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6章 一厢情愿

第286章 一厢情愿

  远远看见宋保军在路边出现,昔日的高中班花急忙下车,站在边上垂手而立。

  一个人的心态转变,或许需要几十年,或许只不过几秒钟,冯佳霖正是后者。被选为专职秘书后,她很快摆正了直自己的位置,以免落得跟赵鸣一个下场。

  哪有那么多威武不能屈,哪有那么多富贵不能淫?在社会上利益才是第一位。

  宋保军走到十米外的距离时,冯佳霖便急忙微微鞠躬,轻笑道:“宋委员您来了。”伸手为他拉开后座车门。

  “小冯,你辛苦了。”宋保军适时摆出领导做派。

  这时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哧溜一声停在边上,柳细月从驾驶室伸出脑袋道:“宋保军,找你半天了,原来躲在这里。”

  “班长大人有何吩咐?”宋保军停住脚步。

  柳细月道:“别废话,上车,去我家。”

  宋保军不禁后退一步:“当我傻的吗?去你家又被打出来?”

  柳细月勉强挤出个笑容说:“这次我保证不会再赶你出门可以了吗?”

  宋保军道:“那不行,昨天被你赶出家门,我流落街头彻夜不眠,无论身体还是心灵均受到巨大的伤害……”

  柳细月叫了起来:“宋保军你要死啊!让你去就去,别废话那么多!”

  “班长大人,你看我这里还有事,不如改天吧。”宋保军换了个口吻,弱智的柳青林孕育了一个新的人格却濒临消亡,他是要救的,但不妨摆一摆姿态,好歹让柳家人知道“送神容易请神难”。

  柳细月总算把目光放在冯佳霖身上,见这女的站在一边,身穿紧致的ol套装,凸显美好身段,表情谦卑恭敬,倒是生得靓丽十分。

  好你个宋保军,口口声声说缺爱泡不到马子,身边的漂亮女人竟是一个接着一个,层出不穷络绎不绝。

  “好啊,不肯去我家,原来是找到新恋情了么?”柳细月顿时秀眉倒竖,死死盯着冯佳霖,问道:“你是谁?”

  冯佳霖听宋保军说“被赶出家门”云云,只道是他家里的河东狮,忙赔笑道:“姐姐,我是宋委员的秘书,特意过来汇报工作的。”

  她年龄比柳细月稍大,仍要称对方为姐姐,姿态放得极低。

  柳细月脸色稍缓,又道:“你什么时候成委员了?又是什么单位的委员?还有钱请秘书?真行啊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这一连串问题出来,都是宋保军不好回答的东西,于是冷着脸道:“细妹,要我去你家可以,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昨天谁让我滚出来的,我想让他亲自来请我回去。”宋保军淡淡笑着,所提的条件却是十分犀利。

  昨天谁让他滚蛋的?湘湖省柳省长!

  柳细月皱眉道:“宋保军,看你能的,就是去一趟我家能有咋地?就算我求你也不行?”

  宋保军手搭在车门顶端,俯视着对方,说:“细妹,不是这个意思,我随叫随到当然没问题,但是你好好想想,你家里人会怎么看待我?还是那个没出息不成器的男同学吗?”

  柳细月不由沉吟起来。

  宋保军伸手搭住她的下巴往上抬起,道:“我宋保军对你柳细月的心意还用怀疑吗?”

  柳细月俏脸绯红,心下暗喜,嘴上却道:“我可没答应你什么。”

  “我这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像个活傻瓜似的,你妈会怎么看我?”宋保军的手继续向上,抚摸女孩细嫩的脸蛋,说:“恐怕她也不见得重视我这个所谓的男同学,以后在你们家里,能有什么地位?”

  “你的意思是……”柳细月浑然忘了对方正在轻薄自己的脸蛋。

  “如果是柳省长亲自来请,那自然有所不同。”宋保军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你弟弟柳青林,我肯定救得了他脱离这无边苦海,就想问问在柳省长心里,是亲情重要,还是他省长大人的面子重要了。”

  柳细月不觉点头,道:“好像有点道理,我先前还以为你对昨天的事耿耿于怀。”

  “我宋保军怎么会把那些琐碎事情放在心里,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

  “那就好。我前面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柳细月眼睛看向冯佳霖的方向:“你怎么会请了个女秘书?千万别说你家里有人当官,给你在某单位安排个职务,然后又有个女的哭着喊着给你当秘书。”

  宋保军不禁揉揉鼻子笑道:“细妹真是聪明,猜得不错,确实是这样。”

  “你怎么不去死呢!”

  宋保军挠挠头说:“咳!实不相瞒,这位冯小姐是我高中同学,她呢,在某国企刚升了职,就打算请我们一帮老同学去喝喝酒叙叙旧,十几二十人呢,有男有女,我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了。”

  冯佳霖倒是机灵,忙笑道:“姐姐,我和宋保军是同学,正准备一群人去喝酒,都是男的多女的少,您尽管放心。”

  “原来是这么回事。”柳细月可怜的脑细胞不及细想其中漏洞,道:“那我先回家跟叔叔说一声,你千万别像昨晚那样不接我电话,否则……否则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宋保军心头长长嘘了一口气,坐进冯佳霖的车里。

  柳细月又在后边叫道:“同学聚会别喝得太醉,知道么!”

  “知道知道,出门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

  宋保军说了家里的大概位置,冯佳霖发动汽车驶出。前任班花刚拿到驾照不过半年,车技不够过硬,见有领导在车上,开得小心翼翼,保持在四十码以内。

  “宋委员,刚才那位……”冯佳霖迟疑了一会问道:“是您的夫人?”

  如果在上周之前,她的台词可能会是这样:“喂,刚才那女的跟你有一腿?”但如今形势倒转,自然得字斟句酌,生怕触犯领导忌讳。

  宋保军用不着照顾她的情绪,也懒得回答,道:“这几天你的工作做得怎么样?”

  “主要是日常处理文件以及熟悉施工安全事务。”冯佳霖开着车子不敢回头,说:“主要是您没去办公,很多事情我不知道请示谁。”

  “还有其他事吗?”

  冯佳霖道:“您交代重点跟踪丽阁公司,我已经向杜总汇报了,他表示要好好‘关照’丽阁公司总经理韩维武。”

  “具体都有什么措施?”宋保军接着问。

  冯佳霖知道宋委员对丽阁公司很有兴趣,但没想到他上心到了这个地步,不由后悔自己做得不够到位,说:“因为还没签署合同,现在主要是吊着韩维武,杀一杀他的性子。他住的酒店,我们一个是做了手脚,让他住得不太开心,二是装了摄像头,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不错不错。”宋保军频频点头:“你回去重新拟个合同,条款订得尽量苛刻,让他们签。”

  一路到了宋保军家外面的街道,他不打算给这女孩知道自己的详细住址,让她在边上的一家奶茶店停下,点了两杯热腾腾的奶茶,坐在里面角落里闲聊。

  冯佳霖心想人生当真奇妙,前不久还在办公室脱光衣服受尽羞辱,这会儿两人就在奶茶店里相对而坐,看上去好似一对情侣。

  再联想三四年前的高中时代,那可不更荒谬了么?

  冯佳霖整理情绪,说道:“宋委员,安全部的几位经理都想找您当面汇报工作,就是不知道您几时有空。”

  新安全委员上任,最紧张不是赵鸣,而是安全委员下辖的安全部诸位同僚。这都一周过去了,连正牌领导长什么样子也没见过,大伙儿能不急吗?

  宋保军道:“让他们照常工作,就当我不存在。”

  “还有,星帆航运总裁叶里京,找过您五六次,不知他有什么目的。我问了,但是他坚持要见到您才肯说。”

  宋保军知道叶里京是想把好儿子叶成器放在自己身边接受调教,这个事可以先晾他一段时间,只要星帆航运还跟项目部保持合作,他就逃不出五指山,说:“知道了,你告诉叶总,我有空会处理的。”

  冯佳霖连忙拿笔记本记下。

  “目前你的主要任务是盯紧丽阁公司的韩维武。”宋保军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搞得他越惨越好,那我和你读高中时期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冯佳霖忙说:“谢谢宋委员,我一定会弥补过去的过错。”

  “还有,以后别再和赵鸣那种人来往,不值当。”

  冯佳霖赶紧解释道:“我和赵鸣真的没什么,都是他一厢情愿。”

  “那就好。”宋保军便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叼住奶茶吸管呼噜噜吸干,道:“只要好好表现,我不会为难你,而且你还可以凭借安全委员专职秘书的职位,得到一份光辉的履历。”

  “是!”冯佳霖脆生生的应着,隔了一会小声问道:“委员,我们高中班级的老同学打算过年时办个同学聚会,已经筹备了小半年,原来一直没联系上您就没办法通知您……那个,您要不要参加?”(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72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