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45章 能正经一点么

第245章 能正经一点么

  宋保军还没来得及答话,柳细月在车上应道:“我们去约会啊,你这傻大个啰嗦个什么劲。对了,你昨天打篮球真的挺丑的。”

  荣川麟不禁后退了一步,手里的旅行包啪的掉在地上,脸色瞬间苍白无比,满是想吐血又吐不出来的憋屈表情。

  宋保军顺势摆脱傻大个,坐进车里问道:“细妹,我还要回家,你叫我去哪?”

  “说多少次了,叫姐姐!”柳细月转动方向盘,驾驶着车子向立交桥开去,说:“今晚我有个聚会,你陪我一起。”

  宋保军还想说些什么,柳细月又道:“你爱去就去,不去就下车,我不会拦着你!”

  宋保军见她严肃认真,讪讪的闭上嘴巴,不敢再开玩笑。

  下午下班的车流高峰期,车子在路上走走停停,磨蹭半个小时,又在一个红灯路口给堵上了。宋保军百无聊赖,左顾右盼,突然发现柳细月有些不同。下午上课时她还穿着牛仔裤运动鞋和外套,现在换了一套紫色的连衣裙和黑色高跟鞋,脸上也精心化过妆容,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香荡漾鼻端。

  “看什么呢!嫌坐我的车丢人吗!”柳细月看到宋保军坐立不安的样子,顿时又发起火来,骂道:“你能不能表现得正常一点?”

  “是你不正常。”宋保军说,想想补上一句:“大姨妈来了我可以理解。”

  “好吧,是我不正常,这几天有点烦。”

  柳细月幽幽叹了一口气,好像想起了什么,反身伸过手从后座上拿过一个纸袋递给宋保军:“买给你的。”

  宋保军浑没想到泼妇柳还有如此好意的一面,当即又惊又喜的翻开纸袋,里面是一条“黄象楼1975”香烟。另外还有一个朴素的牛皮纸盒,上面的黑色logo十分显眼:“zippo岁月无声”,原来是只打火机。

  这款岁月无声限量版zippo打火机以黄铜为主材质,正面用银质镶嵌一朵牡丹,背面是一张落叶,正所谓“春花秋叶,岁月无声”,应题之极。外观平凡大气,朴实厚重,手感十分舒适。

  本是发烧产品的zippo打火机近年来早已沦为“装逼利器”,便宜的一两百块,贵的要上千。似乎每一个男生叼着烟头手里把玩着zippo的时候都透出一股文艺范与颓废范。而且正版看不起高仿版,限量版看不起正版,老产品看不起新产品,绝版产品看不起老产品。

  宋保军玩了一会儿zippo,重新放回盒子,拆开黄象楼1975叼在嘴里。

  柳细月似是不经意的说:“你要记住,我的车里迄今为止只有你能在里面抽烟。”故意停了停,好像在等待着宋保军表达一下对新礼物的喜悦之情。

  没想到宋保军什么话也不说,从兜里掏出越战纪念版铝壳打火机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无聊的看向窗外。

  “喂,你什么意思?”柳细月忍不住叫道:“嫌我买给你的东西不好?”

  宋保军回头看去,只见女孩子柳眉倒竖,杏眼圆瞪,似乎暴风雨即将发作。他暗叫不好,忙拿出zippo,放在手里摩挲,一脸爱不释手的表情,说:“细妹送的东西,我连用都不舍得用一下,必须好好保存起来,留为传家之宝,以后传给儿子,让他明白这是母亲当年送给父亲的定情信物。”

  “尽瞎说!”

  看到路灯亮起,前方车辆缓缓移动,班长板着俏脸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来到梦之熊服装专卖店,宋保军摸不着脑袋:“怎么?原来是叫我来陪你逛街购物的,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柳细月直接把他领到男装区,吩咐应声赶来的经理:“给他选一套好的西装。”

  “给我买衣服?上次已经买过一套了这次还买?”宋保军话刚说完,被经理一把推进更衣室。

  一套深灰色修身西装,里面是白色条纹衬衫,休闲西裤,扣环式皮腰带。皮鞋倒不用换了,宋保军一直占用着谭庆凯那双镶嵌金属的尖头皮鞋正好与这套装束十分相衬。

  柳细月让经理剪掉服装标牌,包好衣服,又把他拽进车里。

  宋保军越发莫名其妙:“细妹,你要我干什么,到底说个理由啊。”

  “不是叫你陪我参加聚会么,先换套衣服有什么了不起的。”柳细月撅着嘴唇道:“上次买给你的衣服,怎么就见你穿过一次?”

  “细妹送给我的衣服,我舍不得穿,留为传家之宝,以后传给儿子……”

  柳细月冷冷喝道:“闭嘴!你整天胡言乱语,就不能正经一点么!”

  似乎觉得自己的说话太重,隔了一会儿又说:“我这个聚会比较重要,是象京乌衣会组织的,你千万认真些,不要让我丢面子。”

  宋保军问道:“这个乌衣会,什么来头?”

  “乌衣会都是些大学在读的世家公子小姐搞起来的小组织,有象京四大家族的小孩也有官员商人的儿子,互相共享资源,促进发展,看似其乐融融,其实也互相竞争,内部斗得十分激烈。乌衣会的层次很高,没有一定的身份,就是哭着喊着,他们也不会让你加入,普通人听也没听过这个组织的名字。”

  “感觉还蛮不简单的。”

  “何止不简单。”柳细月说:“乌衣会的父辈涵盖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工业、军事各个行业,他们所掌握的资源常人无法想象。也许他们吃一顿饭的费用,就等于普通人三五年的伙食费。也许乌衣会内部随口交换的一个信息,普通人一辈子也打听不到。依靠父辈的树荫,乌衣会成员起步远远比别人要早,当别的学生还在苦苦找工作,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累,乌衣会成员已经坐上父辈安排的副总位置,开始向曾经的同学发号施令。”

  宋保军说:“你说得这么好听,那你也是乌衣会里的一员?”

  柳细月点头道:“乌衣会现任会长是象京魏家的魏公子,他们正在发展茶州地区的成员,去年已经邀请了我几次,我现在才答应参加。”

  宋保军想问你家里是干什么的,又觉得这样打听对方家庭情况不太好,便改口说道:“那么这次聚会就是乌衣会发起的?”

  “是啊,包括我在内新近入会的有好几名成员,所以乌衣会茶州分会的会长安排了一次聚会,让大家都认识认识,了解了解。每个人必须携带一名伴侣,所以你今天要表现好一点哦。”

  宋保军看了看手表说:“现在才五点多,聚会这么早?”

  “晚上九点开始,所以现在先去你家。”

  “去我家?”宋保军惊呆了。

  “是啊,去你家,我们这么久的老同学了,去你家吃顿饭也不成么?家里都有什么人?爸爸,妈妈?还有兄弟姐妹吗?”柳细月在一家礼品店前停下车子。

  “还,还有两个妹妹。”

  “哦,妹妹都有多大了?”

  “一个十六岁,高一了,一个十二岁,读小学六年级。”

  “你家倒真是超生游击队。”

  宋保军忙拉住柳细月,说:“行了,去我家吃晚饭不用买什么东西,没的让人笑话。我家说是茶州最好客家庭,没人敢怀疑。”

  柳细月使劲拍开他的手道:“第一次去你家里做客,不买东西像话么,你当我真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小姐,什么都不懂?”

  “好好,那就随便买几样,不许超过五十块钱。”

  柳细月当他是傻瓜一般,径自进了礼品店。

  四瓶三十年窖藏茅台好酒,每瓶一万二千元,四条黄象楼1975香烟,每条一千元,这就超过了五万块,柳细月刷着信用卡眉头不眨一下。

  又到路易威登专卖店买了三个风格统一的女士手提包,最后去首饰店拿了三个翡翠手镯。

  宋保军只看得大汗淋漓,连碰都不敢多碰一下,嗫嚅说道:“大、大姐,你这是要让我入赘柳家吗?”

  柳细月对他的调戏之语也生出不少免疫力,笑着应道:“你要是愿意入赘也成,我爸见了你一定喜欢。”

  “我、我身份低微,不、不敢见未来岳父。呃,你说我岳父他老人家都有什么兴趣爱好啊?”

  柳细月哼了一声,说:“他那人没劲得很,整天最喜欢之乎者也,谈什么唐诗宋词,说什么子曰诗云,和你正好有共同话题。”

  宋保军道:“你不是说我岳父是做生意的么?听起来怎么像是个搞文化的?”

  “他原来是大学教授,后来混不下去了,就下海做生意。几十年来仍念念不忘他的诗词歌赋。”

  “哦,原来我岳父老人家既有文化又有钱,倒是挺好。”宋保军想起当初球场斗殴事件,学校听说柳细月也牵涉其中,立即停住追查,说明柳细月来头大得惊人。莫非她父亲从前在茶州大学当过领导干部?

  他一口一个岳父,柳细月终于禁不住脸红了,说:“先别想那些没影的事,你家怎么走?”(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195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