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0章 去看看我弟

第280章 去看看我弟

  宋保军落后半步跟在柳细月身后,一颗心脏登时悬到嗓子眼。

  大厅又是另外一番景色,宽阔的电视墙用樱桃木拼成复杂美观的图案。水晶大吊灯映射出莹莹的温柔的光线。华丽的繁华地毯不会让人眼花缭乱,反而增添了一种妩媚动人的色彩。

  墙壁以同样的风格包着昂贵的黑胡桃木,围上精美的线条,低调中显出奢华,绝不类似国内流行的“中华乡村结合欧洲田园风”,令人心旷神怡之极。

  单是这种程度的装饰,宋保军觉得能买五栋自己家陈旧简陋的小楼。

  大厅中间站着一个男人,身高大约一米八五,四十余岁年纪,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身穿普通常见的灰色夹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看来他就是柳细月的亲叔叔、湘湖省省长柳重山了。

  柳细月平时大大咧咧,这会儿倒一脸的淑女风范,笑着说:“宋保军,这是我叔叔。”又道:“叔,这是我同学宋保军。”

  宋保军当下不敢怠慢,抢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说:“柳叔叔好。”

  柳重山见这所谓的男同学个头比侄女还矮好几厘米,长相也不是很规范,心里先有几分不喜,只道是细细随便打哪个角落请来的挡箭牌。

  看两人站在一起,分明是——鲜花插牛粪,明珠土内埋。

  不过他毕竟在官场经历了大风大浪,上至国家领导,下至贩夫走卒,各种各样的人物谁没见过?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一点不叫别人看出名堂,道:“小宋是吧,来来来,坐。细细,去给小宋倒茶。”

  宋保军忙道:“柳叔叔不客气,您也坐。”

  “小宋啊,你今年多大了?哪里人?家里父母可还好吗?”柳重山例行公事的询问,带着领导特有的缓慢语速。

  宋保军欠着身子说:“柳叔叔,我今年二十二,快二十三了,是茶州本地人。我爸是装饰公司的制图员,妈妈是会计。”

  柳重山点点头,又问:“小宋学古文的吧?将来毕业出来有什么打算?”

  “毕业后我打算从事一些古文研究工作,主要方向是唐宋时期的诗词。虽然历朝历代对唐诗宋词已经研究得相当透彻了,但我还是很有兴趣。”

  柳重山不置可否,笑道:“现在还有人能潜得下心思研究古文,是很难得了。”

  柳细月只怕宋保军失言,拿两个白瓷杯简单冲了茶叶送到茶几上,问道:“叔啊,我弟呢?”

  “你弟在房里,刚才还念叨着怎么没看见姐姐。”提到儿子,柳重山不觉露出一丝异样的色彩,道:“还有仁博医院的周医师也在里面。”

  这时两个中年女人从二楼走下,一个身材高挑气质优雅,面容酷似柳细月,另一个衣着朴素有点像是农村大妈。

  柳细月忙说:“妈,婶婶。”宋保军也急忙跟着站起陪在边上。

  那优雅的贵妇看见宋保军便是脸色一僵,另一个农村大妈则和和气气的笑道:“细细今天放学这么早啊?”

  柳细月笑道:“妈,婶婶,这是我同学宋保军,今天特别过来玩的。”

  “阿姨好,婶婶好。”宋保军微微躬身,脸上带着一贯的傻气和呆板。

  “哦,既然来了就好好玩一会。”那贵妇不冷不热的道:“让老刘准备饭菜,吃过晚饭就送小宋回去。”

  柳细月道:“妈,我同学好不容易才来一次。”

  那贵妇大声说道:“细细!你弟弟还在这里治病,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时柳重山只好站起身说:“嫂子,是我让细细带同学过来玩玩的,你就不必太苛责孩子了。”

  那贵妇这才回转颜色,说:“既然是重山让带来的,那还好说。”

  她正是柳细月的母亲何淑兰,另一个质朴的中年妇女则是柳重山的妻子秦蓉。

  两人的打扮也正好应和了两家人的身份。何淑兰是宝元集团总裁夫人,不缺吃穿用度,周身珠光宝气,雍容华贵,气质出挑。秦蓉是省长夫人,穿着特别低调,刻意避嫌。

  何淑兰当然知道女儿突然带个男同学回来是什么意思。

  这丫头从小古灵精怪,心气也特别高,对普通人从来不假辞色。上高中时别人都在忙着早恋只有她对此不屑一顾,及至大学更是如此,简直就没有人看得入眼的。

  甚至让家里人担心,她该不会是对男人没兴趣吧?

  这次带男同学回家做客,还真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但何淑兰并没有任何欢喜的意思——因为这个男的看上去太差劲了,连第一眼印象都不过关,剩下还有什么好谈的?

  如果不是在客厅里而是别的地方遇到,她还会以为是不是偷偷潜入的扒手。

  何淑兰走过去道:“哦,是宋保军同学,欢迎你来细细家里玩。你可以和细细随便走走,不过东西不能乱碰。”

  一个堂堂宝元集团总裁的夫人,怎么会说出这么小家子气的话?无非是故意装作不近人情的形象,暗示我不认可你和细细在一起,让对方知难而退罢了。

  宋保军忙应道:“是。”

  柳细月瞪了母亲一眼,道:“阿军,我和你去看看我弟吧。”

  “不行!”何淑兰厉声喝道:“你弟弟需要安静休养,不能随便来个人就去打扰他!”

  柳细月的堂弟柳青林因车祸脑部受损,何淑兰不想让外人看到他的那种痴呆模样,免得柳重山面子上不好看。

  柳细月哼了一声:“不去就不去,阿军,我和你去院子走走。”

  秦蓉倒是不以为意,和善的笑道:“青林最着紧他姐姐了,就是和同学一起去看看也没什么。”

  何淑兰笑道:“阿嫂,细细这孩子莽莽撞撞的,我怕周医师在里边为青林看病,吵了他不好。”

  “反正青林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要紧。”秦蓉仍然淡淡的笑着。

  突然对面的房间传来砰的一声响,众人对看一眼,柳重山抢先疾步走了过去。柳细月也拉着宋保军跟在后面。

  那是为柳青林安排好的起居室,是一楼最宽敞的一间,约莫四十平米面积,迎南的落地玻璃幕墙用木格区别,可以看见院落里赏心悦目的花卉植物。

  靠门口的方位是个小小的会客间,四张单人沙发,墙壁有个书柜。中间用半拉酒柜隔开,里面一张大床。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师跌坐在地上,半花半白的头发沾满水珠,听诊器飞到了角落,身上还洒着几颗红红绿绿的药粒。一只白色塑料药瓶在地上滴溜溜的滚动。

  中间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生得眉清目秀,只是皮肤过于白皙,显得有点病态。本来还算英俊的脸庞却因为委屈和稚气的表情而格外不和谐。周身穿得干干净净的,显然受到精心的护理。

  边上是个护士,手里拿着药盒,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男孩索性一把抢过药盒通通洒在地上,转身向柳重山奔去,叫道:“爸爸!”脚步踉踉跄跄,双手一摇一摆,格外笨拙,便如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小孩。宋保军思索他应该是小脑受损的缘故。

  柳重山接住扑过来的儿子,严厉的脸色换为一股几乎接近于哀伤的笑容,说:“青林,怎么又淘气了?”

  “爸!爸爸!”柳青林不理他的问话,看见柳细月在旁边,连忙笑道:“姐姐姐姐!”又朝她欢欢喜喜的扑过去。

  柳细月几乎被撞倒,后退一步用双手撑住柳青林的肩头,笑道:“青林,你怎么不听话呢,医师伯伯让你吃药怎么不吃?”

  “不好吃!我不要吃!”柳青林二十岁的面庞呈现出与之毫不符合的幼稚表情,撅着嘴拿起塑料杯子玩了起来。那护士慌忙去收拾地上的药粒。

  柳重山忙问道:“周医师,怎么回事?”

  周医师狼狈的爬起,擦了擦脸上水珠,不好意思的说:“柳省长,令公子不肯吃药,非说这是喂小猫小狗的。”

  柳重山摇摇头,又问:“那这孩子……”

  周医师看了一眼柳青林,道:“柳省长,要不我们到外面去说?”又向护士吩咐:“小陈,你好好照看一下青林。”

  柳细月说:“叔,我在这陪陪青林。”

  “嗯。”柳重山与其他人一起返回客厅。

  宋保军是个无关紧要的客人,柳细月去哪他就去哪,只好跟着留在房间里。

  柳细月接过护士手里的毛巾给柳青林额头擦汗,眼中满是爱怜,说:“青林,你老是这么淘,姐姐可要不高兴了。”

  “姐姐姐姐!”柳青林大声说:“我没有淘气!刚才医生伯伯还表扬了我。”

  “都表扬你什么啊?”柳细月用哄小孩的语气问道。

  柳青林歪着头一时又答不上来,道:“呃……呃……”

  柳细月柔声道:“医生伯伯让你吃药怎么不吃?”

  宋保军第一次见到女魔头如此温柔的一面,眼中蕴含怜惜的意味,脸上散发母性的光芒,与平日里的泼辣模样迥然而异。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35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