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86章 哥!你偏心

第186章 哥!你偏心

  杜隐廊交代帮写的论文,拖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现在是时候完成了。据说杜隐廊希望靠这篇具有一定倾向性的文化论文获得委员长的赏识,以便在年底的第三次会议中进入委员会高层管理机构,是以非常重要。

  宋保军也知道文化在现代社会对于国家的重要意义。而朱蟹委员会立誓复兴中华,文化则是占领全球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万万不可忽略。

  思索片刻,宋保军提笔写道:“文明是指人类所创造的财富总和。在狭义上讲,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既是这个国家的力量的唯一指标。文明与否,则是国家强弱与否。文字是文明的最重要载体。我国形成独一无二的象形文字并且发展至今,国家五千年以来的思想,包括政治、、艺术、教育、科学等等,几乎全部以汉字来体现。我们种群的思想交流方式也以汉字为主要内容。”

  宋保军越写越是兴致勃勃,思潮起伏,一个接一个念头涌现。受到哲学人格影响的思路越发清晰,以往的所学所想通通在脑海中重新整理综合,形成新的观点。

  晚上九点多,妹妹宋静桐下晚自习从学校返家,见状问道:“哥,怎么抱着毯子缩在沙发这里?”

  “我写写东西。”

  “哦。”

  宋静桐洗了澡钻回房间反锁门口,浑然没发现家里多了个人。

  渐渐的宋保军忘了时间,全身心投入进去,任由时钟飞转,从晚间六点一直写到凌晨四点。窗外月影西沉,星子寥落,黑夜孤寂。

  传说宋朝时天宁寺有个和尚书法精湛,受一富绅所托书写《金刚经》以作镇宅之用。和尚连续数月来提笔写了几次,始终不甚满意。然而某天夜里,和尚突然灵感所至,一气呵成,书成之际,寺庙周围风雨大作,鬼哭神嚎,一时引为奇谭。

  宋保军头昏眼花,耳朵鸣唱,也几乎达到了这个效果。

  草稿本写了厚厚几十页,涂涂改改,将近一万字。宋保军洗了一把冷水脸,揉揉酸痛的手腕再次打起精神重新审视一遍稿子。又花掉几个钟头时间,改掉错别字和不通顺的语句,以及显得啰嗦幼稚的地方,还剩八千字左右。

  这时窗外大亮,已是上午八点。

  宋保军顾不上休息,先给杜隐廊派驻茶州的联络员梁泊华打了个电话。

  梁泊华受杜二少委派紧跟宋保军的论文进度,然而写东西不是搬东西,时间没个准信,又不好催。他只能天天呆在酒店里干着急。见电话来了顿时大喜,约好时间地点马上出发。

  现在杜大少在朱蟹委员会里位高权重,几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杜二少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只要好好干,日后飞黄腾达肯定不在话下。

  宋保军刚在巷口公交车站牌下站了没多久,梁泊华的车子马上到了。一辆黑色的商务别克,朱蟹委员会驻茶州办事处拨给他用的。

  宋保军把稿子递过去:“梁哥,找个安静的地方吃个早餐,我有件事想托你帮忙。”

  梁泊华珍而重之的收下稿子,夹在文件包里,把车子开到附近的“天明茶楼”,叫了一个包厢,再点上四五份点心和一壶茶。这茶楼原本专做早茶生意的,近几年发现早茶不好做,改行买早餐,定向高端顾客,生意倒也还行。

  梁泊华先在包厢四周围看看,翻翻窗帘看看空调天花板,发现宋保军一脸不解,就解释道:“以前在桥哥手下的时候局势比较严峻,到处都是敌人,所以胆子比较小吧,谨慎一些好。”

  宋保军三口两口吃掉一笼汤包,说:“那稿子只是草稿,有许多不完善的意见还得让我表哥多多修改。”

  梁泊华心想这是你们表兄弟俩的事,本人只负责传递稿子,笑道:“军少大才,这稿件肯定让二少赞不绝口。”

  宋保军头也没抬,像是不经意的问道:“不知梁哥认不认识警察系统的人?”

  “哦,军少打算收拾谁?”梁泊华探直身子,双目炯炯有神。上次因为王灵鹃的事情,他被二少狠狠批了一顿,正想办法补救。最好是军少多让自己办点有难度的事情,这才能显示本人精干的能力。

  宋保军马上察觉了梁泊华小心翼翼的谦卑态度,因此也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态度。梁泊华效忠于杜家兄弟,自然也认为宋保军身为杜家的表弟,身份肯定高不可攀,把他当豪门大公子一般看待。

  宋保军要做到为人处世游刃有余,就得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群面前及时调整身份。

  因此必须把“豪门公子”的气度撑起来。

  淡淡一笑,上位者的漫不经心的气质显现出来:“不是打算收拾谁,就是我本人有些不方便,想让你帮忙打听一个人。”

  “军少请讲。”

  宋保军拿出纸笔,写下“韩维武”三个字,说:“这个人是象京人,今年大概四十岁,有一辆牌号为‘茶abb966’的奥迪车。资料暂时这么多,我希望能得到他的所有情报,越多越好。”

  奥迪车车牌是宋保军辗转向母亲打听来的。当时韩维武开着这辆车去象京民政局和吴秀芳协议离婚,言语多有提及。母亲也在旁边,对他暴发户似的言行举止印象深刻,连车牌号码也记下了。

  梁泊华记下韩维武的名字,便把纸条撕碎溶进茶杯里,认真应道:“军少放心,保管把这人的祖上三代通通查清楚。”

  宋保军随口问道:“我表哥近段时间忙么?”

  “二少么,这么久他还没给我打过电话,听说特别忙。茶州新港眼看快要动工了,前期投资八百亿,总投资可能达到一千四百亿,多大的工程,哪是我能过问的?”

  宋保军点头:“若是见到表哥,代我问声好。我最近忙,也没什么时间联系他。”语气淡然,说得自己多大牌似的。

  梁泊华自然不会怀疑,连声称是。

  宋保军又要了十笼水晶虾饺,两人吃饱喝足,结账出门——梁泊华付的款。

  梁泊华告辞准备发动汽车,宋保军双手插兜站在车边,若无其事说了声:“对了,你身上带有多少现金,给我几张。”说得那么自然,更不解释原因,直接开口就问,仿佛真的像贵公子一般没有金钱概念。

  梁泊华忙把钱包递过去,宋保军随意取了一叠再扔还钱包给他。约莫两千块的样子,揣进兜里,手指兀自还在用力,心中只道:“原来装逼的感觉这么爽快。”

  返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刚刚开门营业的服装店,进去逛逛,比照韩若依的身高比例,选了几件少女风格的外套、长袖t恤、牛仔裤和鞋袜,大包小包提在手里。

  今天是周末,本来还想去附近小学跑一趟,看看能不能让韩若依入学,只好等到周一再说。

  回到家刚进门口,只听宋静桐惊喜的声音叫道:“哥,给我买的?”

  “啊?”宋保军心道坏了,怎么把这女魔头给忘了。

  宋静桐伸手去接购物袋,笑道:“哥真好,每次回家都给我买东西。”

  宋保军突然想起给她送生日礼物时的反应,淡淡道:“上次给你买过了,这里不是给你买的。”

  宋静桐满脸错愕之色,手指僵在半空。

  宋保军径自经过她的身边,看见韩若依坐沙发上发呆,仍旧穿着那套丑陋可笑的校服,笑道:“若若,哥哥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快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韩若依忙奔过来接过袋子放在桌上,一万个不好意思的说:“哥哥,若若还有衣服的。”

  “那哪行呢,旧衣服不合适就别穿了,穿哥哥给你买的。”宋保军将外套从袋子里拎出来,放在韩若依肩上比试:“应该挺合身,哥哥的眼力一向过关。哎,你瞧这颜色好看不?”

  韩若依仍然有些忸怩,红着脸说:“哥哥,我的衣服已经够穿了。”

  “拿着。”宋保军直接把外套塞她怀里,又去拿牛仔裤:“你看这式样,穿我家若若身上一定漂亮。”

  呆立半晌的宋静桐突然叫了起来:“哥!你偏心!”气冲冲的跑上二楼,狠狠摔上门口,发出咣的一声大响。

  “哥,姐姐好像在生气。”韩若依垂着头低声说。

  “别理她,就一醋罐子。”

  宋保军的猥琐人格轻轻松松把杀马特三人组耍得团团转,文艺人格能够让大礼堂三千五百名观众如痴如醉泪流满面,暴戾人格教训徐岩勇董昌河绝不心慈手软,哲学人格应付所有难题游刃有余,可是他却拿妹妹没有一点办法。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有一个命中注定的女人,可以是他的妻子、女朋友,也可以是他的母亲、姐姐、妹妹,或者是一厢情愿的女神。

  早上起床宋静桐和韩若依见过面了。吴桂芳便把女儿拉到角落详细介绍一番这位表妹的遭遇。宋静桐一时心疼得不得了,看见韩若依楚楚可怜的模样,拉着她妹妹妹妹叫个不停,还把自己收藏得很好的童话故事书送给她。(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75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