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44章 真的是你朋友

第244章 真的是你朋友

  茶州大学常有学长欺压新生的陋习,去年他们刚刚入学,便有几个学长闯进宿舍拿东西。不是什么值钱货,也就洗发水、沐浴露一些日用品。关键是几个学长想拿就拿,没问过主人。这便惹恼了龙涯,领着邓彦林、周翔和学长打了一架。最后是学长领受教导部处分,龙涯迅速在中文系建立威名。

  此后又有几场硬仗,完全不输于人。唯独宋保军三十二重人格刚刚觉醒的那天,被三板斧给吓住了。

  这种情况下,龙涯毫不客气,拉着王俊熙衣领往后狠拖。趁对方腿弯后屈,站不住脚的势头,反手勒住脖子猛的一扳,王俊熙立即给扳倒在地,扑起一团灰尘。整个过程干净利落,绝无拖泥带水,犹如教科书一般经典。

  郭俊深谙配合之道,站在旁边喊:“搞!搞死这个小瘪三!”自己不敢上前一步,却是喊得气势十足。

  王俊熙的队友更不打话,飞起一脚踹在龙涯腰间。

  龙涯趔趄半步,反身与那男生扭打在一处。无非是你抓住我肩膀,我扭住你胳膊,顶牛似的斗殴,和街头小流氓一无二致,不太讲究什么技巧,比的就是谁力气大。

  两人互相纠缠,咬紧牙关都想把对方扳倒,一时僵持不下。

  王俊熙一跃而起,挥拳对着龙涯背心猛砸,砰砰有声。

  眼看龙涯脚步散乱,以一敌二难以讨好,屈景森、谭庆凯和郭俊三个傻货却呆愣愣的站在边上,心脏激烈跳动,浑然忘了帮忙。

  王俊熙打得起劲,叫道:“去死吧!蠢猪!”忽觉头顶一麻,整张头皮像被揭开一般剧烈的疼痛,不由仰开了脑袋。

  “小同志,你冷静一下。”宋保军抓住他头发大力一扯,王俊熙情不自禁的跟着手势后退。

  宋保军对着他的鼻梁就来了一下,这家伙脑袋嗡的一声,两眼金星乱冒,急忙捂住鼻子蹲在地上,指缝间渗出一滴滴鲜血。

  宋保军朝谭庆凯努努嘴:“还不动手?”

  他刚刚现身的时候,人群里有个女声惊叫了一声。似乎极其不可置信。

  谭庆凯和郭俊大梦初醒,一脚蹬翻王俊熙,紧接着狠踢猛踹起来。有军哥站在面前这么一吆喝,胆气蓦然膨胀,一脚连着一脚不住向王俊熙头脸招呼,只踢得鲜血星星点点溅起,王俊熙抱住脑袋来回翻滚。

  宋保军觑准形势,五指撮起成鸡心状,从侧面对准正和龙涯扭打的男生的腋窝处,抡起手狠狠戳了一下,仿佛强力打桩机一般。只听那男生胸腔沉闷的一响,整个身体应声瘫软下去。

  龙涯使劲一拧便将他摔在地上,还道自己力气大得顶天,正要向宋保军夸耀。

  只见那男生佝偻着身子,如同虾米紧紧蜷缩,左手捂着右边腋窝处,面庞扭曲痛苦,鼻涕口水眼泪全涌了出来,完全丧失反抗能力。

  腋窝是人体交感神经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如果遇到刺激,所产生的剧痛甚至能让人昏厥。幸好宋保军宅男属性,力气不算太大,否则刚才那一下子就能叫他生不如死。

  “怎么回事?”龙老大吓了一跳。

  “打蛇要打七寸,打人要找弱点。”宋保军鄙视的斜了他一眼:“要不是你小子在前头拦着,我一下就能叫他爬着回家找妈妈,何必纠缠那么久?”

  龙涯也觉得自己有些丢脸,一边抚平皱巴巴的衣服,拍打上面的尘土,一边吭吭哧哧说道:“我、我就是一不小心被偷袭了。”

  屈景森赶过来道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哎哟!有人打架!你们到底在干嘛啊?”保安排开众人,终于姗姗来迟,谭庆凯二人及时停止针对王俊熙的踢打行为。

  见到两个兀自在痛苦中挣扎的男生,保安连忙开展现场调查。

  地上斑斑血迹,王俊熙被打断了鼻梁,另一个男生腋下一片乌黑,被打得灰头土脸,蹲在地上喊痛。局势一目了然。

  保安迅速锁定场上的宋保军、龙涯等人,喝道:“都不许动,你们搞什么飞机呢?知不知道这里是校园圣地?你们是哪个院系的学生?难道不想读书了吗?”

  屈景森这时又有了胆子,站出来讲述事实经过,坦承是自己一人所为。“保安大哥,是我动的手,和别人没有关系。他们纠缠我的朋友,所以……”

  王俊熙捂紧鼻子指着宋保军等人一一数过去,叫道:“保安,还有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我只是找女朋友说说话,他们马上纠集起来打人,罪在不赦!必须马上报警,严惩不贷!”

  单暖暖不能置身事外,拦住保安道:“他根本不是我男朋友,是他骚扰我在先,我朋友才对他动手的。”几个围观女生看在屈景森是个超级大帅哥的份上,纷纷站出来帮忙说话。

  保安渐渐明白了事情经过,沉吟道:“不管怎么样,你们这属于打架斗殴,不管学校最终怎么处理,都要去教导部走一趟。至少你们已经涉嫌人身伤害,如果那两位同学伤势过重的话,你们还会可能移交司法机关。”

  “对对!他们恶意伤人!罪该万死!”王俊熙嚷道。

  保安十分为难,说:“同学,请稍安勿躁,我看你叫得这么凶,也不像受伤太严重的样子。”

  “什么!难道你们是一伙的?天啊,保安打人了,保安打人了!快来人啊,看看这悲惨的世界,究竟还有没有我等穷苦百姓的容身之所?”王俊熙索性乱叫起来,精神劲头这么好,看起来也不像受伤的样子。

  那几个保安只是无可奈何,有人怕坏了名声,便想先抓起宋保军等人,安抚王俊熙情绪再说。

  现场一片混乱,单暖暖焦急的向保安解释,王俊熙撒泼乱喊乱叫,几个保安束手无策,其余群众义愤填膺。

  “等等!”关键时刻,宋保军再次挺身而出,伸手搭住王俊熙的下巴微微抬起,面无表情的说:“我们打你了吗?”

  “呃……”

  王俊熙还没反应过来,宋保军嘿嘿嘿的阴森森笑了起来,抡圆巴掌猛的一下呼在他脸上。

  啪的一声爆响,格外震荡。王俊熙一声不吭反身跌开,耳膜嗡的响声连成一片。

  在场所有人,包括保安在内通通安静了,均是震惊无比的看着他。

  宋保军的手腕也震得生疼,这时可管不了太多,接着上前抓住王俊熙衣领一把拎起,道:“我们是五讲四美的社会新青年,到底有谁打你?”又是一耳光下去。

  “本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一心慈悲为怀,连小猫小狗也不敢多碰一下,又怎么会打你呢?是不是记错了?”宋保军一边说话,一巴掌跟着一巴掌,抽得王俊熙脸上啪啪作响。

  “我扶老太太过马路多达两百三十次,拾金不昧上交警察叔叔的财产数额达十万元,救助失学儿童三十人,义务打扫敬老院两千余次,无偿献血总量五万cc并且签署死后捐献器官协议,二十几年来做过的好人好事不计其数,你觉得我这样的活雷锋会打你吗?”宋保军的口水全无保留喷在王俊熙脸上。

  连续的耳光之下,王俊熙脸庞高高肿起,乌青一片,周围保安只是漠然的呆在旁边,没一个愿意上前伸出援手。

  那几个保安满脸呆滞,人人做声不得。

  单暖暖压住险些蹦出胸腔的心跳,拉拉屈景森衣襟悄悄问道:“他们真的是你朋友?”

  屈景森点点头。

  那个军哥看起来瘦瘦弱弱斯斯文文的没一点魄力,可是那天喝酒时大家都围着他敬酒,这时单暖暖好像明白了,原来他才是老大。

  看着宋保军没有一丝表情的面孔,恐惧逐渐蔓延王俊熙身躯,终于怕了,哀求道:“我、没、没人打我,是我记错了……”

  “大家都听到了,他说没有人打他。”宋保军斜了王俊熙一眼:“那你脸上的伤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自己摔的……”

  “事实摆得很清楚嘛,还请几位保安大哥酌情处理,还我们一个清白。”宋保军丢下王俊熙,上前给保安们敬烟。

  保安队长如梦初醒,赶紧接过香烟,结结巴巴道:“当、当然!”

  最终两伙人还是去学校保卫部走一趟说明了情况。

  王俊熙挨了一顿恐吓,怕得要死,一个劲的说自己只是摔伤的,与屈景森等人无关。还保证从此绝不再多看单暖暖一眼,也不再和她多说一句话。

  屈景森主动提出垫付医药费,给了两位伤员每人一千元赔偿,王俊熙不再唧唧歪歪,保安顺势了结此事,都心有灵犀的没有上报学校教导部。

  一出保卫部,宋保军立即抓住王俊熙让他们把钱吐出来。王俊熙喜悦之情还没过,又苦着脸还钱,等于是白挨一顿好打,还没说理的地方。

  被这件破事耽搁许久,宋保军等人一起返回到了屈景森同学的公寓。(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005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