  宋保军深深压制在脑海躁动不安的暴戾人格,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会将对方的英俊面孔抽成面糊。没有与韩维武握手,淡淡的说:“韩先生,很遗憾我不是律师,关于房子的事情也是子虚乌有。我小姨只想见见你,就当做做好事如何?”

  韩维武满脸错愕之色,张口结舌道:“什么?没有房子?你骗我?”

  宋保军生怕惊动小姨,忍着气道:“不好意思,我怕韩先生不肯答应过来,所以出此下策。你放心好了,车费和误工费我会给你的。”

  “你******活腻了吧,谁要你的车费误工费?”韩维武气得面皮焦黑,叫道:“我只要房子懂不懂?苍梧路六十平米的房子起码上百万吧?”

  吴秀芳轻声说:“阿武,你来啦。”

  韩维武连连哼了几声,怪腔怪调的说道:“是你非要我过来的?那我就陪你聊几句。”

  “阿武,离婚都一个月了,其实我一直在想着你。”吴秀芳脸上满是柔情。纵使面黄肌瘦没有人样,这份情绪仍让她散发出了几分娇艳的光芒。

  吴桂芳摇摇头,拉着丈夫儿子和外甥女:“我们先出去吧,让他们两个好好说会儿话。”

  宋保军走到门外,紧紧拉住韩若依的手,只听韩维武在里头很不客气的说:“刚才那个人打电话叫我过来,说你有一套房子藏起来了,是不是真的?你几时瞒着我买房子了?”

  “没有啊,你听我说,我病成这个样子,怎么还会有钱买房子?”

  “真的没有?你都要死了,留着房子干嘛?捐给慈善机构吗?我作为一个和你没任何关系的外人,大老远跑一趟来看你不容易。你看到处堵车,我一路上汗也流不少,你觉得不辛苦吗?你以为我百忙之中抽个时间很简单吗?房产证到底在哪里?”韩维武说到后面,已是声色俱厉。

  吴秀芳忍不住哭了起来,“真的没有,你若是不相信就搜我的身好了。”

  她一哭,外边的韩若依也跟着无声流泪,吴桂芳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意思是说都怪你故意骗什么房子,引出这话头。

  宋保军也是相当无可奈何,谁想韩维武竟然渣到如此地步?只好把若依抱在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心。

  韩维武连续追问几句,始终问不出名堂,终于换了一副懒洋洋的语气说:“你说快要死了,骗我过来看看,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快死的人嘛!是不是嫉妒我和我老婆在一起,你心里不痛快?”

  “我、我没有……”吴秀芳的声音很软弱。

  “呵呵,也不想想,人家有几个钱,你有几个钱?实话告诉你,她送我一辆四十几万的奥迪,你怕是见都没见过吧。”

  “上、上次一起去民政局,你开那辆奥迪过来,我见过了,挺好看的,和你真配。”

  “哦?见过了?”韩维武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又说:“那你明白我在你身上浪费整整十二年青春,该有多痛苦了吧?”他和吴秀芳属于奉女成婚,婚前情不自禁偷吃禁果,所以结婚十二年,女儿也有十二岁了。

  吴秀芳苦涩的说:“是、是我耽误了你。”

  “那行了,我老婆叫我今晚去‘金碧辉煌’陪她的老同学唱k,赶时间,不和你瞎扯淡了。”

  “嗯,阿武,再见,但愿还能再见吧。”吴秀芳的声音越来越轻微。

  韩维武得意洋洋出了门,吴桂芳用极度愤恨的眼神瞪着他。

  “大姨,呃,算了,还是叫你大姨吧,虽然我和吴秀芳离婚多时。”韩维武向吴桂芳说:“别这样看我,我虽说怜香惜玉,可也不是对你的。”

  他发现了女儿:“若若,怎么不叫爸爸啊?”

  韩若依把脸藏进宋保军怀里,粗声粗气的说:“我没有爸爸。我爸爸早就死了。”

  “哟,你这忤逆子,还反了不成?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长大,你竟然这样对大人说话,看我不抽你!”韩维武就要伸手去打韩若依。

  宋保军突然一把抓住韩维武的厚刘海,往墙壁推去。

  这家伙身材魁伟,比宋保军高出大半个头,宋保军要抬手抓他的头发很是费劲。

  出手突如其来,韩维武猝不及防,脚步一时踉跄后退。

  宋保军不知哪来的力气,往下狠狠压着韩维武的脑袋,把他压得身子半躬,看不清方向,急忙反手扣住宋保军的手腕,只觉头皮又痛又麻。

  宋保军完全忘乎所以,眼睛尽是凌厉的光芒,把韩维武的脑袋紧紧按在墙上,挤得口鼻歪斜,面孔变形。

  他挺直而立,左手搂着韩若依,右手按着韩维武,下巴高高抬起,姿势当真牛逼哄哄。

  韩维武用力挣扎亦不能挣脱分毫,心头暗自紧张。

  体格相貌是他最得意的条件,泡妞沟女无往不利的工具,向来无比重视。平时为了锻炼六块腹肌的体格,也是下了一番血本。天天去健身房健身,挥汗如雨,咬牙苦练,只为在床上扯掉上衣的瞬间,女伴露出惊艳的目光。

  因此他的体魄比普通纨绔公子远远强健得多,六十多公斤的杠铃轻松举起不在话下。

  曾有一次韩维武泡了别人的妞,被堵在酒吧门口,结果他打歪那人的鼻子,一拳ko对手,被引为平生最骄傲的战绩。

  眼下竟被这瘦瘦矮矮的小青年恶狠狠按住脑袋,手掌犹如铁钳一般。韩维武不由慌了,叫道:“喂,放开我,你想干嘛?”

  宋保军直凑过去,在他耳边狞笑道:“兔崽子,我想把你泡在浓硫酸里,只留个头在外面,看你的皮肤骨骼和心脏一点一点慢慢融化。然后把你的头颅放在厕所,当做尿壶,每天拉上一泡。”

  一旁的宋世贤憋气已久,抢上前一脚就踹在韩维武身上。总算父亲多年案头工作,熬坏了身子,腿上没多大力气。

  “你,你们!”

  宋保军突然松开手,韩维武一下跳起来,捂着头顶道:“你死定了,我老婆认识象京的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我们再见之日,就是你老婆被***分.尸之时。”宋保军淡淡一笑,手掌往下一翻,数百根头发纷纷洒落。

  再看看韩维武的头顶,已经光秃秃血淋淋的一片,被扯掉了不少头发。

  “狗屁!我记住你了!”韩维武捂着头仓皇而走,一路踉踉跄跄,在拐角还险些摔了一跤。

  韩若依只觉痛快之至,捂嘴直笑,然后想起房间里的母亲,笑声马上停了。

  吴桂芳瞪着儿子:“小军,你怎么这样?”

  宋保军拍拍手:“我打坏蛋又不犯法,难道教训一下败类也有罪吗?”

  吴桂芳也觉得解气,仍是不太高兴,训斥丈夫道:“老宋你真是的,儿子动手就够了。你一把老骨头的,万一损了老腰上哪找钱给你医?还有那个败类说话那么狠,别不是那个富婆真认识什么人物吧?”

  “妈,你放心,韩维武那人除了吹牛没什么本事。”

  四人返回病房,只见吴秀芳静静躺在床上泪流满面,沉浸在极度悲伤的情绪中,对方才门口的吵闹闻所未闻。

  吴桂芳和韩若依叫了她几声都没理。

  吴秀芳哭了不久,抹抹眼泪说:“姐,姐夫,谢谢你们这么多年来对我一直的关心爱护,妹妹没什么能给你们的了,只好叫若若长大了报答你们。”

  吴桂芳夫妇忙道:“秀芳,你怎能这样说呢,我们肯定把若若当做亲女儿看待。”

  吴秀芳再看看宋保军:“小军,你长大了,长成帅小伙了,小姨心里真的很欣慰。以后好好照顾若若,以后若是当真娶不上老婆,让若若给你当老婆,算是小姨求你了。”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74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