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5章 真不是东西

第285章 真不是东西

  秦蓉勉强笑道:“细细啊,咱能不能认真谈谈你同学的具体情况?”

  柳细月话锋一转,又说:“不过他今年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突然就开窍了,古代诗词、书法、音乐,都学得似模似样的,包括中海音乐学院的涂芬教授、国学大师毛竹峰都对他赞誉有加,最近在我们班里名气很大。”

  柳重山微微颔首,和妻子对看一眼,道:“连竹老也夸奖他,那自然是错不了的。细细啊,能不能把你同学重新请回来,给林林看看?”

  “我肯定把他抓回来。”柳细月信誓旦旦的保证:“治不好弟弟我就打断他的腿。”

  在众目睽睽之下,柳细月拨打了宋保军的电话,响铃一分钟没人接听后自动挂断,柳细月脸上挂不住了,继续拨打一次,还是没人接。

  秦蓉紧张不已,道:“细细,刚才我们说那么重的话,他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他敢生气?”柳细月哼了一声,抓住车钥匙道:“我去他家找他过来总可以吧?”

  “细细。”柳重山叫住柳细月,说:“也不急在一时,既然刚才我们误会了他,这时再去追回去未免有些诚意不足。我看明天就是周五了,晚上会放假,不如你回学校后跟他好好说说,重新请回家来安排他吃个饭,我们再聊聊这码事。”

  “好吧。”柳细月坐回沙发。

  ……

  ……

  以韩维武为首的丽阁公司代表团开始了艰难的公关活动。

  最开始是预定和项目部高层有一场会面的,可是韩维武一行十多人在会议室枯坐了一整天,临到下班时一个女秘书才进来冷冷的通知他们说杜总临时有事,会面取消。

  接下来几天他们连杜总的面都没见到,连项目部的保洁人员也不愿搭理他们。

  韩维武等人索性全体在港口酒店住下,打起攻坚战的一切准备。

  苦苦的等待,丽阁公司代表团在酒店里度日如年。

  最着急的是韩维武。他快四十岁了,正当壮年,野心勃勃,又抓住张雪媛这个令自己咸鱼翻身人生重新焕发光彩的机会,比谁都急于证明自己。

  在没有钱的时候,韩维武曾经以为钱能做一切,但现在有了钱之后,更大的欲望来了:他想要得到尊重。

  只要能签下这份合同,从此带领公司上下员工走向辉煌,再创新业绩,他就不再是众人眼中吃软饭的老白脸,他也有才华,他也有能力!

  他将不再担心员工背后窃窃私语说的都是自己!

  他也不会再是那个靠女人裙带才走上领导岗位的废物!

  而这一切,必须建立在丽阁公司与茶州新港项目部的合作之上!

  为了这个合作,韩维武几乎绞尽脑汁,他甚至在那位安全委员专职女秘书过来通知时施展了赖以成名的美男计。

  当冯佳霖走进会议室通知完毕,韩维武一派中年帅哥的风范拦在门口,手里一束火红玫瑰,得意洋洋的邀请对方今晚共进晚餐。

  结果冯佳霖接过鲜花,立即招来保安,当着韩维武的面把鲜花扔在地上通通踩成烂泥,并且撂下一句狠话:“再玩这一套你的合同永远也签不了。”

  看着冯佳霖的背影,韩维武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身后的同僚仿佛都在嘲笑自己。

  “看什么!很高兴是吧?都去检查检查意向书到底存在哪些漏洞!”老白脸回头大吼,试图掩盖难堪,“所有资料全部重做!务必要让我满意为止!谁没做好扣罚当月奖金,做得最烂的连工资也扣!”

  直到第二天早上,韩维武被同事叫醒:“韩总,韩总,杜总叫我们去会议室等候通知!韩总!快醒醒!”

  韩维武大喜过望,一骨碌爬起,急匆匆换上新西装出门,众位同事已经满脸喜气的等在走廊外面了。

  丽阁公司一行进去会议室十分钟后,空调突然坏了。当然没有柳细月家那么美的景色,这里面又湿又冷,茶州十二月的平均气温不过四五度,大家一个个冻得直哆嗦。

  尤其是韩维武为了维持一贯的仪表风度,仅穿着单薄的春秋式西装,连离得最远的人也能听见他上下牙齿交击发出得得得的声音。

  等了一个钟头,终于有人忍不住去询问工作人员,得到的是比气温更冰冷的话:“如果你们受不了可以回家去等。”那人顿时不敢再说什么,讪讪返回会议室。

  足足等了六个小时,丽阁公司代表团饥寒交迫,就在人人以为又像第一天被放鸽子的时候,杜总出现了。

  随着这位大人物的到来,空调也神奇的修好,重新从送风口吹出令人舒适的暖风。

  丁秘书分别为双方做了简短的介绍。

  韩维武见杜总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大约二十五六岁上下,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年轻得多。心里登时酸溜溜的,暗道:“不就是官二代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过想着这话时,他完全忘了自己也是靠着张雪媛才能当上丽阁公司的总经理。

  杜隐廊比韩维武更高大、身材更好十倍,有着英俊的脸庞,在这样的条件下,他还更年轻,更有权有势,当真人比人气死人,能不叫渣男心生嫉妒么?

  想归想,马屁还得拍,孙子还得装。

  韩维武立即满脸堆笑上前赔笑道:“杜总,我丽阁总经理韩维武,您这么年轻有为,真是让人想象不到。”

  期待中的客套没有如期而至,韩维武起码低着头半分多钟,忍不住抬头看向对方。

  只见杜总正用一种冷漠的眼神审视自己。

  这眼神太奇怪了,难以用什么具体的词语形容……就像看着一具冰冷的尸体一样。

  韩维武硬着头皮道:“杜总,我们重新准备了一份意向书,还请您屈尊过目。”

  杜总仍旧板着脸没有说话,现场陷入一片尴尬的沉静气氛。

  韩维武拿不准对方的态度,越发的小心翼翼,在杜总目光的逼视下只觉芒刺在背,浑身都不自在。

  “韩维武是吧?意向书呢?”良久,杜总终于坐进会议室中间的位子开口问道。

  韩维武捧着同事们新做好的意向书送上,惶恐的陪站在边上。

  杜总随手拿起,粗略一看(众人发誓他只用眼光扫了两秒钟),便将意向书摔在韩维武脸上,四五十页纸张纷纷扬扬散开,道:“这什么垃圾玩意?预算五千万的工程你拿来糊弄我?不想做可以滚,我不需要一家不合格的公司在工地上坑钱!”

  有那么一瞬间,韩维武想拂袖就走,可还是忍住了,没别的原因,价值五千万的合同是他的晋身之本,是他证明自身实力的所在。

  韩维武当上丽阁公司总经理后由于妻子张雪媛的支持,一路颇为顺水顺风,走在哪里都有人向自己点头哈腰,说的话无论是对是错总有人鼓掌,干的事时好时坏也有人喝彩,渐渐的膨胀起来,从未有一天像这般来得难受。

  渣男忍着气笑道:“杜总,这里面有什么错漏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正,我们一定整改。”

  “指正?我有那么多闲功夫教你怎么做事?”杜隐廊嗤笑一声,道:“回去多找找自己原因,别老是问为什么。你这总经理怎么当的?舔女人屁股当上的?”

  周围的丽阁公司成员被杜总骂得喘不过气来,听到这话仍有人扑哧笑出声音,显然杜总骂得十分到位。

  韩维武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想上前揪住对方的衣领——当然仅仅只是想想而已,渣男还没那个胆子——他紧紧攥住手指,低声道:“杜总教训得是,还请多多指教,我、我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

  杜隐廊理也不理,起身扬长而去,扔下一句硬邦邦的话:“重做一份,明天上午九点之前我要看到新的意向书摆在这里。”

  “是,明白了。”

  韩维武压制愤怒禁不住的浑身颤抖,待杜隐廊和秘书走远,怒道:“真他妈不是东西!”

  劳资部经理张有俊低声道:“韩总慎言,这里有监控。”

  韩维武左右一看,脸色一片煞白。

  ……

  ……

  星期五的下午,有的同学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迎接周末。

  宋保军却闲不下来,自从被表哥莫名其妙推到安全委员的位置上,一方面又要兼顾学业,他现在多了很多以前想不到的事情。

  首先是新任女秘书冯佳霖需要汇报工作。

  从上任到现在宋保军还没处理过哪怕一件公务,见冯佳霖连忙打了五六个电话过来,也不太好意思拒绝,让她到茶州大学学校门口等着——到时候回家还可以坐她的顺风车,不用再挤地铁。

  如果冯佳霖知道宋委员让自己从茶州新港奔波三十公里只是为了开车把他送回家,心情恐怕会难以形容。

  宋保军回家历来简单,不需要像女孩子那样化妆品手机纸巾钥匙装满包包,空着双手回去即可。

  走到学校西大门,冯佳霖在校外一百米的停车位上翘首以盼,已经等了很久,其中经历无聊男生的口哨、寂寞大叔的搭讪以及时尚少妇的白眼。(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64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