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01章 绝对不好惹

第201章 绝对不好惹

  这一群人打扮不伦不类,神色间都是混惯社会的老油条模样,一个个脸上写满不可一世的表情,眼里通通射出嚣张跋扈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货色。

  相反,郭俊那伙人除宋保军之外都是学生穿着,尤其中文系的男生,书卷气十足,格子衬衫,或是收腰条纹小西服,牛仔裤、帆布鞋。人人一股文艺青年的味道,一看就是挨揍的料。

  两帮人马紧紧对峙,眼看就要大打出手。何老大等人气势凶猛,郭俊等人有好几个将脑袋埋在下面,不敢抬头看人,相差对比鲜明。谭庆凯则拿眼去瞧宋保军,等着他发话。

  平时很喜欢狐假虎威的周翔这时脸色苍白,想要强作镇静,拿筷子夹起一片牛肉。心情太过紧张,手指微微颤抖,肉片掉回火锅里。

  胖经理见两伙人摆开争吵的阵势,急忙笑道:“何老大,给个面子嘛!这里到处都是客人,您消消气,我让大厨马上上菜,别跟几个小朋友一般见识。”

  “唐老板,别废话,今天我们非收拾几个学生仔不可,你识相的让开一些别管闲事,打坏了东西自然有人赔。”何老大旁边一个大鼻孔的小青年伸手推开胖经理。

  “你、你们……”

  大鼻孔青年顿时颇为焦躁,骂道:“肥猪!说了滚开,我们对你客气,那是我们不愿惹事,真让我们老大不高兴,随便一个电话拉几百条人马过来堵你酒家门口,你以为你生意还能做下去?”

  胖经理心知对方虚言恫吓,终究不敢和他们翻脸,讪讪的让过一边。大鼻孔青年抢着说:“告诉你,不准打电话报警啊!不然你们酒家会有麻烦!”

  此时华灯初上,周围食客满满,双方的争吵早已引起众人注意。不少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大鼻孔又指着那些拿手机对准自己的人叫道:“不准拍,谁都不准拍!”

  他神色甚是凶狠,比尔康还往外翻的鼻翼一张一合,当即吓得众人放下手机。一位母亲赶紧拉住想凑上前看热闹的小孩,另外有一些台面的人则起身结账走人,不愿沾惹是非。

  这时马国栋悄悄扭脸去问邓彦林:“到底怎么回事?”

  眼下对面一伙人的矛头直指龙涯,而邓彦林和龙涯同一间宿舍,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耍,感情比别的同学更为深厚。大凡龙涯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有所了解。

  邓彦林紧张兮兮瞅了一眼对面,低声道:“你还不知道啊?龙涯的女朋友原来是那个何老大的马子。霍彩凤来追龙涯,两人就好上了,没想到是别人的女朋友。”

  “啊?”马国栋咽下一大口唾沫。

  邓彦林说:“上次他们钻进校园打了龙涯一顿,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何老大外号瘦河马,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胖得跟河马差不多。后来因为前几年的一一二血案进了监狱,出来后瘦得跟猴子差不多,书也读不成了,就跟校外不三不四的人混着,成天惹是生非,道上的人都叫他瘦河马。”

  “一一二血案?混混?”马国栋已经不敢说话了。

  正在这当口,红头发拉住龙涯衣领往后猛拽。龙涯撑不住劲,双腿夹带着椅子被直拖出一两米外,椅子咣的翻倒。

  龙涯离开桌子之际,兀自看向宋保军,眼中隐隐带着一丝求助,可惜宋保军背对着他,根本没有一点反应。

  龙涯顿时脊背发寒,有种遭到背叛的感觉。原先宅男兄弟会第一次聚会的时候那家伙拍着胸口信誓旦旦,说要尽一切力量保护所有成员,这次真出了事居然缩了!

  他明白何老大有多可怕,更了解“河马”的一些内幕,这伙人绝对不是好惹的!

  何老大名叫何阳,茶州大学二〇〇九届物理系学生。当年一米七五的身高,倒有一百八十斤的重量,生得肥头大耳,经常被同班学生讥笑为河马。何阳因此交不上女朋友,就此对几个经常在自己耳边河马来河马去的同学怀恨在心。

  大三的时候,何阳结交校外的一些小混混,终于牛逼起来,和那几位同学发生矛盾。冲突中何阳和小混混拔刀捅伤几位同学,其中一人身负重伤,鲜血染红了整片草坪。血案发生后,学校、教育局、公安局相继介入,何阳因此被学校开除,因故意伤害罪入狱三年,去年刚刚出狱。

  出狱后的何阳完全放弃上进的努力,拉起一票小混混单干了起来。这时的他调整了心态,学会了自嘲,自称河马老大。

  经过监狱洗礼的河马老大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老实巴交的胖学生,他心里充满对茶州大学学生的不良观感,发誓要教训一切所有比自己长得帅的男学生。

  龙涯外形俊朗仪表突出,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抢了河马老大的女朋友!当人家吃素的吗?上次被河马老大带人去宿舍揍了一顿,这次干脆直接撞到人家枪口上。

  碰到这样的情形,几位学生均是不知所措。像周翔、邓彦林两个平时跟着龙涯厮混,做些仗势欺人的丑事,真遇上状况了根本不行。郭俊、马国栋是善于钻营只会欺软怕硬的墙头草,千万别指望他们。这会儿马国栋更是只想把脑袋埋进裤裆里。

  还有谭庆凯一直用眼睛去看军哥,巴望他这个时候站出来指点一条明路。可惜军哥迟迟没有表态,谭庆凯只能干着急。

  宋保军不是不想说话,他刚想动用暴戾人格的时候发现幽能又被用光了!

  起因在于昨天晚上的《论分裂型人格的成因和治疗》笔记内容,那是文艺人格此前从未见过的字体。有别于颜骨柳风,与王右军笔迹也似是而非,偏生极具强烈的个人风格,文艺人格一见之下喜欢到极点,花去整夜功夫深入研究,幽能给消耗得一干二净。

  用智慧解决河马老大不是不行,宋保军有一百种办法让大家完整脱身。可光是脱身的话,做法太逊,会对刚刚成立不久的宅男兄弟会凝聚力造成致命打击,自己这个会长以后也别想有什么威信。发生事情你保护不了会员,你收个屁的保护费啊!

  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打。打败敌人,兄弟们自然服你,反之什么都别说。

  宋保军正郁闷之际,龙涯已被倒拖出席间。红头发抓住他狠狠一拉,龙涯便背脊抢先着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手掌撑住地面想要挣扎爬起,红头发又是一脚踏在肩膀上把他踩回去,冷笑道:“小赤佬,别激动嘛,等会儿你会很舒服的。”

  大鼻孔道:“老大,我看干脆给他放点血得了,如今的大学生一个个细皮嫩肉娇生惯养,没被捅过的都不知道疼。”

  河马老大努努嘴巴。

  大鼻孔会意,嗒的一声打开手里的蝴蝶刀,耍了个刀花,刀柄在半空中展开,划出银亮的弧线又啪的合上。打开、合上、打开、合上,周而复始玩了几转,动作娴熟流畅,刀子咔嚓咔嚓的甚是爽利。

  这蝴蝶刀说他装逼也好吓人也好,总之不是普通人能玩得了的,别看划来划去的好像挺简单,其实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手指割伤。

  龙涯冷汗一滴一滴从额头落了下来,低声道:“河马哥,是我错了,有话好商量嘛,要钱我可以给你,千万别动手……”

  “呵呵,是吗?终于肯承认错误,接受老大的改造再教育了?”

  红头发手头一缓,得意洋洋的说着,龙涯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跃起,紧紧攥住的拳头狠狠砸在对方脸上,嘶吼道:“我教育你妈了个逼的!”

  红头发猝不及防,蹬蹬蹬的踉跄退后,眼角高高肿起,淤青一片,登时恼羞成怒,道:“***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非捅死你不可!”

  龙涯挥出这一拳只把目标对准红头发,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方身上,根本看不清周围局势。刚刚站稳,大鼻孔抬脚踹中他身侧。龙涯支撑不住摔了出去,幸好被围栏挡住。

  还想反抗,大鼻孔的蝴蝶刀直递到面前:“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很有种嘛!”龙涯顿时不敢动弹,紧盯距离自己脸庞只有三十公分的蝴蝶刀刀尖,冷汗涔涔而下。

  红头发趁势上前一脚踢翻龙涯,鞋头不住往他身上踹,边踢边骂:“香蕉你个芭拉,畜大爷霉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一脚接着一脚,在他身上砰砰有声。

  两人终究只是街头胡作非为的小混混,出脚既没有章法也毫无力道,远远不如暴戾人格一下就能叫人重度伤残的效果。踢在身上声势惊人,痛也很痛,总算没受什么伤。

  然而对面的郭俊等人却是实实在在吓坏了,眼看龙涯在两人的拳打脚踢下来回翻滚,一个个脸色苍白,大气不敢稍出。

  那位胖经理面色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既害怕生意受到影响,又不愿得罪河马老大,一时为难至极。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197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