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31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第231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伸手想去捏捏韩若依的粉嫩脸颊,相隔还差十来公分距离,身子软绵绵躺进沙发里又有点懒得起身,韩若依急忙把脸凑过去让他捏着,笑道:“哥哥!”

  “若依在家里过得还习惯吗?”

  “比过去好多了,还有电视看,以前家里什么都没有。”韩若依就把脸埋进他的手掌里,微微眯起眼睛,像是一只正在享受主人爱抚的小猫咪。

  这丫头脸色看起来比前些日子红润许多,明眸善睐平添几分光彩,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穿着宋保军上次买的休闲装,开始显出少女丰盈的体态。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跟哥哥说知道么?”

  “知道。”韩若依抓住宋保军的手腕察看,上面的旧伤已经结痂,仍然留下清晰可见的齿印。她一时怜惜起来,拿手去轻轻触摸。

  顾经理在旁边笑道:“老宋,你儿子女儿感情真好,真是让人羡慕。”

  宋世贤心想韩若依其实是外甥女的事实不必当面向人解释,说:“小军其他方面一事无成,这点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韩若依嘻嘻笑着,说:“顾阿姨,哥哥对若依最好了。”便用力拉扯宋保军的胳膊道:“哥,来,给你看一样东西。”

  宋保军给她这个充满孩子气的举动逗乐了,笑问:“有什么好东西准备给哥哥惊喜?”

  韩若依抿着嘴唇不说话,一路拽着他往二楼走。

  二楼有三个房间,宋保军和宋静桐分别一人一间,另有一间是用来堆放杂物的。这几天已被吴桂芳收拾起来,打扫得干干净净,买了新的床铺床单和衣柜等家具,让韩若依住进去。要不宋保军周末回家老是躺沙发也不好。

  小丫头的房间还没来得及添置太多东西,显得比较简单。一张一米五的床铺,上面是崭新的床单和被套。旁边有个床头柜,摆着一盏台灯。对面的窗口下是书桌,几本宋保军以前买的旧漫画小说。衣柜靠着墙,里面有吴桂芳为外甥女新买的冬衣。

  韩若依让宋保军坐在床沿,神秘兮兮笑道:“哥,你先闭上眼睛。”

  “哦,小乖还想给哥哥惊喜啊。”宋保军依言闭眼,心头暗暗好笑。

  他的手上多了一件东西。

  “好了,哥哥可以睁开眼睛了。”韩若依期待的声音传入耳膜。

  宋保军一看,是个透明的塑料阔口瓶,里面塞得满满的,全是纸折的星星,红、黄、紫、绿、橙,五颜六色。每一颗星星都折得十分精致,细节也照顾得相当周到,没有一处起皱,边角的处理干干净净。想是折起来非常用心,一眼看去约莫三五百颗。

  阔口瓶在灯光的映照下呈现美丽色彩,韩若依轻声说:“哥,我为你折的幸运星,五百二十颗哦。”

  这种小玩意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基本没有意义,而且以宋保军融合三十二重人格的成熟心性,也不会察觉其间有什么值得惊喜的地方。然而他看到韩若依羞涩的笑着,还在等待自己的夸奖,和那些想要得到父母肯定的小孩没什么两样。

  心想这种被人强烈依恋的感觉真是幸福,捧起幸运星瓶子笑道:“若依为哥哥折的?太让人喜欢了,折得真好,每一颗星子都是那么美丽。哥哥要把这瓶幸运星挂在床头,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见,一看见就能想起我的若依。”

  话有七分源自虚伪人格,也有三分真诚。但他的虚伪连久经社会的老江湖也能轻易骗倒,更不用说单纯的韩若依。

  听了他的话,小姑娘笑得眼睛像月牙一般弯起,满脸都是喜意,说:“只要哥哥喜欢就好。”

  宋保军又拉着她的小手一起并排坐在床边,说了几个随口编出来的笑话,逗得小姑娘咯咯直笑。

  吴桂芳做好饭菜,大声招呼兄妹俩下楼用餐,韩若依赶紧跑去厨房帮忙。

  吴桂芳让小姑娘把一盘鱼香茄子端出大厅,笑问:“若依,是哥哥回来了吧?看你笑得这么开心。”

  韩若依猛一阵点头。

  吴桂芳便笑:“我看哪,如果哥哥这周再不回家,你就要跑去学校找人了。”

  韩若依脸一红,嘻嘻笑着没有说话。

  吴桂芳看到外甥女的表现,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她就是怕外甥女因为母亲的遭遇受到打击,迟迟走不出阴影,未免对将来的成长没什么好处。

  有的孩子因为家庭破碎的原因,后来变成了自闭症,不能融入社会。也有的心理扭曲,仇恨社会,报复社会。还有的如同行尸走肉,无法面对现实。这些种种,对一个家庭来说都是值得惋惜的,本来可以有机会进行改变。

  韩若依来到宋家以后,平时帮忙做一些家务,闲空了回房间看书,不过每次吃饭时都要叽叽喳喳的向姨妈姨父问起哥哥的事情,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吴桂芳也经常拿哥哥的话题来逗逗她,心想这样最好,毕竟逝者已远,生者还得面对今后的生活。韩若依依恋哥哥,能够最大程度帮助小姑娘打开心结,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宋静桐周五要到晚上九点下晚自习后才能回家,母亲就给女儿留了菜。

  餐桌上手撕鸡、鱼香茄子、肉丝炒小青菜、醋溜排骨和紫菜肉末汤,四菜一汤,香气四溢。

  顾经理本来要走的,吴桂芳挽留几句,她也就半推半就留在家里吃饭,嘴里一直说着不好意思,屁股则是纹丝不动牢牢坐在沙发里。吴桂芳暗骂自己多嘴,只好继续热情的招呼客人。

  韩若依为大家盛好饭,乖乖坐在哥哥身边。

  宋保军给几位长辈夹了几筷子好菜,问道:“爸,你还没从丽阁辞职么?”

  宋先生原本也要向儿子通报这件事的,便把自己舍不得离开的缘由说了一遍,道:“反正我留在丽阁,韩维武也奈何不了我。他不过一个浅薄的软饭男而已,没什么真才实学。”

  “可韩维武毕竟是公司的董事长。”顾经理担忧的添了一句。

  “那就让他做不成董事长,让韩维武后面的人知道他在丽阁没有任何价值,还会阻止公司前进的步伐。”宋保军淡淡的说:“韩维武的姘头张雪媛归根结底仍是商人,利益永远排在第一名。当她明白这个人不能给他带来利益的时候,她就会想办法让这个人离开。”

  宋世贤奇怪的瞪了儿子一眼:“你说的倒轻巧,怎么才能让韩维武离开?”

  宋保军说:“韩维武这个人,我猜他还是想在张雪媛面前表现一番的,用于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个价值体现在什么地方?很简单,就是在他的领导下把公司做大做强。所以我想韩维武这段时间一定急于扩展业务,先把局面做得好看。他需要一个光辉的支撑点来提升威信。”

  韩若依悄悄竖起耳朵倾听。这是她亲生父亲的事情,说不关心是假的。

  宋世贤和顾经理见他一副绝世高手运筹帷幄侃侃而谈的样子,都不禁好笑,问道:“你分析得出韩维武打算怎么发展?”

  吴桂芳在旁边夹了一大块排骨给丈夫,没好气说道:“喂,你们啊,讨论公司事情说了一个下午,现在儿子周末放学回家,还要拉着儿子一起讨论,到底有完没完啊!小军才读大二好不,他懂什么!”

  “好,好,吃饭,吃饭!”宋世贤无可奈何的笑笑。

  “对了,小军,你不是说还有五万奖学金么?还没拿回来?”吴桂芳当众说这话有两层意思,一是在顾经理面前炫耀:看看,我儿子在学校拿了五万元奖学金,多光彩啊,多值得大声喊出来啊!二是怕儿子有了钱拿去胡花乱用,因此催促一番。这钱将来是有大用处的,必须存在自己手里才安心。

  宋保军对赌球庄家文哥的恨意更深一层,脸上若无其事说道:“妈,学校的奖学金不是领工资那么简单,需要好几层审批,各级领导签字。我这个事基本是定了,但还得等期末呢。”

  “哦!”吴桂芳说:“可能人家就想看你这个学期的表现吧,如果表现不好的就不发了。你在学校一定认真听讲啊,不要和同学老师闹什么矛盾,给妈妈争口气。”

  宋保军故意让母亲在顾经理跟前涨脸,淡淡笑道:“还好了,学院竖我为典型,还有中海的一个老师也是因此过来的。”

  吴桂芳赶紧问道:“什么老师啊?出名么?”

  “叫涂芬,中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她最近把关系转到茶州大学音乐学院来了。”

  吴桂芳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顿时有些失望,正想说不认识,顾经理已满脸惊讶的接话道:“涂芬!你是说音乐教母涂芬么!我听说她前段时间因为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学生因此转到茶州来了!”

  “哪有什么天才,我都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努力上了。”宋保军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显得特别真诚。(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349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