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88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第188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韩总……”

  “好了,不用再说了。”韩维武摆摆手打断顾经理的话,说,“我个人认为宋世贤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制图员。鉴于他为公司工作十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着人文关怀的道理,公司也不会辞退他。关于宋世贤的新职务,我认为先去后勤部锻炼一段时间吧,等总公司有了新的决定再通知你。”

  后勤部都是打杂的岗位,端茶送水、清洁卫生、递送文件、安排午餐等等等等,一般聘用一些大婶来做这等粗浅活计,每个月仅有两三千元薪水。

  让宋世贤去后勤部锻炼,按照他和韩维武的恩怨,料想不会让他当部长,最大可能就是丢去保洁处扫厕所。

  韩维武宣布完这个决议,终于露出得意的笑脸:“宋世贤,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没什么要说的。”宋世贤对韩维武看也不多看一眼,叼起香烟打火点燃,昂着头走出会议室。洒脱狂放,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做派倒和儿子宋保军有异曲同工之妙。

  身后众人明显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是年轻的女孩儿,一个个眨巴星星眼惊叫赞叹:“宋大哥永远都是那么潇洒帅气,要是他没结婚就好了。”“省省吧你,人家儿子都和你差不多年纪了。”

  另一派比较老成持重,都说:“宋世贤这人,哎!”

  宋世贤性情古板是古板,但脾气也同样硬得如同金刚石一般,吃软不吃硬。谁要是对他好一些,他能把心掏出来给你。谁若是对他横眉瞪眼鸡蛋里挑骨头,他就敢动手打人。

  若非这副脾性,宋世贤也不会二十多年没原谅曾经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中海军区总司令杜元镛。

  顾经理看看大家的反应,又看看宋世贤的背影,叫道:“哎,宋大哥!”稍顿一顿脚,便追了出去。

  副总摇头道:“这个小顾!韩总,等会我让她回来给您道歉。”

  韩维武没多大度量,********又是胜券在握,冷笑道:“呵呵,是的,一定要让她认识到错误。”

  顾经理一直追到四楼的室内装饰部办公室,说:“宋大哥,那图纸是我昨晚叫上去的,肯定有别人在搞鬼。”

  “我也没说你啊。”宋世贤已经平静下来,笑道:“是韩维武,我和他深仇大恨着呢。”

  原来韩维武的现任妻子就是波利公司董事长张雪媛女士。

  波利公司资产过亿,在金融投资界鼎鼎有名,一共投资七家公司和三十多个项目都取得了不俗业绩。

  原董事长张文华于二〇一〇年病退,把公司交到时年二十六岁的独生女儿张雪媛手里。第二年张雪媛同本城著名黄金王老五、三十五岁的联缘电讯公司总裁周马克成婚。

  当时的婚礼现场轰动全城,一百二十辆迎亲宝马几乎挤占半条马路,五十二米长的婚纱穿在新娘身上,由一百个童男童女抬着招摇过市,三百桌酒席遍请全城名流。连《茶州日报》也连续报道了三天。

  这场奢华婚礼引起的社会讨论余音还未消退,婚后三个月,周马克因酒驾发生车祸,不幸辞世。成为寡妇的张雪媛立即在父亲的指导下顺势接手联缘电讯公司,与波利公司强力整合起来,捏造成新的整体。

  时至今日,波利公司市值早已突破二十亿。

  青春年华的张雪媛不甘寂寞,开始寻找俊男相陪作乐,传闻她曾包养过皇影公司以性感著称的型男演员刘民。

  而刘民也因此事遭到朱蟹委员会娱乐文化审查局的审查,再也没有公司敢找他拍戏。失去演艺机会的刘民也就失去了银幕下的所有魅力,惨遭张雪媛抛弃。

  终于,张雪媛在象京酒吧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韩维武。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旦投入起来,像狼爱上羊一样爱得疯狂,恨不能把自己全部送给韩维武。

  这女人长相矮胖肥壮,脾气暴躁,品味低俗,然而耐不住人家有的是钱,先送名牌衣服、名牌手表,平时几千几千的零花钱从未断过,再送奥迪轿车逼他与发妻离婚。韩维武无法拒绝,早已沦陷。

  和吴秀芳签署离婚的第二天,韩维武马上同张雪媛登记领证,两人已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

  这时韩维武蛇吞巨象心有不足,普通的豪华生活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打起更大的主意,央求妻子让他管理其中一家公司。

  照他的原话说:“我是你的丈夫,平时和你出入高级场所,理应有个合适的称谓,才能配得上你的身份。免得你是茶州名人,也不能让人随便说你找的丈夫不行吧?”

  张雪媛被迷得头昏脑胀,又听说丈夫的前妻病故,心思也定下来了,便琢磨着该给他安排个职务。正巧公司旗下的丽阁装饰公司总经理跳槽,这家公司经营良好,业绩突出,状况稳定,让毫无管理经验的韩维武过去镀金正好合适。

  于是韩维武空降丽阁装饰公司,先拿起公司员工名单翻看,第一眼发现宋世贤的名字赫然在列。本来念在前任连襟的情分上还不想马上为难你,可谁叫你儿子按老子的脑袋?

  宋世贤觉得要真是去后勤部打扫卫生,这公司也不用呆了。顾经理见他消沉,开车送他回家。宋世贤感念顾经理一直以来相待之情,邀她留下吃饭。顾经理不管这邀请是客套还是真心,当即满口答应。

  听说完事情经过,宋保军取出香烟给老头子递了一支,说:“爸不用担心,隔几天我找人弄死他。”

  尽管宋世贤在气头上,到底还算理智,忙说:“我不管怎么样,反正不准你去找杜元镛那老家伙求助。这种小事,不就一份工作嘛,上哪不是干活?”

  宋保军掏军用打火机给父亲点烟:“不找老杜,我找我表哥行不?总之韩维武活不了几天。”

  “那也不行,万一传到老小子的耳朵,让你爸面子往哪搁。”宋世贤哼哼两声,说:“原来我的越战纪念版打火机在你手里,怪不得到处找不着。”

  顾经理心道宋大哥的儿子好大口气,笑着安慰道:“宋大哥,我做业务这几年,认识很多合作企业,有不少单位需要像你一样优秀的制图员。如果行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

  宋世贤敲敲桌子道:“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过不多时,吴桂芳买菜回家,双手提着袋子,一进客厅就递给儿子一个眼色,意思很明显:“你老子和那女经理没发生什么吧?”

  宋保军微微点头,算是回答了母亲的眼神询问。

  做好晚饭,把楼上兀自还在怄气的宋家大小姐和正在看书的韩若依叫下来。

  饭桌上八个大菜,蟹黄狮子头——十月吃蟹黄正是美味,还有麻油炸猪排、红酒焗乳鸽、玫瑰豆腐鱼、百花酿香菇、冬笋炒丝瓜、蹄筋枸杞汤、清炒空心菜,摆了满满一桌。吴桂芳纵然对女经理的到访不以为然,还是不肯失了礼数,做的都是好菜。

  席间宋世贤向妻子说了韩维武调任新总经理职位一事,吴桂芳气得吃不下饭,连说好人没好报,王八活千年。

  “那爸没了工作怎么办?”宋静桐闷着头问了一句。

  吴桂芳愕然,随即感到担忧。她在附近服装厂做会计,薪水只有二千八百元,家庭生活全靠宋世贤支撑。宋世贤经常性的加班,薪水可不少,勤快的时节月薪能拿上万,平时也有五千元底薪,夫妻俩养活一个四口之家不成问题。

  丈夫若是不干这份活计,上哪找钱养家?儿子上大学、女儿念高中,外甥女过几天也要找学校,都是花钱的大户,少一个月不干活都不行。

  一家人陷入苦恼的沉默。

  宋保军道:“对了,以后不用给我卡里打生活费了,现在学校给我发放两份奖学金,平均一个月能有好几千块,平时花销绰绰有余。”

  “学校给你发奖学金,还是双份的?”父母和宋静桐异口同声,都不敢相信。毕竟这孩子从前的表现之差劲有目共睹。

  宋保军语气中掩饰不住得意之情:“由于本人品格优秀表现突出,中文系一次给发了一万奖学金。还有音乐学院聘我为客席学生,也给发了五万块。上次象京医院那钱就是这么来的。”毕竟衣锦还乡乃人之常情,谁做出成绩了不希望家人知道?

  宋世贤皱眉道:“我听说有客席教授,还没听说过有客席学生的。”别人随耳听了不会觉得有什么奇特,真正有见识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牛逼之处。你如果从古文专业跨到现代专业,好歹都属于中文系,不算太离谱。可是从中文系跨专业跨到音乐界,两者相别巨大,那就未免匪夷所思了。

  吴桂芳却把注意力放在更重点的方面:“那就是六万了?呃,上次去象京好像你出了一万多块,剩下还有五万快交出来,妈妈帮你存着,等以后你出社会了再取出来给你讨老婆。反正你在大学用不了多少,一个人收那么多钱也不放心。”

  宋静桐则是眼睛一亮,随即撅起嘴唇:“哥!我要小礼物!”(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78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