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40章 我帮你磨墨

第240章 我帮你磨墨

  艾朗洲面皮便是一黑。

  “而且唐伯虎的诗也写得好,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啧啧,整首诗对仗极为工整,读来朗朗上口,感染力和情感强烈,怪不得以堂堂江南四大才子的身份化身华府仆人,还能泡到秋香,果真羡煞旁人也。”

  他一本正经说出这番文不对题的话,居然还扯到了电影演绎的内容,在旁边安慰谢绮露的席采薇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我、我问你我的字到底不好在哪里!”艾朗洲稍稍加大音量,悄悄捏紧了拳头。

  宋保军道:“嗯,这字嘛,写得很流利,一气呵成,有种不吐不快的气势。而且从‘别人笑我太疯癫’开始,全是连笔,七个字上下相连,无可分割,犹如浑然天成,充满潦草凌乱的美感,很是值得赞赏。”

  艾朗洲心想总算像句人话,暗中点了点头。

  毛竹峰也在悄悄观察,裘元成暗道这小子一笔臭字,评别人倒是似模似样。

  “仅此而已,但是——”宋保军没让艾朗洲得意几秒钟,马上来了个转折:“原文中共有多达十一个‘花’字,重复率极高,你写的每一个花字都各不相同,明显看得出是在师法《兰亭集序》,每一个‘之’字各有不同的体态和美感,无一雷同。变幻出二十一种不同的笔法,堪称王羲之书法的最高境界。显然你也想搞出十一种笔法,但是模仿得太拙劣了,看似各不相同,却又似是而非,古里古怪。”

  宋保军指指第一个花字,“你把草字头分为两个‘十’,第二个又连在一起,最后的勾猛提了一笔,这个又略略顿住,……如此等等,看似各异奇趣,其实你们看他的骨架几乎完全一样,都是同样的行草章法,同样的起笔顺序,同样的勾连曲折,每一笔里同样的轻重,同样的简略,有什么十一种笔法?形似而神不似,画虎不成反类犬,十一个刻意强调出来的花字,破坏了整体美感,失败。”

  艾朗洲面色僵硬,紧紧咬着牙齿不发一言。

  毛竹峰心道这年轻人说得很对啊,有眼光。他刚才也看出了,只是出于培养学生的道理,不便出言打击。

  宋保军接着说道:“同样的道理,七个‘桃’字换了七种写法,失败。”

  毛竹峰不由凑了过去,没空再理会兀自奋笔疾书的柯宇伟,站在边上掂须微笑。

  “桃花坞里桃花庵,从开始看得出你是想行书的,但是后面渐渐变为行草。呵呵,行书和行草,多体杂写,不和谐而显杂乱,历来是半桶水人士最喜欢犯的错误。失败!”

  宋保军每说一个失败,艾朗洲脸色便多难看一分。

  “‘一在平地一在天’,这里的平地两个字草法不当,你想当然的简略几笔,想突出一股飞流直下的气势,其实任意涂抹,难以识读,失败!”

  渐渐的,同学们越聚越多,几乎全教室所有人全挤在黑板前听宋保军讲解点评。大家都有书法的功底,先前看艾朗洲确实是写得好,这时听宋保军逐字分析,慢慢的体会出其中道理,不禁暗暗点头。

  “‘我笑他人看不穿’的不字,竖笔拖得太长,画蛇添足,谁教你这么写字的?失败中的失败!”

  说到这里,艾朗洲的面皮基本被剥了个干干净净,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呼吸,脸色由焦黑变为通红,再变为苍白。黑是因为气愤,红是因为羞愧,白是因为慌张。他不敢去看众人的反应,只是非常勉强的说道:“难道你觉得这样不好看?”

  宋保军气势汹汹叫道:“哟,你还敢顶嘴?哪里好看了?到底哪里好看了?失败!”

  讲台上的柯宇伟费尽心思写完一幅行书,是前两周开始临摹黄庭坚的字帖《送刘季展诗贴》,倒也有几分神韵。自觉出神入化,可以比肩北宋四大家了,洋洋得意抬头张望,却见眼前空无一人,观众们全跑宋保军边上去了。

  “最要紧的是,人家原诗中疯疯癫癫的意味,看破尘世的孤傲,在你的书法里一点没体现出来。我看到的是什么?郁结、悲苦,好像是一个失恋的家伙在发泄情绪,简直无药可救,失败透顶!”

  失败透顶!

  艾朗洲如遭雷殛,呆立原处怔怔的做声不得。

  同学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几个前头还在夸他写得好的男生马上转换口风,说其徒有虚名,不过如此。连艾朗洲的几个脑残女粉丝也都闭住嘴巴,不再出声。

  他突然一跃而起,三下两下把《桃花庵歌诗贴》扯了下来,不欲再让别人看到自己失败的作品。

  “你说别人失败,那你又写得有多好?”柯宇伟突然挤进人群喊道:“有本事你写一幅好书让我们心服口服啊!”

  几个脑残女粉丝如梦初醒,通通叫道:“是啊是啊,你有本事就写啊,光会评论别人算什么?那我们去餐馆吃到一碗不合口味的饭菜,也可以杀了厨子吗?动动嘴皮子谁不行?”

  上个礼拜的书法课,宋保军被裘老师叫到台上当众示范,写了一幅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笔迹糟糕得一塌糊涂。众人到现在仍是印象深刻,因此那几个女的叫得尤其有恃无恐:“你的字那么烂,也好意思评论别人?那你写啊!你写出来我们就服你。”

  书法艺术是一个长期练习积累的过程,包括深厚的书法基础以及大量的人生感悟,没有人可以短时间内速成。就像一个音乐初学者,今天刚开始学简谱,过两天就能拉出感人肺腑的《二泉映月》,除了天才,谁也无法保证。

  明知道宋保军根本不可能是亿万中挑一的天才,柯宇伟和脑残女粉丝们叫得格外起劲:“你写啊!别光说不练,成天就知道夸夸其谈!”

  他们这么一吵闹,居然也激起周围中立观众的看热闹心理,只当做一桩特别好玩的事情。当下人人不嫌事大,纷纷跟着嬉笑:“快写吧,评论家。”

  “就是嘛,写出来让大家看看宋大师的笔迹,我们也好观瞻一二,学习学习。”

  “宋专家,你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不亲自展示一番,怎能叫人服气?”

  这时何建民已向旁边学生问出宋保军书法极烂的事实真相,有心要让这小子出丑,站出来义正词严的说道:“宋保军,你搞什么名堂?叫你写就写,别磨磨蹭蹭的浪费大家时间!”

  宋保军哪敢答应?硬着头皮道:“我去餐厅吃饭,菜做得不好我训厨子一顿,也用不着自己亲手下厨来证明吧?”

  何建民指着他鼻子大声喝道:“你分明就是喧哗课堂,滋扰生事!”

  谢绮露越发得意,笑道:“宋保军,你若是写得出比艾朗洲更好的书法作品,我认你做叔叔。”

  宋保军没好气道:“你本来就是我侄女。”

  何建民终于使出杀手锏,说:“我们就请竹老评评,如果你写的确实比艾朗洲同学好,我保证这个学期帮你申请奖学金。”最后一句话却是声色俱厉的说出来:“如果你写不出,这个学期门门学科算挂科!”

  宋保军脖子一梗,就说道:“难道老子怕你不成?”当着系主任的面自称老子,全茶州大学也就是他有这个胆子。

  “那就写!”何建民喝道。

  整个争吵的过程,毛竹峰始终笑眯眯的旁观,并不发一言。

  柯宇伟费去九牛二虎之力写的《送刘季展诗贴》,还没别人看过一眼,便被何主任粗暴的扔过一边,重新铺开一张空白宣纸。柯宇伟简直欲哭无泪。

  同学们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人人均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欢喜色彩。

  当此之际,宋保军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索性光棍到底,脸上淡淡的笑容,优雅而从容,轻轻一抬手一摆腿,大师风范尽显无疑,下巴一扬,直呼主任的名字:“建民啊,还不去给老子磨墨?”

  何建民气得不轻,只当做没听见。讨厌,这学生太讨厌了!

  那个被点名展现书法的侍墨女生杨海蓝一直没来得及表现,已被众人彻底无视。她也不生气,拿起墨块准备研磨。

  一只纤纤玉手接过杨海蓝手里的东西,笑道:“还是让我来吧。”正是叶净淳,高挑的身影在人堆里永远无比出众,犹如高贵的天鹅,拿着墨块轻笑道:“我帮你磨墨,你好好写哦。”

  柳细月怒道:“女壮汉,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

  叶净淳白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倒了一些清水在砚台上,细致的研磨起来。

  艾朗洲呼哧呼哧喘气,双目通红,但又舍不得离开,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叶净淳的绝美脸蛋,目光中满满都是爱慕,浑然忘了周遭环境。

  冷不防一股力道自肩头传来,韩版帅哥向左边趔趄跌开,哎呀了一声,险险站稳。回头一看,原来是宋保军将他推开一边,潇洒的站在了讲台之前。(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153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