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58章 兑现他的诺言

第258章 兑现他的诺言

  “打赌是我和宋保军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叫做下套子?大小姐真会开玩笑。”刘佩龙不为所动,等待裁判员发出指令。

  柳细月拉着宋保军的手道:“用不着跟这种骗子较劲,我们走。”就想耍赖躲过此劫。

  她若真的要走,刘佩龙等人是拦不住的,只不过宋保军日后恐怕就不能在这个圈子混了——临阵逃脱,名声已经扫地,还想怎么混?

  柳细月一拉之下宋保军却纹丝不动,忙道:“喂,你还想干嘛?”

  宋保军对柳大姐理也不理,微微笑道:“我去年没去参加全省大学生运动会,所以你拿了第三名,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柳细月可以耍赖,但他不行。

  “那就来试试,废话恁多!”刘佩龙得到裁判员指令,开弓搭箭。

  这个时候,宋保军将吵闹的柳细月全然置之脑后,全神贯注的观察刘佩龙的一举一动。

  他此前从未接触过箭术,正要从对手身上好好学一学。

  没有知识传授,仅仅只是通过肉眼观察外观皮毛的学习,对一个人来说非常困难。就像书法,单单通过观察一个人写字就能学到他的内在的话,那几乎是笑谈。叫人学摄影,光是看别人按动快门就能学会了吗?那显然也不行。

  然而猥琐人格的观察能力与哲学人格的分析能力是不可想象的。

  通过猥琐人格细致入微的观察,目力所及之处,刘佩龙的动作尽收眼底。他站立的姿势,手指放置于何方,肩膀与手臂的高度等等等等信息,传回虚数空间,再由哲学人格分析为什么这么做。

  手与肩的角度有多大能更稳当的持好弓,双腿怎么站立能更好的保持全身重心,腰部怎么倾斜才能叫弓箭更有准确性,拉弓时采用什么姿态让瞄准更方便……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刘佩龙射出第二箭。这一次是十环。

  场上几乎沸腾,全省大学生运动会射箭的季军果然不是吹牛!

  看来刘公子不光要将顶级的四色茶具收入囊中,还要狠狠的羞辱宋保军一顿。

  继续第三箭!刘公子似乎胜券在握,放松了心思,射了个七环。三箭加起来一共二十六环,就算前头所有参赛选手所射中的环数,加起来也没他一个人多。

  “这反曲弓,用得不太顺手。如果是我自己用惯了的那把‘金仆姑’,包管百发百中,比赛也就不用比了。”刘佩龙推开冲上来想拥抱自己的莫艾霞,把弓放桌面上,非常牛逼的说了一句。

  很多人喜欢给自己常用的事物起名字,刘佩龙也不例外,他的弓箭叫做“金仆姑”。

  这名字是有讲究的。传说古时候鲁国有个仆人,在泰山遇见成仙的姑母,送他一支金箭,只要射出去就能射中人,还能自己回到箭袋里来。后人便寓意好箭为“金仆姑”。

  敢把弓箭称作金仆姑,自是源于对自己箭术的极度的信心。

  “宋保军,该你了。”刘佩龙一手撑住桌子,一手插兜,模样潇洒已极。

  记分牌上一个醒目的阿拉伯数字26,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宋保军应该提前弃权投降。

  叶成器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幕墙往外观看。用不着亲自出面,他知道柳细月的男朋友输定了,让宋保军在众目睽睽之下绕游泳池爬行一周,所有颜面扫地,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还有很多计划继续摧毁那个可怜虫的自信,让柳细月知道自己才是她的唯一选择。

  长形的桌面摆放一共二十把反曲弓,从最低的十八磅到最高的四十八磅都有,最大一把赫然有一百磅。易琮宁打电话让市区内一家射击俱乐部送来弓箭,所有型号都要有,对方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办事,尽管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三十磅以下弓。

  刘佩龙接过易琮宁递来的威士忌,笑道:“会选弓吗?不会我可以教你。”

  “要选就选最好的,地球人都知道。”宋保军手搭在最大最重的一百磅反曲弓上。

  这把最大的弓足有一人多高,按照奥运会比赛的标准工艺制作,通体为合金,线条十分流畅美观。

  刘佩龙险些被酒呛住,失笑道:“这小子果然什么都不懂。”

  射击俱乐部陪同来的教练忙说:“先生,这把弓是我们俱乐部收藏的狩猎用反曲弓,一般人拉不开,我建议您还是选用五十磅以下的好。”这名教练说的还是过于保守了,一百磅反曲弓何止是一般人拉不开,可以说绝大部分人都拉不开。

  反曲弓分为竞技和狩猎两种用途,竞技用的弓磅数偏小,狩猎弓更大。国外的狩猎爱好者用的弓差不多都在六十磅以上,但八十磅的就比较离谱了,一百磅的几乎是极限,拉得开的人几乎没有。这名教练也说是俱乐部收藏用的,他自己也没本事拉开。

  这弓的射程在一百五十米左右,据说可以用来猎野牛、狗熊、长颈鹿等大型哺乳动物,其威力可想而知。

  宋保军戴上护臂,套上护指,试了试弓弦,一拉之下果然纹丝不动。那箭术教练满头大汗的说:“先生,还是换一把弓吧,一百磅的弓射三十米的靶子,等于用牛刀杀鸡呢。”潜台词就是说你若是因此出丑,千万迁怒到我们头上。

  刘佩龙只是抖着腿不屑的冷笑。

  裁判问道:“先生,你真的确定要用这把弓吗?”

  柳细月看到众人脸色,也知道有些不对劲,劝道:“阿军,你还是换一把吧。”

  “既然是细细有令,我就换一把。”宋保军放下一百磅弓,最终选择了三十六磅的弓。箭术教练和裁判同时松了一口气。

  站在线前,稳稳托起弓,搭上箭支,微一用力,稳稳当当的拉开,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孩。

  刘佩龙眼皮一跳,不觉唔了一声,专业,这姿势太他妈专业了!就像已经在省体委射箭队里受过十年以上的专业训练一般。

  宋保军还在忍受右手的不适,刚才与刘佩龙握手挨的那一下,虎口肌肉一片淤青,指骨隐隐作痛,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

  哲学人格分析完毕后,得到更科学的结论,计算出更符合人体力学的持弓射箭姿势。再加上暴戾人格对主体身体每一处细胞的控制程度,两者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作出最有利于宋保军本身的动作。

  他眼下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为了射出最精准的箭矢。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在为这个动作而调动。

  慢慢吐出一口浊气,宋保军的暴戾人格让心脏保持在每分钟一百二十次的跳动频率,为周身肌肉带去大量氧气。他的心脏还远远称不上强壮,只能依靠快速跳动来维持供氧水平。这么做会对身体带来一定的危害,可是目前顾不了许多。

  这样一来,等于同时融合哲学、暴戾两个人格,需要的幽能非常巨大。

  刘佩龙甚至听到他心脏的剧烈声音,以为这小子紧张不能控制,忍不住讥笑道:“你到底行不行啊?要不要先去平复一下情绪……”

  宋保军不由分说射出一箭,那箭矢如流星一般飞出,呼的正中靶心,十环!

  刘佩龙口中的“绪”还未完全落下,全场所有人都给愣住了。

  各人反应不一,莫艾霞等人是震惊,叶成器是恼怒,刘佩龙是不敢相信,而那名箭术教练啧啧赞叹不已,宋保军的这一箭,简直犹如教科书般经典。

  其他乌衣会成员则认为有趣,开始以为刘公子一枝独秀,失去悬念的竞赛本来没什么好玩的,现在凭空出现一个不相上下的宋保军,大家就觉得有意思多了。

  裁判员做出得分有效的指令。

  “ye!”柳细月一跃而起,冲上前搂住宋保军头颈叫道:“了不起!不枉姐姐疼你!”

  宋保军的脑袋被她按在丰满柔软的怀里挤压,险些不能呼吸,口鼻充满温暖的少女的幽香,脸庞感受到动人的触感,暗道:不要停,不要停……

  幸好柳细月只是一搂之下便即放开,冲刘佩龙嚷道:“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快爬!”

  “对了,忘了告诉你,全省大学生运动会射箭冠军曾为我擦鞋子。”宋保军回头淡淡看了刘佩龙一眼,学足了他之前的装逼模样。

  “还有两箭,急什么。”刘佩龙险些吐血,冷冷的说。

  宋保军得到裁判指示后继续射出第二箭,又是十环。箭矢插在靶心中间,十分醒目刺眼,稳稳当当,没有一丝疑问。

  场上开始安静下来,能明确感到气氛的变化,有人便在心里想:“幸好刚才没有出声挖苦那小子,不然这时就不止是被打脸了。”

  这次柳细月没有大叫大嚷,轻轻一笑,显得优雅从容。

  刘佩龙面色古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宋保军继续拉弓搭箭,众人紧张的注视着他的手指,最后一局显然要分出胜负了。按照这小子出奇稳定的表现,再射个十环,刘佩龙岂不是大败亏输?

  海盛公司的公子到底会不会兑现他的诺言?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307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