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52章 叶小白的侄女

第252章 叶小白的侄女

  这位天之骄女竟然像是从平地冒出来一般,和宋保军牵着手,宣称对方是自己的老公。

  这可不仅仅是莫艾霞等人花容失色的问题。

  袁霜眼看两人紧紧相握的手掌,突然间一股复杂无比的滋味涌上心头。

  上次在湘湘馆里他和拥有倾城之色的叶净淳在一起,已经无话可说。现在又来一个也是同样出色的柳细月,这么多美女争抢宋保军,简直叫袁霜像是吞了三斤屎一样难受。

  柳细月抬手就是一耳光甩在莫艾霞脸上,啪的一下清脆悦耳,格外动听,冷冷的道:“小母狗,我老公是来搞笑的,也不干你的事。”

  莫艾霞捂着脸后退一步,浑然不知所措,求助的目光投向刘佩龙,叫道:“龙少,她、她打我!”她是刘佩龙喊来的,这会儿只有刘佩龙能帮她。

  刘佩龙全然不理,伸手笑道:“柳大小姐,好久不见,长得是愈发美丽动人了。”

  柳细月兀自朝莫艾霞说道:“再有下次,我就撕了你这张破嘴。”伸手与刘佩龙微微相碰便缩了回去,说:“刘公子,你也不赖,又帅了许多。”

  两人本是省内超一流企业的子女,某些场合有过接触,算是相识。莫艾霞对他们来讲不过是小虾米而已,翻腾不出什么风浪。

  “龙少?”莫艾霞又叫了一声。

  “滚开,这里没你叫唤的地。”刘佩龙说。

  莫艾霞捂着脸不可置信,泪花在眼眶里泛起。

  柳细月说:“刘公子这次带来的人,素质可不怎么高啊。”

  刘佩龙冷冷的道:“柳大小姐好生威风,这巴掌打得真是痛快。”他恼恨莫艾霞不懂规矩,可是更不爽柳细月当面教训自己的人。

  柳细月说:“那你就好好管教你带来的小母狗,让她们知道什么话是不可以说的。”

  “呵呵,柳大小姐代我管教她们,这份恩情我记住了。”刘佩龙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转而向宋保军伸出手:“又见面了,我想这次应该称呼你为宋先生了。”

  语气里含有浓浓的讥讽之意,似在嘲笑宋保军攀上柳细月这棵大树好遮阴。

  宋保军与他握手,淡淡笑道:“刘先生,屡次承你关照,我一直过意不去,下次有机会一定好好报答你。”

  “是么?”刘佩龙微微一笑:“那我就拭目以待。”

  宋保军道:“很好,你不会等太久的。”

  这时宋保军已经逐渐恢复正常水平,与刘佩龙表面谈笑自若,私底下却火花四溅。

  两个男人让人不自觉拿来做对比,一个是外国语学院经济管理学系的高材生,海盛公司老总的公子,著名的天之骄子。另一个是中文系最差劲的学生,没有之一,丽阁装饰公司制图员的儿子,非著名宅男。

  两人握手谈话,一个高大俊朗,另一个矮小瘦弱,看似差别巨大,不在一个层次的对手,实则宋保军有着不弱于对方的气质。

  莫艾霞那种以貌取人的外围女自然体会不到宋保军何德何能敢与刘佩龙相提并论,只有经历过人情世故较多的家伙才得看得出来。

  宋保军的气质与别人不同,完全由内向外发散。黑西装白衬衣朴实无华,与他漫不经心的表情结合在一起,形成反差。

  白皙的面孔看似斯文内敛,却有一种流里流气的属性,当真怪异之至。

  人畜无害的懦弱眼睛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受人欺负的小白兔,偶尔光芒一闪,让人觉得他随时可能拔刀相向的危险。

  笑起来坦率真诚,偏偏生出一股阴郁的情绪,像是阴暗地带生长的茉莉洁白无瑕,却照不到阳光。

  受到三十二重人格作用刺激下的雄性激素大量分泌,导致胡须生长加速,下巴刮得青幽幽的,让还显得十分年轻的面孔多了几分沧桑。

  正是这种具有矛盾的反差,让宋保军有着难以言说的魅力,带给人强烈的心理感受。

  很别扭,却不得不说这种气质格外具有吸引力。

  斯文与流氓,安全与危险,阳光与阴暗,都是矛盾的对比。

  他自己一个人站着不觉得,和刘佩龙并列站在一起这种气质就显露出来,仿佛一只通了电灯泡,持续往外发光。

  柳细月只看得目光灼灼,暗暗得出刘佩龙只是个绣花枕头,宋保军才是天下无双的结论。

  袁霜本身是校花,身边从来不缺优秀男人,见过形形色色的物种,眼光自是不差,心中充满了惊讶。没想到“分手”后宋保军变得这么难以捉摸。

  刘佩龙感觉到袁霜的眼睛长久停留在宋保军身上,不悦的闷哼一声,拉起袁霜就走,道:“柳大小姐,好自为之。”

  柳细月和宋保军跟在后面,双方隔有十来米远。

  别墅的入口处,主人易琮宁和乌衣会副会长叶成器站在一起迎客。

  叶成器受会长魏常忠委派前来茶州指导乌衣会分部工作。易琮宁和他并肩而立,只觉万分荣耀。

  叶成器身份并不简单,他是象京四大家族叶家的人,亲叔叔正是叶家的现任家主,话语权极重,据说与朱雀总部执行主席叶小白交往甚密。双方同为叶氏,虽然没什么血缘关系,到底认了兄弟。叶成器大可一拍胸脯说朱雀委员会叶主席就是他叔叔。这种情况,谁敢惹他?

  刘佩龙看到叶成器左顾右盼,加快步伐迎上前去,脸上堆满笑容,远远的便伸出了手。袁霜穿着高跟鞋脚步慢,也顾不了太多。

  叶成器正好朝这边看过来,同样也是满脸堆笑向他走去。

  海盛公司老总的公子,果然足够分量获得乌衣会重视。你看其他成员有谁得到叶成器这般热情的对待。

  刘佩龙不敢怠慢,高声笑道:“叶少,多日不见,您的风度越发的令小弟……”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叶成器迎面走来,径自越过他的身侧,紧紧握住从后面跟来的柳细月的玉手,殷勤的笑道:“细妹,你总算来了,叫我等得好苦。”

  “叶大哥,你好。”柳细月淡淡的笑道。

  刘佩龙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手臂前伸,双腿前后张开,被晾在当处,脸色完全僵硬下来,像是被世界抛弃的孤儿。

  总算主人易琮宁反应及时,快步抢上前一把接住刘佩龙的手说:“刘公子,欢迎欢迎。”这才解除了刘佩龙的难堪。

  叶成器身量极高,起码在一米九十以上,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面容清秀,英气勃勃,是在场每一个人瞩目的对象。他注视着柳细月的眼睛,带有一种莫名的向往。

  “细妹,算起来有三个月都没见面了,你什么时候再去象京玩玩?”

  “学习忙啊,还得看我爸安排。”

  “听说令尊过几天要去象京开会的。”

  “是么,大人的事我可管不了。”

  “呵呵,只要细妹去象京,我随时有空。”看叶成器热情无比的态势,估计不是乌衣会会长委派来,而是他自己主动要求过来的。

  与柳细月寒暄一阵,叶成器的注意力落在宋保军身上:“这位是?”

  柳细月介绍道:“这位是我同学宋保军,也是我的男朋友。阿军,这是乌衣会副会长,叶大少叶成器,剑桥大学社会学博士,今年刚刚回国。”

  叶成器听到男朋友三个字,眼中猛然爆出一团精光,随即一隐而没,笑道:“哦,宋先生,你好你好。”

  “叶少,我是宋保军,认识你很高兴。”宋保军说道。他的猥琐人格已然发挥作用,淡淡说话的腔调和一个老朋友没什么区别,坦然对视的眼睛显得虚怀若谷。

  叶成器有相当不错的眼力,常常从对方谈吐气质穿着打扮等方面,把对方的身份推测了个八九不离十。然而宋保军装腔作势天赋模拟出来的气场令叶成器摸不准他的来头。

  “宋先生是我细妹的朋友,自然也是我叶成器的朋友,来这里千万不要拘束,你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叶大哥好了。”

  宋保军道:“宋某人何德何能敢与叶大哥结交,实在太折杀小弟了。”口口声声不敢高攀,话里又直接称呼对方为叶大哥,既表达了恰如其分的谦逊,又遂了对方的意思,语言艺术拿捏十分准确到位。

  叶成器笑道:“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老弟了。待会儿我们还有更多好玩的节目你一定得参与,千万不要拘束。”

  宋保军道:“那是一定的。”

  看着对方淡然的神气,叶成器忍不住问了一句:“不知宋先生家里是干什么的?”

  “哦,有劳叶大哥动问,家父是个没什么名堂的小职员。一日只为三餐一宿奔波劳累,实在上不了台面。”宋保军微微一笑,坦然说出父亲的身份,并无半分不适。

  若是别人兴许还信了他的话,可是叶成器不这么想。叶成器所结识的朋友,大多懂得逊抑之道,从来不夸耀自己的家世。就拿他的“叔叔”叶小白来说,常常在人前自称:“我只是兵哥座下一条忠实走狗而已。”(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254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