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61章 是你啊,好久不见

第261章 是你啊,好久不见

  因为输掉了赌局,他远远做不到平时那么潇洒自如,全场浑身僵直,面孔生硬,声音扁平带着颤音,活脱脱一个傻货。

  周围观众想笑又不敢笑,唯有苦苦忍耐。

  宋保军倒是笑得前仰后合,叶成器每唱到一个转折之处,他必然指着对方哈哈哈大笑数声。其笑容之夸张、姿势之变态,叫叶成器羞愤难当。若非这小子搭上柳细月的关系,只想将他当场杀人灭口了事。

  最叫叶成器郁闷的是,这小子居然拿着手机全程录像,还兴高采烈说要发到网上给同学们观赏。

  宋保军笑得够了,感觉不远处有人在注视自己。扭脸一看,袁霜幽幽的目光投射过来,坦然与他对视。宋保军只当做没看见,又把脸扭过一边。

  唱完歌后,有人觉得不是滋味,开始告辞离席——留在这里看叶少出丑?那怎么好意思?还是赶紧离开是非之地的好。

  叶成器一一与客人作别,宋保军也领着柳细月要走。

  叶成器恢复平静,挽留了几句:“细妹不多坐一会?今天的聚会内容简陋,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谅解。”其实今天的招待已经足够豪华了,他这是以半个主人的身份自谦说话,易琮宁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里格外受用:很简单,叶少这是拿我当自己人呢。

  柳细月说:“叶少太客气了。”

  宋保军接过话头说道:“是啊,今天的招待令我难忘。细细,你回去以后把今天的过程写下来。”

  叶成器险些憋不过气来,冷笑道:“那么我期待下一次的聚会上,宋先生为我跳舞。”

  “是么?”宋保军皮笑肉不笑的说:“那你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叶成器咬着牙道:“你一定会跳舞的,相信我。”

  “但愿吧,呵呵!叶少还真是会幻想,我喜欢。”

  叶成器眼睁睁看着他装逼似的潇洒转身,将珍贵的四色茶杯装进木盒里,左手拎起,搂住柳细月的纤腰,登上车子绝尘远去。

  ……

  “我感觉那个叶成器有问题。”宋保军坐在副驾驶位上,突然憋出一句。

  “他能有什么问题?”柳细月诧异的斜了宋保军一眼,淡淡应道。

  宋保军掰着手指头说:“这小子至少有两个问题。”

  “你说说看。”

  宋保军道:“第一个问题,他在打你的主意。我能看得出来,这小子眼神不对劲,一直在你身上转悠。还有很多事,都是针对我而来。”

  柳细月又看了宋保军一眼,微笑道:“哟,吃醋了?”

  宋保军没接她的茬,说道:“第二个问题,他的脑子有毛病。明知道老子惹不起,他还巴巴的送了四十万过来给老子花销。”

  柳细月正色道:“叶成器这个人,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叶家抱上螃蟹委员会的大腿,近几年潇洒得很。总之你无论遇到什么问题,记住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宋保军打开小半拉车窗,点了一支香烟,说道:“我还没弱小到需要女人保护的地步。”

  柳细月也没生气,等驶到了蔷薇街蛇头巷的巷口,停住车子说:“总有一天你会需要的。”

  宋保军下了车,说:“你银行账号多少?我明天取了钱分你一半。”

  柳细月笑道:“你先替我存着,等哪天我想要了再问你拿。”

  回到家里,时间已经不早。宋保军蹑手蹑脚换掉鞋子,灯光突然亮起。

  只见韩若依用力睁着惺忪的睡眼从客厅奔出,替他把鞋子收起。

  宋保军放下装有四色茶具的箱子,奇怪的问道:“若若,你怎么还不睡?”

  韩若依不答,又转去卫生间捧了一盆热水出来,上面搭着一条毛巾。

  “哥哥,擦擦脸。”

  宋保军心中一酸,说:“若若,你没睡觉就一直在等我?”

  韩若依微微点头,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你这孩子,以后不可以这样了。”宋保军将毛巾放在盆里,浸湿了热水,再拧至半干,说:“把脸伸过来。”

  韩若依连忙凑近他。

  宋保军将毛巾盖在妹妹的小脸蛋上,替她轻轻拭擦了一道,说:“好孩子要按时睡觉哥哥才会喜欢。”

  韩若依感觉心里暖烘烘的,赶紧应道:“是!”

  宋保军又拿起毛巾也给自己擦了擦脸,叹了一口气说:“从吵杂的宴席回到家里,用温暖的毛巾擦一把脸,真是舒服。”

  韩若依见他和自己共用一条毛巾,小脸蛋微红,心里甜滋滋的。

  宋保军看到自家妹子的脸像新剥的鸡蛋一般细嫩光滑,两只眼珠子圆溜溜的,表情煞是可爱,不禁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道:“若若。”

  韩若依连忙应道:“哎!”

  宋保军道:“去睡吧,已经十一点多了。”不等韩若依伸手,就先端着水去倒了。

  ……

  房间里床单换了一套,加上天气转冷,被子也加厚了少许,整整齐齐叠在床铺上面。母亲工作忙,没时间照顾自己,宋静桐要上高中,料想是韩若依帮自己铺的床。

  以往凌乱的房间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床头柜的台灯边上还多了一幅镜框,巴掌大小,木质结构,花纹简单,显然是便宜的地摊货。里面嵌着着韩若依的照片,小女孩在阳光下笑得异常甜美。

  一定是那丫头趁收拾房间的时候偷偷放上去的。

  宋保军看得出神,拿起照片对嘴唇轻轻亲了一下。

  躺在床上,他开始思索四十万巨款怎么花销。

  电影上常说:有命拿钱没命花。意思是小角色拿了大人物的不义之财,可能会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不过拿了叶成器的钱,宋保军完全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柳细月顶着,自己只需要考虑花钱就够了。

  补贴家用是必须的,先拿二十万给父母。只是这钱的来历不好说明,只能按批次给,比如一个月给几千,就说是在学校的奖学金,不光自己脸上光彩,父母用得也舒服。

  剩下的钱,自然是拿来丰富物质生活比较好,自己的精神世界已经够充足了,不需要太多。

  想着想着,渐渐进入梦乡。

  待到醒来时已是清早九点。这两个月来宋保军发愤图强,坚持每天六点起床锻炼身体,唯独今天睡得深沉,想来是身怀巨款,心里也要踏实得多。

  难得周末,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吴桂芳准备了早餐,韩若依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妹妹宋静桐也是刚刚起床,脑袋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不太清楚,呆在边上玩手机。

  看见宋保军下楼,韩若依一跃而起,冲进卫生间里忙活。

  宋保军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站在门口笑吟吟的,说:“哥,我帮你挤好牙膏放好热水了,快来刷牙洗脸。”

  吴桂芳不禁失笑,说:“这丫头,最着紧她哥哥了。”

  宋静桐闻言轻轻哼了一声。

  吃过早餐,宋保军没来得及和妹妹温存一番,有电话打了过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军少,您好。”电话那头的语气透着惶恐:“这么一大清早的,冒昧打扰您真是过意不去。”

  宋保军没听出是谁的声音,问道:“对不起,你是?”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方连连道歉,说:“我是黑蛇光子乐队的经纪人乔松,不知军少还有印象吗?”

  宋保军不觉看了宋静桐一眼,心想这不是妹妹的同学所崇拜的偶像团体么?应道:“呵呵,是你啊,好久不见。”

  电话那头的乔松越发紧张,说:“是,是,这么久没向军少问安,今天终于鼓起勇气给您打这遭电话……”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是是,军少贵人事多,我原本不该擅自给您打电话的。”乔松赶紧换了一副语气,说:“是这样,我们黑蛇光子在您的思想指导下,经过连番努力,日夜加班,殚思竭虑,终于写出了新的专辑,名字叫做《不能让她离去》,但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正想请您指点一二。”

  宋保军说:“等了一两个月,我还以为你们不准备搞了呢。”

  乔松应道:“我们就怕太过仓促,辜负了军少的一片苦心,所以拖的时间长了些。”

  宋保军说:“你们在什么地方?我过去看看吧。”

  “啊?真的?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目前就在金星唱片公司总部。”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

  宋保军挂掉电话,似乎能感觉到对面的人还在电话点头哈腰的模样。

  他转过头问道:“小乖,你偶像黑蛇光子要做新专辑了,有没有兴趣一起过去看看?”

  正在摆弄手机的宋静桐抬头瞥了他一眼,不高兴的说:“强调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乖了!”

  “哦哦,好吧,那以后就不叫了。”

  宋静桐又说:“还有啊,那个什么黑蛇光子是我同学的偶像,不是我的偶像。我对他们可没什么兴趣,要去你自己去好了。”

  宋保军只好向韩若依说道:“若若,哥哥和你去玩好不好?”

  “好!”韩若依大声答应。(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307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