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71章 端端不了得

第271章 端端不了得

  宋保军就要坐下,叶里星却拉着他不肯放手,讪笑道:“以后工作还请宋委员多多指导,叶某一定配合,不管什么方面。”

  “只要你们遵守港口的规章制度,谈不上什么指导不指导的。”宋保军没摸清对方底牌之前倒是会装得很。

  叶里星说:“宋委员年少有为,在下十分钦佩,不知宋委员是哪所大学毕业?”

  宋保军不肯露了口风,说:“三流大学而已,不值一提。”

  叶里星不愿放弃打探对方底细的机会,又道:“说起来我那犬子毕业两年了,还没您百分之一的本事。”

  “哦哦,是吗?”宋保军明摆出一副不想和他谈话的敷衍语气。

  叶里星都是老江湖了,哪能不懂?但茶州新港项目关系到星帆航运今后十年的发展计划,直接占到百分之八十的利润。而星帆航运被杜总下令限期整改,这又与新任的安监委员宋保军脱不了关系。

  叶里星能放弃吗?脸皮能值多少钱?

  杜隐廊有心引导表弟加入这个体制,见状笑道:“宋委员,听说叶总的儿子叶成器可是年青一代的表表者,最近搞的什么乌衣会很是风生水起。”

  叶里星慌忙谦虚的说:“那是一些小孩胡乱搞出来的玩意,当不得真。”

  宋保军听到叶成器这个名字,眼中精光猛然爆射,嘿嘿笑道:“哦,这个乌衣会我也听说,很不错嘛,几乎所有大家族的子侄都囊括其中,人五人六的,端端不得了啊。”

  原来叶成器竟是这秃顶中年的儿子,怪不得一开始他就觉得眼熟,都是一般的身材高大,都是一般的脸庞轮廓,但两人的精神气质差得老远。

  叶里星谦卑圆滑,叶成器锋芒毕露;父亲稳妥求成,儿子妄自尊大;这个虚伪忍让,那个骄傲自满,说起来正像是新老两辈人的对比,老一代老成持重,年轻人锐意进取、咄咄逼人。

  有进取心是好事,可是欺压到自己头上,还妄图争抢柳大泼妇的芳心,那就未免叫人不愉快了。

  今天应表哥邀请过来视察,正好撞上叶总,正所谓冤家路窄。

  叶里星听他话头隐含讥讽之意,不知这所谓的乌衣会又给宋委员什么不好的印象了,忙道:“是,是,一帮人天天声色犬马,不成体统,我早就当面说他多少次了。如果可以,我希望犬子能跟在宋委员身边学习学习。”

  宋保军很快发觉了自己的情绪,正色道:“你儿子干什么的?在哪所大学毕业?读的是什么专业?”

  其实他年纪比叶成器还小几岁,但顶着安监委员的身份,这老气横秋的话语说出来让身为人父的叶里星没法不在乎。

  “犬子正在星帆航运实习,做一些粗笨的活计。”他小心翼翼赔笑道:“原来在中海大学读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

  见宋保军不做声,叶里星继续补充:“呃,犬子目前协助管理公司,幸好之前学的专业还有用,做的还行。”

  宋保军想了想,道:“那好,过几天我有空了给你电话,让令郎过来报道。”

  叶里星原本就是一说,见他当真答应,一时喜不自胜,笑道:“我相信犬子一定不会给宋委员添麻烦的。但凡犬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任打任骂,就算直接打死都不要紧。”

  “再说吧。”宋保军像驱赶狗腿子一样挥手。

  叶里星见已经和宋委员搭上线了,也不计较对方恶劣的态度,谄笑着道:“好的好的,那我等您的电话。”

  这顿便饭结束得快,大家不好在席上喝五吆六,又要向杜隐廊表达勤奋做事的态度,不一会儿便渐渐告辞,各自离去。

  杜隐廊这才找到机会和表弟单独说话,让人开来一辆四座电瓶车,再递给宋保军一顶安全帽和一块胸牌,说:“和我去工地上逛逛。”

  梁泊华和丁秘书以及两个黑衣人也开着一辆四座电瓶车跟在后面,安全帽和胸牌都是标配。

  电瓶车车篷是开放式的,只有四根钢柱撑起一个顶棚,没有车门,上下很是方便。每台电瓶车均有一个独特的编号,是管理层监管工地的专用车辆。

  杜隐廊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朝后面努努嘴,说:“叶家的人你很熟吗?”

  “不熟,听说是四大家族的就特意关注了一下。不知这叶里星有什么名堂?”

  杜隐廊笑道:“象京四大家族的公司都有参与新港项目,算不上什么,以后你还会接触到更多四大家族的人。那叶里星呢,抱的是蟹委会叶小白叶总的大腿,可是如今叶总调去处理欧洲事务了,委员长交代一切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用不着理会。”

  车子开到一个正在挖掘的地基边上,杜隐廊指着对面远处几个忙碌的工人说:“海鸥镇有一帮地痞流氓上星期过来闹事,说掘了他家的祖坟,要我们缴纳一笔巨额的精神损失费和各类赔偿费用一百万元,还打伤了几个人,以后你多帮我照顾照顾这方面的事情。”

  宋保军心想正好让白桦树公司的人管起来,便点点头。

  杜隐廊道:“需要什么资金的,记得先打报告,一切按程序走,监管很严格,很多事情我不能做主,各方势力都在盯着。现在上头对安全问题比较重视,特别是委员长,一再强调杜绝各类安全事故,你的责任很重。”

  宋保军笑道:“表哥……”

  杜隐廊打断他的话道:“在工作场地,还是称呼我的职务吧,得形成习惯。”

  “是,杜总。”宋保军说:“你临时决定让我负责安全管理,我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再说学校还有课,哪能天天过来上班呢?”

  “这个不要紧,我也不是天天过来。你先把职务挂在这里,当做锻炼,不用负责具体事务,每个月报到一次就可以。当然,如果你愿意做些事情就更好,我会想方设法协助你做好这件事。”

  杜隐廊的打算很简单,先把表弟培养起来,以后逐步进入蟹委会高层就简单多了。

  其他的大家族培养下一代子侄不外如是,很多人一毕业就直接进入公司高层参与管理,几年后逐步掌握实权。

  宋保军笑道:“可是我肩膀太薄,怕是担不起杜总的期望。”

  杜隐廊拍了他的肩头一下,道:“你和舅舅舅妈就是我最后的后盾了,我在这里没有信得过的人,不靠你还能靠谁呢?”

  杜隐廊同父异母的兄长杜隐桥是螃蟹委员会秘书长,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兄弟俩的关系亲而不厚,他唯有依靠茶州新港做出来的成绩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

  从三年前立项,杜隐廊已经亲自做了许多勘察调研工作,为建设茶州新港做好充足准备。到今年七月份正式开工,筹建管委会以及其他项目,杜隐廊全部亲力亲为,从没向哥哥要过一份资源。

  到最近几个月,他更是忙得足不点地,每天见不完的人忙不完的项目。一个家世优厚的公子哥,竟也当真在工地里放得下身架,成天一顶安全帽四处转悠,踩得满裤腿是泥,通身晒得黝黑干瘦。

  这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体现自身的价值?

  宋保军见表哥真情流露,忍不住说道:“杜总,我们兄弟齐心,一定会把这港口搞起来的。”

  “对了,舅舅舅妈最近身体怎么样?还好吧?”

  “还挺好的,杜总不必挂念。”宋保军听他提到父亲,又想起一件事,说:“我这安监委员的权力有多大?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只要是涉及安全方面的,你都可以插手,小到让涉事单位停工整顿、罚款,大到直接清场。”

  “那么我如果想介绍某某单位进来做事,可以么?”宋保军又问。

  杜隐廊说:“只要该单位具备施工资质,符合管理要求,那我会给他一个优先的序列。”

  “那很好。”

  杜隐廊也不去问表弟想安排什么单位进来,心想他一定自有打算。两人在工地上走了一阵,参观了一些项目,杜隐廊向他介绍项目内容,讲解工地上简单易懂的知识。

  不久后,两人返回办公楼,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办公楼仍然灯火通明。目前建设项目工期紧张,加班乃是常态。

  办公楼一至八楼是其他企业单位的办公驻地,九楼和十楼专属于管委会。杜隐廊为了削减开支以及防止他人拿来做文章,没有对办公楼进行大规模重新装修,依旧保持了原海鸥镇政府楼的大部分模样,只是增加了一些办公设施设备。

  一起来到九楼,杜隐廊向身边的丁秘书说:“小丁,目前还有几间闲置的办公室?给宋委员安排一间。”

  九楼十楼全是管委会的地盘,但管委会加上宋保军在内不过七人。至于省长、市长这些人物不过是挂职,平时没有特别的事不会过来,这两层楼就显得特别空旷。

  丁秘书顺手摁下走廊照明灯的开关,说:“西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已经整理好了,目前还没有人使用。宋委员请随我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390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