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70章 象京叶家

第270章 象京叶家

  一楼接待大厅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个身穿深灰色ol套裙的女孩站在总台边上,脖子挂着工作牌,看见宋保军和梁泊华一前一后走进,快步小跑过来,微微点头说:“梁先生,杜总让我在这里等您。”

  宋保军看到她工作牌上的姓名职务,道:“小丁是吧?杜总在哪?”

  “我这就带您过去。”

  丁秘书领着两人刷了卡,走入一道新建的玻璃门,进了项目部专用电梯,一路来到第十层的会议室。

  杜隐廊正在和一批领导模样的人开会。

  会议室还没经过改装,就和海鸥镇政府机关一样,前后两扇门,中间一个大厅,围拢着一张长形圆桌,四周五六十张椅子,稀稀拉拉坐了二三十人。

  时隔一两个月再次见到表哥,宋保军有些吃惊。杜隐廊几乎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脸膛晒得又黑又瘦,下巴胡渣横生,一身定制的高级西装皱巴巴的,鞋子上还沾有不少泥。脸色疲惫不堪,但眼睛偶尔一转动,却又精光四射。

  领导模样的那些人个个衣冠楚楚、神采奕奕、表情严肃认真。其中一人手里拿着文件,正在向杜隐廊汇报工作进度。

  杜隐廊始终面无表情,一脸麻木,听到具体的数据才会点一点头。其余的人也跟着他的脸色感到紧张,显示杜总才是会议的核心人物。

  见秘书领着宋保军两人进门,杜隐廊勉强挤出笑容,朝对面的空位努努嘴。宋保军想打个招呼,发现气氛不对,只得咽下要说的话,秘书便带着他到空位上坐下。

  其他领导稍稍看一眼宋保军,目光又转回杜隐廊身上。

  刚坐好,一名服务人员马上过来抱歉一声,把茶水放在宋保军面前的桌上。

  正在发言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秃顶中年男人,看了看手里文件,说:“杜总,我想谈谈我们星帆航运公司的优势。星帆航运成立于二〇一三年,目前拥有四个办事处,经营三十五艘全货柜轮,员工七百余人,开辟了国内各个海港,以及日本、韩国、朝鲜、东南亚各国的航线,应该能满足茶州新港目前的建设航运需求,希望您能考虑考虑。”

  杜隐廊向边上的丁秘书示意,丁秘书把一份文件放在他面前。

  杜隐廊粗略一看,说:“叶总,据我所知,星帆航运成立短短四年时间,就发生过十二起事故,伤亡达到十七人,事故比例相当的高。我不在乎你的运费有多低廉,速度有多快捷,我要的是安全。如果你当真参与进来,就必须接受委员会的安全管理。”

  “是是。”那秃顶的叶总应道。

  杜隐廊又道:“你们先回去做一份安全保障计划书来给我过目,同时也要大规模整改,符合标准了我才可能考虑你的公司。谁还有问题吗?”

  另一名大腹便便的男人举手,得到杜隐廊同意后沉声说道:“杜总,我们冠鸿运输公司根据合同要求扩大车队规模,可是现在又说安全不符合标准,整整二百辆车子停在外面一个礼拜了,几百个司机停工,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给个说法?”

  “我还是那句话,服从管理和遵守安全制度。”杜隐廊看也不看他,淡淡的道:“你的司机刚来几天就因为排队问题和其他公司发生争持,结果不服从调配,还聚众闹事,让我怎么做?”

  那人说道:“可是带头闹事的几个司机我已经严肃教育了,还向安检递交了检讨书和罚款,这还不行?”

  “这不是检讨书和罚款的问题,是你的公司管理制度有问题。”杜隐廊说:“带头闹事的几个司机取消资格,另外保证公司服从新港的管理。”

  接下来又谈了几个事情,杜隐廊态度非常认真,事无巨细皆有过问,甚至包括工作人员在工地上随地大小便的问题,也让人做出详细的安排。

  最后他起身伸手向宋保军的方向示意:“这位宋保军先生是我刚请到的高级管理人才,虽然年轻,但是经验丰富,以后将由他负责一部分安全管理工作,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宋先生协调。”

  能参与杜隐廊这个会议的,大多是参与港口开发建设各个公司的负责人、老板总裁,身份地位大是不凡。

  大家见宋保军由杜总的专职秘书领着进门,已经很不一般,这时又给他安排一个分量十足的职务,顿时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

  生产建设的安全工作十分重要,每家公司均有一定程度的安全指标,事故数量不能超过多少,伤亡人数不能超过,都有详细的范围制定,一旦超标将会遭到处罚乃至取消从业资质。

  为了保证不受到处分,各家公司可谓是各出奇招,一旦发生事故,瞒报、少报、不报都是常态,当然主要还是得看安全部门的审查。

  甚至可以说,安全事务的负责人掌握着他们的饭碗。

  从一定意义上讲,宋保军已经拥有了和茶州市市长等大人物平起平坐的资格。

  宋保军自己也没想到杜隐廊直接就给自己指派了安全工作,一时间还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镇定下来,依言站起朝各位致意,说:“在下宋保军,保证完成杜总交给的各项任务。”

  周围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都在询问这宋保军何许人也,为什么以前从未听说过。

  杜隐廊道:“我已向管委会提出建议,邀请宋保军加入管委会和安监,以后宋保军就是宋委员了,大家鼓掌欢迎。”

  众人更为震惊,负责安监已经是天大的职务了,现在又加入管理委员会,这人到底何方神圣?看他模样青涩得很,似乎才刚刚大学毕业,莫非是哪个大家族的子侄?但蟹委会和六大家族之中又没谁是姓宋的。

  管理委员会总共由螃蟹委员会下派的三名人员以及江南省常务副省长、茶州市市长等一些大人物组成,全面负责茶州新港建设的各项具体事务,包括财务、审计、统筹、规划、安全、质检、交通各个方面。

  能加入管委会,基本就等于将茶州新港握在手中,下面的上百家企业单位都得看他们脸色吃饭。

  一阵掌声响起,宋保军谦虚的朝大家鞠躬。

  杜隐廊看看手表说:“时间不早,我请大家去食堂用个便餐,还请不要嫌弃。”

  “哈哈,既然是杜总安排,自当遵从。”众位领导都笑着答应。

  杜隐廊起身走在前面,众人跟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那秃顶男人等宋保军经过身边,抢前一步赔笑道:“宋委员你好,我是星帆航运的叶里星,还望今后能多多交流,工作的事情,还请指导一二。”

  其他人或远或近,也纷纷向宋保军招呼:“宋委员好。”脸上大多一副讨好谄媚的表情。

  宋保军心中一动,道:“叶总是象京叶家的?”

  叶里星笑道:“不敢,叶里京正是家兄。”

  “哦……”宋保军拖长声音应道,却不知道叶里京究竟何人。

  杜隐廊说安排便饭,还真的只是便饭而已。

  会餐地点在办公楼边上的食堂,包括这些领导所带来的秘书、随从、保镖,共计一百多人,开了十四桌,简单的八菜一汤,每桌四瓶白酒。在场都是见惯了世面的人精,早已学会入乡随俗的道理,倒也不会有哪个愣头青跳出来指责档次不够。

  大家各自落座,杜隐廊分别为宋保军做介绍,“这个是某某的公司的某某总裁;这个是某某企业的某某总经理;这个是某某集团的某某董事。”

  这杜隐廊担任茶州新港建设管理委员会主席以来,一向强调遵照委员长指示把港口建好,对谁都不讲情面,永远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谁来都不好使。不论是撒磊的条子还是彦玖的电话,一概不予理会,更不用说其他家族的面子,那对他来说真真不值一提。

  十多天杜隐廊查出纯瑞公司提供的钢材没有符合标准,当即下令将纯瑞公司全部清场。那纯瑞公司是象京魏家的旗下企业,结果魏家的魏颂意亲自跑来好几趟求情,杜隐廊均不理会。

  如此严格的措施,任谁都知道杜总不是在开玩笑。

  其中还包括一次上工地时有个老总抽烟——工地上严禁烟火——那老总被杜总当场一脚踢飞。

  杜总对谁都不假辞色,冷口冷面,也因为如此,他对这所谓的宋委员的亲热才更让人感觉惊奇。

  二十几人,又要介绍对方的公司、职务、职责、负责哪种事务,在哪方面有什么过人的成就,等介绍完毕,菜也上齐了。

  大家轰然碰杯,气氛热烈非凡。

  酒过三巡,叶里星端着酒杯过来,笑道:“宋委员,先前见您提及,似乎与家兄有旧?”

  宋保军提起杯子与他轻轻一碰,说:“叶氏在象京家大业大,在下只是听闻大名,哪敢与令兄高攀。”

  “宋委员说笑了,是我叶家不敢高攀。”叶里星忙道:“这杯酒我干了,您随意。”说着便仰起脖子一口喝光杯中酒液。

  通常这是下属对上司敬酒的台词,是一种尊重和诚意的表示,把自己放在较低的一个姿态。(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388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