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32章 有爱不能爱

第232章 有爱不能爱

  这回顾经理是真的合不拢嘴了:“你、你就是那个天才学生?”

  宋世贤也问:“小军,你转去音乐学院不影响中文系的学业么?”

  “不、不算什么吧,我随便弹个钢琴,正巧被涂老师看中,收为弟子,在她门下胡乱学习几天,作不得数的。”

  众人满眼皆惊,吴桂芳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弹钢琴了?”

  宋世贤道:“一边是中文,一边是音乐,你有那么多精力吗?”

  顾经理道:“你真的是涂芬的学生?”

  三个人一起问话,声音同时混在一处,震得客厅嗡嗡嗡直响,竟是一句话也没听清。

  这段遭遇的起源涉及到天才般的文艺人格,宋保军发现难以解释,已经无法在母亲面前吹嘘,勉强笑道:“我、我大一时报了个弹钢琴的兴趣社团,就学了几天,手法挺生涩的,本来上不了台面。可是涂老师听了几分钟就非说我有天赋,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

  “学了几天钢琴就被涂芬看中?太传奇了。”顾经理无法辨别事情真伪,只得笑说道。

  接下来母亲问了一大堆被涂芬选中的事情经过,宋保军后悔自己不该卖弄,捏造几个事实搪塞过去。

  母亲又问涂芬是什么来历,顾经理便把流行音乐教母涂芬的事迹说了一遍,母亲越来越是惊讶欢喜,最后交代儿子下周上学时一定要和涂老师合影,把照片放大成十四寸的格式带回家。

  吃过饭,韩若依抢着洗碗,顾经理也要帮忙收拾,被吴桂芳劝住。

  宋世贤让儿子和顾经理一起去书房继续说事。他前头就想和顾经理在书房谈话的,可惜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未免难听,是以一直留在客厅。这时儿子回家多了一个人,自然好说话多了。

  以前摆满书房的各类室内装饰设计图纸已经被收拾干干净净,只剩两个书柜、一套沙发和茶几。那块对越自卫反击战三等功勋章被宋世贤重新擦洗干净,装起来摆放在显眼的位置。

  韩若依洗好碗,擦干净桌子,又兴冲冲的跑来给大家泡茶。

  “真乖。”宋保军照例在小姑娘脸上捏了一把。小姑娘甜甜的笑,仿佛得到极大的满足。

  宋世贤翘起二郎腿抿了一口茶,等韩若依出门后问道:“你有分析过韩维武是什么样的人么?”

  “韩维武这人么,我看过一次就不会忘记。他只是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小瘪三而已。”

  宋世贤听儿子胡吹大气,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自大模样,眉头一皱就要喝骂。

  宋保军忙说:“我有仔细看过他的面相,颧骨高,眼睛细长,额头窄,嘴唇薄,虽然综合在一起很帅是没错,却是一种福薄之相。那天我在医院,见他扭脸回头,肩头纹丝不动,乃是古书上说的‘狼顾相’。”

  “你连相都会看?”宋世贤越发惊奇,又问:“什么是狼顾相?”

  “狼顾之相,是面相的一种,就是在肩头不动的情况下,头能一百八十度转。因为狼和狗都能一百八十度回头看,因此得名。相传有此面相之人皆是狼心狗肺、心术不正、野心勃勃之徒。三国时的司马懿也有狼顾相,历史书都有记载呢。”

  宋世贤嘴巴张得老大:“臭小子说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宋保军一副诸葛孔明的仪态,淡淡道:“韩维武薄情寡义,斤斤计较,鼠肚鸡肠。空有狼顾相,却没有能够支撑他野心的才华,注定成不了大事。”

  顾经理笑着凑过去,道:“小军,你看我是什么相?”

  宋保军看相的本事是哲学人格的天赋之一,其实也不算看相,而是“相命”,根据一个人的身材相貌、言行举止、家庭情况等等内容,用哲学的办法及周易的理论分析判断这个人的命格。像上次在办公室判断姜忆惠,也是相命的一种,只是当时比较粗浅,只能判断一些简单的因果关系。

  这时见顾经理凑到面前,一股优雅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忙认真查看对方面相。

  宋世贤一拍桌子怒道:“小子,夸你几句你还当真装神弄鬼起来了?”

  顾经理忙说:“老宋,我们就闹着玩玩,你那么大声,别吓坏小军了。”

  宋世贤只得闷哼一声,低头喝茶。

  相一个人的命格,需要幽能融合哲学人格。宋保军凝神打量顾经理的面相,慢慢进入状态。

  见她丹凤眼异常柔美,前额浑圆饱满,光洁宽展。鼻子高挺,鼻梁起节,这是相书所说的“三弯鼻”。颧骨微微凸起,两腮无肉,腮骨尖薄。尖尖的下巴,呈鹅蛋尖,属我见犹怜相。

  三十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像个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确实是个美女。

  宋保军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叹息,这是典型的“九尾狐命相”,天下三百六十种奇相之一。拥有这种命格的女人,不是二奶就是小三。

  而且因为她的“三弯鼻”,估计还是个为了爱情宁死不屈的刚烈性子。

  脸庞舒展,眼中带有风情,显然早已并非处子。眉头藏有忧愁,似乎曾经为情所伤。想来有过一段令人心酸的过往。

  鼻梁的肉很薄,像剑锋似的,大概有着坎坷的命运。

  顾经理受他全神贯注的凝视,感受到对方那种从灵魂深渊带来的肆无忌惮的目光。这种利刃一般的目光简直不是一个二十二岁小男生所能拥有,完全是在那种四十多岁、饱经沧桑、经历数十年风雨变迁以及岁月无常的老男人眼中才有可能出现,真真叫人可怕。

  在他直逼内心深处的目光之前,顾经理仿佛被扒得一丝不苟的小羔羊,所有秘密无处藏身。她终于禁不住别过脸去,却又悄悄的瞄了宋世贤一眼。

  宋保军随即悚然失惊,顾经理的“九尾狐命格”莫非将来会应在父亲身上不成?

  “小军,看得怎么样啊?”顾经理咯咯笑道。

  宋保军说道:“顾阿姨,你三十五岁之前路途坎坷,有爱不能爱,有恨也不能恨,诚所谓艰辛也。”

  顾经理一下目瞪口呆,连后面的话也忘了问,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对方。

  宋世贤不耐烦道:“小军,你说‘有爱不能爱’我还理解,‘有恨不能恨’,这不瞎扯淡么?”

  顾经理掠了掠头发,苦笑道:“还真让你说对了,确实是有爱不能爱,有恨也不能恨。”

  “到底怎么回事?”饶是宋世贤沉稳无比的性格,也忍不住八卦起来,最后又补上一句:“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

  “没事,早就是过去了。”顾经理看看窗外,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以前有个男朋友,人品很不错,快要订婚了。可是有一天他突然说要分手,我觉得很难理解。我们本来好好的。”

  宋保军伸长脖子问:“后来怎么样?”

  顾经理叹气说:“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呗。”

  宋保军将手里的茶杯一顿:“我知道了,是那男的有情非得已的苦衷。”

  “你还真是太太太聪明了。”顾经理连用三个太字不是为了反讽,而是真心实意的佩服。当下白了他一眼,说:“我前男友的初恋女友患上了白血病,临终前想见他一面。他见那女的实在可怜,而且还对他念念不忘,为了不让那女的生命中留下遗憾,就主动和我分手去照顾她,后来两人还举办了病房里的婚礼。这我有什么可说的?阻止他们也不是,不理会心里又硌得慌,简直无奈透顶,有爱不能爱,有恨也不能恨。”

  宋世贤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宋保军诚心诚意的说:“顾阿姨现在不是已经走出来了吗?人生中总会经历几次意想不到的命运。天下又有谁是一生和和美美,幸福完满的走完?”

  顾经理已经恢复自然的神采,笑道:“小军,你刚才好像还没把话说完,我三十五岁之后的命运会怎么样?”

  “呃,这个嘛……”宋保军只能硬着头皮说:“三十五岁之前是命运的捉弄,后半辈子自然要靠自己去创造,幸福美满五十年不是什么问题。”

  “你说是真的?”顾经理美目连连,又忍不住向老头子瞟了一眼,暗暗送去一记秋波。

  宋保军越发为难,含含糊糊的说:“看相嘛,说是天注定也好,说是迷信也好,没人说得准。总之一个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就看自己肯不肯去做。唯信工种号张君宝,请添加关注。”

  “谢谢你,小军。”顾经理换了个坐姿,好像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小军这么优秀,有交女朋友吗?没有的话阿姨给你介绍几个,你都有什么要求啊?”

  没想到宋世贤立即来了兴趣,大声笑道:“小顾,你都认识什么样的女孩啊?我儿子人笨,性格呆板,样子长得又丑,身材也不必说了,还特别傻气,比潘长江好不了多少。从小学到现在我还没见他谈过女朋友,照这种情况下来,将来找老婆难得很喽!搞不好打一辈子光棍。你尽量给他介绍几个,没什么要求,十八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秃头龅牙麻子的不在乎,二婚带小孩的也没问题,是女的就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400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