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89章 小帅哥还真是纯洁

第189章 小帅哥还真是纯洁

  宋保军心道这回又得重新找人收保护费才能维持生活了,脸上很是大方:“音乐学院的奖学金下个月就能放到手里,到时候我就拿回家,小乖和若若都有礼物。还有,这六万块不用存起来,先给家里用着。爸爸辛苦了几十年,也别那么急着找工作,好歹休息几个月再说。反正不差钱。”

  吴桂芳颇为欣慰,笑道:“我家小军长大了,知道为家里做打算了。”

  宋世贤重重咳嗽一声:“他下个月能不能把奖学金拿回来还两说呢,对了,还有证书也一起拿回来。”

  宋静桐说:“哥,说话算数哦,如果你不带礼物回来我就不理你了。”

  宋保军看到只有韩若依不说话,料想她一定在为自己的亲生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自责,把一块肉质鲜美的猪排夹到小丫头碗里,笑道:“若若,要多吃肉才能快点长身体。”

  “哥!我也要吃!”宋静桐狠狠瞪着宋保军。

  “想吃不会自己夹啊?再说你不是减肥吗?少吃肉,多让给妹妹吃,乖啊。”

  顾经理见这一家子其乐融融,说:“大嫂,我平时认识挺多同行业公司的领导,不如等宋大哥休息几个月,我再问问那些领导要不要人。宋大哥那么能干,人家肯定喜欢,反正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您说对不?”

  “那行!”吴桂芳很惊喜。

  ……

  吃过晚饭,吴桂芳收拾桌面,顾经理和韩若依也都抢着帮忙。宋世贤父子俩大老爷们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宋保军接到座山雕的电话。

  “喂,大姐夫啊?我老盛啊,怎么这几天打你电话都不接?”

  宋保军走到阳台,说道:“这几天家里有事,怎么着?”

  身后的宋世贤说:“打个电话还要躲着打,是不是有女生找约会?”

  座山雕说:“也没什么,就是这几天都不见你来找大姐,几个老兄弟怀疑你对大姐不是真心,一边是大姐派,一边是姐夫派,都快要打起来了。”

  宋保军顿时满头黑线:“就算当真谈恋爱,情侣互相也得有个私人空间吧?何况我和你们大姐还没到那种关系。”

  “哎,算了算了,别提那个,反正这种爱来爱去的东西我从来不去研究。出来喝个酒,很多兄弟想认识认识大姐夫。”座山雕嚷道。

  宋保军正想推辞,突然想起这帮家伙个个凶神恶煞不像好人,或许将来收拾韩维武的时候能派得上用场,便起了结交之心,笑道:“好说好说,在什么地方?我一会过去。”

  座山雕依言报上地址:“红韭菜路三巷文明酒吧,大伙儿包了场子等你,赶紧过来。”

  宋保军收好电话向父母亲交代一声,扬长出门。宋静桐还道哥哥交了女朋友,急忙冲到门口叫道:“哥,你出去约会?”

  “哪有,一帮男人叫去喝酒呢。”宋保军摆摆手。

  “不是交女朋友就好。早点回来啊,不然我反锁门口了。”宋静桐哼了一声,反手关门。

  宋保军一段时间来四处搜刮的资金将近用光,手头拮据到不敢搭乘出租车的地步,选了一条公交线,直到九点钟才慢吞吞的找到红韭菜路三巷。

  文明酒吧老大的招牌,霓虹灯五颜六色闪烁,街边站着几个浓妆艳抹失足女打扮的妇女,嘴里叼着烟头朝宋保军虎视眈眈。

  巷子旁边一个男人扶着电线杆大吐特吐,嘴巴喷出一大堆秽物,腥味扑鼻。一两个醉汉唱着“让我们的炮火轰平东京,让我们的铁蹄践踏日本,让我们的赤手生擒苍井”的歌曲踉踉跄跄而过。

  宋保军一时啼笑皆非,就这样的,也好意思叫做“文明酒吧”?

  看见他左顾右盼,一个染黄头发的中年妇女笑吟吟迎了上来,伸手就想搂宋保军的胳膊,周身满是廉价的香水味,张开猩红的嘴唇说:“小帅哥,这么早就找乐子吗?要不要姐姐陪陪你?”

  宋保军还是头一遭经历这等场面,很快镇静下来。瞅瞅对方,只见这位大姐起码三十五岁开外,眼角的鱼尾纹就算刷三层石灰膏也掩盖不住,说:“大姐,不好意思,我还是个纯洁的良家少男。”

  大姐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肥硕宽广的胸脯上,娇声笑道:“哟,小帅哥还真是纯洁,纯洁到来这种地方闲逛。放心吧,姐姐本钱很足,包你满意,一晚上只要一百块,什么姿势都成。”

  宋保军只觉手感惊人,“这个……”

  “一百还嫌贵?八十干不干?”

  “五块。”宋保军说。

  大姐嚷道:“五块?那我叫您大爷算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你看姐姐这身美肉,至少也值个一夜七十吧?”

  “我以为我这么阳光帅气、英俊潇洒、精壮威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比柏幽城,体力盖过姚明,好歹也能享受个一折优惠,没想到你还是令我失望了。”宋保军说着甩手走进文明酒吧。

  只剩那位大姐叹气道:“唉,人老了就是不值钱,降价这么多也没人照顾老娘生意。”

  酒吧大厅面积宽敞,七八十个客人有男有女。

  男的大多是街头小混混打扮,要么一头黄毛格外耀眼,要么光着膀子满身刺青。女的大多是二十来岁上下的小年轻,衣着暴露,行为浪荡,和男人们抢着喝酒。地上酒瓶不知摆了多少只。

  对面的舞台一支九流乐队正在玩摇滚舞曲,唱得声嘶力竭泪流满面。台下舞池十几个男女乱舞,好几个男的咸猪手在女孩身上四下掏摸。

  正中间一张大台子,坐着座山雕、田默山、断牙安、大头明、李斯特等几个那天晚上见过的人,每个人旁边都陪着一个艳丽的女性。

  座山雕当先发现酒吧门口畏畏缩缩的宋保军,叫道:“大姐夫来了,大家还不欢迎?”

  隔壁几张桌子便有二三十人陆陆续续站起,朝宋保军叫道:“大姐夫!”声音洪亮,震得摇滚乐队弹错好几个调门。

  另外包括断牙安、大头明在内的人都没有动,只是用眼神冷森森打量着宋保军。

  座山雕招手道:“大姐夫,快过来,等你好久了。”

  宋保军连忙快步赶过去笑道:“久等久等,有劳有劳。路上堵车,也是没办法的事。”

  看到他坐下,那二三十人也跟着坐下。断牙安招手叫老板让摇滚乐队停了音乐。

  这全场,似乎全是云青霓公司的手下。刚才站起的二三十人明显属于座山雕一党,拥护宋保军的“姐夫派”,另外没站起来而且眼神不善的,基本可以肯定是断牙安等人的“大姐派”。

  音乐一停,周围吵闹的小混混们自然不敢大声说话,大家都用恭谨的表情望向中间这一桌的公司大佬。

  断牙安等人冷着脸没说话。宋保军眼睛一扫,除了座山雕之外,眼神对自己透出热情的只有田默山和李斯特,其余五个男人神色冷漠。

  座山雕让老板过来,说:“找个漂亮的妹妹过来,陪陪我们姐夫,要最好的。”

  断牙安一拍桌子:“座山雕,你吃错药了不成?若是外人也就算了,想当大姐夫还敢找别的女人陪?”

  “你叫唤什么?男人出来应酬,逢场作戏不很正常?照你这么说男人结婚就不能出来喝花酒什么道理?”

  “我不同,老子没结婚。要不我给你老婆打个电话通知她一声你在这里玩女人?”

  座山雕没理他,向酒吧老板说:“呃,这样吧,找十个各种风格各异的美女过来,让大姐夫自己挑。”

  老板点头诺诺应声而去。

  中间的桌子,除去陪酒女,连同宋保军在内共七人,只有对面一个男的没见过。

  那男的大约三十六七岁上下,唇边一撇八字胡,脸庞消瘦,轮廓分明,额头两边已经开始谢顶,肩膀极宽,手臂极长。搭在台上轻轻握住酒杯的手背满是横七竖八的斑驳伤痕,眼神甚是犀利,紧紧盯住宋保军不放。

  座山雕介绍道:“大姐夫,这位是雄哥,道上人称‘花熊’,公司七老之一,以前曾和云叔打天下的元老,凭交情就是大姐也得叫他一声雄叔,不过你们关系还没定下来,跟着道上规矩叫吧。雄哥,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在和大姐交往的宋保军宋先生。”

  宋保军心忖这帮人一个个不是善类,必须小心应对。拿起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站起说道:“雄哥,小弟宋保军,敬你一杯。”说着满口饮干,亮了亮杯底。

  雄哥仍旧大喇喇坐着,举杯勉强舔了一口,望也没望他多一眼。

  没多久,十个穿着打扮各不相同的女人在老板娘带领下款款走来,站在中间桌子前姿势不一,神色各异。

  老板娘就靠在座山雕肩上,胸脯挨蹭着他的脸,娇笑道:“雕爷,姑娘们都来了。”

  座山雕向宋保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十个女人排成一列,小的二十岁,最老一个看起来起码四十岁往上,其余都在二十五六岁左右。

  ——

  我本人的微信公众号zhangjunbao1981,欢迎关注。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79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