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74章 一人之下

第274章 一人之下

  “我和谁谁谁亲热干你什么事?他就算是我的男朋友,与你何干?”冯佳霖气愤难当,索性伸手挽住宋保军的胳膊,脑袋就往他肩膀靠过去。

  宋保军可不愿背这黑锅,急忙拦住她的脑袋说:“行了行了,做做样子就好,用不着装那么像。”

  赵鸣指着宋保军手指颤抖:“好啊,你当真和一个搬砖工人搞上了!想不到啊想不到,你冯佳霖竟是这般水性杨花的女人,枉我追求你三年!”那指头险些戳上宋保军的鼻尖。

  “是又怎么样?”冯佳霖冷笑着应道。

  赵鸣反而冷静下来,道:“不怎么样,反正我有能耐让你的野男人在茶州新港混不下。嘿,你叫宋保军是吧?不用担心,你被开除了,我马上就让劳资部的人给你打电话。”

  “哦?你们不是来应聘秘书的吗?怎么有本事请劳资部的人出面?”

  赵鸣实在被逼急了,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爸是凯义科技的总裁,和项目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打个招呼裁个小角色,他们肯定要卖我面子。”

  冯佳霖冷冷的说:“赵鸣,不要仗势欺人!你所谓的争风吃醋,会毁了人家的生活!我老同学在这里干活吃饭,碍着你什么了?”

  赵鸣越发得意,笑道:“知道我有能力毁了他就好。告诉你,无论哪个男的和你有关系,我就毁了谁,绝无二话!”

  冯佳霖脸色苍白,松开宋保军的胳膊,道:“赵鸣,你想要让我恨你一辈子吗?”

  话虽如此,但这个动作无异于服软,赵鸣立即笑道:“只要你跟这个搬砖工人没什么关系,我又怎么会修理他呢?你应该知道,我从不仗势欺人,只是今天他逼得我太狠了。”

  对面那个女生神色焦躁,不停的看手表,说:“喂,你们两个还在聊天,领导随时有可能会来。”

  赵鸣赔笑道:“没事没事,一会就好。”向宋保军说:“还不快滚?”

  宋保军只好耸耸肩说:“ok,ok。”

  走到门口回头一看,只见冯佳霖满脸歉意。

  这个从前的高中同学,表面看上去骄傲张扬,本心却是不坏。她变成这样,或许真有些不得已的苦衷。

  走到办公室门口,等候已久的丁秘书赶紧迎上前来。

  他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这个众人口中“掌握实习生生杀大权”的丁主任却不敢有任何怨言,只是盈盈站在门内,垂首而立,笑道:“宋委员。”

  宋保军走进办公室一看,短短一个晚上改变了不少模样,粗笨难看的两个大铁柜已经搬走,换上新的沙发、书柜和办公桌,角落里摆着两盆青翠的兰花。

  丁秘书见宋委员面无表情,介绍道:“这是昨晚请工作人员加班加点换的,呃,我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嗯。”宋保军不置可否,坐进办公桌后面宽大的真皮办公椅,左看右看,开始下达身为安全委员的第一道命令:“给我弄一盒香烟过来。”

  “是。”丁秘书走出门外,没多久拿着两条黄象楼1975回来,拆开其中一条取出一盒烟恭恭敬敬放在桌面,其余的塞进书柜里的暗格。

  还有一份名单也在宋委员的面前,丁秘书说:“这是今天参加面试的专职秘书人选,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宋保军拿起名单浏览一番,赵鸣和冯佳霖的名字赫然在列,点点头说:“好,你把他们一个一个叫进来,我想轮流谈谈。”

  “好的。”

  丁秘书叫来的第一个人选是在休息室里呵斥冯佳霖的“大姐头”,进了办公室便一副低眉顺眼的表情,迈着小媳妇的步伐,头不敢抬起,站在办公桌前三米停住脚步。

  名单里有各位面试人员的简历和介绍。这位大姐头名叫刘蕾,就读于象京大学,从大二开始就活跃于各个舞台,门门功课均是优,并在大三时期担任过学生会会长一职,社会经验非常丰富。从六月份开始进入项目部实习,连续受到嘉奖,表现十分亮眼。

  刘蕾自认为是今天二十名候选人之中最出色的一个,不说那堪称完美的履历,便是自己的身材相貌,恐怕也会让新任的安全委员有所触动。

  身高一米六八、体重四十八公斤,标准体型,身材前凸后翘,还曾经在学校歌舞团担任领舞,饱受男生欢迎。那个什么安全委员,他会是瞎子么?

  再说今天的打扮,丝袜短裙已经是最低配置,她还特意穿了一件紧身低胸装,只要稍稍一低头,完美的**就会充分暴露出来,安全委员能看不见么?

  她低头等了许久,正感到些许紧张之际,只听对面男人淡淡的说道:“行了,下一个。”

  刘蕾脑子嗡的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去看,只见办公桌后的男人笼罩在阴影中,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丁秘书已向她走来,道:“小刘,你下去吧。”

  刘蕾茫然不知所以,麻木的走出办公室,突然感觉心酸难以自控,禁不住流着泪水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宋保军说:“小丁,其他人我不想见了,你直接把名单上的赵鸣和冯佳霖叫过来。”

  丁秘书心想这两人莫非和安全委员有关系?但又不敢多问,答应着,出了办公室顺手带上门口,见刘蕾蹲在走廊哭得满脸鼻涕眼泪。

  她对这种人前光鲜人后失态的实习生已经见过不少,只得上前安慰道:“小刘,你不用难过,领导对用人资质要求比较严格,你起来吧,下午还有别的工作。”

  “是。”刘蕾起身,不住的抹着眼泪说:“丁主任,我都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好,领导为什么看不上我。”

  “领导自有领导的考虑,你不必多说,免得让人听了不好。”

  “好……”刘蕾慢慢止住哭声。

  丁秘书来到休息室点了赵鸣和冯佳霖的名字,把他们叫出门外,特意说道:“领导让你们两个一起去面试,我虽然不知道什么内容,但可以想见的是,领导要求极其严格。你们一定要端正自身形象,如果选不上也不要难过,毕竟这不是普通的面试。”

  两人哪里还有先前的嚣张?都紧张的点头不已,像小鸡啄米似的。

  丁秘书领着他们一路走过走廊,一边低声而又飞速的交代道:“有几个要点你们一定要记住。第一,领导没开口前不能主动说话;第二,领导说话时千万不能插嘴;第三,领导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能岔开话题;第四,领导说什么都是对的。”

  赵鸣赶紧应道:“记住了!”

  丁秘书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伸手打开办公室门口,轻声道:“宋委员,赵鸣和冯佳霖来了。”

  “请进。”里头一个沉稳冷漠的声音说道。

  赵鸣隐约感觉这声音耳熟,一时容不得犹豫,跨着步子走进办公室,好像一条康庄大道呈现眼前。

  他父亲赵齐的凯义科技公司包含计算机、服务器硬件软件的保养,系统的维护,以及各项办公耗材,与茶州新港建设项目的合作是好大一项业务,从六月份开工以来急剧提升,目前已占到公司百分之四十的业绩,轻易怠慢不得。

  赵齐为此更是下死力气,各种托关系找门路,让在读大四的儿子进入茶州新港项目部实习,想方设法搭上头面人物的大船。

  现在机会总算来了,安全委员的专职秘书!

  这是何等荣耀的身份!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赵鸣还记得昨晚父亲求爷爷告奶奶,不知打了多少个电话,求了多少人,才拿到这个面试的名额。

  今早五点天不亮赵齐就满眼血丝的把儿子叫起床,让他提前做好准备,还交代了许多事情,甚至答应儿子如果能被领导看中,就让他把那辆雅阁换成宝马。

  这让赵鸣知道新任的安全委员对家族企业有多重要。

  父亲还说了,其实男秘书比女秘书更有优势,一个是机关单位领导干部为了避嫌,不敢用异性秘书,甚至还有明文规定。二是男秘书精力远比女秘书旺盛,思维慎密、还能替领导分担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是女秘书无法比拟的。

  带着无比强烈的自信心,赵鸣想起休息室那帮女人:以为长得漂亮领导就会选你么?像安全委员这种高级领导,身边不知多少漂亮妹子,会在乎区区一个秘书?

  赵鸣挺起胸膛,让自己装作职场老练的样子,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说话,立即想起丁主任的交代,顿时住嘴停在办公室中间,险些出了一身冷汗。

  冯佳霖表现更为不堪,紧张得香汗淋漓,脑袋低垂在胸口。

  只听对面的男人问道:“喂,那个男的,你叫什么名字?”

  这声音再也平淡不过,却好似春雷一般在赵鸣耳畔炸响,震得耳膜连同脑子像被铁锤砸了一下。

  他艰难的抬头看向办公桌后的那人,只见对方笼罩在阴影里,一下没看清。又仔细看了一眼,顿时冷汗就从额头、背脊以及四肢百骸狂涌而出。(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07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