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42章 这小子在泡妞

第242章 这小子在泡妞

  宋保军接过烟取出一支自个儿点上,道:“何主任想表达什么意思?”

  何建民从办公桌拿过一叠a4纸丢在他面前:“你昨天和布林顿大学的费迪南教授进行辩论,我看了,观点新颖独到,内容详实充分,但是还有一些不足之处,我重新替你改了一遍,你看看。”

  宋保军颇为惊讶,难道何建民当真安的是好心不成?吸了一口烟,拿起稿纸快速浏览一遍。

  一两万字内容,打印出来总共二十多张稿纸,里面有几处划线的地方,都是口语表述中的不够规范的地方。比如宋保军说的一句话:“都是各式各样的马匹”,有一点语法上的小问题,但在口语中是无伤大雅的。何建民将“各式各样”改为“各种各样”,就规范多了。

  其他几处小毛病也是如此,改的不外乎宋保军茶州腔普通话的不标准之处,近乎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对于最重要的实际理论部分却没有任何改动。

  何建民看出他眼中的不满,严肃的说:“不积跬步,何以致千里?不要以为这是小事,学术上任何一点点小问题都是大事!前苏联的联盟一号宇宙飞船坠毁就是因为几个小数点的缘故!你普通话都不标准,以后拿什么毕业?拿什么走上社会?拿什么为人民服务?”

  宋保军冷笑道:“文科和理科能相提并论么?”

  “我看你是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你以后到大公司上班,为领导写稿件,他开会时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错字念出来,你还认为这是小事吗?”

  “是,何主任说的不错。”宋保军说:“不过我毕业了只想去工地搬砖,写稿件就用不上了。”

  何建民哼了一声,道:“你多少给我上进点!外语学院副院长臧信洪跟我提了,准备与费迪南教授联名,把昨天的演讲内容归纳为一篇论文,投到美国的国际语言类期刊《语言文化知识》上去,题目是《汉语与英语的优劣之比》。”

  “哦?”宋保军的脑子立即清醒了不少。

  何建民道:“你所说的内容多处是由我修改的,最终稿件也是由我定的。可以说,这篇论文如果没有我,你一定完成不了。所以署名栏写了我何建民的名字,你没有什么异议吧?”

  宋保军摁熄烟头,嘿嘿嘿笑了起来,嗓子像是塞入一块火炭,听起来十分刺耳:“何主任,你开的是星际玩笑吧?改我论述里几个口语失误的地方就想署名?”

  何建民脸一红,勉强说道:“宋保军同学,你先不要激动。我来说一个事实,你是中文系的学生,学的是我们中文系导师传授的知识,这点没有错吧!你的知识都是我们教的,我署个名字有什么错?”

  宋保军扬着下巴,神态颇为居高临下:“你上过老子几分钟课?”

  何建民只当做没听见,续道:“何况你还是在校大学生,指导老师在学生论文中署名乃是国际惯例。我们老师培育你倾注了多少心血?当然,写个论文不容易,我可以给你适当的补助,就当是这篇论文的稿费好了!”

  在一所大学,老师评职称的一个重要依据是论文数量。第二是看论文发表在什么地方,在地区类的杂志上可以说影响低微,不列入考评。发表在国家级学术专著上,有加分;发表国际级的,则有重大加分。美国期刊《语言文化知识》在国际语言学界有显著地位,能在上面发表论文都是了不得的牛人,何况还是与著名的费迪南教授联名发文,没有人愿意错过这次机会。

  宋保军转念一想,已经明白对方的心思:何主任这是要剽窃老子的东西啊!

  他揉搓着下巴青青的胡茬,眼神里十分的不屑:“何主任,我觉得我们还是挑明了说的好。上次本人参加十月晚会荣获特级奖,学校特别奖励五万元,可我只拿到了一万元,这究竟怎么回事?”

  何建民脸色闪过一丝尴尬,很快平静下来,道:“哦,这事啊,我正要跟你说呢。我身为系主任,有权关心系里学生的身心健康,引导学生积极向上,做力所能及的事。我啊,一向是很在乎学生生活的,前不久我就发现,很多学生大手大脚,不懂得节俭,拿了家里的钱就胡花乱用,到了月底往往没钱吃饭,饿得面黄肌瘦的,还去饭堂找剩饭吃,传出去对学校声誉影响不好嘛。我啊,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决定劝导大家合理安排生活费。你们呢,从高中毕业,以为自己是成年人了,其实还算不上独立自主,吃饭买东西都得向家里伸手要钱。”

  “何主任的意思是……”

  “我觉得你一下子拿五万元巨款很不合适,容易助长铺张浪费的歪风邪气。”何建民义正词严的说话,甚至还挥了挥手以坚定自己的决心:“我帮你把其余四万元存起来,是为了你好。不然你拿去乱用,误入歧途怎么办?我们学校领导也有责任的知道不?”

  宋保军叹了一口气道:“原来是这样,何主任怎么不早说,我已经向教导处的严主任作了报告,他表示会彻查此事。”

  何建民猛然瞪大双眼:“喂!你开什么玩笑?向严主任报告之前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那你私自占用我的奖金,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宋保军嘿嘿冷笑个不停。

  “你这学生怎么不懂事?我不通知你是为了你好!行了,现在算是告诉你了吧?奖金是由我本人代为保管。”何建民拍着桌子站起身,掏出手帕抹了抹汗水,在办公室里踱了一圈步子。

  宋保军道:“我有同意你为我保管奖金么?”

  何建民指着他说:“好好好,你坐着别动,我打个电话向严主任解释一下。”

  “哦,对了,我也向我们班的姜忆惠老师说了此事,何主任不如也顺便向姜忆惠老师解释解释。”

  何建民一愣,重重放下电话:“你到底向多少人说了?”

  宋保军乜斜着对方,眼睛迸出一股冷冽的光芒,一字一顿的说:“何主任,我就是要告诉你,这钱是我的,谁也拿不走。”

  何建民掩饰掉脸上的一丝怒色,笑道:“呵呵,这钱当然是你的,没谁贪图你的钱。我只是代为保管一段时间,免得你胡花乱用。这也体现了我们学校领导层对学生的丝丝关怀之情,你不要多心了。这样吧,既然你急着要,我就马上转给你。”

  “如此就谢谢何主任一番好意了。”

  何建民铁青着脸打印出一张收据,说:“你看看没问题签个字,我就把钱转给你。有个事我必须事先说明一下,只能先给你转两万,剩下两万等下个月再结清。”

  宋保军看到收据上的字样却是“兹收到何建民转交十月晚会特级节目奖金四万元正”,不禁皱眉道:“何主任,一是一,二是二,你给多少就写多少,不要玩这种花头。”

  何建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难搞的学生,几乎想把电脑当场砸烂,冷冷的说:“莫非你以为我会贪你几万块奖金?我何建民从事教育事业几十年,兢兢业业,不敢说春蚕到死丝方尽,但蜡炬成灰泪始干也是有的!至于吗?难道我们师生之间没有一点点信任了吗?”

  “白纸黑字写清楚比较好一点。”宋保军始终不为所动。

  于是何建民黑着脸一边打印新收据一边骂骂咧咧:“现在的小年轻,真不知道什么是尊师重道,有一点小钱就不懂自己姓甚名谁了!弹个破钢琴有什么用?还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

  宋保军报上银行账号,何建民给转过两万元,约好剩下的两万元下个月再补清,正色道:“那篇论文……”

  宋保军收起银行卡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说道:“再研究研究吧。”

  “你!喂,喂,你这什么态度!”

  ……

  回到宿舍,谭庆凯躺在床上玩手机,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心爱的网络游戏《魔鬼野兽世界》也不去碰了。

  “傻子凯,又和谁聊肥信呢?笑得那么猥琐。”

  谭庆凯浑身一激灵,忙把手机掩住,不欲让军哥看到里面的内容,笑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就聊聊天。”

  郭俊今天正好没去隔壁宿舍打麻将,坐在桌前泡方便面,闻言立即揭发检举:“军哥,这小子在泡妞!昨天你在台上讲话,他在台下沾花惹草,肆意破坏我们班声誉!”

  “哦?这话怎么说?”宋保军一边应着,一边钻进卫生间洗脸。

  谭庆凯忙道:“军哥,别听他瞎扯淡,就我长成这种样子的,还能泡妞?”

  郭俊一听,顿时怒火大炽,气冲冲的道:“傻子凯,别告诉我你没和那外语学院的倩倩有来往!你他妈的有一个林梦仙了还想继续泡第二个妞,明明长得没我帅还想一只脚踏两条船,到底还叫不叫我等孤寡人士活了!?”

  宋保军从卫生间探出半个脑袋,问道:“哟,怎么回事?从哪冒出个倩倩来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873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