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2章 姐夫,快救救我

第282章 姐夫,快救救我

  秦蓉强颜欢笑,道:“嫂子,你别大惊小怪,青林不懂事乱喊的,回头我训他去。”

  何淑兰也觉得为难,再说下去,恐怕柳重山夫妇以为她借题发挥,不说嘛,心里又膈应得慌,于是狠狠瞪了宋保军一眼。

  柳青林挣脱护士,小跑到宋保军面前,一脸讨好的笑容,道:“姐夫,如果我听话吃药,你可不可以带我去玩啊?”

  柳重山和妻子对看一眼,都选择了默不作声。孩子不肯吃药,你不能硬灌下去,现在他主动说肯听话吃药,那就比什么都好,虽然柳细月的男同学出现得那么莫名其妙。

  “那好,一会儿姐夫就带你去玩。”宋保军硬着头皮说,感受到“岳母大人”杀猪似的目光。

  柳青林像个小孩子似的欢欢喜喜抱住宋保军。

  宋保军正待好好表现一下毛脚女婿初次进门的殷勤,只见这位大男孩眼中哀伤再次清晰无比的浮现,他的一股幽能自脑子喷涌而出。

  在众目睽睽之下,宋保军进入了虚数空间,他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被拉进来。

  宋保军首先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正在这里空间里实体化,血管里的血液在流淌,心脏脉搏在跳动,捏了一把大腿还真的有痛觉。

  他伸脚踏在一片坚硬的土地。地面!三十二重人格最开始创造虚数空间时宋保军周身只有一片虚无,现在终于能踩到地面了,看起来这个空间的构建越来越快。

  接着鼻端传来泥土的芬芳,嗅觉!连嗅觉也有了!

  不等他仔细察看,前方几团雾蒙蒙的影子说道:“欢迎你,主体。”

  “我有点意外,刚才那个孩子是什么情况?”宋保军试图伸手去触摸对方,但扑了个空,只好停住脚步说:“我感觉他唤醒了体内潜伏的幽能。”

  哲学人格的声音说道:“别误会,是我唤醒的。这个情况非常复杂,我简单向你阐述一下,刚才的接触中,我们察觉到这位叫做柳青林的年轻人体内正在孕育一个新的人格……”

  宋保军吃了一惊:“他也有三十二重人格?”

  哲学人格说:“他有两个人格,正确的说法是:原有的正常人格因为脑部受损已经崩塌、濒临毁灭,而新的人格正在诞生。但是以他目前的状态,很难让新的人格自主发育起来。所以这位年轻人处于极度危险的情况,随时可能因人格湮灭而成为植物人,陷入永恒的沉睡。”

  宋保军道:“我们救得了他?”

  “当然,能最大限度观察别人的人格孕育、成长、壮大,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经验。”哲学人格说:“这种经验有助于危险来临时我们如何去应对。”

  宋保军道:“还等什么?快救救他,那可是我未来的小舅子。”

  哲学人格说:“这需要巨量的幽能以及长期的保驾护航,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可能难以唤醒新的人格,你有心理准备么?”

  宋保军毫不在乎,道:“不要紧,只要能救得了小舅子什么都行。”

  哲学人格裹着一团白花花的光影,带领其他人格向前方飘荡,道:“跟我来。”

  宋保军小跑着跟在后面,用心去观察这个全新构建出来的虚数空间。

  在他头顶的天空和遥远的四方,是无边无际的幽深黑色,布满璀璨的星星点点,密密麻麻连成一片,时不时闪烁眨眼,就像亘古存在的银河,形成一副绚丽的画卷。

  脚下是坚实的土地,偶尔不经意还会踢到一两颗小石子。青草随着跑动拂过脚面,有点麻麻痒痒的,异常奇妙。

  身边轻风在吹,就好像小学时代第一次跟随班级去郊外踏青,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回味至今。

  远远的一棵高大的香樟树,树冠随风轻摆,香气一点也不含糊的袭来,清淡宜人,叫宋保军险些醉在这幽深的黑夜里。

  它的影子迷离斑驳,投在地上,宋保军似乎觉得童年往事正纷至沓来,他忍不住想谱写一曲《香樟树之恋》。

  太美妙了!

  跟着哲学人格过去,宋保军才发现香樟树下躺着一个年轻人。脸庞俊秀,紧闭双目,可不正是柳青林么?这小子怎么会出现在虚数空间?

  哲学人格不用等宋保军发言就能感受他的疑惑,说:“通过幽能的交流融合,我们得以把柳青林的人格带到虚数空间,对他直接进行指导帮助。但这非常消耗幽能,而且不能让他知道我们的存在,接下来全靠你了。”

  “靠我?我不行啊!喂,大哥,你不能这样丢下个烂摊子就走。”

  哲学人格说:“你是虚数空间的主宰,在这里你能做任何自己所能想到的事情,前提是有足够的幽能支撑。发挥你的想象力吧。”

  “哈?”宋保军没来得及多问,只见哲学人格、暴戾人格、文艺人格、虚伪人格相继化为虚无,消失在幽深的夜色里。

  脚下的年轻人轻声呻吟着,捂着脑袋慢慢坐起,茫然的看着宋保军,虚弱的问道:“你、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语气平和,已经没有了现实世界那奶声奶气的幼稚,听起来像个正常人。

  “柳青林,我是宋保军,你的姐夫。”

  柳青林显得无所适从,从外表上看,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低迷,眼神迷离,胸膛剧烈起伏,费劲的喘息,肤色苍白仿佛大病,就算一个很普通的坐起的动作,也用尽了全力。

  他直愣愣的瞪着宋保军,想了好久,突然满脸骇然之色,道:“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这里?这是我的地盘。”宋保军脸上适时浮现出神棍般的色彩,说:“我把你带到我的空间,是想帮助你走出迷途。”

  “迷途?”柳青林双手抱头苦苦思索起来,道:“我在哪里?我到底在哪里?我的爸爸妈妈呢?他们为什么不来救我……”

  最后一个字戛然而止,他急忙捂住胸大口大口喘气,显得极为费力,似乎可能随时随地倒毙。

  看这模样,柳青林的人格状况很不稳定,哲学人格所言非虚。

  “既然哲学人格说我是虚数空间的主宰……”宋保军暗中思忖,抬起右手集中思想,没过多久,他感觉一股暖流自胸腔流淌,传达到手掌上。

  这便是幽能在虚数空间里的实质性化么?

  幽能继续涌出,越积越多,手掌渐渐变成白莹莹的一片透明,连血管也清晰可见,在香樟树的影子下像是一盏明灯。

  宋保军不知如何使用,干脆把手按在柳青林的脑门。

  手掌上的光团陡然大放光明,照得柳青林上上下下白惨惨的一片。

  这智障少年不禁张大嘴巴,呆愣愣的看着宋保军。

  顷刻间,光团尽数从他手掌融入智障少年的脑袋。

  “真奇怪,就好像魔幻电影,我究竟是魔法师、神之使徒,抑或是灵光上师、得道真人?”宋保军乱七八糟的想着,又觉得自己既然连三十二重人格也有了,这些事情实在不足为奇。

  柳青林慢慢的平复了气息,似乎多出几分力气,脸上有了不少色彩,喘着气说:“这、这是什么?”

  宋保军在他面前蹲下身子,说:“我能救你。”

  柳青林皱着眉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伸直身子抓住宋保军的手说:“姐夫,是你么?姐夫?”

  “你总算想起来了。”

  柳青林一时颇为激动,脸色涨得通红,道:“我知道,我懂!前面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你在注视我。那么久以来从来没有人看到过我,只有你!八年了!整整八年了!”

  宋保军搭着他的肩头道:“小伙子,慢点说,别太兴奋。”

  “我、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但、但是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斗室里。”柳青林迟迟疑疑的说:“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我疯狂叫喊,没人有理我。”

  “真可怜。”宋保军摇头叹息。

  柳青林眼泪汪汪的道:“姐夫,你快救救我,我知道我快要消亡了。在那间斗室里呆了那么久,我越来越虚弱,越来越没有力气……”

  “放心,你死不了。”

  宋保军说完这话,突然看到头顶的苍穹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

  地面剧烈抖动起来,香樟树树冠左右摇摆,树叶纷纷飞扬,四处飞沙走石。

  “怎么回事?”

  宋保军马上明白幽能不足以支撑虚数空间,柳青林哭着喊道:“姐夫,我该怎么办?救救我!”

  “现在来不及了,你再坚持一段时间。”宋保军叹息,“如果你能在现实世界里感觉到我的话,你必须尽量配合我。”

  柳青林抹了一把眼泪:“姐夫,我不想死。”

  ……

  一道白光闪过,宋保军返回现实世界,先前的景象仿佛只是个无聊的梦。

  一个炸雷似的声音喝道:“宋保军!你怎么回事!”把他吓了一跳。

  抬头一看,所有人都在怒视着自己,包括柳细月、岳母大人和叔叔夫妇。(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48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