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28章 我们是文明人

第228章 我们是文明人

  篮球协会赌球庄家耍赖,私吞了三十万元赌金,无意间惹上三十二重人格的主人,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宋保军压着满肚子气,蹬着自行车返回东校区,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半钟,将近下午上课时间。在教学楼边上的银行自动柜员机取出两万元现金,若无其事沿楼梯走上教室。

  在门口遇见柳细月,宋保军假作不经意说道:“对了,昨天借你那一万块,我晚点再还你。”

  柳细月想起了这件事,一下跳起来,笑道:“是了!我记得你昨天借钱去赌球,整整一比十五的赔率哦,连你们的本金一起,赢了多少?有没有二十万?快请客快请客!”

  宋保军的脑袋顿时一个变作两个大,苦笑道:“赢是赢了,可惜没拿到钱。”

  “怎么说?”柳细月瞪起漂亮的大眼睛,使劲撅起嘴唇,潜台词很明显:你敢耍老娘就等着死好了!

  宋保军敷衍道:“二三十万的巨款,庄家也是本校的学生,赔这么一大笔钱,哪有那么容易筹集得出?起码等年底了。所以借你的那一万块一时之间拿不回,我晚点再还你。”

  柳细月一想也是个理儿,大气的一摆手,道:“区区一万块小钱,别说还不还的,难听!总之以后我要你陪我做什么,你记得随叫随到就是。”

  “是,我的姑奶奶!”宋保军不敢不答应。

  “叫姐姐。”柳细月终于得意起来。

  宋保军抠着鼻孔道:“区区一万块小钱,还值不得这个称呼。”说着潇洒的走进教室。

  柳细月在后面跺跺脚:“哼,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叫的。”

  本节课是《<论语>选读》,导师还没来上课,教室乱糟糟的一团。

  宋保军找到空位坐下,叶净淳正在最后面一排,用很不高兴的眼神瞪着他。宋保军心叫坏了,在教室门口和柳大姐纠缠不清的场面都给小阿淳瞧了去。

  但猥琐人格装腔作势天赋不会轻易让惊慌神色表露于外,宋保军坦然笑笑,打声招呼:“阿淳,昨晚睡得好吗?”

  叶净淳微微点头,随即不去看他。

  宋保军窝进椅子里,扫了教室一圈,发现本班男生大多数没来,倒是别的专业选修本门课程的学生来了不少。摸出电话拨给龙涯:“还在宿舍打麻将?能不能有点长进?被霍彩凤耍了一次,以后还想被耍第二次、第三次?”

  龙涯有些羞恼:“别老是提那个****成不?二条!”话筒对头夺的一声,却是打出了一张麻将牌。

  “我是说,你本来有慧根的,是个聪明人,可惜不肯潜心思考学习,乃至日渐堕落,连个女人都能随便玩弄你于股掌之间。这样下去怎么得了?还是赶紧回头是岸的好,宿舍还有谁都在打牌的?一起叫过来上课,我有个话随便要问问你。”

  “好吧。”龙涯懒洋洋的应了声。

  宋保军挂掉电话,百无聊赖坐着,发现隔壁座有个不认识的男生正在看小说,抽屉里厚厚一摞书本,便向那男生借书看。

  那男生随手扔过来一本,宋保军一看,书名叫做《女侠之约》,作者:东厂戴督公,书本封皮又不知被谁用粗芯油性笔写了几个大字“太监的书,别看!!!!”四个惊叹号触目惊心。

  宋保军顿时相当郁闷,又把书还回去,问:“还有别的书吗?维信工种号张君宝,记得关注哦。”

  “没了!”那男生使劲拍打一摞厚厚的书籍,说:“网文四大内宫总管都在我这,敬事房大总管奥公公、御膳房大总管静公公、御马监大总管烽公公,以及东厂西厂的两位督公……”

  那男生正说得高兴,突然宋保军身后有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傻逼,又来这里占位子吗?”

  回头一看,赫然便是上次书法课上双方发生过争执的柯宇伟,后面同样跟着那个妆容艳丽的女生。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院系的学生,倒有兴趣来听中文系的课。

  “占位子?”宋保军伸手半空中划了一圈:“这间教室老子想坐哪里就坐哪里。”

  “呵呵,敢情你还是班霸不成?”柯宇伟挽起袖子,颇有跃跃欲试的样子:“信不信我让你马上滚出这间教室?”

  上次的争端中他惨被宋保军用矿泉水瓶捅了满嘴,当时还道自己没有提防,乃至遭到小人偷袭,这次急欲在心上人跟前找回面子,立即上前挑衅。

  宋保军慢吞吞的起身与之对视,摇摇头说:“我不信,你来证明一下?”

  柯宇伟怒道:“那你尽管试试好了!”

  宋保军忽然脸色大变,紧紧瞪着柯宇伟身后的窗外,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柯宇伟一愣,宋保军已指着他身边夸张的叫了起来:“啊!飞碟!”

  柯宇伟情不自禁的想要扭头,脖子转到一半发现不对劲,急忙又转回来。便在这时,宋保军抓起厚厚一本《女侠之约》在他脸上不轻不重拍了一记,“啪”的一声,甚是清脆悦耳。

  “对你来说,智商只是贬义词。”

  柯宇伟气得血管即将爆裂,拔拳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柯宇伟身边突然多了几个黑乎乎的身影,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的嘴里叼烟,有的鼻孔朝天,纷纷用一种看死猪似的眼神看他。

  “军哥,这家伙的眼睛是不是有点问题,竟敢在中文系的教室向你挥拳?”

  “军哥,我可以用孤胆英雄来形容他吗?一个人敢挑战一个班的人。”

  “娘希匹!不要命啦!敢在教室打人,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柯宇伟的拳头像是被强力磁场的同一极紧紧排斥,停在宋保军脸庞前端二十米微微颤抖,再也不能前进半分,冷汗一颗一颗从鼻子头滴落,勉强挤出一句话:“这、这里是大学严肃的课堂,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千万别动手啊,千万不要动手,否则违反校纪校规不是那么好玩的。”

  宋保军拿着书本又在他脸上拍了一下:“谁动手了?谁动手了?我们是文明人!”

  柯宇伟脸都憋红了:“你、你们想怎么样?”

  宋保军继续朝他的脸拍第三下:“谁想怎么样了?谁想怎么样了?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

  周围宅男兄弟会成员嘻嘻哈哈的笑,柯宇伟脸色阴晴不定,拉起身边女孩转身就走。那女孩兀自愤愤不平叫道:“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弱,让他们欺负你?”

  柯宇伟一言不发,走得越来越快,身后是众人的讥笑声响彻教室。

  眼下还算早,导师一直没来,众人逐一找到位子坐下。龙涯坐到宋保军身边,低声问:“阿军,有什么事?”

  宋保军掏出厚厚一叠现金,点出一万五千多元左右的钞票,说:“这是昨天比赛的奖金,等下你帮忙给大家分分。”

  昨天篮球赛前下注,宋保军曾找众人集资,一个人出了一百来块左右,凑了一千元。按照一比十五的赔率,赢取的奖金共有一万五千元。

  龙涯顿时又惊又喜:“真赢钱了?”他平时在学校潇潇洒洒,受男女同学追捧,实则家里也不是有钱人,每到月底照样要为三餐生计发愁。这时突然有一千五百元的进账,心里很是高兴。

  宋保军又拿出一张纸,上面分别写有各人的下注金额,有的七八十,有的一百二三,交代道:“等会儿你就按照这个比例给大家发钱。”

  这可是宋保军当初局势不明朗之时就敢拿钱下注赢来的,当初还有人磨磨蹭蹭不愿给,说是肯定赢不了。只有军哥敢拍胸脯担保,最终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

  龙涯心里只有钦佩,从自己应得的一千五百元中点出五张钞票,放在桌子上向宋保军推过去,笑道:“阿军,这是给你的抽水,至于其他人,我也会说服他们。”

  宋保军心想龙涯倒是比别人有气魄。以前两人敌对之时感觉他处处装逼,现在混在一处了,又发现这家伙其实还是不错的,很会做人。便把钱重新推回去,说:“我们宅男兄弟会本就是一体的,大家联合起来不受别人欺负,我抽你们的水干嘛?这话以后不要再提了。”

  龙涯推脱不过收下,呵呵笑道:“那这样吧,我让大家集资晚上一起喝个小酒。”

  “喝酒什么的先不说。”宋保军道:“篮球协会玩赌球的那个庄家,你认识么?”

  龙涯沉声问道:“你说的是文哥?”

  “怎么?什么文哥?不是叫做李建飞的么?”宋保军吃了一惊。

  宋保军让龙涯过来,就是想打听李建飞的底细。龙涯这家伙成绩不好不坏,人缘却是好得出奇,上至学生会主席、著名教授,下至贫困学生、边缘宅男,无论牛鬼蛇神还是三教九流,他都认识一二。在宋保军没崛起之前,他就是中文系妥妥的大哥级人物。

  “李建飞?是不是那个总留着个蘑菇头发型的,花名蘑菇佬,大家都叫飞哥的人?”

  宋保军点点头:“是了,这人和你说的文哥有什么联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243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