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03章 发威的军哥

第203章 发威的军哥

  眼前局势转换太过急拐弯,前一秒钟还是龙涯等人惨遭河马帮殴打,下一秒钟河马帮就跪了。不光几位主角无法接受,周围观众纷纷在心头大呼精彩刺激,价值回票,目睹这一场面简直比看好莱坞动作大片还过瘾。

  邓彦林赶紧上去扶起龙涯,说:“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龙涯捂着脸站到宋保军身边,擦掉嘴角血迹道:“军哥!”

  这一声叫得心悦诚服,五体投地。

  郭俊、谭庆凯等人跟着起身,站在军哥身后一个个挺胸凸肚,之前的颓丧一扫而空。傻子都知道军哥来了大帮手,能不抖起来么!

  宋保军鞋底微微用力压住河马的脑袋,板着脸说:“河马,本人秉承茶州大学政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贯方针,主张各人本着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不干涉的原则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发表我兄弟勾引你女人的歪曲事实的言论,恶意攻击我们,刻意欺骗观众。我们不禁要问,河马帮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

  “没、没想干什么……”河马咬牙苦苦支撑,憋得脸部通红。

  宋保军道:“我已与你进行了多次沟通,但是事情最终还是发展到了令人痛心的地步,造成了包括我兄弟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和严重财产损失。这一切,都将由你和你的河马帮承担一切后果。”

  “是,是,我愿意赔偿你们的一切损失……”

  “赔?怎么赔?拿命赔吗?”

  “呃……”

  河马老大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不敢反抗。包括茶州在内的所有地区的****,一切都以力量和金钱为说话的权力。其他一切规则都是假的,只有力量才最真实。

  白桦树公司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发展至今,手下数千小弟,垄断茶州走私渠道,资金庞大规模惊人。而河马帮不过区区二十几人,仅仅在茶州大学门口小半条街耀武扬威,靠向胆小的学生收保护费混日子,能比得过吗?

  不但如此,河马当年可是狠狠领略了座山雕的威风。

  那时一一二血案刚发生不久,还没来得及宣判,他被关在茶州市郊的河豚镇看守所,整天被牢头狱霸打得不成人形。看守所什么地方?大大小小没宣判的刑事经济民事罪犯皆会于此,杀人、强奸、放火、抢劫、人身伤害,种种恶徒都有可能被安排住在一间牢房。

  河马进去的当天就被扇得像猪头一样,每天不是蹲马桶边上睡觉就是吃大哥们剩下的骨头,一顿饱饭也没吃过,肋骨被踢断一根也没处申冤。那些日子他天天缩在马桶边上咬着牙默默痛哭,不敢出声,因为一发出声音就会被打。

  直到半个月后座山雕来了。这个对人总是笑眯眯的男人因为涉嫌走私拘役半年。牢头们打算对座山雕如法炮制,欺压新人嘛,本来就是看守所的传统。谁犯了事来这里都是平等的。

  那天夜里的惨叫声整晚充斥河马的耳膜,他伏在马桶上面心脏砰砰乱跳眼睛不敢睁开,只道这位笑起来非常和善的男人惨遭毒手。

  第二天醒来,牢里血腥冲天,六个男人全部被一柄塑料牙刷*****累计脱落的牙齿达到二十枚,骨折数量在三十根以上。有人因此保外就医,小道消息说那人下辈子已和轮椅为伴,再也不能站立。还有人的直肠大肠已被插烂,从此连屎都拉不出来。

  那些天座山雕在看守所里呼风唤雨,所有犯人对他如同天王老子一般。有好烟抢着让他先抽,有好饭好菜抢着让他先吃。累了有人捶腿,困了有人按摩,生活比在外面还过瘾。

  那些日子的经历至今仍是厚重的阴影笼罩在河马心头,情愿自己死了也别得罪这位大佬。

  “河马,我想到一个解决办法。”宋保军深深吸了一口烟,说:“我鞋子沾了不少灰尘,你舔干净吧。”

  “是……”河马喉咙苦涩,匍匐在身上伸出舌头凑向宋保军的皮鞋。

  河马帮的小弟们一个个面现痛苦之色,纷纷转过脸不忍去看。

  哪知宋保军突然扬起一脚,猛烈的抽打中了河马的下巴。

  “噔”的一声上下牙齿撞击,混合下颔骨断裂的声音,河马仰面摔开,后脑抢先着地。一时前后剧痛,搂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

  红头发见状转身冲向楼梯,座山雕的随从眼疾手快,嘿嘿笑着拦住他的去路,道:“小老弟,别急着走嘛,我们大姐夫还有话要问你。”

  红头发失去逃跑的勇气,耷拉着脑袋返回原来的位置。

  “我让你走,你才能走。我不让你走,你就得在此处跪到死为止。”宋保军铁青着脸拾起椅子砸下。椅子通体木质,二三十斤分量相当沉重,正中红头发的肩胛骨。

  这家伙摔倒在地,浑身蜷曲,面容抽搐,显然痛到极点。

  座山雕简直大吃一惊,在印象中宋先生温文儒雅,讲话有条有理,做事如同细雨春风,其学者风范一向令他很是仰慕。哪知道这时突然的一脚、椅子一砸,动作残酷仿佛喋血街头跌爬滚打过来的冷面杀手,前后形象大相径庭,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么凶残,这么冷酷,还能当大姐夫吗?

  宋保军伸手一捞,将盘子里的食物残渣泼在地上,冷冷的说:“全吃下去我就原谅你们。”

  盘子里的残渣包括数块嚼个稀烂仍然没有嚼断的牛肠,白乎乎的一团;十几块啃过的骨头;没煮透的青菜;白筋很多的老萝卜渣子;一堆干红辣椒;还有半盆吃剩的白米饭,混合着红亮的辣椒油,全在地板上摊开,油水污渍淌了一半出来,一股特有的火锅味弥散而出。

  很多人都给惊呆了,那简直是不留余地的把人往死里整啊!

  当着现场几百名围观群众的面吃别人啃过的骨头,换做是谁都难以接受。

  座山雕道:“快吃吧,别耽误大家时间。”

  河马老大再也不能假装惨痛嚎叫,捂着嘴巴抖抖索索爬了过去。下巴高高肿起,好像嘴里含了一整个馒头,令河马老大瘦削的脸庞看起来相当怪异,跟受到核辐射产生畸变的怪胎没什么两样。

  他双手双腿如狗一般匍匐在地,闭上眼睛慢慢凑向那堆食物残渣,一股火锅味扑面而来,这过程在他心里比一亿光年还来得漫长。

  前面是座山雕等人抱臂胸前嘿嘿冷笑。宋保军双手插兜一脸的若无其事,龙涯双目充满血丝大叫大嚷:“吃啊,还不快吃你这条老狗!”谭庆凯拿出手机大肆拍照留念,完了po到肥信好友圈淡淡来上一句:“跟着军哥混,打人不犯法。”

  周围是感同身受的小兄弟,人人面如死灰,如丧考妣。还有大量现场观众,饭也不吃了,个个伸长脖子观望,还有不少人借机教育小孩:“我叫你好好读书听到没有,这就是混黑社会的下场,前头打人,后头被人打。你今天作业做了没?没做的回去赶紧写,用不着我再催了。”

  河马老大心头一片悲凉,刚要张嘴去啃地上的骨头,宋保军朝龙涯使了个眼色。

  龙涯会意,壮着胆子举起椅子狠狠镶在河马老大后脑勺上。

  咚的一下清脆悦耳,众人惊叫失声。只见河马老大整个面孔埋进食物残渣堆里,一动不动,血泊慢慢从后脑湮了出来。

  只是一下,却好像耗尽了龙涯所有力气,他紧紧扶住椅子靠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由于太过紧张刺激,双腿情不自禁的打着摆子,晃晃荡荡的站也站不稳。但这时候没人敢笑他一声。

  宋保军朝完全吓瘫了的大鼻孔招招手:“你,过来。”

  大鼻孔的心脏几乎蹦出喉咙眼,没有丝毫反抗,着了魔似的走过去。

  宋保军看看旁边:“阿凯,你来动手?”

  “我、我?”谭庆凯本能的将手机捂在怀里。

  宋保军吹了一口白烟,说:“我觉得他鼻孔造型不错,你帮他整个容?”

  郭俊从后面推了一把,勉强笑道:“上啊阿凯,平时做什么就属你最牛。”中文系的几个学生平时喜欢牛皮吹破天,实际动手能力却是比谁都弱。不要说挨打,就算是打人一个个也畏首畏尾的。这时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一步。

  谭庆凯犹犹豫豫的说:“军、军哥,我刚吃得太饱,这时候还没来得及活动,不如让郭俊上吧,我在旁边看着就成。”

  “好吃懒做朽木不可雕也。”马国栋顺势揶揄一句。

  宋保军不耐烦了:“别啰嗦,大家都赶时间。”

  谭庆凯只得硬着头皮鼓足勇气摆开架势,大叫一声:“啊打!”一拳击中大鼻孔小青年的鼻梁。

  大鼻孔不敢避让,生受了这一拳,鼻头红红的,随即昂起头看着谭庆凯,看起来好像没受到什么伤害,眼神似乎有一种嘲弄。

  “军、军哥……”谭庆凯又怯生生的等宋保军发话。

  “真是废物。”宋保军丢掉烟头,一个手肘抡了过去,直直砸中大鼻孔的太阳穴,后者应声而倒。(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200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