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26章 千万别后悔

第226章 千万别后悔

  “整整五千元,我可以马上给你开张支票。”

  “五千元?”宋保军的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现在去外面找个漂亮一点的鸡婆包夜少说也得七八百块,五千块只够包七夜,你这点钱就想打发老子?”

  许由俊无声的笑了:“那你说多少比较合适?”

  “少说也得给个一两百万嘛!”宋保军刚要信口胡吹,突然察觉对方神色如常,几乎没有半点波动,又发现对面墙角摄像头的红色指示灯闪烁,心头不由一动,暗道有诈。

  对方提出要自己和叶净淳分手的要求,显然是极其突兀而且可笑的。但兰明公司为什么要这么做?很可能就是利用摄像头进行录像,待许由俊提出一个价码而宋保军答应之后,然后这段录像会在“无意间”让叶净淳看到。

  纵使两人感情再深,恐怕女孩也不禁会想:“你为了这么点小钱就答应和我分手,看来你也不值得托付终生。”等于埋下一枚定时炸弹,以后的分手顺理成章。

  宋保军念及此处,脸色已化作宁死不屈的冷笑:“一百万?痴心妄想!就算一千万、一亿也换不走我和阿淳的真挚感情,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许总,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许由俊淡淡说道:“是吗?那你以后千万别后悔。”

  “也许过一段时间有机会我会**你的……”

  正在这时,叶净淳在鲁敬良和林勇的陪同从走廊尽头的拐角走出,宋保军不得不把“***二字压下,迎上前笑道:“阿淳,面试得怎么样了?(威信工种号张君宝,快来关注吧)”

  叶净淳心情看起来还算不错,脸上带着笑。听他改口叫自己阿淳,而非以往“小叶子”的称呼,也不觉得奇怪,说:“还好啦,鲁总说下个星期签合约,我还没想好,正打算和你商量商量。”

  身后的鲁敬良说:“叶小姐,你回去以后和家里人仔细考虑考虑,我们公司很有诚意的,而且我们也有相当的实力和资源能把事情做起来,不像别的经纪公司只会开空口支票。”这个男人也不敢和叶净淳站得太近——女孩穿着高跟鞋呢,衬托得旁边的人太矮小了。

  宋保军点点头:“我会慎重考虑的。”

  鲁敬良问道:“这位是?”

  叶净淳为双方分别做介绍:“这是我男、男……男朋友宋保军。”终于憋出这个词语,脸蛋儿已是一片通红,幸好走廊灯光比较暗淡别人看不明显。又说:“宋保军,这是兰明的鲁总和林总。”

  宋保军当先伸过手去:“在下宋保军,谢谢几位老总对阿淳的青睐。”

  鲁敬良与他一握便即松开,望着叶净淳说:“叶小姐,希望我们不要错过彼此。”

  ……

  告辞之后两人站在泰瑞大楼对面的公交车站牌下等出租车。

  凉风习习,深秋的夜里气温只有十多度。叶净淳只穿一件单薄的连衣裙,离开空调暖和的大楼有些难受,微微缩起肩头。

  宋保军心想表现的时刻到了,极其自然的脱下老旧西装外套,就往叶净淳身上披,说:“来,感受一下男朋友的温暖。”

  叶净淳脸一红,双手拢进旧外套里面,迟疑着说:“刚才跟那个鲁总说你是我男朋友,其实是我编出来应付他们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那我已经往心里去了,出不来了怎么办?”宋保军还未尝试过和一个美好的异性如此暧昧,厚着脸皮道:“你承认我是你男朋友的话已经被本人用手机录音,并且自动保存,转换为音频文件,自动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发送到全校所有老师学生的邮箱里。唉,想不到我宋保军光棍二十几年,终于有了女朋友。”

  叶净淳不好意思了,娇嗔道:“你不要赖皮啊!”

  “呵呵。”宋保军挠着头傻笑。

  叶净淳闻到旧衣服里有种好闻的男性气息,问:“你觉得兰明公司怎么样?”

  “你最终目的不是想证明自己吗?现在已经得到证明了,留在他们公司没有太大意义。”

  两人面对夜晚空旷的大街,叶净淳偷偷用眼睛余光瞟了一眼宋保军,咬着下唇说:“可是我觉得鲁总说的前景很让人心动。既然他们这么认可我,轻易就退出的话也太可惜了。你说是吗?”

  宋保军暗忖女孩刚从公司面试成功,正是情绪高涨的时候,不好泼冷水,说:“嗯,我想你回去征求一下家人的意见。”

  “好吧。”叶净淳本来打算结束这个话题了,转念又说:“其实我爸妈肯定不会同意我出来抛头露面的,所以才要问问你的意思。”

  “我会支持你的。”宋保军表面敷衍着,心里却在盘算该怎么让叶净淳打消踏足娱乐圈的念头。

  回到学校两人在路边小摊随便吃了顿宵夜,宋保军再把长腿高妹送至女生宿舍楼下,叶净淳身上一直披着他那件旧外套。

  ……

  第二天中午,宋保军带着赌球的单子去找庄家拿钱。

  开出这张单子的青春痘男生名叫耿冬翰,另一个经办人白胖子叫戴刚,都是土木工程学院工程测量专业三年级的学生。

  宋保军按照单子上标注的电话拨过去询问领钱的事,对方沉默半晌,说:“我在西校区五十五楼346号,你过来吧,身份证、银行账号也带过来。”

  西校区大多是理工科院系,楼房很新,比文科类院系要多出一倍。宋保军骑着山地自行车摇摇晃晃吊在五路公交车后面,看到机械工程学院的钢铁天团一伙人统一穿着白色篮球运动服往体育馆方向慢跑,苏林恒嘴里正衔着一只不锈钢哨子领跑。

  宋保军加快蹬车速度越过钢铁天团,哧溜一声在队伍前端刹车,笑道:“哟,一群傻帽大中午的发羊癫疯呢?”

  众人一齐停住脚步,苏林恒见是这个煞星,一时敢怒不敢言,忍着气说道:“我们班下午有一场篮球比赛。”

  “去年的联赛第三名也要临阵磨枪,临时跑步锻炼?”

  苏林恒冷冷的说:“尊重任何对手是我们的原则。”

  “如果在十月晚会表演之后八个人找一个人的麻烦也算是尊重对手的话,那么我也很想尊重你们。”宋保军一只脚撑住地面,一只脚搭在脚踏板上,慢悠悠的说。

  钢铁天团成员看到山地自行车的车头缠绕着一大圈乌沉沉的铁链,当下人人脸上一齐变色。

  正一片尴尬之极,人群里的高季辉当先笑道:“军哥连骑自行车的姿势也这么帅,说出的话更是铿锵有力,用丰富的肢体语言为我们阐述了本校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精神。像军哥这样的人从来都是我辈仰望的对象,需要我为您捡肥皂么?”

  苏林恒羞恼的喝道:“闭嘴!马屁精!”

  宋保军支着自行车呵呵笑道:“别紧张,我就想向你们问个路,五十五号楼在哪个方位?”

  苏林恒哼了一声:“在前面的地动仪青铜雕塑往南的路口两百米,旁边有三棵槐树的是五十五号楼宿舍,楼道口有楼号标牌,自己注意观察。”

  “哦,多谢了。”宋保军骑着车子晃晃悠悠离开,远远抛过来一句:“下午的篮球比赛别输得太好看啊,我在你们的对手身上下了重注的。”

  高季辉兀自挥手不停:“军哥一路走好啊!有空去我们宿舍喝个茶!”

  良久,苏林恒往地上用力呸了一口浓痰:“高季辉,你今天做替补!”

  按照指引找到三棵槐树,宋保军蹬蹬蹬上了三楼。

  如果说理工科男多女少的话,那么土木工程基本上算是男人的专业,全学院十多个专业,四个年级共二十四班,一千余名学生,其中女性人数不足两位数,而且还尽是傻笨粗黑的类型,比男人还男人。

  一两个学期下来没和女孩子说过话的不在少数,交不到女朋友的更不必多讲,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因此也自嘲为“男人中的男人”,乃至走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充满浓烈的吊丝气息。

  楼道口堆满吃过的方便面桶和啤酒瓶,脏卫生纸和破易拉罐,一个干瘪的充气娃娃压在最下面,散发阵阵恶臭,男生们旁若无人经过,人人脸色如常,对此熟视无睹。

  一时间宋保军感觉自己的中文系宿舍楼像是天堂。

  强忍不适找到346号房敲了敲门,有人粗着嗓子说道:“进来!”

  里面布局和中文系宿舍差不多,四个铺位,分为上下两层,上面是床铺,下面是柜子、书桌和电脑。中间的走道挂着一大堆衣服,包括冬天的羽绒服在内,已经积满灰尘,显然是因为太懒,从上一个冬天挂到现在根本没想着收拾。

  门口边的空地有一摞酒瓶,上面随便摆放着一个橘红色的塑料仪器盒,标签上写着“水平仪”。另一边的角落靠有两根标尺,对面的墙壁贴着日本明星野原新之助与宫泽理惠的大尺度写真海报。

  四个男生围坐在中间的小桌子前,嘴里叼着烟头,宿舍内烟雾缭绕,纷纷用不善的眼神朝门口看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237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