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8章 小叶子来了

第288章 小叶子来了

  宋世贤果然一蹦三尺高,嚷道:“怎么?没和人家分手吧?被踹了还是怎么着?你这恋情持续了长达三天?我就知道,有钱人家的孩子靠不住,人家看不上我们这个贫困户也正常,你就不要太难过了,以后好好想想办法,再找三五个门当户对的,带回来给我瞧瞧靠不靠谱。”

  宋保军满头大汗,苦笑道:“爸,我这刚起了个头,你就全部替我把话说完了……得了,我回房间做作业,你别打扰我。”

  “这不成体统的臭小子!”宋世贤一拍大腿。

  柳细月第一次来家里时,宋世贤夫妇那何止是欢喜?简直高兴得神经错乱了。惶恐中带着三分谨慎,快乐中又有五分疑虑。

  为什么?因为这事看上去太夸张了,不像是真的。自家孩子自家清楚,宋世贤夫妇的儿子宋保军从小就不成器,学习不怎么样,身材外貌不值一提,谈吐学识气质更不必多说,人家宝元集团总裁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独生女能看得上自家儿子?

  假!太假!

  所以那天晚上等柳细月走后,宋世贤夫妇就议论开了,第一:柳细月脑子有问题!第二:宋保军用零花钱请人来演的戏;当然也不排除第三个可能性:自己儿子走了狗屎运。

  前两个仔细一琢磨,似乎也不对。柳细月说话条理清晰,还把施梅挤兑得下不了台,脑子怎么会有毛病?第二个就更不像了,儿子请人来演戏,那也要施梅肯配合才行。

  所以夫妻俩越发不安,总觉着不太现实。甚至两人晚上睡觉时会聊一些闲话,揣测儿子什么时候和这女的分手。

  宋保军自然猜不到父母私下里对自己的不看好,刚回房间,叶净淳的电话打了过来。

  认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接到小叶子打来的电话,宋保军不敢怠慢,摁下接听键,小心翼翼问道:“呃……阿淳,是不是想我了?”他又自作主张给叶净淳换了个称唿。

  “鬼才想你!”对面的叶净淳轻轻啐了一口,说:“你今晚有空吗?”

  “有,当然有空,随时随地听候吩咐。”宋保军正色道:“阿淳的命令就是我的方向。对于阿淳的要求,我从不质疑,也不思考,我只需行动。”

  叶净淳似乎有些羞恼了,道:“宋保军,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油嘴滑舌了。”

  “好吧,其实我只是一时情不自禁。”宋保军毫无愧色。

  叶净淳说:“那个,今晚我们‘寒山国学兴趣社团’有个非常重要的活动,我想你陪我一起,可以吗?”

  “寒山社?”宋保军愣了愣。

  茶州大学大大小小的兴趣社团研究小组大大小小两三百个,其中做得最好最顶级的只有五家,分别是动漫社团“二次元空间”、足球社团“巴萨爱上皇马(简称巴马)”、政论社团“茶州大学国际政治联合会(简称茶联)”、艺术社团“璀璨星河”,剩下一个就是国学社团寒山社了。

  这五家顶级社团与其他小打小闹的社团不一样,甚至在茶州市范围也有相当广泛的影响力,不少着名校友社会名人商界大亨都曾经是社团成员,毕业后功成名就,又给社团带来大量资金支持,帮助社团发展扩张。

  更多的时候,一些社团演变成了社交平台,各类校园精英在里面交际应酬发展人脉关系,兴趣变了性质,因此设置了更高的门槛,普通学生轻易不得入内。

  寒山社也一样。

  三十多年前的茶州大学学长们创建寒山社,本意是取“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那种诗人羁旅之思,家国之忧,以及身处乱世尚无归宿之愁,人人都可以加入,人人都能在其间抒发情怀。

  不料这么多年来,寒山社早已变味,只有一定名气、履,发表过作品,又或是给社团赞助过资金的学生才能加入。

  宋保军入学第一年就久仰其名,还写过入社申请书,只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现在听叶净淳提起,不由大为错愕,道:“那么高级的社团,我能进去吗?”

  叶净淳轻笑道:“有人邀请就可以,你到底来不来呢?”

  “只要是阿淳的邀请,不管刀山火海还是地狱深渊,我宋保军皱一皱眉头就不姓王。”

  “你本来就不姓王。”叶净淳基本免疫了他的满口胡柴,道:“聚会地点在水仙路二百三十七号,呃……算了,我开车去接你吧,你家在哪?”

  宋保军依言报上自家地址,挂掉电话,赶去洗澡换衣服。

  宋世贤训完儿子,又在客厅老神在在的观赏央视泳装模特大赛。

  没多久,门铃响了,老头子赶紧把电视机音量关小,起身穿上拖鞋去开门。

  门口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令宋世贤傻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你是?”

  来者脸蛋顿时透出一股羞涩的嫣红,微微一笑,露出编贝一般整齐洁白的牙齿,说:“叔叔好,请问这里是宋保军的家吗?”

  宋世贤暗道一声好高大的妹子,忙说:“哦,是的是的,你是小军的同学吧?快请进来坐坐。”

  女孩提着一袋水果和两盒保健品,轻声说道:“我叫叶净淳,是宋保军的大学同学。”

  “我是小军的爸爸,你看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下次可不兴这样了。”宋世贤一边说着一边朝屋里大喊:“阿军!阿军!有人找你!快出来!马上!我给你十秒钟时间!”

  把叶净淳请到客厅,宋世贤拿出对待未来儿媳妇的态度赶紧屁颠屁颠去倒茶,脑子里一大堆疑问。上次那个柳细月算是儿子的正牌女友了,那这个又算是什么?

  而且儿子的艳福也略微浮夸了些!要说没有就二十多年孑然一身,要说有就一来两俩,还都是漂亮得不像话的极品女同学。

  一个容貌绝美,一个清纯动人,就连宋世贤都替儿子感到抉择之难,好比一个是璀璨夺目的钻石,一个如同洁白无瑕的美玉,无论选谁都痛苦。

  韩若依手脚轻快收拾起作业,刚叫了一声姐姐好,宋保军蹬蹬蹬的下楼了。

  看到叶净淳在朝自己微笑,宋保军心头涌起一丝惊艳的感觉,无他,这女孩太美。一米八四的身材,超级大长腿占满沙发到茶几的所有空间,眼波像秋水一般流转,黛黑的眉毛给她的七分妩媚增添了三分英气。

  其实长相上最让人有感觉的不是那种纯粹的男性阳刚之气或者女性的阴柔之美,而是亦男亦女的阴阳结合,就像日本的木村拓哉所谓的“男生女相”,以及林青霞,女性的妖媚和男性的潇洒浑然一体,简直前无古人。

  叶净淳的相貌虽远非“亦男亦女”的风格,但是那英挺的眉毛明显增色不少,一个“俊美”的形容词就可以套在她头上。

  见了宋保军,叶净淳同样眼前一亮,没别的原因,宅男的猥琐人格装腔作势天赋随着融合的加速,渐渐实质化了,最终体现就是气质的外在。

  一套紧致的修身西装,忘了还给谭庆凯的漫步者皮鞋稍微掩盖身高上的不足,得体的灰色西装与白色衬衫颜色搭配让宅男军显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老练。

  没有系领带,相反而是松开一枚扣子,雅痞的气息若有若无散发出来,再也不是入学之初那副呆头鹅一般的样子。

  猥琐人格曾经说过,装腔作势天赋的最高境界是,无论什么人都能从你所展现的气质里看到他想要的影子。

  也就是说,刚直不阿的人看到你,会觉得你一身正气;爱美的颜控党看到你,会认为你很上相;作奸犯科的家伙看到你,会以为你是他们的同类;钻研学问的学霸看到你,会觉得你周身上下尽是数理化的公式。

  宋保军目前只能发挥装腔作势天赋五六分的作用,已经绰绰有余。在所有人眼里的他,开始有了那么点雏形的影子在里面。

  所以就算站在叶净淳身边对比差距明显,也不会那么突兀了。

  宋保军道:“阿淳,我家里条件比较差,还请不要见怪。”

  “哪里啊,我觉得挺好的,干净整洁,让人觉得很舒服。这是你妹妹吧,长得真可爱。”叶净淳见韩若依眼睛又大又亮,脸蛋粉嘟嘟的,就想伸手去揉她的头。

  韩若依赶紧把脑袋偏开,瞪了叶净淳一眼,又小心翼翼看了看宋保军,那意思明白得很:我的头只有哥哥可以摸,其他人不行。

  叶净淳讨了个没趣,也不以为意,说:“那我们快过去,聚会快要开始了。”

  “啊?不坐一会?我还想带你参观一下寒舍呢。”

  叶净淳扭头看看客厅四周陈设,笑道:“我倒是想,听说柳细月前几天在你家里做客,把你这里夸得上天,所以我就打算来看看,可惜时间不等人。”

  宋保军混没料到柳细月还有这么八卦的一面,当时脑袋就大了一圈,抹着冷汗说:“那个、呃,那个,柳细月临时路过的,我只好邀请她进来家里喝杯水就让她走了。”

  “是么?”叶净淳看着对方,脸上表情似笑非笑。(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83785.html