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41章 一定虚心接受

第241章 一定虚心接受

  表情昂然,神色淡淡,一手别于后腰,一手向毛笔伸去,双脚不丁不八,顿时有股岳峙渊渟的气势,犹如站在紫禁城头的叶孤城即将向陆小凤发出致命一击。何建民登时心下惴惴,禁不住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当真有几分能耐。

  装腔作势的宅男已经做好出丑的准备。

  正在这时,脑中白光闪过,一瞬间他被拉进三十二重人格建造的虚数空间。

  ……

  ……

  “关键时刻拉我进来,有解决办法?”宋保军顿时惊喜无限,努力睁开眼睛——或者说是视觉神经——看向前方边缘模糊的光团。

  前方只有一个闪烁黑白灰三色的光团,这黑白灰分有多种层次,外观呈现美丽而复杂至极点的几何图案。

  “你的问题不是问题,哲学人格没打算浪费宝贵的幽能。”文艺人格的声音震荡着听觉神经:“是我,我费尽口舌向哲学人格申请了这个打开虚数空间的机会。”

  “老大,你真是我的大救星。”若非此时没有手臂,宋保军真想冲过去和他握手:“快,来个王羲之的水平给他们瞧瞧。我就不信了,弄不死这帮混小子。”

  文艺人格说道:“主体,我跟你透露一个小秘密吧,每一人格都有一个独特的起源。任何人格的起源都是重大机密,由老板保管。”

  “哦?”

  “而我的起源,来自于欧洲……”

  “欧洲什么地方?”

  “当然是保密了。”文艺人格道:“所以我缺少王羲之的艺术天赋,你就别想了。”

  宋保军居然从对方话里听出一丝羞惭之意,不禁冷笑道:“你当初不是说自己是除了老板之外最强大的人格么,继承了古往今来所有艺术家的天赋。”

  “偶尔有几个错漏的,不也是什么大事。你不要老是纠缠这种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

  宋保军嘿嘿笑道:“王羲之的书法照耀古今,怎么能说是旁枝末节?”

  “好了好了,就你啰嗦。事实上是我当年错过了那个年代。不过我最近正在研究一种新的书法风格,就是你买的那本旧书,里面的字体,给了我很大灵感。”

  “廖学兵的读书笔记?”

  “是的,这是一种矛盾而且奇怪的字体,像是两种不同性格的人综合在一起,偏偏异常和谐,没有半分冲突。打个比方吧,塞尚和毕加索同时揉在一幅画里面,是不是冲突特别明显?矛盾之极,简直叫人无语?可是廖学兵的字体有这个能力,叫两个如此矛盾的风格糅合起来,变得异常和谐。”

  宋保军一想廖学兵读书笔记中的字确实给自己这种感觉,便应了声“嗯。”

  “如果你看一本小说,第一段是金庸写的,第二段是托尔斯泰写的,第三段你猜谁写的?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琼瑶吧,大概是古龙吧,大概是巴尔扎克吧,反正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语言文字,你还看得下去?可是我觉得廖学兵的矛盾体会让所有文字变得和谐起来。”

  “这么说……”

  文艺人格道:“这种结合两种矛盾的字体极其漂亮,像是幻觉一样。我已经研究了一个多星期,感觉有所成就,所以今天应该展现出来。把你拉进虚数空间,就是跟你说明这个情况。”

  “好的,那就赶紧开始吧。”

  ……

  ……

  又是一道白光闪过,宋保军重新站在讲台之前,身边是黑压压的人群,每一个人都用兴奋的眼神盯着他。

  “好了。”叶净淳搁放墨块,小心提醒道。

  宋保军觉得脑子多了许多东西,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个究竟。说道:“可惜事起仓促,没有来得及焚香沐浴更衣,也罢!”

  何建民怒道:“你还要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

  宋保军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朝系主任扬扬下巴:“建民啊,还不快给为我点烟?”

  何建民郁闷的再次别过脸去,若非竹老在场,他的一百零八句脏话早已喷将而出。

  “唉,你这人真是的,写字还要抽烟,少抽几根会死啊!”叶净淳笑着接过宋保军手里的越战版打火机,笨手笨脚的擦燃火苗,为他点燃了嘴里香烟。

  宋保军终于蓄足气势,一手据住案角,一把提起极品狼毫湖笔,在砚台上吸饱了浓墨,对着宣纸一笔挥下。

  先是一横,再一撇一捺,原来是个“大”字。

  这个字给人感觉非常奇怪,说端不端,说正不正,偏偏一股气势荡漾其间。

  艾朗洲见他写得怪异,刚要讥笑,宋保军已连续不停写了下去。

  裘元成也觉得矛盾之至,不禁拿眼去瞅毛竹峰。只见竹老紧紧抿住嘴唇,眼睛瞪得老大。

  那字似乎法度严谨,又觉得松散无形。横竖撇捺之间刚劲凌厉,笔画中又显圆润通透,实在难以形容。

  竹老全神贯注,眼光一直跟着宋保军的笔势游走。

  叶净淳对书法研究不深,只能紧张的站在边上,心中暗暗加油。

  宋保军写着写着,嘴里叼着的烟头积起一截长长的烟灰,在身体晃动之下摇摇欲坠。

  这时全场已是鸦雀无声,所有人充满期待的看着他写字,不少人发现那截烟灰,心中犹如悬起一块巨石,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这烟灰如果掉进宣纸上面,说不定就把作品给毁了。

  艾朗洲不觉唔的一声,想不到宋保军竟然一手写字,另一只手拿着烟头掸掸烟灰,还用轻蔑的眼神瞥了他一眼。那感觉,那做派,实在潇洒。

  一幅字不多不少,很快写完。

  在他书写的过程中,笔势流畅,如同瀑布奔流而下,不给人停留的余地。很多人都随着他的笔势移动而紧紧屏住呼吸,直到最后一个字,笔头微微一顿,很多人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整个教室同时传来呼的一声。

  上面写的是——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是苏轼的著名词作《水调歌头?大江东去》。通过对古战场的凭吊和对风流人物才略气度功业的追念,曲折表达出怀才不遇、功业未就、老大未成的忧愤之情。同时也有历史和人物的旷达之心,被誉为“古今绝唱”。

  宋保军掷下狼毫,身上全是狂傲和孤独的气息,指着何建民和艾朗洲说道:“凭你们几个阿猫阿狗、臭芋头烂番薯,也敢和老子比试书法?”

  全场寂静之时,声音显得特别震耳欲聋。何建民看着宣纸上的书法,顿时面色苍白,踉跄退开。

  没有人觉得他的话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因为那书法摆在眼前。

  竹老早已忘乎所以,一把推开裘元成,牢牢站在讲台之前,贪婪的目光在纸上扫射流转,嘴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脸上是异样的潮红。

  他想伸手去触摸那些字,却又在将将及近之时停住手势,显得想摸又不敢摸,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了罕见的珍宝。

  那宋保军一挥而就的《大江东去》,整体看起来雄浑苍凉,大气磅礴,笔力遒劲,境界宏阔,给人以撼魂荡魄的艺术力量。

  然而在结构中,却是截然不同的风格。使转提按,节奏多变,线条锋利而后圆润,竟然给人一种古典音乐《哥德堡变奏曲》的感觉。似乎看着他的字,耳边就能响起古尔德凄惨的钢琴声。

  而学西方美术的人,则在书法结构中看到了梵高的《向日葵》。那字好像色彩金黄,充满生的欲望,好像在燃烧,真正是天真充沛生命旺盛,仿佛闪烁着熊熊火焰,是那样的艳丽,华美,同时又是和谐,优雅,甚至细腻。那富有运动感的和仿佛旋转不停的笔触是那样粗厚有力。然而在这种粗厚和单纯中却满是智慧和灵气。

  至于学国画的家伙,眼中变成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大手笔与精细的笔法相互结合,在具有形象性的字体之中富于诗情画意,结构严谨,面面俱到,一丝不苟,每个字各有身份,各有情节,各有神态,各有性格。

  这他妈简直神了!古今中外的艺术之道殊途同归,仿佛在这幅宣纸上得到无比正确的证明。

  但具体到了字体,态势又是一变,一时华丽,一时朴素,一时内敛,一时锋芒毕露。种种奇怪的感觉交集在一起,组成整幅书贴。

  竹老激动得浑身颤抖,连忙擦去嘴角的口水,喃喃道:“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宋保军适时谦虚而又装逼的应道:“竹老,这我随便写写的,您觉得不满意的地方,该骂就骂,我一定虚心接受。”

  竹老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说:“这字,怪到极点,也美到极点。好,太好了,想不到茶州竟有这样的天才,我看到这幅字,今天就算当场死了也是值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161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