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196章 宋教授帅极了

第196章 宋教授帅极了

  几个保安刚刚挪开半步,宋保军一巴掌直呼在韩维武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又响又脆,声音委实强烈具体,就像3d电影听在众人耳中仿佛打在自己脸上一般,感受格外真切,当时便有人叫道:“好!”

  韩维武的下巴当场歪过一边,被这耳光打得直接下颔骨脱臼,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似乎耳膜也受到了损伤,整个人晃晃荡荡,摇摇欲坠。

  宋保军毫不客气,又是一个大嘴巴过去,道:“你丧尽天良,还有理了你!”

  第三个巴掌的时候,韩维武口腔两枚大牙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脱嘴飞出,半空中划出两道带血丝的弧线,引得观众们一片惊叹喝彩叫好之声。韩维武捂着昏沉沉的脑袋扑面摔倒,再没有反抗之力,而他事实上从始至终也没本事还过一次手。

  宋保军就站在他匍匐不动的身体边上,面容冷清,嘴里叼着一支香烟还没吸完。那桀骜不驯的气质仿若《教父》里迈克尔?柯里昂的风范,无法叫人不忽略他本来不算英俊的面目。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纷纷叹道:“宋教授真真帅极了。”

  宋保军摆酷完毕,心中暗自得意,指着惊呆的张雪媛道:“****,下次再见之日,就是你被**分尸之时!”说着拉住云青霓的手往外走去。

  张雪媛只是张口结舌,一句反驳的话说不出口。

  未几,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一个女孩从人群奔出拦住宋保军去路,红着脸问道:“宋教授,可以问问您的电话号码吗?”

  “对不起,小妹妹,我没有电话。”宋保军其实挺想留的,不过看到云青霓不友善的目光,只得就此作罢。

  出到外面,云青霓不住的道歉,说:“宋先生,真的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趟宴会本就不该来的。”

  宋保军老气横秋的说:“那个穆秋光啊,看起来不是个什么明辨是非的人,以后尽量少和她来往。”

  云青霓对他这副语气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连声解释道:“我、我就是想找找投资,小光说帮我介绍了人,这才想去见见的,公司的财务出了些问题……”

  “找投资嘛,别不要急,先把公司业务经营起来,资产运作良好,自然会有投资来找你。”

  等在外面的座山雕看到两人脸色不善,迎上前关切的问:“大姐,大姐夫,怎么出来这么早?”

  大姐被他这句“大姐夫”搞得脸色一红,没好气道:“还不去把车开过来?问这么多干嘛?”

  座山雕自作聪明打了个响指,恍然道:“哦,我懂了,大姐大姐夫嫌里头人多,想出来找个二人世界?”

  “快去开车,胡说什么!”

  大切诺基先把云青霓送回家,再送宋保军返回学校。

  一路上座山雕满脸八卦色彩问个不停,宋保军胡乱敷衍几句,座山雕终于发现他手上带有一丝血迹,似乎经历不太寻常,也不再多问,心中暗暗计较。

  ……

  第二天有一节书法课,宋保军决定参加,好好纠正自己丑陋的字迹。

  作为一名文科班学生,字写得太难看是容易被人嘲笑的。以前宋保军天天泡在网上玩电脑,浑浑噩噩惯了觉得无所谓。这些日子到处经历大场面,感受富豪们的吃穿住行,其中颇多感触,又渐渐多了一份上进心。

  要上进,就得从小事做起,太白仙人也有过“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经历,可谓至理,应该好好打下基础才是。

  今天来听书法课的学生非常多,好几个班的人。中文系的、新闻系的、财会专业的……大凡以后工作和笔杆子打交道的,都有选修这门功课。甚至艺术学院来了几个舞蹈专业的美女,据说是练书法能培养气质,有利于舞蹈训练。

  还有两名来自韩国的留学生,一名********留学生,一名尼日利亚留学生,都因为仰慕中华文化而来。

  宋保军带着崭新的还没开封过的课本来到教室,四处挤满了人,中间零星散落几张空荡荡的课桌无一例外贴有“占座”的字条。

  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那张空椅子刚要坐下,旁边一个男的翻着白眼道:“喂,你眼睛瞎了啊!没看到这里有人了吗?”

  “有人?”宋保军似乎吓了一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检视椅子一番,惊奇的问道:“人在哪里?我怎么找不见?”

  “你真傻还是假傻啊?这座有人占了懂不!靠边去,自己到后面找个空地自个站站,什么人真是,都占好了的位子也好意思来抢。”

  宋保军发现那男生眼神桀骜,精力弥散,好像不太好惹。怪不得周围那么多人没一个敢来坐这张位子。

  他以前对上课无所谓,爱逃就逃,爱去就去,一个学期没上过几节课,成天蹲在宿舍消磨时光。这时还是头一回领教大学课堂里的占座恶习。

  听说某系有个女的,长期把教室东向第二排第一位当做自己的私人座位。每次上课只要发现别人坐在那位子上,那女生就大哭大叫大喊,歇斯底里,直至那人愿意自动让开。

  只要有人在那张桌子上轻轻一碰,那女生就会瞪眼相向,不准别人触摸。有一天有个排球队的女生无意坐在那里,那女生就上前与人厮打,直到被健壮的排球女生扇了几个响亮的耳光这才消停。

  学校的公共财产,你人不来,光凭一张纸条就可以霸占这位子数十个小时、几个月乃至一整个学期,别的学生有座不能坐,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究竟什么道理?明明没道理嘛!

  宋保军正要与男生理论,身后被人推了一把:“同学让开,这座位是我的。”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生,留着披肩长发,嘴唇涂着粉嫩的唇彩,眼睛满是不耐:“小伟,不是叫你帮我占座了吗,怎么还有人赖在这里,快让他滚开啦!”

  那男生马上拍案而起:“小兔崽子,你滚还是不滚哪!”眼中凶光毕露,冷漠的眼神紧紧逼视宋保军,右手紧抓矿泉水瓶,一副惹是生非的样子。

  “我也有句话要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在此坐,留下买座财!”宋保军揭开纸条拿在手里一撕作两。

  那男生手里满当当的矿泉水瓶直接朝他脸摔过来,骂道:“***撕,撕你****啊!”

  宋保军早有准备,侧头避过,手掌扬起凌空抓住飞来的水瓶,姿势潇洒稳当,颇有太极名家风范,已得三丰真人真传。

  那男生拍桌道:“你他妈还敢反了不成?”

  这么一吵一嚷,吸引了周围学生的注意。其他班还不觉得如何,中文系古文专业二年级一二班的男生便想:“这小子连宋保军也敢惹,看样子活不耐烦了。”只可惜宅男兄弟会几个人都在宿舍旷课玩游戏,没能来壮声势。

  那男生还在叫骂,宋保军拧开瓶盖,反手就把矿泉水瓶直接戳进他嘴里。

  这种“娃嘻嘻”牌矿泉水瓶身是柔韧的塑料,瓶口却比较坚硬厚实,瞬间将那男生口腔塞满,瓶里的液体咕嘟咕嘟灌了进去。

  那男生猝不及防,满嘴脏话全缩回肚里,伴随着呼气吸气,两股水流打鼻孔直喷出来,只挣得脖子青筋暴凸,脸庞殷红如血。

  宋保军取出矿泉水瓶,那男生禁不住抚胸大力咳嗽,嘴巴和鼻子流出一大滩水,狼狈无比。

  周围人群见状哈哈大笑,正在这时书法课导师裘元成走进教室,讲义和工具箱往讲台一放,说:“大家静一静,现在开始上课了。”

  大家纷纷返回自己位子上坐好。

  那男生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当导师的面争吵,咳嗽气息稍微缓和下来,恨恨的瞪着对方说道:“你等着,我记住你了。”挤开旁边的人拉住女生就走。

  “小伟,那可是你帮我占好的座位!”那女生兀自分不清情势。

  “那座位不要了,以后有他受的。”一男一女在隔着宋保军三四张椅子的地方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居然叫别人给他们两个让出座位,两人趾高气扬坐下,还用挑衅的眼神狠狠瞪了宋保军几眼,可惜宋保军没有看到。

  导师裘元成看到大家慢慢安静下来,翻开讲义说:“到现在学期也将近过去了一半,我看今天来的人很多,先点个名吧,今天的点名将计入期末学分。”

  点名!而且还关系到学分!台下起了一阵骚动,很快便有学生掏出电话拨给旷课没来上学的同学,纷纷互相焦急的询问。

  裘元成却不去管学生们的反应,看看讲义夹再看看台下,说道:“郭俊。”

  台下一片静默,没人答应。裘元成等了约莫五秒钟时间,说:“马国栋。”

  还是一片冷清寂静,裘元成又依次点了谭庆凯、龙涯、周翔、陆秀中的名字,竟无人回应。

  这位半秃顶的书法课导师终于忍不住说道:“中文系一班的学生怎么搞的!连学中文都不练书法了,当真好吃懒做朽木不可雕也!以后到了社会还想有多大作为?”(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87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