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11章 及时雨宋保军

第211章 及时雨宋保军

  “就这么简单?”柳细月明显大失所望。

  “那你以为还有多跌宕起伏、回肠荡气呢?”

  “反正我就是觉得没那么简单,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宋保军咳嗽一声:“算了,我还是说实话吧,原因是这样的……”

  “快说快说。”柳细月脸上满是三姑六婆家长里短的兴奋光彩。

  “这个呢,霍彩凤其实是个水性杨花潘金莲似的女人,原来有个男朋友是外头混帮派的。后来她见龙涯长得比较帅吧,就动了邪念,龙涯也不了解她的过往,见这女人蛮伶俐的,两人遂成好事。”

  柳细月赶紧点点头。

  宋保军轻轻一拍桌子:“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霍彩凤的黑帮男朋友听闻此事,惨遭被戴绿帽这还得了?于是领着一群小混混冲进学校打了龙涯一顿。你道她男朋友什么来头?人称河马小霸王,统领河马帮二十号人马,横行于茶校大门一带,平时欺善凌弱,往往数十人一哄而上,无人能敌。龙涯惹上这位河马小霸王,算他倒霉。”

  “那后来呢?”柳细月仰着脸看他。前后桌居然也有好几个同学纷纷凑过来听讲故事,表情很是期盼。

  宋保军得意洋洋道:“这伙河马帮歹徒横行无忌,逮谁灭谁,别看龙涯此人在学校欺男霸女,风头一时无二,真正遇上事情却是怂了。被河马小霸王打得满地找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后面一排的陈威廉听得专注,问道:“龙涯被打得这么惨过?我怎么一点没收到风声?”

  正津津有味的柳细月斜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别插嘴!”陈威廉连忙闭嘴,暗忖柳大美女怎么会对宅男态度这么暧昧友好。

  宋保军说:“这龙涯惨遭毒手,自然气愤难平,不过河马帮势力之大,岂是小小的龙涯可以挑战?他一没门路,二缺能力,只好终日惶惶,提心吊胆。后来啊,我们六一一宿舍的谭庆凯同学见他实在可怜,就给指点了一条明路。谭庆凯说,不如你去找军哥吧,军哥这人急公好义,义薄云天,最喜欢锄强扶弱,人称及时雨宋保军、忠孝两全的孝义黑大郎……”

  听众们纷纷噗哧大笑,柳细月指着他鼻子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是及时雨宋保军,还真有脸吹嘘。”

  冷不防唐孤意大拍讲台:“台下的几个同学!你们要讲话可以!都通通到外面去讲!以后上课也别来了!”

  唐孤意的古板传统性格全校闻名,敢于当面顶撞校长坚持己见。当下几个学生马上住嘴,柳细月用嫩如春葱的手指捂住嘴唇,只笑得泪花从明媚秀气的大眼睛中冒出。

  教室气氛顿时为之肃静,唐孤意见大家不再吭声,这才继续讲课。

  说完《三言二拍》的内容简介、作者身份、写作背景、艺术成就和历次名家评价之后,开始进入课堂提问环节,学生们渐渐开始活跃起来。

  柳细月哪有心思听课?赶紧扯住宋保军袖子问道:“后来怎么了?”

  宋保军留意到唐孤意不再关注自己这一堆人,低声说:“于是呢,龙涯在谭庆凯的指点下找到我的门路。本来以我的境界,不愿理会这种无聊的俗事。可是龙涯哭得情真意切,再想起毕竟同学一场,我心就软了,答应帮他一把。”

  柳细月轻轻推了推他:“行了,别老是夸自己了,也不知道脸红。”

  周围几个听众都嘻嘻笑着,陈威廉又羡又妒,心想宋保军先是搞了女神袁霜整整三天三夜,现在又和柳大美女打成一片,明明一介宅男,怎么艳福就好到了这等地步。

  宋保军毫无愧色道:“我当即一拍胸膛,决定出手相助。前几天晚上,我组织宿舍同学喝酒,约河马帮老大出来讲数。那天晚上你猜情形怎么着?河马帮人马腰间胀鼓鼓的藏有凶器,一个个凶神恶煞,而我们的同学宛若小媳妇一般,连看都不敢看他们一眼,情况凶险到了极点。河马老大要求龙涯叩头认错,两伙人一时僵持不下,霍彩凤发现情势不对劲,马上跑到河马身边大献殷勤。”

  “如果是真的,那霍彩凤还真是活该。”柳细月叹口气说。

  宋保军道:“河马老大咄咄逼人,所有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等着我发表意见。你能想象当时局势有多紧张吗?郭俊、马国栋他们人人两股战战,汗流浃背,眼看就不行了。那河马老大凶恶的目光紧紧注视着我,太可怕了!然而我想起‘敢与恶虎争高下,不向妖魔让寸分。悲愤化作回天力,打虎自有后来人!’的姜昆精神,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屁!你还有这能耐?”柳细月只当做一个有趣的故事来听。

  宋保军道:“不是我吹牛,那时候确实不由人多想。河马老大正要亮出刀子,我大喝一声‘你敢!’一个酒瓶就在他脸上开了花。”

  “啧啧!”柳细月摇头个不停。

  “其他河马帮人员见状纷纷逃跑,我说:‘一个走的,一个死。两个走的,两个不活!’他们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这时霍彩凤见我们威风凛凛,终于后悔起来,抱住我大腿求饶。你们想,我怎么可能搭理这碧池?她又害怕,第二天赶来教室哀求龙涯,事情就这样,挺简单的,我说完了。”

  “切!”柳细月皱皱可爱的小鼻头说:“故事编得还算精彩。”

  陈威廉等人也大摇其头,不太相信宋保军的鬼话。一个人单挑校外黑势力,逼得对方求饶,这话骗小孩子还差不多。

  宋保军与机械工程学院徐岩勇斗殴的事情大家有所耳闻,但陈威廉认为那不可能。首先你打不打得过徐岩勇还另说,事后居然没受到校方任何处分,就叫人觉得不可思议了。连个处分都没有,说明根本不是斗殴嘛!最多一次小小的言语冲突。

  熬到下课,一出教室,宋保军被体育老师顾剑锋满眼冒火的拦住。

  “宋保军,你搞什么名堂嘛,打你几十个电话都不接,是不是不想打比赛了?”顾剑锋气势汹汹劈头就问。

  “什么?几十个电话?”宋保军拿出手机一看,前几天有一堆未接来电,昨天关机后又有一堆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这几天没时间玩手机,没怎么留意。惊道:“哎?还真有?”

  “你装傻还是怎么?要我亲自跑一趟过来,以为全校篮球联赛是儿戏吗?”

  柳细月本来还想等宋保军一起走的,见状就先离开了。

  宋保军连忙拉着顾剑锋走到走廊边上,以便避开下课的汹涌人潮,说:“这事真不好意思,我这几天太忙,一时间忘了,还请顾老师多多原谅。”

  顾剑锋满嘴都是燎泡,急得上火,大声道:“你小子还真当没事人似的,前两天就抽签分组了,我找你不见人,找荣川麟他说没有你不敢私自做主,找龙涯那家伙醉醺醺的话也说不完整,你们这什么班级?饭桶,都是饭桶!”

  “还有这回事?”宋保军挠挠头,掏出河水香烟递上,赔笑道:“顾老师消消气,我们中文系对体育比赛天生弱智,比赛不太上心都属于正常范畴嘛。不是抽签分组吗?我们班在哪个组?对手是谁?”

  “东校区a组第二位,比赛就在今天下午!对阵a组种子队!”顾剑锋跳脚道:“不然你以为我急巴巴跑过来寻死啊?”

  “今天下午?也太让人措手不及了吧!”宋保军顺着顾老师的语气感叹一句。

  顾剑锋愈发恼火,叫道:“若不是你连续几天不接电话,又怎会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着急也于事无补,顾老师还是说说下午的比赛怎么安排吧。”

  顾剑锋吸完一支烟,慢慢冷静下来,说:“本届全校男篮联赛共有一百三十四支球队参赛,队伍太多,所以前期需要进行淘汰赛,从中选出三十二支球队进入决赛圈,那时才算是真正的比赛。如果连淘汰赛也过不了的话,就只能丢人现眼了。”

  宋保军吓了一跳:“这么多队伍?还怎么打?打到明年都没打完。”

  顾剑锋只觉对牛弹琴,特意来找一个球盲商量篮球比赛,简直自取其辱。

  既然来了也没得说,只好按捺性子细细解释起来。

  由于今年报名参赛的队伍太多,主办方按照各个院系所在的方位进行了划分,共分为东南西北四大赛区,每个赛区三十余支参赛队伍不等。

  赛区内三十支队伍抽签分组,捉对厮杀,实行残酷的淘汰赛制,即只打一场比赛,输了就丧失比赛资格。以免队伍太多,赛程太过密集,等期末考试了都不一定打得完。

  根据前面几届联赛的成绩,主办方又分出十六支种子队,然后以种子队进行分组。能够成为种子队的大多都是强队,在前面几届的比赛获得过好名次。比如机械工程学院、体育学院、物理系等等的几个班级。

  ____

  11月继续求月票,请大家多多支持。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211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