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3章 救你的头

第283章 救你的头

  他再低下头,马上明白了。柳青林正在自己怀里颤抖、两眼翻白,似乎遭受极大的痛苦。

  虚数空间和现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在虚数空间里时间流逝比外界快数倍乃至数十倍。

  在先前柳青林朝他扑来时两人产生身体接触,从而进入虚数空间,此刻回到现实,他们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未变,只是时间跑开了十几秒钟。

  柳青林抱着自己,咬紧牙关,苦苦挣扎——这个样子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

  无非是宋保军正在暗下黑手掐着这孩子,不然他怎么会这般表情?所以众人大为愤怒。

  何淑兰当即叫道:“让李师傅过来!把这个狂徒赶走!”

  周医师上前想要拉开宋保军。

  柳重山堂堂省长见儿子遭此毒手也沉不住气了,喝道:“宋保军!住手!”

  秦蓉则冲过去用力扒开宋保军,把儿子护在怀里。

  柳细月则叫道:“宋保军,你搞什么?”

  一时间群情激奋,宋保军仿佛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这也难怪,你好端端的欺负一个智障少年干嘛?何况这少年还是省长大人的独生爱子。

  身躯高大的柳家警卫李师傅利箭一般从门外冲进,双手锁住宋保军肩头,脚下一绊,便即迅捷无比将他摁住,脑袋死死压在地上。另一只手同时不停,从腰间掏出警棍格住他的脖子。

  这警卫可是在象京军区退役的军人,身手极为了得,曾经获得过军区先进标兵的荣誉,被柳省长安排来护卫兄长一家的安全。

  宋保军身具暴戾人格,本是有反抗能力的,然而省长就在边上,他这么一打起来不要紧,不就成了歹徒么?严重的被抓起来拘留十五天也不是什么事。

  是以宋保军只能任由李师傅牢牢摁住自己,伸开双手表示没有任何危险,大声说道:“柳叔叔,这是个误会,我能救得了柳青林!”

  秦蓉把儿子抱在怀里,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安慰道:“林林乖,妈妈在这里,不怕不怕。”

  谁知柳青林的人格刚刚从虚数空间脱离出来,引起脑部极大的不适,周身剧烈颤抖,嘴角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沫。

  秦蓉顿时慌了手脚,叫道:“周医师,周医师,快,快,林林他,他……”

  周医师急忙和护士上前施救。

  柳重山爱子心切,怒道:“小李,把这个人铐起来。”

  柳细月反应过来,忙说:“叔叔,他是……”

  这时周医师经过简单的检查,有效的缓解了柳青林的症状,回头说道:“柳省长,这个可能是令公子原来的一些状况,呃……被这位先生不小心激发出来,我觉得他应该无心的。”

  想想也知道了,宋保军就算暗下黑手,怎么可能把人弄得口吐白沫的地步?

  柳重山见儿子渐渐趋于平静,总算稍稍喘了一口气,说:“让他回去!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叔叔!”柳细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看看柳重山又看看母亲,后者冷冷瞪了她一眼,言外之意很明显:瞧瞧你干的好事。

  李警卫得到命令,放开了手里的可怜虫。

  宋保军被他一下摁倒,膝盖狠狠撞到地面,虽然有地毯的缓冲,也免不了一阵疼痛,慢慢起身揉搓着伤处,说道:“柳叔叔,我能治得好柳青林。”

  “出去!”柳重山说。

  宋保军无可奈何,拍拍裤腿说:“刚才我看过,柳青林的情况不是很好,如果近期得不到良好的治疗,也许只能再坚持半年你们就得面对他成为植物人的事实……”

  他根据虚数空间里的经历尽量说得客观一些,但这番话落在患者家属耳朵里实在有点“不怀好意”,当下人人色变。

  何淑兰打断道:“闭嘴!没想到茶州大学的学生竟是这般素质!出去,我永远不要见到你。”

  “妈!”柳细月一时左右为难,又恼恨宋保军胡言乱语,道:“阿军,你先回去。”

  “但是我能救他,真的。”宋保军面对众人的误解已经十分忍耐了,不然老早便已袖手而去。

  从虚数空间了解到的情况,真真不好对别人解释。

  “救!救你的头啊!”柳细月越发来气,叫道:“快回去,我不送你了!”

  宋保军说:“如果你们当真怜惜自己的儿子,就让细妹给我打电话,我还会回来的。”

  “宋保军!”柳细月提高音量。

  宋保军摇摇头,临出门时回头看了柳青林一眼,见他刚刚恢复过来,那双充满稚气的眼睛同样看着自己,里面包含着辛酸、悲伤和哀求。

  “你还不走?”

  宋保军还能啰嗦什么?只好掉头离开。

  大家松了一口气,又去关注柳青林是怎么一副情况,只见他靠在秦蓉的怀里已沉沉睡去,周医师和护士帮忙把这孩子搬回房间休息。

  何淑兰把柳细月拉到边上,冷着脸问道:“细细,你那同学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成心来我们家捣乱的?”

  “我没有……”柳细月对宋保军实是气恼已极,见母亲质问,又不好怎么回答,说:“谁知道他发神经呢!”

  何淑兰偷偷瞅了一眼远处的柳重山,说:“你叔叔为了青林,已经快要操碎心了,如果再害得青林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对得起他们家。”

  柳细月表情僵硬,和她本来娇媚的容颜形成鲜明区别,紧抿嘴唇没有说话。

  何淑兰又道:“总之以后不准你再和那个男同学来往,听到了么?我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这般鲁莽,险些犯下大错。”

  柳细月哼了一声。

  何淑兰瞪眼道:“你还有情绪?我告诉你,不准你和他来往就是不准。我看人从来不会出错,那小子就算今天表现好,将来也难有什么出息。”

  “就算是吧。”柳细月根本没情绪和母亲争辩,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何淑兰看她这样子,哪能猜不出女儿和那小子的暧昧关系?何况女儿又是第一次带男同学回家,叹口气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人家谈恋爱图男方什么?第一家世第二人品第三学识第四外形,我看你那男同学什么都没有,真不知你是不是受了他花言巧语蒙骗。”

  柳细月顿足道:“妈,别说了!”

  她怎能向母亲解释宋保军才华出众、钢琴天赋无出其右、满口诗词歌赋、逻辑思维缜密强大、领导能力超乎常人……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宝元集团总裁夫人的眼中,当真不算什么。

  “等下你回房去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妈妈这番话到底有没有错。”何淑兰说:“我去看看青林,他没事还好,如果有事,你这个月零花钱别拿了。”

  柳细月挨了一通训斥,闷头闷脑的回到房间。

  柳大班长占据了三楼的全部楼层,楼梯边是储物间,用来堆放小时候玩过舍不得扔的玩具以及其他杂物。

  中间是书房,右边是带阳台的会客厅,走廊尽头才是闺房。

  这闺房的装饰一如她的性格,鲜艳活泼大胆明亮。靠门是比普通人房间还要宽敞的衣帽间,放置着柳大班长各种名贵华丽的服装。

  地毯与大客厅的风格相近,但是花纹更为细腻,花色也更为繁复。

  一张欧式的两米二的大床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边上的床头柜放置着一束白玉兰,散发阵阵清香。

  柳细月走到对面的小阳台,手肘撑住栏杆,下巴搭在手掌上,看着外面的杨树出神,本来打算邀请宋保军来自己闺房坐坐的,这下全搞砸了!

  她恨恨的掏出手机拨打宋保军的电话,接通后不等对方说话便气势汹汹叫道:“宋保军!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好心好意请你回家做客,你干什么捉弄我弟弟?他只是个孩子!你知不知道青林是我叔叔的心头肉,他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拿你是问!喂,你有没有在听?平时好端端的今天为什么发癫?是不是还在想着叶净淳那种女壮汉?还是上次去教室找你的那个胖妹?好啊,你竟敢脚踏两条船,我算是看透你了!”

  也不管宋保军有没有反应过来,径自挂掉电话。

  没多久,电话再次响起,柳细月看到来电显示是宋保军打过来的,直接挂断。

  发泄完内心的郁闷,柳细月呆在阳台的软椅里,眺望渐渐西沉的夕阳有些想哭,这与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傻大姐形象颇为迥异,可任何人都有软弱的时候。

  到晚餐时,佣人上来叫了几遍,柳细月才悻悻然起身下楼。

  餐厅灯光亮起,简单的四菜一汤摆在宽阔的餐桌上,每一个人都吃得心不在焉。

  餐桌上一共五人,分别是柳重山夫妇、何淑兰、柳细月,以及从湘湖省一起过来照顾柳青林的一位阿姨——秦蓉的远方亲戚。

  柳细月的父亲在中海办事,却是没来得及回来。柳青林睡过去了还未醒。

  柳家除了他们一家三口,还有一名厨师、一名司机、一名警卫、两名佣人,一名保姆,就是柳细月刚回来时站在门口的中年阿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53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