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95章 神仙也帮不了你

第195章 神仙也帮不了你

  “哦,听姐姐一声劝,管好你的男人,不要稀里糊涂就拉出来溜达,那样对大家都不好。至于投资的事,还有以后有机会再谈吧。”张雪媛趾高气扬训完云青霓,又说:“宋保军是吧,以后说话用点脑子,不要以为找个当黑帮老大的女朋友当靠山就可以肆意妄为。不然这茶州地面没人保得了你。”

  白桦树公司是黑帮出身,云青霓当家的这几年致力于洗白工作,千方百计寻求投资走正道。但凡茶州有点名堂的人都知道白桦树的底细,不过碍于云青霓的面子大家也不会当面揭穿。现在张雪媛堂而皇之说出口,分明没把她放在眼里。

  宋保军乜斜着眼睛说:“张雪媛,谢谢你的好意,你一定知道太嚣张的人没有好下场这个道理……”

  韩维武大声道:“哈哈!说得对极了!媛媛你知道么,宋保军的父亲正好在丽阁公司上班,当个神经兮兮的制图员,你知道什么下场么?前两天开会我把他踢到保洁部门擦马桶去了,哈哈。”

  “是么?做的不错。”张雪媛显然对老公的做法非常认同。

  韩维武道:“宋保军,我可以保证你老子洗厕所绝对洗得特别过瘾,我准备了很多工作让他快活,直到他干不下去为止。你们最好都明白一点,得罪我什么下场!”

  穆秋光发现事态的发展早已超出不受控制的范围,劝道:“张总,青青,今天看在小妹生日宴会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青青,叫你男朋友给张总道个歉啊。”

  云青霓险些气歪鼻子,这事凭什么要我男朋友道歉?

  反驳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张雪媛抢着冷笑道:“道歉也得看是什么程度的道歉,口头道歉不用提了。我话搁在这里,叫你男朋友当着大伙的面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否则那笔投资我永远不会考虑白桦树公司。”

  韩维武狐假虎威喝道:“跪下啊小赤佬!还愣着干嘛?”

  话音未落,宋保军照他小肚子就是一脚过去。

  砰的一声,韩维武直接倒飞出三米开外,落在地上滚了几滚,一直撞到大理石柱子边上止住去势,紧紧捂住小腹弓起身子,像个虾米一样抽搐。

  三个女人直直吓了一大跳。

  本来双方吵架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这下肢体冲突突如其来,动静过大,周围顿时一片静默,纷纷避开一处空地,唯恐争端波及自己。

  韩维武高大魁梧肌肉发达,和宋保军并非同一个重量级的对手,不料被人一脚踢出老远,直让人错愕百倍。

  经过多年健身,这点点打击不至于让他失去反抗能力,扶着大理石柱子晃晃悠悠站起,兀自不肯在张雪媛眼前输了场面,羞恼的叫:“来呀,看我不打死你!”

  宋保军就叼着烟走去,双手插兜,脚步平稳,目光散漫。

  韩维武见状双脚前后呈弓步,双拳停在胸前,摆开拳击的架势,紧注精神瞪视对方,现场空气一时紧张兮兮。

  两人快要接近的时候,韩维武蓄满气势,正待挥拳相向,宋保军突然抄起旁边惊呆的侍者手上托盘的酒瓶,哗啦一下在他脸上开了花。

  暴戾人格打架斗殴经验极其老到,一旦开打哪会同人啰嗦废话?直接往死里抽,从来不留半分余地。

  圆柱形玻璃葡萄酒瓶从中碎裂,暗红色的酒液连同玻璃碎片呈放射状散开,鲜血迸射而出。

  很多情况下跟竭斯底里的敌人口舌争辩无用,只有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宋保军根本不想同这种废人浪费哲学人格的幽能。

  韩维武只觉脑袋嗡的一声,身子向右趔趄了一小步,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是血是酒,眼睛被粘稠的液体糊住视线。

  宋保军的打击接踵而至,狠狠扯住韩维武的韩版厚刘海头发往下摁,一记沉重的膝盖撞中他的鼻梁骨。再随手松开,韩维武终于不受抑制的摔倒。

  从酒瓶子抡人到膝撞,动作沉稳有力,幅度不大不小,情绪平静,始终漫不经心的表情以及四散飞溅的鲜血,一系列过程充满“暴力美学”的视觉冲击感,当场便有不少女士惊叫失声。

  几个心思敏捷的男士趁机博取好感,马上将身边女士搂在怀里,低声安慰:“没事,别怕,有我呢!”

  宋保军双指夹住烟头掸掸烟灰,若无其事的扫了全场一眼,仿佛刚在墙角撒尿惨遭众人围观的无辜小青年。那侍者被他目光一扫,只觉寒毛倒竖,不自禁后退一步,撞上摆满食物的餐桌,汁水倾洒而出。

  在女主人穆秋光的尖叫下,四名保安匆匆赶到,纷纷上前拦在韩维武身前,将宋保军与受害者隔开,却也不敢就此对宋保军动手。

  来参加此次生日宴会的客人大抵非富即贵,保安都是受过严格培训的,不会贸贸然替雇主惹下麻烦,只负责维护现场持续,不让事态扩大发展。

  现场一百多位来宾的注意力几乎通通都被吸引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眼前事端。

  宋保军也不可能去碰保安,看看大家,趁机大声说道:“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朋友们,各位兄弟姐妹们,大家晚上好。我宋保军只是个茶州大学小小的教授而已,这位躺在地上的软饭王子韩维武原本是我姨夫,我小姨挣钱养他,供他日常开销,所有的钱都给他。没想到我小姨患上癌症,韩维武却另结新欢,在病床上逼死了我小姨。而韩维武所结的新欢,就是波利公司的总裁张雪媛!”

  这几句话言简意赅,将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在场不少人都知道张雪媛以前有过包养男演员的丑陋故事,了解她的秉性为人,现在和这位帅得出奇的男人凑在一起,想来也是同一出戏码,对他的话信了九成九。

  宴会的主人穆秋光心头只是一惊,暗忖坏了,原来他们结下的是永不可解的死仇,那自己先前劝宋保军向韩维武道歉的话,岂不是把人得罪透了?

  有几个不忿张雪媛包养帅哥的八卦女人顿时开口讥笑:“原来波利公司张总杀妻夺夫,亡妻亲外甥上门寻仇,这出戏真真精彩。”

  还有几个因为丈夫出轨外遇,而对“小三”深恶痛绝的女人说:“张总,你抢人家老公也就算了,还逼死人家小姨,究竟什么意思啊?”

  宋保军向那几位女人说道:“这几位妹妹所言极是,感情的事你情我愿就算了,但我小姨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弥留之际,韩维武竟然还在张雪媛指使下去逼问殴打我小姨,简直罪大恶极,穷凶极恶。”

  那几个年过三十的女人被他一声“妹妹”叫得心头甜滋滋的,纷纷随口附和。

  有个比较谨慎的男人说道:“他打他的前妻,那自然应当交由法律处理,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

  宋保军大声质问:“大家看看,韩维武那么高那么壮,我这么瘦小孱弱,而且他傍上的女大款那么有钱,我敢动手打他吗?”

  众人一瞧,果然如此,宋保军那副小身板岂有挑衅壮汉韩维武的理由?可现场明明是韩维武满脸染血倒在地上,当时便有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宋保军道:“他想用酒瓶子摔我,不料被地板滑了一跤酒瓶砸自己脸上,所谓作恶多端必有后报!”

  “哦、哦!原来如此!”有相当一大部分没来得及看清楚事情开头的人群恍然大悟。

  宋保军急着交代事情缘由并非没有道理。这里不是普通校园想打谁就打谁,不需要任何理由。这里是茶州市富商聚会的场合,观众身份不同,人家只要轻飘飘一句话就可能搞得你的人生不痛快。所以宋保军必须先把大义名分占住。

  “大义”说来很玄,其实挺重要的,就看你占不占理。比如巴勒斯坦,缺少大义名分,连个国都建不起来。比如美国,攻打伊拉克也得找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名义,这样才能出兵。

  大义名分一旦占住了,做起事情往往事半功倍。宋保军抢先占领道德高地,别人若是反对他,就得先掂量掂量:是不是要和社会广泛认同的价值观过不去?

  所以这个时候,替张雪媛、韩维武说话的声音几乎全部消失。

  韩维武捂着鼻梁奋力挣扎站起,怒道:“小赤佬你胡说!我根本没打她!我只是让她交出房产证!”

  “哗!败类!”众人大哗,纷纷指责这男人不是个东西。还有一部分张雪媛商场上的对手趁乱高呼:“张雪媛欺女霸男,罪在不赦,滚出茶州!”更有人叫:“宋教授你打死他,有事我替你担着。”

  人群里唯独一个巴望宋保军挨打的杨融升也不敢和民意对抗,就呆在边上等着看笑话。

  穆秋光劝也不是,说也不是,搞得一个好端端的生日宴会乌烟瘴气。

  有些个感情上略微偏向张雪媛的生意伙伴便心想:“就算你没打,这已经比打还严重了,在病床上逼迫病危的前妻交出房产证,性质实在恶劣。算了,就是神仙来了也帮不了你。”

  韩维武焦躁,一把抹了抹脸,只见手掌鲜血淋漓,心头更增愤恨,推开几名保安说道:“不要拦着我,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训这小赤佬一顿不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87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