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42章 多少是个人情

第242章 多少是个人情

  宋保军连声应道:“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此时此刻的竹老哪听得到他在废话什么,又说:“纵使我的老师白石老人复生,恐怕也写不出这样的字。精彩绝伦!茶州第一!”尽管是情绪极度激动之时,态度仍然非常谨慎,不敢把话说满了,用的是“恐怕”之类的字眼,说的是茶州范围无双而非世界第一。

  墨迹逐渐干透,竹老小心的抓住字帖边缘,吩咐道:“先挂起来,再好好欣赏!”

  教室里来听课的学生大多学有所成,书法至少是入门,有些人功力已深。再加上大学的课程不单单是练习写字,而多了鉴赏、品评的深度内容,学生们都有欣赏艺术的眼力,不会像门外汉看热闹一般看待宋保军的作品,品得出其中的好坏。

  比如一个初中毕业的杀马特非主流,你让他去欣赏莫奈的《蓝睡莲》,他只会觉得那画色彩绚丽线条模糊,仅此而已,不再看出再多东西。让一个阅历丰富的艺术家来看,自然看得见其中蕴含的无数情感。

  这就是外行与内行的区别。

  《大江东去贴》挂上黑板之后整整十分钟,宽敞的教室里七八十名老师学生,没有一个多余声音。

  大家全都在屏息静气观看这幅横空出世的旷世书法。

  艾朗洲看得入神,忽觉后脑一痛,挨了宋保军一巴掌。他大怒回头看去,只见宋保军头颅高高昂起,说道:“和我比么?”

  艾朗洲默不作声,连应有的反抗和后脑上的痛觉也忘了。

  过了好久,大家渐渐回过神来,开始小声交谈议论,一时去看黑板上的字帖,一时去看充满谦卑风度的宋保军,只觉这瘦弱的男生竟是无比高大。

  裘元成勉强问道:“老师,您觉得这字该当如何评价?”

  “无法评价,无法评价。”毛竹峰总算恢复几分神气,说:“先拿去裱糊起来,我要放在家里客厅,欣赏个三年五载再说。”

  宋保军上前一步道:“还请竹老用章。”

  毛竹峰连连摆手:“你是作者,你都没用章,我怎好用章?”

  宋保军从前书法差劲,自己是没刻有印章的,闻言颇为不好意思:“我的章忘在了宿舍,改天再给盖上去吧。”

  毛竹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我且问你,你这字学自哪位大师?莫非是李清源?郭文生?他们两个也没这境界啊。”

  宋保军用力咳嗽一声,严肃的说:“我……我自幼研习二王、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苏轼、黄庭坚、蔡襄、米芾、赵孟頫、董其昌、怀素、张旭,日日勤练不辍,天天临摹字帖,二十二年用秃七千三百余支毛笔,写去万刀纸张,墨汁染黑了家门前五百公顷的池塘……”

  毛竹峰、裘元成、何建民诸位听众已是目瞪口呆。

  宋保军毫不顾及他们的感受,继续说道:“我家里十八口大缸装满水,用水磨墨,只是一年光景缸水已被我用尽。到后来我家为了买笔买纸,花去大量钱财,家境渐渐的入不敷出。我就在后院种植数亩芭蕉,摘叶为纸。最后芭蕉叶摘光,我便以指为笔,在裤子上练习,冬去春来不停的划,整整一百条质地坚韧的牛仔裤被我指头划破,这才勉强有所小成。”

  何建民喉咙咕隆一声,用力吞下一大口口水。

  “直到今天的课堂上,我听着裘老师精彩的讲课,目睹窗外涛生云灭,坐看风云变幻,突有所感,因此写下这幅《大江东去贴》,实乃侥幸。以后再叫我这样的字,恐怕也写不出了。”

  宋保军这话也有一部分是实在,这种书法需要极其强烈的情绪和充沛的幽能,就和当初十月晚会演奏《安魂曲》一样,很难复制。再叫他写一次,还当真写不出那么好的了。

  毛竹峰眼中满是激赏,嘴里啧啧赞叹不停,说:“好,人才难得,人才难得啊!天才的基础是无数的汗水堆积起来的。你当年没有那等勤学苦练,又焉有今日之成就?”

  宋保军谦逊的说:“我没别的秘诀,唯有一个勤字耳。”

  毛竹峰道:“这幅《大江东去贴》能不能送给我?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就按照黄庭坚作品的价位,一平尺一百万,你看如何?”

  宋保军有些舍不得,转念一想,却又说道:“竹老收藏拙作,怎敢提一个钱字?您尽管拿去垫桌脚、补墙壁。”

  毛竹峰哈哈大笑,道:“垫桌脚,暴殄天物啊,我可真真舍不得。小宋,你太谦虚了。”

  古代文人写出作品,请人拿去“覆瓿”、“补壁”其实是一种自谦之词,意思是说我的陋作入不得您的法眼,但有所想,拿去补墙壁上的漏洞吧。

  一平尺一百万,乃是毛竹峰心情激荡之下信口开出的价格。一幅具有市场价值的书法艺术作品,除了字写得好以外,其实还有很多因素。比如作者的名头,是否历史上的著名人物。这字画又经过哪些名家的点评,多少个鉴藏章盖了上去。年代是近还是远的,字又代表了什么流派。字画有什么来历,有过故事就珍贵,没有故事的平平无奇。

  像宋保军这样初出茅庐的书者,社会上名气全无,更没有全国知名的大师提携,纵使写出旷世之作,也买不出多少价钱。

  除非是有人愿意为他炒作,先把名声托起来,再抬高价钱,到时候自然有下级炒手愿意跟进,骗一骗傻子。

  说句大实话,眼下的宋保军作品,艺术价值高,但是市场价值不高,这是两种概念,万万不可混淆。

  一平尺一百万,《大江东去贴》四尺整纸就是八平尺,算起来足足八百万元,也只有率性热忱的竹老喊得出来。放在拍卖行专家那里,恐怕是要除以八百倍的。

  宋保军也知道其中内情,因此没打算赚这份钱,而是故作大方送与竹老,多少是个人情。

  竹老不仅是书画大师,同时也是个富翁。历年来所写的部分精品,往往可以在拍卖行拍出二三十万的高价。而且省市里各企业单位酒店宾馆经常请他题字,每次一至五万的润笔费,常年积累起来非同小可。不然他敢喊出一平尺一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何况毛竹峰身为齐白石关门弟子,多年以下,门生弟子无数,又大有名望,社会名人、政府要员、富贾巨商都与他结交,身边是一张巨大的关系网。

  与竹老攀上交情,以后好处自然是大大的有。

  宋保军几乎耗尽幽能写出这幅《大江东去贴》,也就忍痛割爱。

  裘元成便吩咐杨海蓝几个女生把字帖收好卷起,装在书轴里。期间一直叮咛她们务必万分小心,因为这是竹老亲口说过“价值八百万”的字帖。

  字帖一经收起,毛竹峰立即伸手抢夺一般接过,像小孩子终于得到了心爱的玩具,紧紧抱在怀里,那脸上珍惜异常的神色叫人暗自好笑。

  宋保军又看向何建民:“主任,这个学期的奖学金,不要让我再提醒你了啊!”

  何建民是历史专业出身,对书法虽有涉猎,感受终究不如毛竹峰强烈,已然回过神来,闻言又是气愤难平,僵硬着脸勉强点头。

  裘元成让学生们返回位子坐好,大家的情绪仍然无法平静。不少人窃窃私语,话题总离不开宋保军三个字。还有好事者想找艾朗洲,环视四周难觅影踪,韩版帅哥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教室。

  重新开始讲课,相比起之前波澜起伏的情节,突然显得索然无味,没人有心思听课。甚至不少男生悄悄从后面钻过去向宋保军敬烟。

  宋保军来者不拒,桌面堆起高高的香烟山。

  毛竹峰坐在边上与他谈了一会儿闲话,不外是勉励宋保军今后好好用功,将来一飞冲天指日可期。

  “小宋,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毛竹峰从怀里珍而重之的掏出一张东西,“这名片哪,说起来庸俗可笑,可是没有它也不方便。这是我私人名片,你拿着它去我家里做客。”

  名片竟是银质的,很薄很轻,上面电镀了毛竹峰的书法签名和一行电话号码,宋保军还道没什么出奇,随手揣进口袋里,应道:“好。”

  他却不知道,竹老一共只做了十张这种的名片,只有最珍贵的朋友才会给出。名片从制作出来到现在已经十年,也只仅仅派出去五张而已。而竹老上一次出手,则是文化部的某位部长。

  名片内隐藏独特的加密措施,持着名片去竹老家里,一路畅通无阻,全家上上下下没人拦你。就连最机密的书房也可去得。

  竹老给出这张名片,说明宋保军在他心目中相当重要。

  闲谈一会,那位年轻的随从走过来说道:“竹老,您今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再聊下去身体恐怕要吃不消的。”

  “没事没事,让我再聊几分钟。”毛竹峰仍是兴致勃勃。(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171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