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27章 当真打算赖账

第227章 当真打算赖账

  其中两个是青春痘男生耿冬翰和白胖子戴刚,另外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弱,嘴唇留着一撇小胡须。还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顶着个蘑菇头发型。

  宋保军心想自己是来拿钱的,最好表现得礼貌一点,堆起笑容问道:“各位下午好,吃过午饭了么?”

  小胡须男生点点头,耿冬翰低声说道:“这个就是昨天下午下了一赔十五的两万块重注的那个人,中文系的,叫做宋保军。”

  小胡须起身道:“宋保军是么?单子拿来了么?”

  宋保军依言把单子递过去,也不怕他们耍什么花样。

  小胡须拿起单子翻来覆去足足看了五六遍,昂着头说:“根据下单时的协议,庄家拥有对本次比赛的最终解释权,我是篮球协会内部的审查员。经本人详细查看比赛录像之后,发现有很多疑点。”

  宋保军道:“你有话直说。”

  小胡须搬过一张塑料小板凳顿在电脑桌前:“你过来,坐着!”

  宋保军一屁股坐上去,顺手拿起桌上的香烟放在嘴里点燃,过程毫不客气。那个白胖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耿冬翰过去把门口反锁了起来,还拉上窗帘,搞得神秘兮兮的。

  小胡须打开电脑调取昨天下午的比赛录像视频文件,点开播放键。录像是昨天耿冬翰和戴刚用家庭dv拍摄的,手法不是很专业,镜头一直在晃动,角度单一,还伴随有周围嘈杂的叫声。

  小胡须把视频文件时间调至五分四十秒,指着电脑屏幕说:“从这里开始,你一直在同对方七号球员窃窃私语。据我们资料显示,考古队七号庞宇涵的场上表现一直灵活生动,是队伍里的核心。但是和你谈话之后,他的表现变得很不正常,开始不配合队友,状况显得非常低迷。”

  “是么?”宋保军揉搓着下巴。

  小胡须又把时间调至十二分三十五秒:“从这里开始,裁判变得比较怪异,很多判罚都偏向你们中文队。你看这里,这么明显的犯规都不吹哨,而考古队已经被罚过了好几次。”

  “是么?”宋保军仍然没有表态。

  小胡须严肃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综上所述,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联合对手及裁判打假球,联手骗取巨额赌注。”

  “这种表现完全不能证明什么。”宋保军耸耸肩说,“对手的突然失常和裁判的偏袒不能说明任何问题,除非你有当时的录音证明或者双方作弊的供认。否则这不能成为证据。”

  小胡须说:“我相信你说的是正路,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我们拥有对本次比赛的最终解释权。我认定你们作弊,你们就是作弊者。何况这段视频拿出去解释一番说你们打假球,也没什么人敢闲话。”

  “那你们就是输不起了。”宋保军食中二指夹着烟头笑道,“当得起庄家,开得出一比十五的赔率,两万块的赌金也敢接受,偏偏就是输不起。”

  “你妈放屁!谁说我们输不起了?”戴刚拍桌怒道。

  小胡须怎肯承认?拉住躁动不安的白胖子,说:“这不是输得起输不起的事,是原则问题。你作弊了,影响了比赛的公平公正,我们自然不能承认你的赌注。”

  宋保军来之前没想到他们会抵赖此次比赛结果,满脑子都是拿了三十万巨款怎么花销,请兄弟们好好吃几天大餐,给两个妹妹买几套她喜欢的衣服,给父亲买一条好烟,最好还能送叶净淳一套华丽贵重的首饰,剩下的都交给母亲。

  可是对方居然不肯承认!所有美好梦想都通通化作泡影,甚至连那两万元赌注也将不能收回,那里面都是找宅男兄弟会、顾剑锋、柳细月、林梦仙集资的钱,不知该赔到何年何月。

  这绝对不能接受。

  一念及此,宋保军缓缓起身,说:“片面认定该次比赛作弊,是草率的,是仓促的。如果你们篮球协会还在乎声誉的话,我想我们可以举办一场听证会,邀请比赛双方球员及当值裁判和部分观众一起参加,让大家各自陈词辩论,看看到底有没有作弊。结果一旦认定,我也服气,你们拒付赌金的不良名声也保住了,怎么样?”

  严格来说,这是双方存在争端的情况下的最好办法,尤其是牵涉到巨额赌金的时候。小胡须仅凭一段视频的几个画面,就片面认定比赛作假,未免不能服众。

  “我们拥有最终解释权,听明白了么,小兔崽子!”戴刚上前狠狠揪住宋保军的衣领。

  “呵呵,同学,你的想法太简单了。”小胡须拉住白胖子,让他稍安勿躁,“用不着拿什么声誉来吓唬我。赌球本来就是小范围的受众,我们自有一套自成体系的网络,不需要什么声誉。别人要不赌就永远不会赌,他们怎么看我们管不着。至于我们的用户,你说什么也没用。明白了?”

  宋保军打鼻子里冷笑一声:“你们当真打算赖账?”

  “赖账?别说这么难听。这是经篮球协会审查认定的作弊场比赛,比分不算数的!而且你涉嫌作弊,下注的金额也会被我们没收,不予退还!”

  宋保军一根烟堪堪吸完,随手扔在地上,道:“我觉得吧,你们就是想赖。你们不在乎声誉不要紧,可是校纪校规还是得讲的吧?聚众赌博乃是学校重点防治对象,何况你们还形成了大型赌博网络。我拼着被退学罢了,把事情捅到教导部,你们四个人一个都跑不了!”

  只见人人色变,宋保军手指头用力戳着小胡须的胸口继续把话说完:“或许我戴罪立功,不用被退学也说不准。”

  小胡须抿着嘴唇好一会儿,冷森森的说:“你这算是威胁么?”

  “对了,你怎么称呼?还没请教高姓大名?”宋保军又取出一根香烟,斜着眼睛打量在场四人。

  小胡须嚷道:“怎么着?想打听老子好去告密?告诉你也不妨,就怕你没那个胆!”

  一直一言不发的蘑菇头眼镜男终于起身,从兜里掏出zippo打火机凑上前去打燃,另一只手笼着火苗为宋保军点燃香烟,微微笑道:“同学,何必呢?何苦呢?在下李建飞,这个是王磊,我们都是土木工程学院工程测量专业大四学生。还有这两位,耿冬翰、戴刚,想必你们已经认识。”

  想不到他发型滑稽,面容清秀,说出话来倒是从从容容,江湖气息十足。

  宋保军便微微颔首。

  蘑菇头男生李建飞收起打火机,双手插进兜里,说:“其实坦白跟你讲吧,地下庄家有地下庄家的规矩,我们的审查员一旦认定你们比赛作弊,是用不着讲求证据的。否则不如去当警察好了。你说是吧,那么多场比赛,总会有浑水摸鱼的人,每一场比赛我们都得提出白纸黑字的证据的话,这个没人能够办得到。”

  白胖子哼道:“就是么,飞哥不跟他解释明白,他还真不懂什么叫规矩!”

  李建飞说:“何况我们的审查员有的是曾经入选国家青年篮球队大名单的牛人,有的是著名评论人,有的是专业体育教练,都有着深厚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场上实践能力,等同于半个专家吧。他们的意见也就是篮球协会的意见。”

  “呵呵!”宋保军只有冷笑。

  李建飞貌似亲热的揽住他的肩头,笑道:“同学,我知道你有怨气,毕竟一场赢了那么多钱。问题是——你们作弊了。不过呢,念在你头一次参与赌球,不太懂规矩,值得原谅。我可以当这事从来没发生过,两万元的本金我退还给你……”

  白胖子叫道:“飞哥,跟他屁话什么!照规矩本金是要没收的!”

  “你懂什么?”李建飞挥退白胖子,续道,“不打不相识,我们就当交个朋友。你也千万别出去声张,那样对大家都没好处。我李建飞不敢说横行全校,兄弟倒是有的,随便吹个口哨,能从樟树街到玫瑰路拉出三五十个人。你自己掂量掂量吧,是要拿这两万元的本金离开,交我这个朋友,还是非得祥林嫂一般讨要本来不属于你的三十万,最后大家撕破面皮?”

  宋保军知道篮球协会已经不可能赔付三十万元,这个时候苦苦纠缠没太大意义。再说讨要赌金不能动手打人,一旦动手更讨不到钱。于是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胸臆,说:“好,两万元拿过来吧。”

  李建飞朝小胡须王磊努努嘴。

  王磊冷笑一声,坐在电脑桌前,关了比赛视频,打开贝壳银行的网络交易页面,说:“你的银行账号多少?”

  宋保军依言报出账号,王磊认真输入之后,经双方确认,转账华币两万元,按下确认键,交易完成。

  李建飞展颜笑道:“这不就结了?我不再追究你们比赛作弊的事,你也拿回了本金,各自没有损失,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一笑而过,哈哈,一笑而过嘛。”

  宋保军淡淡的说:“但愿吧。”

  李建飞送他到走廊外边,一脸和善可亲的笑容:“改天有空请你喝酒。”(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241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