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7章 打成残废

第287章 打成残废

  “这同学聚会又是什么章程?”宋保军本来已经打算走了,闻言又坐下叫了一杯咖啡奶和十个黑森林蛋糕。

  冯佳霖生怕触及宋委员高中时代不怎么美好的回忆,谨慎的组织着词语,说:“是班长尤飞羽发起的,不知您还记得不。我们建了个老同学肥鹅通的聊天群,大概三十多人响应,毕竟毕业三年多了,大家都盼着能见一面,叙叙旧聊聊天,谈谈以前的往事。”

  宋保军向送来咖啡奶和蛋糕的服务员说了谢谢,问道:“尤飞羽啊,我有印象,是那个个子高高,学习特好,很受老师和女生欢迎的家伙。”

  “嗯,是他,考上了京城政法大学,准备读研究生。”冯佳霖点点头继续往下说:“还有我们班的富二代郑浩凡,宣布赞助本次聚会百分之五十的费用,剩下的由其他同学分担,大约每人五百元左右。”

  “郑浩凡?”宋保军打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

  冯佳霖知道宋委员常被这位富二代欺负,硬着头皮说:“郑浩凡考上象京电子大学,大二退学创办公司,现在已经是一家互联网企业的老板了。他说很想念从前年少轻狂的高中和回不去的青春,就和班长一起组织同学聚会,想见一见大家。”

  宋保军沉吟道:“恐怕这其中不包括我吧?”

  冯佳霖说:“不是您想的那样,只是一次单纯的同学聚会。何况以您的身份,估计郑浩凡他们还得向您问好。”

  “既然是高中同学聚会,攀比就没意思了,你不要向其他老同学透露我在茶州新港工作的事。”宋保军交代道:“聚会时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做个准备。”

  “好的。”

  宋保军干净利索吃完十个蛋糕,又让服务员打包十个蛋塔,拎在手里说:“这顿算你请,我先走了。”

  “是。”冯佳霖急忙起身恭送宋委员。

  回到家,小丫头照例又扑上来,兄妹俩腻味了好一会儿,拿出蛋塔一起分着吃了。

  晚些时候,母亲和宋静桐也陆续回家。吴桂芳手里拿着一把油麦菜和两个装得满满的食品袋,劝止想过来帮手的韩若依,去厨房忙活了。

  宋静桐把小书包往边上一扔,便躺进沙发拿起遥控器看电视,也不理宋保军。

  最后到家的是宋世贤,脸色灰扑扑的,看上去很不高兴。

  韩若依赶上去替他拿着外衣挂在衣架上,俏生生的问道:“姨父工作很累吗?若若帮你捶捶肩好不?”

  宋世贤一愣,说:“不用,姨父不累,若若今天作业做完了吗?”

  “做完了。”

  宋静桐微微撇嘴,低声道:“小马屁精。”

  “你是什么?小懒虫?”宋保军反唇相讥。

  “哼,我懒得跟你争。”

  宋世贤向宋保军使个眼色,提着公文包走进书房。宋保军会意,跟着进去。

  父子俩分坐沙发的两边,桌上摆着韩若依刚捧进来的石芭茶。

  宋世贤掏出香烟点上,隔了一阵突然想起,也分给宋保军一支,说:“韩维武带着团队去茶州新港谈项目一个礼拜了还没回过公司,你过去有打探到什么消息吗?”

  宋保军不答反问:“爸,韩维武那狗东西又给你施压了?”

  “是。”宋世贤吐出一股白烟,叹了一口气说:“韩维武到底是总经理,在公司笼络了几个狗腿子,一天八小时尽给我颜色瞧,这里不行那里不好,到处都是毛病。”

  最近丽阁公司和茶州新港项目部谈合作,设计室人手不够,又把他从保洁部调了回去。

  宋保军端起茶壶给两个杯子倒满,试探着问:“那就不如不干了?”

  “你说得好听!”老头子瞪眼道:“若不是你还在上大学,两个丫头还要读书,家里等着钱花,你以为我想干?”

  宋保军不敢顶撞老子,赔笑道:“这事情的缘由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了?那如果有一份更清闲、收入更高的工作,你做不做?”

  “有那当然好了,不过我这把骨头有哪家单位愿收?”老头子说着补了一句:“如果跟杜元镛扯上关系的,最好免提,我每次见他就想打他。”

  宋保军一时忍俊不禁,笑道:“爸,那你到底打了没有?”

  “二十几年前倒是打过一架,后来老了打不动了。”宋世贤冷笑:“臭小子还以为我不敢动手?告诉你,你老子我当年可是侦察兵出身,山清清水粼粼部队头号人物,在枪林弹雨尸山血海爬回来的!连越南猴子的脖子也扭断过几个。”

  宋保军立即来了兴趣,脸上满是八卦的色彩,问道:“真的打了?杜伯伯有没有还手?”

  “那年你姑妈刚走不久,我办完后事就动身搭火车去了京城。”宋世贤再次叹息,眼中流露出回忆的光芒,说:“按照杜老狗给的地址,我一路找过去,他那高门大户的,哼哼,还不让老子进去。”

  “后面怎么着?”

  “我放翻了几个警卫,惊动里面的人,杜老狗才闻讯出来。”宋世贤显出与儒雅相貌不一致的狰狞表情,时隔二十年仍狠狠不已:“老子见到他就气不打一处出,直接一拳打断他两颗牙齿。”

  “爸,你太厉害了。”

  宋世贤的虚荣心得到小小满足,继续说道:“杜老狗知道你姑妈的消息,不敢还手,本来还想把他打成残废的,后来看到一队警卫扛着枪出来就算了。”

  “呃、呃……”宋保军只能保持惊叹的表情。

  老头子抿了一口茶,斜靠在沙发上说:“杜老狗想跟我解释什么,但那时我哪肯听?打完这一顿立即又动身回家了,留着他内疚去吧!也算这狗东西有点良心,派了个警卫给我买票买吃的,不然老子还得扒火车逃票。”

  宋保军联想父亲当年的脾气火爆刚烈至此,到现在的温文尔雅之极,其中二十多年岁月打磨了所有棱角。

  “爸,茶州新港现在是表哥杜隐廊在总管所有事务,我看你去当总工程师也不差的,和建筑挂得上钩的。”

  老头子的一口茶猛然喷出,淋得胸前茶水淋漓,喘着气笑道:“臭小子,你知道室内装饰制图员和大型工程总工程师中间隔着几道壕沟么?就像高中乒乓球选手和刘国梁的差别。”

  宋保军道:“那你总不能老呆在韩维武手下受气吧?”

  “我这辈子去哪里不是受气?过惯了。”老头子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宋保军在纸筒里扯出纸巾给老头子胸口拭擦干净,说:“爸,我们家跟杜伯伯的事另说,杜隐廊可是你亲外甥,也是我姑妈留下的唯一血脉,去他那里做事又有什么?谁会说你?”

  “是啊,他流着我们家的血。”宋世贤被这句话打动了,索性站起身在狭小的书房里踱步,说:“但我这把年纪,去了能做什么?就怕别人说他任人唯亲,以后影响不好。”

  宋保军见父亲心思松动,笑道:“爸,你这是老思想了,茶州新港几万人开工呢,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不就混口饭吃吗?再说你画图的本事那么好,就是在项目部画图也比在丽阁公司强。”

  “话是这么说……”

  宋保军只怕父亲啰里啰嗦个没完,道:“就这么定了,我给表哥打个电话,让他好好安排。”

  “别,不用!”老头子急忙止住冲动的儿子,道:“这事从长计较,我一个地方呆久了不想挪。”

  宋保军见老头子冥顽不化,只好说道:“韩维武正在新港谈合同,我让表哥卡着他,这会不知该急成什么模样。爸,你有什么点子让韩维武死得更透一些?”

  “我想不出,你觉得呢?”宋世贤把皮球踢回给儿子。

  “其实也简单,让韩维武投钱进去参与项目,然后表哥不给他通过,丽阁公司迟迟拿不到工程款,韩维武自然死无葬身之地。”

  不料老头子脸色很不好看:“丽阁公司拿不到工程款,下面的员工领不到工资吃什么?弄死韩维武我赞同,但不能牵涉其他同事。”

  宋保军没想到他对丽阁公司感情如此深厚,这也难怪,在一家公司干了二十年,青春岁月都耗在这里,付出劳动领取薪水养家糊口,同事之间日日相处,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老头子见宋保军一脸不豫,又强调道:“你要对付韩维武可以,我全力支持,但是丽阁公司跟他没有关系,这点万万不能搞错。”

  “这……当然了,我们家和韩维武的恩怨一是一、二是二。”宋保军心想计划又要大改了,唯有硬着头皮应道:“只要韩维武不当这个丽阁公司的总经理,那么我就不会针对丽阁公司去做什么。”

  老头子还是听出了儿子话头里的小尾巴,瞪眼说道:“那你的意思是,韩维武还在当总经理的话,你就能对丽阁公司为所欲为了?”

  宋保军暗道还是不要再和老头子纠缠这些无用的话题,但是拿什么转移他的注意力?当下眼珠一转,笑道:“爸,上次来我们家那个女同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79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