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51章 你来这干嘛

第251章 你来这干嘛

  回头一看,来人眼熟得很,丹凤眼柳叶眉,口如樱桃,鼻尖隆正。唇红齿白,长得十分漂亮,尤其一对胸脯肉颤巍巍的包裹在无袖上装里,甚是迷人。这是袁霜的死党,工商管理学院大三学生莫艾霞。

  来人头上齐肩短发,刘海扎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修长的脖子上挂着一串亮晶晶的项链。鞋子、手包、服饰、香水无不细致讲究,还故意穿了露脐装,以便露出肚脐眼边上一块花样复杂的纹身。想是因为今晚的聚会,周身做了一番精心的打扮。

  莫艾霞见宋保军不说话,抬起下巴说道:“哟?不理人了?你怎么混进来的?”

  她当然不相信宋保军会受到主办方的邀请。

  和“外围女”一样,类似的富豪聚会同样存在不少“外围男”。与专职充当花瓶的外围女不同的是,外围男有更多职责,比如插科打诨,玩笑逗趣,装疯作傻,假痴不癫等等,用以衬托聚会主角的英俊潇洒高大威猛风流倜傥,作为聚会上的活跃气氛的调剂品。

  总之外围男需要极厚的脸皮和极灵活的手腕脑袋。脸皮不厚你怎么给别人舔屁股?脑子不灵你怎么给人充当笑料?却也不是人人有资格当的。

  莫艾霞觉得宋保军就应该是专程来给乌衣会成员舔屁股的。

  “说话啊傻逼!”

  宋保军双手插兜,腋下夹着柳细月的包,嘴里叼着烟头斜了她一眼。

  配合着身上的黑西装白衬衣,模样像极了刚刚进入体制的小公务员,谨小慎微中兀自带有一丝掩藏不住的棱角,过了好几秒钟才像是突然发现对方似的,慢腾腾的道:“这不是莫艾霞吗?又给高富帅送逼来了?”

  他和袁霜约会那几天,见过莫艾霞几次,是个嘴碎又高傲的女生,常常跟在刘佩龙等高富帅屁股后面打转,向来看不起别人。当初袁霜打赌玩弄自己的感情,她也是参与者之一,那可是宋保军不可触摸的痛处,犯不着对她客气。

  莫艾霞面孔一黑,怒道:“宋保军你说话注意点,我们是主人邀请来的。”

  “不就是来钓凯子的么?巴望能在聚会中找个头脑不清醒的男人,陪睡一夜,弄个lv包的酬劳。”

  “你当我什么人?”莫艾霞咬着牙道:“看你这张臭嘴,我可犯不着给袁霜情面,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弄死你。”

  宋保军抬抬眼皮,十分惫懒的说道:“这一亩三分地,怎么就出了你这个大头蒜?你说你能找得了谁?哦,像你这种货色,只要张开大腿,还是有几个嫖客愿意为你吆喝几声的。”

  “你……”莫艾霞突然发现傻子军嘴巴比以前厉害了不知多少倍,一时憋不出反驳的话,说:“你这垃圾般的品味,也有胆子来乌衣会胡混!”

  柳细月在车里化妆完毕,看见车身边上吵架的两个人,停住准备开门的手,转为看热闹模式,摇着头心道:“这女人想和宋保军斗,太嫩了。”

  宋保军看看自己,又看看莫艾霞,嘿嘿冷笑两声,说:“小霞同学,你脖子上的锆石项链,可真是耀眼夺目哪!带着几百块钱高仿版的项链,既美观漂亮,还体现了绿色环保的情怀,委实令人敬佩。呵呵,这锆石,真像钻石!”锆石二字,特地加大了音量,直如破着喉咙喊出来一般。

  “呃……”莫艾霞脸庞顿时刷的一下,红得好比猴子屁股。

  上流社会的聚会,历来严谨庄重,格外讲究穿着打扮,否则便被视为对主人的失礼。服装鞋帽手包均为名牌正品,珠宝首饰更是重中之重,就算自己没有首饰,去借也得借来装点门面。

  莫艾霞仗着和袁霜关系好,以及自身外貌条件不错,得以受邀参加乌衣聚会,本身只是普通家庭,没多余钱财支撑她的奢侈消费。幸好人脑是没有限制的,弄了一条锆石项链冒充钻石项链。料想锆石酷似钻石,外观上几乎一致,不借助仪器根本分辨不出。

  这串锆石项链戴在脖子上,与玲珑剔透的锁骨相配,实在和娇贵的富家千金小姐没有区别,险些就要装逼成功。

  只怪拥有哲学人格的宋保军观察能力太过强大,一眼看出普通锆石与钻石在光度、切割角度、净度、颜色中细微的不同,一口叫破。

  莫艾霞正难堪之时,宋保军又说:“你身上的香奈儿五号香水味道虽然是真的,但是太老气了,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唔,闻起来像是三十五岁找不到丈夫嫁不出去的饥渴中年妇女。”

  柳细月在车里只笑得打跌,捂住嘴苦苦憋笑,一时间花枝乱颤,可惜没谁欣赏她那好看的小模样。

  莫艾霞脸颊的红晕慢慢褪去,变成恼羞成怒的青灰色,说:“你、你找死!”

  “这双复古印花的鱼嘴坡跟鞋和及膝短裙,加倍衬托了你粗、壮、肥、胖、短、黑的大象腿,脚毛既多,毛孔又粗,恐怕是双层丝袜都挡不住,太美好了,我都舍不得多看一眼。”

  莫艾霞的腿虽然是略粗了些,但也仅仅只是略粗而已,远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闻言差点要跳起来,叫道:“你瞎了么!我的腿哪里粗了!”

  “呵呵。”

  宋保军心道有莫艾霞的地方,袁霜一定不远,手指夹着烟头掸掸烟灰,抬眼一瞧,心口砰然一跳,袁霜和刘佩龙几个人果然从远处走了过来。

  刘佩龙高高帅帅的,竟也是和宋保军相近款式的黑西装白衬衣。他的身材足够撑得起这套衣服,肩宽腿长,看起来更显俊逸,莫艾霞完全忘掉先前的不快,眼睛几乎将要粘在他身上挪不开了。

  此外刘佩龙穿着的细节部分刻画也远远比宋保军出挑,比如左手腕的江诗丹顿,随着手臂摆动在白色袖口中若隐若现。一副黑框眼镜折起来插在上衣口袋,仅仅露出边角。西装只扣住第一颗扣子,皮带略显松散随意,却又让他多了几分潇洒的风度。

  袁霜礼节性的轻轻挽住刘佩龙胳膊,秀发堆在脑后盘起,露出修长玉致的脖子。白色的连衣裙与刘佩龙的黑色西装相得益彰。两人好比金童玉女相携走来,真真叫人赞叹。

  后面跟着袁霜的两个女同学,虽然已经很漂亮了,还是不能与袁霜相比,无一例外和莫艾霞一样,被刘佩龙叫来担当花瓶角色的陪衬。

  袁霜娇媚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问道:“宋保军,你来这干嘛?”

  “他是来帮忙端茶送水的。”莫艾霞抢着回答。

  袁霜点点头说:“哦,那你小心些,不要搞坏了别人家的东西。”

  宋保军脸色一僵,有些自失的笑道:“是了,我既然是来端茶送水的,手底下总有分寸,不会弄坏东西的。”

  “端茶送水”云云,这话他拿出来自嘲可以,可是莫艾霞乱说一气,袁霜居然也毫不怀疑的相信了,还应得煞有介事,实在叫宅男军憋闷不已。看来自己在袁霜心目中,永远只是个混不出名堂的可怜虫。

  刘佩龙只在边上冷冷的看着远方,并不说话。两人没有任何眼神、语言上的交流,然而较量已在无形中展开。

  对方身形潇洒,美人在怀,海盛公司的少爷,被周围几个女孩灼热的目光包围,乃是受邀而来加入乌衣会的正式成员。再看看自己,傻气可笑,被直接误会为端茶送水的佣人,两人孰强孰弱高下立判。

  袁霜稍稍一顿,换了副怜悯的语气,说:“是谁叫你来的啊?以后不要来了,这里不适合你的。好好学习,将来未尝不会有出息的一天。”

  宋保军觉得胸腔有些生痛,凌厉绝伦的哲学人格竟施展不出,勉强应道:“来见识一下世面总是好的。”

  “以你的身份,也想在乌衣会里面见识世面?”莫艾霞冷笑着说。

  袁霜瞪了莫艾霞一眼,说:“算了,我猜到了,你是来给他们弹琴助兴的吧?千万弹好些,不要弄砸了。”

  十月晚会上宋保军的一部《安魂曲》惊艳了所有听众,袁霜认为这应该是他被主人请来的主要目的。

  莫艾霞惊叫道:“他还会弹琴?搞笑的吧!”

  身后两个女同学马上讥笑起来:“傻子军,你可真会装,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奉劝一句,你还是尽早离开的好,不要给我们霜霜脸上抹黑。”

  咔的一声,保时捷911车门打开,伸出一条修长圆润的丝袜长腿。

  伴随着突然出现的艳光,柳细月亲热的握住宋保军手掌,目光阴沉的扫了周围一圈。“你们几只小母狗,在我老公面前乱吠什么?”

  在场所有人包括刘佩龙在内都给愣住了。

  偌大的茶州大学里,稍微带有耳朵的人都知道,中文系古文专业二年级一班的柳细月来头极大,是个没人惹得起的角色。加上本身容貌绝美,背景不凡,众人只把她当做天上的月亮,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连最骄傲的女生也生不出多少嫉妒之心,因为和她的差距实在太大,不好比较。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247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