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75章 安全委员

第275章 安全委员

  他发誓从出生到现在二十三年以来从没流过如此之多的冷汗。

  赵鸣兀自不敢相信,再看了第三眼,连脚步也站不稳了,身躯摇摇晃晃,仿佛被雷劈中;脸色苍白如纸,好像喝了三斤砒霜;手指颤抖不停,如同患了积年的羊癫疯;牙齿上下交击,似乎在腊月的寒风里光着身子站了三天三夜。

  那人是谁?

  头上一顶土气难看的安全帽,身上穿着朴旧的夹克衫,脸上表情阴晴不定,除了刚刚被自己臭骂了一顿还连带威胁敲打的宋保军还能是谁?

  前面已经强调过很多次安全委员的权力有多大,可以说茶州新港所有大大小小的项目,除了管委会委员的任免,安全委员都有一票否决的权力,赵鸣又不是蠢蛋,能不明白?

  身边的冯佳霖发现赵鸣失态,也看向办公桌的领导,一时不由紧紧捂住嘴巴,险些尿了裤裆。

  宋保军摆摆手道:“那个女的,你先坐在旁边等一会。”

  没想到他竟是新任的安全委员!冯佳霖片刻间脑袋一片空白,麻木的走向沙发,不料脚下高跟鞋一崴,在地上狠狠摔了个大马趴。

  宋保军道:“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呢?怎么不说话?”

  赵鸣好半晌才缓过神来,吭吭哧哧应道:“我、我叫赵鸣……”

  “性别、年龄、家庭住址、学历。”宋保军又问。

  赵鸣见他一副公事公办的做派,总算惊魂稍定,说:“呃,今年二十四岁,家住红柳路一九七号,本、本科,还没毕业。”

  宋保军一拍桌子,发出啪的一声,吓得赵鸣差点没摔了个屁墩,稍稍提高声音:“我问你性别!你男的女的!听不懂人话么?难道说你是个太监?”

  赵鸣暗道你先前口口声声的说“那个男的”,现在又来问性别,不就是想羞辱我么?但这办公室好比鬼门关一般,已经由不得自己废话,只能老老实实答道:“男、男的。”

  一瞬间他还想过只要对方一拍惊堂木喝道“你可知罪!”他就当场跪下求饶。

  宋保军拿起黄象楼1975香烟,取了一支叼在嘴里。

  冯佳霖见机得快,急走几步上前,取过桌上的越战版打火机,轻轻擦燃一股火焰凑上去,然而手掌抖抖索索,险些烧到宋保军的眉毛。

  她自己先吓个半死,手指一松,打火机掉到宋保军腿上。

  宋保军眼疾手快将打火机捞起,重新打燃打火机为自己点上香烟。

  冯佳霖早已花容失色,吓得呆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急得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不、不好意思……”

  宋保军不耐烦的摆摆手让她退下,说:“呃,那个谁,赵鸣是吧?阐述一下你应聘秘书都有什么优势。”

  赵鸣见他叼着烟头,在黑暗中明明灭灭,心中恐惧更甚,说话大失水准,道:“我、我、我会端茶送水,扫地抹桌子、整理房间、打扫卫生,什、什么粗笨活都会做。”

  宋保军哂笑道:“这些活计么,我请个女佣就行,用不着你这太监在我面前晃眼。”

  赵鸣一时哑口无言,不敢再说什么。

  他本有备而来,信心十分充足,不料横生事端,心中早已悔青了肠子。

  冯佳霖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同窗三年多。冯佳霖生得漂亮,性子也高傲得很,赵鸣一直对其倾慕有加,通过种种手段追求。

  他既是有钱人家的弟子,最不缺的就是水磨工夫,今天送一块表,明天送一个包,后天送香水,总有一天会打动你的心。

  慢慢捱到第四个学年,眼见冯佳霖半推半就,似乎就要答应了。更巧的是,两人同时被选到茶州新港参加实习工作,这真真挺好。以前大家一起同学,将来大家一起同事,多么美好。

  然而今天——最为重要的安全委员专职秘书面试的日子,他不小心教训了一个来找冯佳霖打秋风的高中同学……

  宋保军见对方愣在当场,像个傻子似的茫然失措,笑道:“赵鸣是吧?都认识劳资部的谁?”

  赵鸣心知一时口不择言闯了大祸,耷拉着脑袋嗫嚅说道:“我、我谁都不认识,刚才只是信口胡说八道,还请宋委员责罚。”

  宋保军向来睚眦必报,从不留隔夜仇,闻言便满脸堆笑,说道:“你又不是茶州新港项目部的员工,罚你什么?再说我也没那个资格。”

  赵鸣的一颗心顿时沉落谷底,脸色苍白的说:“宋委员,我是真的错了,能、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打小养尊处优,被家里溺爱惯了,还是第一次说出这样求人的话语,只是显得太过直截了当,殊无诚意。

  宋保军把烟灰掸到地板上,好整以暇的说:“你想要什么样的机会?”

  “我、我……随便您怎么责罚都成,绝无半点怨言。”赵鸣抖抖索索站在中间,像是等待判决的罪犯,满脸痛改前非的表情。

  宋保军说:“呃,前面听你提到,你很会搞卫生是吧。”

  “是是。”赵鸣心中隐隐涌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宋保军说:“那以后你就专职搞卫生吧,专门负责大楼的清洁工作。擦擦马桶、洗洗卫生间什么的,想必也很合适你的身份。”

  “呃……”赵鸣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

  宋保军索性走出办公桌,来来回回审视着这位愚蠢的富二代,拍打他的肩头笑道:“看看你,生得猪头狗脸的,人才难得,不刷马桶就太可惜了。我希望你能干好这个工作,为茶州新港的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冯佳霖虽还处于惊恐的情绪之中,仍禁不住扑哧一笑。

  赵鸣到底是少爷脾气,父母溺爱了二十几年的性格,这时有些挂不住面子,又见冯佳霖耻笑,好胜心渐渐战胜了恐惧,咬着牙说:“放心吧,我就算去哪儿都不会在这里扫厕所。”

  “那很好。”宋保军重新返回办公椅躺下,把双脚大模大样的翘上桌子,叫道:“丁秘书!”

  丁秘书推门而入:“宋委员。”

  宋保军说:“嗯,据我初步查明,项目部的合作单位凯义科技公司提供的系统存在极大的安全漏洞,严重的可能造成安全威胁,你拟个文件过来,暂定与凯义科技的合作,并严查这个项目、经办人、以及各种手续合同。”

  丁秘书扫了一眼赵鸣,哪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应道:“好的,我马上去办。”

  赵鸣听得分明,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句抵抗的话换来如此严重的后果,一股凉意从头顶蔓延到脚心,那突如其来的勇气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旦与茶州新港项目部中止合作,减少的何止是公司百分之四十的业绩?凯义科技获得这个大单,自然想方设法扩大规模,甚至拿着合同去银行贷款,还投巨资聘请许多员工、增加许多设施。

  若是合同中止,单是银行的催债就能让凯义科技立即宣布破产。

  这么严重的后果,公司上上下下两百多名员工谁也承受不起。不要说父亲许诺的那辆宝马,恐怕今后连饭都吃不饱!

  赵鸣不敢犹豫,立即大声说道:“宋委员,我、我、我愿意刷、刷马桶……”

  “哦?”宋保军只是冷笑。

  丁秘书停住脚步等待领导示下。

  赵鸣情急,颤声道:“宋委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什么都愿干,就算做牛做狗都行。”

  宋保军笑道:“丁秘书,你觉得应该给赵鸣安排个什么样的职务?”

  丁秘书机灵过人,微笑道:“赵鸣同志新来不久,做事很是勤快,在后勤岗位上应该错不了的。”

  宋保军摆摆手道:“那就去办吧。”

  赵鸣道:“那我爸的公司怎么办?”

  “让令尊今天下午三点准时过来听候处理。”

  “哦,好的。”

  丁秘书领走垂头丧气的赵鸣,只剩冯佳霖一人独自面对新任的安全委员。

  冯佳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从前落魄呆傻的高中同学摇身一变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安全委员?

  她小心翼翼打量宋保军的神色,见对方目如冷电,面容沉静,竟无形中显出一种难言的帅气。

  是的,冯佳霖在心里用上了“帅气”这样的字眼。之前觉得他又傻又蠢,无非因为宋保军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底层小瘪三,用不着给他面子。现在宋保军执掌大权,他所有的缺点立时就变为优点。

  长得傻气?错了,安全委员这是俊朗。

  性格木讷?不对,安全委员这是稳重。

  头脑呆笨?非也,安全委员这是大器晚成。

  不受女孩子欢迎?no,no,安全委员这是骄骄不群。

  身高不够?你懂不懂,安全委员这是浓缩的精华!

  土鳖气质?闭嘴!安全委员这是和蔼可亲。

  在短短十分钟时间内,冯佳霖完成了极其复杂的心理转变过程。一开始根本看不起宋保军,认为他还是那个没出息的高中同学。包括在休息室里和赵鸣吵架,她对宋保军也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13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